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佳婿 > 第四章 小试牛刀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章  小试牛刀

    眼见有人要成交,一群人便是围了过来看热闹,只是一见李阳要买这块毛料,就是看向李阳的眼神都跟看个傻子差不多。

    一位带着花白眼睛的老者上前说话:“小伙子,这块毛料不能买,你看它皮壳凸凹不平,内裂褶多,质地疏松,明显是不可能出绿的……”

    有人给予介绍:“这位可是资深的赌石师钱文广老先生!”

    钱文广脸带傲色,笑而不语。

    原本,这个话钱文广是不会说的,但见李阳年纪太小,这才给予一点的指点和教导。

    李阳故作难为:“这……”

    店主白展顿时不乐意了,苦着脸对钱文广道:“钱老先生,您这样还让我怎么做生意?”

    钱文广咳嗽了两声:“他年龄小……”

    白展无奈的摇了摇头,确也不敢跟钱文广翻脸,只能认倒霉,到手的1万块钱,就这样打了水漂。

    白展觉得李阳肯定不会在买,确没成想,李阳很是爽快的就是把一沓红票子塞在了他的手里:“老白叔,我还是相信我的运气,这块毛料我买了。”

    白展大喜:“成交!”

    钱文广摊摊手,很是气恼道:“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一门心思送钱给人家,白瞎了我的好意,哼。”

    “就是,就是。”

    “这孩子真是不知好歹。”

    “怪不知道去当上门女婿,脑残不是……”

    一群赌徒在拍钱文广的马屁,估计期盼着钱文广心血来潮,也会指点他们一把,让他们发点小财之类的。

    李阳被他们吵的脑子疼,忍不住就是回道:“正所谓神仙难断寸玉,你们就这样确定我切不出来翡翠?那你们既然这样有信心的话,有没有谁站出来跟我打个赌?”

    那些拍马屁的都没吭声。

    钱文广确是来了脾气:“我还真断定了,我跟你赌, 你说吧,你想赌什么?”

    钱文广在赌石圈颇具盛名,一直被人抬的很高,早已经养成了自高自大的习惯,李阳的言行,无疑让他老人家觉得自己的权威遭到了置疑。

    李阳其实并不是冲着钱文广,那李阳也知道这个老爷子是好意,只是他这一站出来,李阳也不好不接着,小心翼翼道:“那还是你说吧,我其实想赢的并不是你……”

    钱文广听言,简直肺都要被气炸:“呵呵,你言下之意,岂非肯定能赢我……这样,你这快毛料若能切出来翡翠来,我就当场向你磕头拜师,可若是切不出来,你必须正式向我提出道歉,你说的话简直就是对我在赌石权威上的藐视,也给我的人格带来了极大的侮辱!”

    李阳苦笑,只能点了点头:“可以,那切吧。”

    每家店铺都有切割机,现场就可以切,场面骤然升温,更多的人围过来看热闹,这个事情他们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当然他们并不认为李阳会赢,这块毛料无论怎么看都是非常之低劣。

    切石师傅姓刘,刘师傅抱过毛料放在切割机面前,看了看,便是打算从中间切下去。

    李阳见此,忙道:“慢,我来划道线,你按照我的线切。”

    刘师傅虽觉很没有必要,但毛料是李阳的,怎么切当然人家说的算,便是点头答应着。

    李阳化好线后,刘师傅沿线从左边三分之一处,一刀切了下去。

    要说刘师傅的手法还是很专业的,下刀的位置也是十分的精准,基本于李阳化的线相吻合,这一刀下去后,刘师傅原本冷漠的表情变的惊讶起来,赶紧的在毛料上泼了一盆水,石头粉墨被水冲走。

    随之,那一抹娇艳的绿意清晰的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出绿了,竟然出绿了。”

    “真的有翡翠……”

    周围一阵哗然。

    钱文广一双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这还真出绿了,而且看这绿意好像还是极品正阳绿?

    这……

    钱文广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武断了,赌石之所以称之为赌,就是因为它充满着不确定性,岂是自己能一语定论的?

    往后,刘师傅继续切石,都是按照李阳的线在切,几刀下去后,一块宛若鸡蛋大小的冰种正阳绿就是完好无损的被切了出来。

    刘师傅擦了把额头的汗,站起身来,把这块翡翠交到了李阳的手上:“小兄弟好眼力啊,还好你划线了,要不这块老冰种,可就要被我给切砸了。”

    李阳接过,谦虚道:“运气,运气……”

    虽然李阳这样说,但周围人确都是不信,这明显不是运气这样简单,那线化的太准确了,这小伙子哪是什么新手,明明就是一位了不得的赌石师!

