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黄泉有座房 > 第五十章:谢幕
    如果说,把黄泉里乱七八糟的声音都隔绝掉,仅剩下一种声音,那一定是最好听的声音。

    而且一定是诡音珠发出的声音。

    那是黄泉里,令灵魂都甘愿坠落黄泉的音乐。

    令亡灵都得以安眠的乐曲。

    也是一种既没有音调,也没有歌词,它只是一种声音。

    可一百种灵能生物,听到的可能就是一百种不同的音乐。

    在音乐中,沉迷进去,无法自拔。

    因为音乐会勾起它们内心最向往的声音。

    就如面前的剪刀女,在声音中逐渐迷失了双眼。

    那是一望无际的山林,地上铺满了说不上名字的黄色小花。

    一个阳刚帅气的男人抱着一把玫瑰,迎面走来。

    阳光照射在他小麦色的脸颊上,笑容似乎比头顶的太阳都要灿烂。

    “望辉……”

    她的眼角一时湿润起来,止不住迎着男人的方向奔走上前,哪怕是心中仅存的理智在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早在八年前,这个男人就已经死了。

    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奔向前方,不管前方究竟是地狱,还是天堂她都不在乎。

    只是她一直跑,一直跑,眼前的男人的身影却似乎是始终和她保持着最微妙的距离。

    “望辉!”

    高举起自己的双手,那是似如嫩藕的手臂,迎风吹动着,纤细白润的手掌,在阳光下透着粉色的光泽。

    甚至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山野花儿的香味。

    这时候,声音越来越弱,眼前的画面开始疯狂破碎。

    “不!不要!”

    看着面前逐渐要消失的身影,剪刀女疯狂的扑上去,竭嘶底里的尖叫声,却是不能挽留下心中挚爱的身影,那双拼命抓向前方的手掌。

    也在顷刻间变成了冰冷尖锐的刀刃。

    甚至连她的手臂,都在这一刻,变得如此丑陋油白。

    看着面前令人毛骨悚然的双手,她惊呆了!

    “这不是我的手~这不是我的手!”惊恐,不安,双手稍微一动,就在自己的身上划开了一道鲜红的口子。

    这个时候只听“噗噗噗……”一根根尖锐苍白的肋骨,从她的胸膛两边穿透出来。

    然后在剪刀女惊骇恐惧的眼神中,这些肋骨像是活动起来的关节,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白色碎骨不断裂开,从骨头下面生出黑色的刀刃来。

    “啊!!”

    尖锐的惨叫声,令她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脑袋,一时变成刀刃的双手,在脸颊两侧划开细长的伤口。

    只是这时候,她才惊骇的发现,自己流出来的血,都是白色粘稠的。

    “飘絮!醒来!醒来!!”

    耳边愤怒的吼声传来,飘絮的名字,令剪刀女一时思维陷入了混乱,只是当她眼前的画面逐渐从模糊开始清晰的时候。

    率先入眼的,反而是黑洞洞的枪口。

    眼前的画面令剪刀女一时呆滞了一秒,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最令她感到惊讶和困惑的,枪口的主人居然是已经瘫痪掉的雷丁?自己不是要杀那个女人么?为什么会走到十多米外雷丁的面前?

    众多困惑出现在剪刀女的脑海中。

    “飘絮!”

    耳边传来高吼声,令她回头望去,只见斗篷男愤怒的眼神中充满了焦急的目光,拼命的挥动着双手,示意她快躲开。

    时间在这一秒像是拉长的面条。

    仿佛一切都变成了一帧一帧的画面。

    这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眼神中从茫然逐渐恢复到清明,同时也感受到了枪膛中那股炽热的流光正在朝着她袭来的热流。

    “我累了……”

    “砰!!”伴随着雷丁掌心爆发出的流光,“噗!”的一声,白色的血水喷溅在地面上。

    巨大的身体,瞬间像是被抽空了灵魂,软趴趴的倒在地面上。

    空气中还弥漫着刺鼻的焦糊味。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画面。

    就连王琦等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他们的眼中,本已经冲到面前的剪刀女,突然愣神了一下,就一步步冲向了雷丁的方向。

    然后已经倒在地上的雷丁,居然在这时候突然回光返照般的抬起自己的手掌,用能量枪,一枪击碎掉了剪刀女的头颅。

    从始至终,整个过程里剪刀女甚至连反抗的动作都没有,仿佛就是拿着脑袋贴在了雷丁的枪口上。

    整个过程甚至连十秒都不到。

    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时间倒退在一分钟前…………

    本已经绝望的雷丁躺在地上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任谁也没想到,他们走进仓库后找到了那件可疑的箱子,然而在这时候,与他一同前来的四个同伴,他们的灵能生物同时暴走。

    突如其来的变化,打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只有副队长飞鱼冲了出去,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剩下他们四个人一路抵抗着往后撤,可没想到的是,这时候剪刀女,以及斗篷男的出现,瞬间把他们逼迫到了绝路上。

    自己遭到了重创,而剪刀女的手在触碰到箱子的时候,居然也发生了异变,她的灵能生物在这个时候居然进阶了。

    从伤灵进阶到了恶灵下品,进阶时巨大的力量,令这个女人直接就迷失在里面,彻彻底底的和自己的灵能生物融合在一起。

    成为了一个怪物。

    在雷丁此时已经绝望的关口,却是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中年男人的声音。

    “我来帮你!你左侧手臂只是电路板烧了,但电机马达还能用,我把她引过来,你来干掉她!不过之后你这条假肢可能要报废!”

    “你是谁??”

