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 > 第十一集 第二十三章 儿子是绝世奇才
    “轰。”沙丛大妖王瞬间化作残影往外冲。

    洞府巢穴中的其他妖王们也露出惊慌色,都开始疯狂四散遁逃起来。

    “逃逃逃。”沙丛大妖王心慌无比,他很清楚,在地底一百五十八里深度,地网神魔一般是不会潜这么深的。就算真有追踪之法,辛苦潜这么深,地网神魔也不敢直接探查!

    敢强行探查的,都是有绝对自信能解决四重天大妖王。

    “希望我麾下的这些妖王们四散逃跑,能够让那位神魔分心,能为我多争取一线逃命希望。”沙丛大妖王心慌焦急,可它刚逃跑都没提出洞府宫殿,就发现一道道闪电在洞府宫殿凭空出现,成百上千道闪电充斥洞府宫殿处处。

    那些四散逃跑的妖王们,惊恐不安的普通妖族们,个个被扫过。

    沙丛大妖王亲眼看到,他宠爱的两名女妖被闪电劈中直接毙命,闪电怒劈处处,洞府许多地方都被轰击的崩塌开来,妖王们一瞬间死掉大半,连肉身弱些的三重天妖王都有直接被劈死的。

    “什么。”

    沙丛大妖王的妖力隔绝周围,阻挡住了雷电,可它惊慌发现,整个洞府宫殿内它的手下当中,只剩下两名‘三重天妖王’还活着,也都是重伤。其他全部被劈死了。

    ……

    孟川在地底一百六十里探查,三个月来一直没收获,他都习惯了。

    当发现一处妖族巢穴时,孟川都激动无比。

    终于有收获了!

    还是大收获!

    “功夫不负有心人。”孟川大喜,先是雷磁领域直接激发雷电,这些雷电瞬间灭杀一片妖族,让那些弱小妖王都休想逃掉。

    跟着孟川就盯上了那满是皱皮的沙丛大妖王。

    “四重天大妖王。”

    “最好不暴露身份,瞬间杀他。”孟川暗道,“否则它向妖族求援时,会提醒是暗星境威胁。”

    求援时,分求援危险程度。

    人族求援,可以提醒是四重天层次,五重天层次。

    妖族也可以提醒层次。

    地底探查灭杀……若是提醒‘暗星境威胁’,就很难冒充白钰王了。

    “轰。”

    孟川瞬间穿过无数岩石阻碍,一瞬间就穿过三里距离,追上了那位沙丛大妖王。彼此速度真的差太远了。

    “逃逃。”沙丛大妖王一边逃,一边求援,它本能的选择‘无间境威胁’,在它潜意识中敢直接探查洞府不怕被发现,十有八九是封王神魔。

    “嗯?”沙丛大妖王忽然感觉到威胁,忽然转头看向后方。

    后方明明是黑漆漆的无数岩石,可沙丛大妖王却感觉到虚空在塌陷扭曲。

    一道弯月在眼中显现。

    仿佛从虚空另一端飞来,快的匪夷所思,沙丛大妖王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噗。”刀光就削掉了它的头颅,它眼中有着绝望:“果真是封王神魔。”

    这种恐怖实力,只有封王神魔才有吧。

    跟着意识消散。

    以这些大妖王肉身生命力,刺穿心脏等要害已经杀不死。只有头颅还是要害。

    “呼。”孟川出现在近处,他体表有着光层,令周围数十丈虚空都在塌陷扭曲,看着地面上那具沙丛大妖王尸体有血气涌出,涌向斩妖刀。

    “修炼成不死境后,的确不同。”

    “我的肉身,就能令虚空扭曲塌陷。在扭曲塌陷的虚空中,施展心意刀……也更快。一名四重天大妖王都来不及反应,就被斩杀。”孟川暗暗点头,《心意刀》本就是快刀,以他实力施展,足以令百丈距离触手可及。可是在扭曲塌陷的虚空环境下施展,却是令虚空扭曲程度更深,同样百丈距离,时间却缩短一半,刀法自然鬼神莫测。

