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黄泉有座房 > 第四十九章:黑手套
    黑色的阴影下,一团黑影逐渐的清晰起来。

    率先进入众人视野中的,就是那张惨白色的脸庞。

    是剪刀女飘絮。

    丁小乙躲的远却看得很清楚,只是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的是,她的手脚,却是完全被尖锐的刀刃所取代掉,黑色的刀刃攀爬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一根又一根的肋骨从它的皮肤下支出,暴露在空气中,肋骨的一端已经彻底刀刃化。

    一眼望去,更像是一只大蜘蛛。

    完全和之前那般风韵犹存的少妇,毫无一点关系。

    眼前的女人,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怪物,浑身流淌着灰白的腐烂状黏稠液体。

    她嘴巴张合间,本是整齐的白牙,全然脱落掉,续而生出尖锐如刀片一样的牙齿。

    甚至连她的头发,一根根生出冰冷色的光芒,尖锐笔直,令人丝毫不怀疑这些发丝的锋利程度。

    这……这TM的还是人类么??

    丁小乙躲在远处,只觉得脊骨上生出一股寒意,特别是看到剪刀女嘴巴里犹如锯齿状的牙齿,心里什么大胆的想法都没了。

    “砰砰砰!!”

    一种巡查者机器人迅速将目标锁定在剪刀女的身上,密集的火力网络瞬间将剪刀女覆盖下去。

    子弹在空气中爆闪出金色的火花。

    然后一颗颗的跌落在地上,仔细一瞧,这些子弹无一例外都已经变成了两半。

    当一轮齐射停滞后,剪刀女身上甚至连一点伤口都没有。

    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巡查者机器人本身装本就是很低端的城市防守武器,火力压制,只能作为除灵师的辅助手段。

    对付那些普通的堕灵师还行。

    可想要对付面前的剪刀女却是已经没有任何作用。

    “嘿嘿嘿嘿……力量,绝对的力量!你们体会过么?”

    剪刀女的神情充满了陶醉的喜悦,对于自己现在的模样,似乎很满意。

    “你已经失控了!”

    “你现在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在像是一个活人,所谓的力量,难道就是把自己变成一个怪物?”

    王琦说着一边把手背在身后,用手语向身后三人传递消息。

    手语:(注意时间,保护黑甲!)

    对于王琦的话,剪刀女不屑一顾。

    如果这种事情她在乎的话,当初也不会受不了诱惑,叛出工会,成为一名堕灵师。

    “人类自诩高高在上,难道也要因为和蚂蚁一模一样才叫做正常么?”

    说着,剪刀女上前一步,尖锐的刀刃轻轻一划,很轻松的就将一旁那只猫形的灵能生物脑袋切成两半。

    张口一吸,竟然直接将这只暴走的灵能生物吞噬下去。

    扬起高傲的头颅,恨不得用鼻孔去蔑视向王琦等人。

    “这就是力量!工会才是最大的骗子,你们永远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我们正处在蜕变的最佳时机,只要抓住机会,我们就有成为神灵的机会!”

    说到这里,剪刀女的眼神一时狂热起来。

    这种目光丁小乙之前在胖子的眼神中见到过,似乎只要提及到他们口中所谓的未来,这些堕灵师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这让他很怀疑,胖子是不是被什么邪教组织给洗脑了。

    但现在看起来这已经不止是洗脑那么简单了。

    想到方才遇到的飞鱼临死之前,喊出的那句誓言。

    生而为人,死亦为人。

    对比眼前的剪刀女,丁小乙大概有些明悟了堕灵师为什么和除灵师会成为水火不容的地步。

    这完全是一种观念上的对立。

    工会是以人类的智慧去战胜恶魔。

    而堕灵师则是为了杀死恶魔,则把自己变成了恶魔。

    站在中立的角度上说,不能说两者究竟是谁对谁错。

    不过要让自己选择的话,他更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人,而不是变成和剪刀女一样的怪物。

    “不知道,现在她究竟算是个什么,人?还是灵能生物?”

    躲在角落里的丁小乙,默默拿出照幽镜。

    只是想了想后,还是忍了下来,没有把今天最后一次使用的机会浪费在剪刀女的身上。

    因为他心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对象。

    虽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出现,可自己有着一种强烈的直觉,那双大红色的高跟鞋,肯定会出现在这里。

    一切的原点,就在那双高跟鞋上面。

    自己这次带着照幽镜来,就是想要搞清楚,这双鞋究竟是什么来历。

    “这句话,你们堕灵师已经宣传了几十年了,就不能换个口号么?”王琦轻笑着回应剪刀女。

    同时拉起自己的袖口,就见她的袖口下,还有一枚很别致的胸针,显然这枚胸针才是她作为除灵师所拥有的灵能生物。

    “我们四个人,你只有一个!你并没有胜算!”

    然而王琦话音刚落,就见别针上发出一股异样的光芒,居然开始出现了不受控制的躁动感。

    “错了,是你们只有四……五个‘人’吧!带上他!”

    话音落下,就见剪刀女的身后,一双蓝色的眼睛像是黑夜中的幽火,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从黑暗中走来。

    是斗篷男!

    看到斗篷男的出现,丁小乙心里咯噔一下。

    相比剪刀女,这个斗篷男才是真正的令人感到忌惮的家伙。

    斗篷男的身后背着一个黑色的箱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口冰箱,此时还丝丝冒着白霜,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什么。

    只是当箱子接近的时候,王琦发现手臂上的胸针越发越是开始躁动。

    “难道他们是为了那口箱子!”