    雷丁的目光看向身后,发现自己背后什么都没有,短短一瞬间,雷丁想到了隐身。

    这种能力很稀有,即便是在战场上,也是非常的少见。

    一旦拥有这种灵能生物的人,无不是成长性极高的刺客。

    对方是谁?不是除灵师么?

    如果是除灵师,一定会表露出自己的身份,可对方不说,显然他并不是除灵师。

    “别管那么多,你的同伴危险了!”

    只听臂甲上外壳被人熟练的拆开,很快雷丁就感觉到自己手臂的连接似乎重新恢复了过来,只是这种恢复,倒不如说是在破坏。

    绕开了控制系统的后果,最后肯定会导致手臂能量超负荷运转,然后自己烧燃掉。

    不过这时候,雷丁也显然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时候,只见躲在雷丁身后的丁小乙,随手将手上的【诡音珠】丢到雷丁身旁的冰块上。

    沾染了水的【诡音珠】顿时发出一阵很低沉的声音。

    他计算过了,诡音珠的声音是按照水量来传播,眼下距离仓库大门不过二十米的距离,这块冰块的储水量,应该是能够达到要求。

    而不至于影响到仓库里那些大玩意,不然一下全冲过来,就凭他和雷丁也招架不住。

    至于是否成功,丁小乙就没有太多的顾虑了。

    不过剪刀女已经变成了怪物,应该是抵御不了这种声音的诱惑。

    事实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在剪刀女冲出仓库的时候,正进入了诡音珠的范围中。

    身影一转就冲向了雷丁。

    见状丁小乙眼中生出厉色,迅速把诡音珠收起来,同时在后面托举起雷丁的手臂:“开枪!”

    “碰!!!”

    看着已经没有脑袋的尸体,丁小乙深吸口气,将目光看向斗篷男。

    只是这时候,只听雷丁低声道:“扶我起来,快!”

    不知道雷丁这家伙要做什么,但丁小乙背贴着后背,把雷丁给顶起来,乍一看,像是雷丁自己站起来的样子。

    “滋滋……”

    火花不时从雷丁的身上迸溅开,雷丁的眼神冷锐如刀,直视着斗篷男那双燃烧着幽光的眼睛。

    “黑手,投降吧,刚才我可是看的真真的,你为了压制后面那个大箱子,都差点被里面的东西吸干,现在也不好受吧,他们没办法靠近你,但我可以,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和我打多久!”

    说着雷丁晃动下自己的手臂,表现出跃跃欲试的感觉。

    一时扛在后面的丁小乙,瞬间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家伙的后背一阵发烫,那种电机在疯狂转动的声音,令他怀疑自己背后扛的不是雷丁,而是一个随时要爆炸的煤气罐。

    “大哥,说说就行了,别TM再装了……”

    丁小乙低声咒骂着,真怕雷丁在晃动几下胳膊腿,把自己给搞炸掉。

    可雷丁不在乎这些,目光很期待的看着黑手,不时扭动一下自己的脖子,发出“咔咔”的骨头响动声。

    “兄弟,帮我扭正下脖子,脖子卡到了!”

    雷丁面带微笑的低声道。

    丁小乙无奈,只能竖起双手,把雷丁的脑袋扭正过来。

    看到面前重新生龙活虎的雷丁,斗篷下那双闪烁着幽火的双眼,一时覆上一层阴影。

    “不信啊,来来来,你也算是老前辈了,据说我刚入工会的时候,你可就是了不起的顶尖教官,正好让我和你试试手!”

    雷丁说着就要迈步往前走。

    只是一只脚迈出去,丁小乙就听到这家伙左腿齿轮开始崩裂的声音。

    瞬间丁小乙连都黑了。

    后背一阵阵的发烫,他发誓雷丁要是再往前走,他就走人。

    “别动!”

    这时,斗篷男举起手掌,示意雷丁不要再往前走:“你如果继续走,大家鱼死网破,我砸碎了箱子,谁都别想活!”

    “放下箱子,我们放你走!”

    王琦见状冷声说道。

    斗篷男冷冷一笑,没理会王琦,而是将目光继续看向雷丁,这一众人里,只有雷丁对他还是个威胁。

    想到这,他心里顿时后悔起来。

    本想要留着雷丁做个诱饵,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重新站了起来,难道这些年工会的生物科技已经进步到了可以自我修复的程度了么??

    “快啊!!”

    丁小乙额头上直冒热汗,不是扭动着自己的肩膀,太烫了,都像是40°的天,暴晒后的铁板,一屁股坐下去,简直是铁板烧一样的滋味。

    “呵,黑手,你喜欢拖,大家就一起拖着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等你的同伴来支援你么?别忘了,你们在工会安插的那些暗桩也拖不了太久,一旦等工会察觉过来,你想走也走不了!”

    雷丁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殊不知在他背后,另一个男人正在问候他十八代祖宗。

    权衡、纠结、作为曾经工会一流的教官,黑手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目光看了一眼剪刀女的尸体,虽然不甘,可还是不敢再继续等待下去。

    “算你们狠!”

    说着黑手把箱子放下,冷眼凝视着雷丁的身影,牢牢的记住这张脸,从怀中拿出一只药剂,扎在自己的大腿上,伴随着脸上涌现出来的潮红,仿佛重新恢复了少许的灵能,心神一动,随着周围空间扭曲下,身影最终消失在众人面前。

    看到已经彻底消失的斗篷男,雷丁脸上终于长吐出一口气。

    正要向身后的人说声谢谢,顺便追问一下对方的来历时,背后猛的一松,就听一阵极快的脚步声正在仓皇逃路。

    “喂,你别走啊!”

    雷丁无法回头,甚至连动都动不了,只能开口喊道。

    然而这时候,只听耳边传来一阵沙哑的喊声:“去你大爷的,你都快炸了,老子还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