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黄泉有座房 > 第二百四十九章:飞蛾计划(上)【第一更】
    茫茫白雾,将整个村寨彻底包裹在里面。

    不同于清晨白雾缥缈的清爽湿凉。

    空气中浓郁的水蒸气,简直就像是把人扔进了蒸炉里一样。

    汗珠淋浴一样的往下落。

    有人极力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

    可灼热的高温下,即便勉强睁开,也会马上被汗珠打湿了双眼。

    火辣辣的感觉,简直酸爽的让人嗷嗷叫。

    他们像是置身在一个大蒸炉里一样。

    村寨周围厚厚的石灰,不断发热,把方才的雨水不断再次蒸发。

    这时候,卡依那才体会到什么叫做作茧自缚。

    四处不断传来的尖叫声,更是令人心头一阵说不出的烦躁。

    卡依那极力的摸索着往前走,源源不断的灵能汇聚在手上,她刚刚重伤未愈,在这个时候,勉力去激发自己的灵能,一时腹部的伤口都开始崩裂开。

    可这时,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再继续下去,他们这些身体强壮的战士还好说。

    但一些体质差的老人和妇孺,长时间在这样的高温下蒸烤,会让他们脱水,甚至是出现窒息。

    “冰孀!”

    伴随着刺骨的冷寒涌入地面,瞬间周围的温度开始急速下降。

    一层坚冰快速覆盖地面。

    开始强行降温。

    可这样大面积的灵能力量,每维持一秒钟,对自身增添的负担,就会上升一个台阶。

    撑不下太久,身体就已经开始吃不消了。

    好在卡依那出手,令其他异族战士也明白该怎么做。

    一些异族战士开始用自身的灵能尝试驱散掉眼前的水蒸气。

    路人甲,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灵能生物正好是擅长风系力量,只是品级不高,只有伤灵下品,杀伤力不强,可若是驱散眼前的水雾,却并不困难。

    然而就在他张开双手,尝试着唤出一股劲风时。

    一把漆黑且带着弧度的匕首,无声无息的贴在了他的喉咙上。

    “噗!!”

    当尸体无声的摔倒在地面上时,周围乱哄哄一片的环境下,居然没有人留意到这一声异样的声音。

    白雾里,两把漆黑的匕首,时隐时现。

    脚尖的步伐安静的可怕,黑白分明的双眸悄然扫视在周围,这一刻他就像是那头在深林里的猎豹,在猎杀完成后,静静等待着下一个目标的出现。

    和其异族人一样的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视觉,在这里并不能占据到最大的优势。

    可即便哪怕只是比这些异族战士多看清一点点的距离,对他来说都代表着自身比别人更多一份机会。

    很快,当丁小乙再次出手后,地上又多出一具尸体出现。

    鲜血将土地染成鲜红色。

    但却一点都没有阻扰丁小乙继续下手的决心。

    只要一想到23位联盟战士的坟墓,心底里的那股怒火就止不住的往外冒。

    这时候,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药草味袭来,令他心神一动,转身追寻着这股药草味追过去。

    在一众人通力合作下,周围的水雾终于被驱散掉。

    然而伴随着水雾被驱散后,还不等卡依那松上一口气。

    “啊!!”

    一声妇女的尖叫声传,令所有人心弦又一次紧绷起来。

    当卡依那带着人冲过去后,眼前的画面,瞬间令所有人心口一阵窒息。

    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鲜血将地面染成一处血坑。

    无一例外,全都是一刀封喉。

    顿时间横七竖八的尸体倒在地上,像是一颗万千斤的大石头压在自己胸口上。

    卡依那本来就青白色的脸色,此时更是苍白的吓人。

    任谁都没有想到,他们招惹来的外族人居然会这样难缠。

    “是他!那家伙进来了!快!想办法把他找出来,封锁所有出入口,加派人手去保护族长和孩子!”

    卡依那脑子里嗡嗡作响,但还是马上有条不紊吩咐下去。

    只是她的心里已经开始后悔,后悔把招惹到这个难缠的家伙。

    如果丁小乙肯正面出手,他们图蒙部落绝不会怕。

    即便实力再强,但只要不迈入灾灵级的殿堂,依旧是可以用人海战术干掉对方。

    这些外族人,不肯轻易派出顶尖的精锐,这也是原因之一。

    然而这个狡猾的外族人,不仅实力强大,更是完全不和他们正面较量,隐匿在黑暗中来进行屠杀,卡依那从没有过如此感到棘手的一天。

    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尊瘟神挖出来,不然整个部落可能都会被他拖进无底深渊。

    这绝不是卡依那想要看到的结果。

    她强迫自己去冷静下来,但或许是因为消耗一空的灵能,以及加重的伤势,卡依那的情绪非但没有冷静,反而更加急躁。

    手掌颤抖的伸入自己的怀里,也不知道是在摸索着什么。

    身体晃动了几下后,终于眼前一黑,重重的倒在地上。

    “卡依那!!”