    不由他们看向李阳的眼神,也都带着一种尊敬和羡慕。

    李阳隐隐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太过于担心翡翠被切砸,倒是忘记藏拙了,目前李阳还不想太过于引人注目,毕竟透视眼的存在,那是只能自己知道的秘密。

    “你好,不知你可有兴趣,来我们东方珠宝行任职,我们给予开出的年薪是五十万。”一位穿着打扮绝对讲究的中年男子说道。

    “五十万那怎么行,我们顺风珠宝行给开七十万的年薪。”说这个话的是一个中年美富。

    两人眼神对视,火花可见。

    好的赌石师对于珠宝公司来说,那就是顶级人才,这两人开始有争抢李阳,叫板和抬价的那点趋势。

    这会儿,店主白展道:“二位千万别,他这纯属运气,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他家穷的叮当响,怎么可能是什么赌石师?”

    李阳的买的毛料切涨了,可是把白展气坏了,这块毛料,白展可是已经打算好,过几天就自己切了,然后混在废料里给卖了的,结果被李阳白白捡了个大便宜去。

    虽然开出的翡翠个头不大,但确胜在质好,那是实打实的冰种正阳绿,30万肯定跑不掉,那白展断不能眼见李阳得了便宜后,还谋得一份好职业。

    “哦?” 两位珠宝商人表情微微一愕,纷纷狐疑的看向了李阳。

    李阳笑笑:“老白叔没有说错,我的确只是运气好,他是我家邻居,知根知底,那我真是不配你们的高薪聘用,你们如果有意,倒是可以聘请钱老先生,那他可是在赌石界很有权威的……”

    李阳其实是想耍锅,想转移大家的视线,可听在钱文广耳朵里,便成了一种赤果果的挖苦和嘲笑。

    钱文广一脸的尴尬:“哼。”

    两位珠宝商听言都没在吭声,钱文广的确在业内很有名气,他们就算不想聘请也不想得罪,至于怀疑李阳是赌石师的念头也是打消了,看他这年龄,也不大可能掌握太过高深的赌石技巧,估计真是运气爆棚,走了狗屎运。

    可那些赌徒们,确是纷纷的嘀咕了起来。

    “权威个屁呀,还不是看走眼了?”

    “对了,他刚才不是说要磕头拜师的吗?”

    “钱老,您这样的大赌石师,不会是那种说话不算的小人吧……”

    钱文广一张老脸涨的通红,吭哧道:“这个,正所谓神仙难断寸玉,有些时候吧,运气的确比经验,眼力更为重要,这位小兄弟运气实在太好,我甘拜下风,干拜下风。”

    “切。”

    四周嘘声一片。

    “别说这些废话,输了就磕头拜师,别挺大的赌石师说话跟放屁似的……”这位刚才切垮了好几块毛料,损失了大几十万,正憋着火呢,说话也是十分的不客气和激烈。

    钱文广顿觉骑虎难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李阳瞧见后,心里便有了计较,那人家钱老虽然有装B的嫌疑,但的确也是一番好意,倒真没必要弄的人家下不了台,当然李阳对于收他当徒弟这个事情,也是完全兴不起兴趣……

    当即,李阳走了过去:“钱老,不知您在赌石圈是什么级别的赌石师,那您最起码也是高级的吧?”

    赌石师有低级,中级,高级和宗师四个等级划分。

    过来挖苦我?

    钱文广生着闷气,没有理睬。

    刚才那位向李阳提出邀请的中年美富则是替其回答道:“钱老先生的确是高级赌石师,并且在这个层次里排名靠前,在赌石圈里享誉已然超过20年,地位很超然的!”

    钱文广瞪了一眼中年美富,心道,都这份了,还说这些干吗?

    中年美富见此,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讪讪的退后着,可后悔自己多嘴来着,这不是让人家钱文广更尴尬吗?

    李阳不由肃然起敬,那人家老先生可没有透视眼,能在这样坑的赌石行当,享誉这样多年,那肯定是有真才实学的:“钱老,原来这样牛B,真是让人佩服……”

    噗!

    中年美妇实在没忍住,给笑喷了来着,心道,这小子倒是够狠的,这也太刺激人家老钱了吧?

    钱文广忍无可忍:“好了,你不要在说话刺激我了,不就磕头拜师吗?我认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