    四重天大妖王意识能发现,肉身都来不及做动作。

    “这应该只是新晋四重天大妖王,或许巅峰四重天以及五重天大妖王,才能真正验证我如今实力。”孟川暗道。

    眼前这种层次,对孟川而言,的确太弱小。

    “呼。”

    沙丛大妖王血气被吞吸,身体化作粉末消散,只有三颗奇特骨珠残留。一旁也有兵器、衣袍器物等等。

    孟川挥手收起,又返回沙丛大妖王的巢穴,将那两名重伤的三重天妖王也斩杀。再将所有妖王尸体和战利品收进洞天法珠。

    “痛快,斩杀一名四重天大妖王,还有二十七名普通妖王。”孟川颇为振奋,“听说妖族大规模入侵第一年,白钰王就杀了五位四重天。我如今探索三个月才杀了一位,不多不多。”

    “接着来。”

    孟川继续在地底探索起来。

    ******

    六月二十八,江州城,孟府湖心阁。

    受过刺激之后,孟悠、孟安姐弟俩修炼也更勤奋。

    “咻咻咻。”

    孟安独自一人在树荫下练着枪法。

    孟悠却是在自己书房内绘画,姐弟俩性子有区别,姐姐更内敛,也挺喜欢绘画,绘画技艺也挺高明,可距离孟川那等绘画能‘入道问心’的地步,还差不少。毕竟书法奇才、画道奇才,在人族历史上也颇为少见,能在少年时期就达到‘入道问心’的更是上千年难得有一个。

    孟川是孩童时期遭受大挫折,孤独中独自绘画,绘画中可以缓解精神的疲累,绘画中更寄托了对母亲的思念,在绘画时他才真正无忧无虑。如此,在绘画一道上孟川一日千里。

    “这世道。”

    孟安练着枪法,只觉得心中憋着一股火。

    自从半月前看到的那一切,他就感到心中很压抑,可他也清楚,他无法改变这世界。要改变世界,他得成神魔,成为无比强大的神魔。

    “给我破。”

    孟安愤怒一枪刺出,仿佛要将这世界轰出一个大窟窿来。

    浓烈的情绪下,这一枪更浑然天成,令真气和肉身在无形引领下,结合的更完美,爆发的力量也更恐怖。甚至都引动天地之力,令天地之力自然汇聚在这一枪当中。

    “轰。”

    长枪怒刺而出,有火焰枪芒出现,穿过前方浓密的树叶,令无数树叶粉碎。

    孟安愣愣站在原地,低头看看手中长枪:“势?”

    “这就是势?”孟安又惊又喜。

    呼。

    一道身影出现在旁边,正是柳七月,柳七月惊喜看着自己儿子。

    “娘,我悟出势了。”孟安看着母亲。

    “再施展给我瞧瞧。”柳七月也激动万分,十三岁悟出势?这比自己和孟川预料的要早啊。

    ……

    当天傍晚,天色昏暗。

    孟川划过长空,从天而降落在湖心阁,疲惫的走进了厅内,连续一天不停歇施展神通雷霆神眼,精神上真的非常疲惫。

    “爹。”

    孟悠、孟安都喊道,柳七月也坐在一旁笑吟吟。

    孟川却疲惫的坐在椅子上,露出一丝笑容看了妻子儿女眼:“悠儿安儿也没吃饭呢?”

    “安儿有事和你说。”柳七月说道。

    “哦,什么事?”孟川端起一旁的茶水,大口喝了起来。

    “爹。”孟安有些兴奋看着父亲,“我悟出势了。”

    “噗。”

    孟川一口茶水喷出,喷在儿子脸上。

    孟安眨巴下眼睛看着父亲。

    “你达到势之境了?”孟川盯着儿子,自己儿子是绝世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