    周围一阵手忙脚乱的吵闹声涌来,有人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但这时候卡依那已经听不清楚了,浓浓的疲惫感袭来,让她只想马上睡上一觉。

    浑浑噩噩的晕迷中,卡依那脑海不断闪烁过一些乱七八糟的片段。

    耀眼的强光,冰冷的手术台,一把把沾染着鲜血的手术刀,不断在自己身上切割着。

    直至一道强光照射在自己脸颊上后,卡依那骤然从床上惊醒过来。

    “呼呼呼……”

    急促的喘息所带来的不适感,令卡依那知道自己还活着。

    有些有肉的活着。

    “卡依那你醒了!”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张枯瘦的脸出现在卡依那的面前,这张脸看上去就像是一块腐锈的木头。

    脸皮上的肉干煸粗糙,一层叠着一层。

    咧嘴一笑,嘴巴里乌黑的大牙,仅剩下了两三颗。

    看到老人后,卡依那逐渐让糟糕的心情缓和下去,目光看向窗外:“我昏迷了多久,那个家伙找到了么??”

    老人走进房屋,手上端着一个小巧的保温盒。

    打开后一股浓烈的药味从里面弥漫出来。

    “你晕迷了有两三个小时了吧,那个外族人似乎藏了起来,现在到处都在找他的踪迹,但……”

    说到这里老人没有再说下去,转身把药送到卡依那面前:“来,喝药吧!”

    一碗黑漆漆的药汤,隔着很远,就能嗅到里面浓烈刺鼻的味道。

    卡依那楞了下,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面前的药汤:“这是什么药??”

    “治你病的药,快,趁热喝。”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药汤,卡依那的神情逐渐冷了下来,双眼凝视在面前这位灵医的脸上:“我没想到你会这么难缠!”

    老人一怔,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下去,眸光中泛起一股冷寒:“但我告诉过你,血债血偿。”

    说着【制裁】冰冷的刀刃,已经贴在了卡依那的喉咙上。

    面前的脸庞也重新出现了变化,再次变成克鲁屠那张冷酷的脸。

    “天,你究竟有多少种能力??”

    面对着眼前的男人,卡依那顿时在心底涌出深深的无力感。

    除灵师也好、堕灵师也罢,哪怕是他们这些异族人,所能够从灵能生物身上获取到的能力是有限的。

    可面前这个家伙的能力,简直层出不穷。

    不仅能够隐身,还掌握着强大的力量,连擅长火系力量的巴萨都被烧成焦炭。

    眼下居然还可以变化成别人的模样。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卡依那所能够理解的范围。

    丁小乙没有回答卡依那的废话,眸光里泛起一抹杀意。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一件东西的出现,令丁小乙顿时楞在哪里。

    一枚很小的项坠。

    被卡依那拿在手上,在光线下,项坠上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字。

    只见卡依手指轻轻抚摸过项坠后,坠子轻轻被打开,一缕寒霜从中弥漫出来,伴随着寒雾散开。

    里面躺着三颗特质的药丸。

    “这是什么??”

    丁小乙心中骇然起来,项坠上的指纹解锁设计,以及微型冰箱,还有里面不过指甲盖大小的药丸。

    这么精巧的东西,绝不是这些异族人能够制作出来的。

    “塑体药剂,工会秘密研发出来的产物,能够让保持异族人的特征。”

    卡依那神情很冷静,拿出一颗药丸含在口中。

    这种药剂并不稳定,在自己状态极差的时候,会缩短药效维持的时间。

    在晕迷前,自己就察觉到自己身体出现了异常,但没能来及悄悄的把药拿出来,就已经晕迷了过去。

    此时一颗药剂吃下去后,卡依那脸上逐渐恢复了血色,气色比之前看上去要好上了许多。

    丁小乙没客气,直接把药剂拿在手上,仔细观看后,不禁狐疑的看向卡依那。

    示意她继续说。

    “五年前,卡依那已经死了,工会的生物工程部,提取了她的基因对我进行了改造,我花费了一年时间才消化掉从她尸体中移植给我的记忆。

    又花了三年适应了异族部落的生活,直到最近两年,才真正接触到了这些异族部落,你的出现,把我之前的努力全部给打的稀碎!”

    说到这里,卡依那的声音里难免出现了几分抱怨的神情。

    当看到丁小乙楞然甚至是感到震惊的眼神时。

    卡依那低下头,继续道:“看起来你已经拿到了那份地图了,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找上门,他们……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