    不仅仅是王琦,就连丁小乙也察觉到手上肉球的不安。

    只是于王琦他们所不同的是,王琦手上的胸针是在躁动,如那些失去理智的灵能生物一样,开始出现暴走的迹象。

    但肉球只是惧怕,似乎箱子里的东西让它感到恐惧。

    “雷丁!”

    王琦眼睛突然瞪圆起来,只见斗篷男的另外一只手上居然正是雷丁。

    雷丁还活着,只是身上不断冒出电弧以及一股礁湖的味道,完全就像是瘫痪在哪里,不能动弹。

    “喜欢啊,给你们!”

    斗篷男很大方将雷丁扔向王琦,就像是随手扔掉一件垃圾一样的随意。

    “我来!”

    身后铁爪跳起来,想要去接。

    “回去!”

    王琦突然回转过身一拳砸在铁爪的小腹上,剧烈疼痛下,令铁爪身体一时弓成虾米。

    面对摔下来的雷丁,王琦根本没有去接的意思,任由雷丁“咣”的一声摔飞在远处去。

    看着摔的很惨的雷丁身上不断冒起火花,黑爪不禁将不解的眼神看向王琦。

    “你刚才扑过去,就会死!”王琦收起拳头,冷峻着一张脸,目光看向斗篷男身后的箱子。

    通过【幽荼】的观察,王琦已经感受到那口箱子的非凡的力量。

    那是一种令一切秩序陷入狂暴的气息。

    她很确定,一旦铁爪扑上去接,他的灵能生物就会马上暴走,到时他和雷丁谁都活不了。

    丁小乙躲在暗处,看到地上的雷丁,顿时一怔。

    这个时候才看清楚,雷丁的身上绝大部分居然都是机械。

    “是生物工程??”

    自己在学校的时候,有一次听导师说过这个工程,据说是为了给一些残疾人开发的一种特殊机械工程。

    可惜自己并不是这个专业的,也就了解不多。

    此时看到了雷丁后才明白过来,这家伙至少三分之二的身体都是机械。

    看着雷丁左边胸口暴露出来的齿轮,丁小乙心头一动,悄悄的让肉球把【诡音珠】吐出来。

    这颗和灼幽珠非常相似的珠子,在昏暗中生出异样的色彩。

    目光扫过方才从仓库里炸开的冰块,丁小乙双眼中一时生出几分期待感,隐匿下身影悄悄的走到雷丁身旁。

    “擦掉元魨的血!”

    王琦擦去方才洒在胸针上的蓝色血液。

    此时他们手上的灵能生物还能够克制,正是因为身后元魨正在不断咏唱着梦眠之乐。

    即便是有元魨的血液,但他们太靠近元魨了以至于灵能生物的反应也会有所迟钝。

    这在平时是一个很不好的负面。

    可在这个时候,却关乎到他们的存亡。

    擦去手腕寄生物上的血液,令手腕上躁动的胸针逐渐在梦眠之乐中安静下来。

    对于王琦的做法,斗篷男感到非常的意外,瞳孔幽火跳动着,居然对王琦投去几分赞赏的眼神。

    “这几年的工会发展的真不错!”

    斗篷男由衷的发出感叹声。

    似乎这次回来,发现了很多令他感到意外的事情。

    一个普通的青年,居然在自己的恐慌走廊中居然险些就挣脱出去。

    一个初级除灵师,更是在劣势下差点击杀了自己最得力的下属。

    眼前这个看上去柔弱娇小的女人,反而会展露出如此果断理智的一面。

    这些年工会里的人才越来越多,越来越优秀,令他心中一时无比的感叹。

    “工会!你是……”王琦敏锐的察觉到对方提到工会时候,言语间那种追念感,心中一动,追问道:“曾经你也是除灵师。”

    斗篷男点点头,“或许你们会很熟悉的我名字,也或者已经忘记了,不过无所谓,黑手套这个称呼早就已经过去。”

    “黑手套?”

    站在王琦身后的铁柱和碎梦两人一时茫然,可这三个字在王琦的耳朵中,不亚于晴天霹雳,刹那间就见王琦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甚至看向斗篷男的眼神中,都带有了恐惧的色彩。

    “杀了他们!”

    感叹过后,斗篷男声音骤然冷酷起来,一旁早就已经等待不及的剪刀女一时发出尖锐的笑声,犹如蜘蛛一样的身体,从仓库中飞扑出来。

    冰冷的刀刃,在黑暗中划开皎月般的弧度,目标第一个就是面前的王琦。

    “砰砰砰砰……”

    周围巡逻者机器人迅速举起手上的热武器,将火力集中在剪刀女的身上,只见剪刀女发丝轻舞,挥动下一颗颗子弹就被切割成两半。

    “快退!”

    王琦脸色一时忽明忽暗,迅速往后躲闪,只是这时周围的虚空突然一阵扭曲,像是周围的空气都在一瞬间被凝固在哪里。

    余光中正见斗篷男缓缓抬起了手掌,将他们禁锢在哪里。

    “真漂亮的一张脸,可惜,马上就要被我切成碎肉!”

    剪刀女的眼神充满了疯狂,身影扑在王琦面前,举起手臂上细长的刀刃,正要开始一场属于她的盛宴。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阵诡谲难明的低语声涌入进剪刀女的耳旁,令她的目光顿时呆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