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佳婿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再为婿的祸根
    “不要脸,凭什么让我主动啊!”

    周雪洋怒的瞪了李阳一眼,确也很没有办法的坐到了李阳的腿上,把脸慢慢的凑了过去,蜻蜓点水亲了李阳一下,“现在总可以了吧,别再欺负我了,很难为情的啦。”

    李阳看着周雪娇羞不已的样子,咧嘴傻笑了一下,便是把诸葛天已经注册了“护雪”的商标,租赁好厂房一事告诉了周雪,为了让周雪放心,还把诸葛天的履历拿给周雪过目,极力劝诫周雪暂时隐忍,即刻宣布公司倒闭,过些日子去诸葛天那边帮忙,实为老板,名为员工。

    “你竟然认识诸葛天,他可是被誉为商界百年不出的奇才啊!”

    周雪震惊不已,“你的想法我明白,目前幕后黑手,身份不明,又如此强势,这样倒是最稳妥的应对之策,只是诸葛天可以信任吗?”

    “我和他关系很好的,绝对可以信任。”

    李阳淡淡的道,“你如果不放心,明天可以过去找他签一份协议。”

    “行吧。”

    周雪听到这里,悬着的心便是彻底放下,所有的阴鹭也是一扫而空。

    “那咱们就回家吧,别赖在我身上了。”

    李阳笑呵呵的道。

    向周雪这样的大美人足以令世间任何一个男人疯狂,此刻面对面坐在李阳腿上,绕是李阳也是心头燥热不已,深怕继续待下去,会忍不住对周雪做一些什么。

    “我懒得理你啊!”

    周雪气的在在李阳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这混蛋就知道回家,多抱她一会能死吗?

    尽管这件事情得到了圆满的应对,但是李阳并不满意,开车回去的路上,满心都是对发展自身的迫切,如果自己足够强大,何须如此大费周章,周家稍微动用点能量,就让他无法正面抗衡,倘若日后周老夫人一旦老去,那么自己何以庇护雪雪的周全?

    大家族的内斗,残酷的难以想象,西昂图的警语,虽已时隔多日,确仍如警钟一般在他耳边回荡,令他如芒在背。

    “雪雪你回来了。”

    “听说你公司出事了,我们不放心,特意从京城敢过来看看你,陪你住段时间。”

    李阳下车后,就是看到一对中年夫妇,中年男子身形有些消瘦,文质彬彬,眉宇间傲气满满,中年妇女穿着华贵,美艳无双,五官和周雪极其相视,一看就是母女。

    这两人正是周雪的亲生父母,周国华和宋巧茹。

    周氏家族直系二代子嗣较为昌盛,周家掌舵人余赛花生有七子三女,周国华在家排行老五,不过儿子们确在繁衍子嗣上并不争气,二十多年前,余赛花放出话来,谁能为周家留下男丁,便把家族交到谁的手里。

    也就是那一年,宋巧茹怀孕生产,有了周雪,夫妇二人心心念念都是儿子,结果确是个女儿,这让他们着实感到气恼和不甘心,最后两人一合计,便是寻到周贵花了三十万,和他交换了男婴周勇浩。

    就这样周国华顺利的成为了家族的继承人,怎料好景不成,周勇浩三岁那年,意外身亡,同年,老七周刚喜得一女。

    岁月匆匆,时光飞逝。

    余赛花眼看儿子们都早已过了而立之年,便也是也是认命了,没有孙子,孙女也算是继承人,因为对老七看不上眼,就是把孙女周曼玉定位了家族继承人,这可惹得周国华夫妇的眼红和嫉妒,早知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大费周章把周雪拿出去交换啊?

    他们虽然后悔确也不敢声张,只等周曼玉在腼南出了车祸,香消玉殒,周家后继无人之时,这才有勇气找余赛花坦白了二十多年前的错误。

    周雪身世的曲折,为李阳的再为婿埋下了祸根!“谢谢爸妈的好意,不过还是请回吧,家中简陋,你们这样的贵人是住不惯的。”

    周雪语气冷淡,对于为了家族权力富贵,把自己丢弃的亲生父母,实在没有什么好感。

    “雪雪,我们远道而来,就让我们住几日吧。”

    周国华一脸尴尬的道,他其实也挺无颜面对周雪的,可是母亲一再交代,让他们和周雪稳固好亲情,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哎呦,我大老远来看女儿,女儿都不让我进门啊,太伤心了我,  我不想活了,命苦啊!”

    宋巧茹直接开始做妖,情真意切,煞是逼真。

    立时就围过来不少人,不明真相之下,对周雪一阵指指点点。

    “这样的女儿真是不养了,这不是白眼狼吗?”

    “以前觉得她挺不错的,没想到是这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周雪听着这些议论,肺都要炸了,她平素最爱面子也最注重自身的形象,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不由在心头对亲生父母更是失望和讨厌。

    生下自己就把自己给丢了,二十多年来不闻不问,现在为了利益,就上杆子认亲,为了接近自己,混淆视听,误导大众,企图以道得绑架来逼迫自己就范?

    “雪雪,就不就请他们回家吧?”

    李阳小声的劝了一句。

    周雪没吭声,冷着脸,踩着高跟鞋,直接离开着。

    “爸妈,你们请!”

    李阳满脸笑意的招呼道。

    “别喊我爸,你和雪雪那段婚姻极为荒唐,我不认可。”

    周国华看都没看李阳一眼,眉头拧成了一团,自己当年一时糊涂,酿下大错,怎么也不能让李阳把闺女的后半生幸福给毁了!“妈也是你配叫的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什么档次,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还有脸喊我妈?”

    宋巧茹倒是看了李阳一眼,只是眼神中满是轻视于嘲讽。

    她这才过来就是要劝跪闺女和李阳分开的,虽然不是真结婚,但毕竟摆过酒席,还是趁早划清界限的好,一个开诊所的小医生还想给她当女婿,做梦呢?

    李阳碰了一鼻子灰,尴尬不已,只能头一低,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回到家中,周国华坐在沙发上朝李阳吩咐道:“你去给我泡茶去,水温要注意不能太高。”

    宋巧茹紧跟着道:“  泡完茶,帮我换下来的皮鞋擦擦,一定要擦干净。”

    李阳苦笑了一下,下意识的拿他们和周贵和王芳做了下对比,竟是发现还是后者更招人待见,他们两冒出来除了讨人厌,好像没别的了!算了,谁让是雪雪的父母呢,斥候吧。

    “爸,妈,我在告诉你们一遍,我和李阳已经摆过酒席了,按照我们农村的风俗那就是夫妻,你们既然不认他这个女婿,他也没义务斥候你们!”

    周雪冷冷的冲他们两说了一句,随着就是拉着李阳的手,“我们进屋去,让他们自由发挥,把谱摆个够!”

    周国华耸耸肩:  “得,这是把我们撂在这里了啊。”

    宋巧茹双手抱于衣前,气鼓鼓的道:“看到没有,雪雪对我们态度还不如在京城时呢,这准是李阳那小子挑拨的,李阳我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