追书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绝对零度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预判了你的预判(第二更)
    “卧槽……运气这么好的吗?”

    看着卡萨丁那躺倒在防御塔下的尸体,苟伟整个人都有点裂开了。

    他对于这波自己会死只有一种解释。

    那就是运气。

    职业选手又不是奥数冠军,能够精确到几十点乃至十几点血量的选手寥寥无几。

    一波技能刚好将对面杀死,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凭借职业选手丰富的经验和先手之时的直觉。

    就算这样,在将对手杀死后,部分职业选手心中还会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运气不错。

    如果没杀掉,也只能归结于可惜。

    但这一波李维在少了一下平A的情况下技能全交,差一点把卡萨丁直接秒掉,苟伟内心是庆幸的,卢登的效果突然触发,苟伟又是沮丧的。

    他不相信李维能够精准把卢登刚好充能完毕的时间计算在内。

    就算是他巅峰时期,也不会心细到这种地步。

    “你被单杀了。”

    康sir看着丝血逃离快速离开的塞拉斯,有点懵逼。

    “嗯,我炸了,这把点了吧。”

    伟神没好气的说道。

    康sir不说话还好。

    一说话他就顿时想起了一血是怎么送出去的。

    酒桶是怎么崛起的。

    塞拉斯是怎么三杀的。

    鸡蛋里挑骨头,总能挑出来一点野辅的失误。

    接下来直到十五分钟内,塞拉斯从4/0的战绩变成了7/0。

    双方15分钟经济差扩大到了七千块,这在LPL不说史无前例,但也绝对算是实力相差较大的队伍中排名前列的碾压局了。

    现在观众们的关注点已经逐渐从双方谁胜谁负,逐步转移到了塞拉斯这把还能怎么去秀。

    中路二塔。

    TFO没有直接抱团推进,反倒是下路四人集结,李维一个人在中路带线。

    DGL这边四人在下路防守,伊泽瑞尔则是悄悄向中路靠近。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被Kramer捕捉到了。

    此时他们的中路二塔血量已经不多,防御塔下汇聚的紫色方兵线却仅仅只剩下两只。

    按照他的判断,当兵线全部消失时,防御塔的血线应该会到所剩不多的地步。

    兵长以前有过瞎逼操作,就是想在兵线消失后硬拆防御塔,结果却发现防御塔仅剩的那么点血量却出奇的肉,从而导致兵长狼狈逃离,甚至被防御塔给打死。

    而且但凡是LPL的选手都知道兵长身上有一个特点。

    那就是他哪怕是拿到了优势,也容易在中期通过一波失误或者被抓,导致把优势拱手相让,给到对方机会。

    在kramer看来,这波,就是机会到来的一波!

    此时的塞拉斯7/0,一千块的大人头啊!

    这要是整死他,kramer的伊泽瑞尔可以瞬间起飞,不但能补充出两件套不说,就连第三件的小饮魔刀都能补充出小的配件出来。

    他这把虽然发育的比较惨,但叠魔宗的速度还是能够和正常adc持平的,18分钟应该就能叠加出魔切,到那时凭借操作未尝没有打出一波carry团的机会。

    kramer快速藏在了二塔后方的墙壁,从这里,他能直接跳到塞拉斯的脸上,和塞拉斯仅仅只有一墙之隔。

    在他的注视下,小兵被防御塔清剿干净。

    塞拉斯开始抗塔。

    按照Kramer的经验,这个防御塔塞拉斯至少还要A出四下。

    在A出第二下的时候,kramer打算行动了。

    可就在同一时间,塞拉斯却突兀探出了一道锁链,精准无误的命中了伊泽瑞尔。

    “这里有视野!”

    kramer已经拉开弓弦,大招精准弹幕蓄力释放。

    可同样蓄力释放的还有塞拉斯。

    “这样不行!”

    kramer面色变了。

    两件套,加上16层皮皮书的塞拉斯此时的法术强度已经飙升到了400点。

    在这种状况下,塞拉斯偷取本就是ap加成为主的伊泽瑞尔大招伤害会达到非常恐怖的地步。

    不能中!

    刺啦!

    两人的大招一前一后。

    伊泽瑞尔在前,塞拉斯在后。

    区别在于,伊泽瑞尔大招甩出的第一时间直接隔墙E技能跳跃到了塞拉斯的脸上。

    但让kramer懵逼的是,他贴脸撞上了自己的大招。

    塞拉斯偷取大招后,没有锁定他之前站着的位置。

    而是预判到他会跳过来!

    这……

    kramer下一秒屏幕就黑了。

    塞拉斯碰到送上门来的这块肉,没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贴脸大招接W技能,仅仅只两个技能接一下平A,伊泽瑞尔的血量瞬间清零。

    这就是一个刺客法师在拥有领先所有全体成员的状况下,对一个ADC所能造成的伤害。

    “我杀了我自己?”

    kramer人都懵了。

    他这把想偷塞拉斯,因为自身带的是远见改造,并不知道这里居然有视野。

    他,停留在第一层。

    当塞拉斯偷取他的大招,并且和他同步释放的时候,kramer猜到了塞拉斯所想并及时作出预判交位移技能脱离之前自己所在的位置。

    kramer的境界在这一刻提升到了第二层。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这塞拉斯……在第五层。

    那么问题来了,他到底是想多了还是想少了?

    “可惜,就很可惜。”

    李维耸了耸肩。

    他这把太顺了。

    当然之所以这么瞬,也和对手没有想到他会选择这手塞拉斯有关。

    DGL一直想着努力发育,选择了一套前期弱势的阵容以为凭借自家选手的前期个人实力能顶住压力。

    可在那种装备的塞拉斯面前,他们的前期太难过了。

    十分钟到十五分钟的空档,塞拉斯去了两次上路,三次下路。

    最恶心的是他的补刀明明没有落下,只是因为清兵太快了。

    直到现在的15分钟,卡萨丁身上才刚刚有深渊面具、女神泪。

    遗失的章节还在路上。

    因为伟神提前买了一双水银鞋。

    这样的装备就导致现在等级提升到了11级勉强能跟上大部队的他,仍然没有半点伤害。

    R技能的技能CD的确有了比较明显的降低。

    可没用啊。

    他上去踩人家一脚,不疼不痒。

    正常发育的霞反手A他一套接上倒钩,他连第二个R都放不出来就会被秒掉。

    这就是一个脆皮法师的真实现状。

    如果队友很肥的话,那么他这个刺客法师还能跟着队友在屁股后面混一下,出一本杀人书啥的蹭蹭助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起来了。

    可这一把……队友都不肥啊,都是骨瘦如柴的状态。

    哪怕是发育最好的上路厄加特,也够呛能扛得住塞拉斯一套!

    “如果不是不能投降劳资早就投了。”

    伟神嘟囔了一句。

    春季赛末期他们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士气,在这一把被TFO打了个溜光。

    现在他们甚至开始怀疑人生了,究竟是之前面对到的那些所谓强队变弱了?还是自己变强了?

    似乎……他们的思维已经开始由后者向前者偏移了。

    8/0的塞拉斯,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翻盘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