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黄泉有座房 > 第三百九十六章:世界的变化
    十多公里的路程,是指直线距离,山林崎岖,复杂难行。

    正常人要走这条路,估计天黑都走不到地方。

    但自己就没有这层顾忌了。

    山林野路在他眼里,如履平地。

    只需要微弱的灵能,自己就能如电影中那样,凌波微步,踏雪无痕。

    身影踩着树冠茂密的林叶,潇洒穿梭在野地里。

    反而是一种难得的快意。

    越往深山老林里走,空气中弥漫的灵能就越多。

    虽然这些灵能质量很差。

    可优点却是普通人都能够吸收,吸收的多了,自然也能够产生质量的变化。

    “看起来,这个世界真的变了!”

    丁小乙心里禁感叹起来。

    不知道城市里的人怎么样,但自从出现了那些黑色的球体后,这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出的灵能越来越多。

    接下来只要有心,恐怕就算是普通人也有迈入新世界大门的资格。

    即便是没有刻意的去吸收这些灵能的人,也会在零散的灵能辅助下,潜移默化的改变自身的体制。

    他们会比以往更强壮,更长寿。

    但是,如果这些人诞生了后代,他们的后代,一出生,就可能会拥有比父母更强的灵能。

    这就注定了以往,除灵师家族垄断性的优势,就会被打破掉。

    当然,垄断性被打破,但除灵师家族具备的优势,绝不是轻易能超越的。

    不过,也不是绝对,毕竟庞大的基数在那里摆着呢。

    保不齐里面突然诞生了一个妖孽呢。

    “咦!”

    这时,丁小乙突然顿足不前,眸光看着前方的溪流下面,有一个巨大的水潭。

    水潭荧光闪烁,因为周围凹形独特地形,加上溪流冲刷进水潭时候形成的气压回旋。水潭里存积了不少灵能。

    可以说这是一处天然的风水宝地都不为过。

    不过吸引到自己的,却是水潭里,一条通体雪白的大蟒。

    大蟒通体似雪,不带一丁点杂质。

    堪比成年人腰一般粗的身材,少说至少有七八米长。

    大蟒身体盘缠在水潭当中凸起的石柱上。

    张开大口吞吸吐纳,见水潭周围汇聚的点点灵能,不断吞噬在口中。

    “这是要成精的节奏了!”

    很快,他就注意到,这处水潭周围,绝不止是一条大蟒。

    就在不远,一只猞猁被丁小乙一眼给锁定到了身影。

    这只猞猁,乍一看像是一只家宅里养的花猫,可却比猫的体型大上了不少,耳尖生有一撮黑色的簇毛,双眼不时溢出灵光,显然,也不是什么善类。

    只见猞猁蹲在水潭上方,怕也是盯上了大蟒所在的风水宝地。

    一只狸猫,反正自己也不急,就站在树冠上冷眼旁观着。

    大蟒不断吞吸吐纳,周围的灵能不断被大蟒吞噬,丰厚的数量,令大蟒居然有一种抽大麻一样的晕眩感。

    就在大蟒被这些丰厚的灵能爽的欲仙欲死的时候。

    躲在上面的猞猁骤然跳了扑杀了下来。

    猫科动物无不是天生的猎杀者。

    这一点丁小乙深有体会,此刻猞猁扑杀下来,速度又快又准,张口就咬在大蟒的七寸上。

    巨疼之下,大蟒双瞳收缩,鲜红的蛇芯吐出发出的嘶嘶的声音,身体一扭,一股巨力抖开,居然将猞猁给抖飞出去。

    再一瞧,好家伙刚才那一下,居然连皮都没破。

    看起来这条大蟒,已然在这里吸收了不少时间,一身白鳞早已经是铜皮铁骨。

    吃痛之下,大蟒发出诡异的怒吼声。

    根本不给猞猁一点机会,扑杀上去,一张口,就要将猞猁给吞噬掉。

    好在猞猁虽然狼狈,但速度也快的吓人。

    四肢点着后面的石壁,身影就跳出在几米开外的地方。

    巨蟒力量惊人,但速度明显是跟不上这只猞猁,眼见猞猁躲开,却是刹不住攻势,反而一头撞击在石壁上。

    “咣!”的一声撞的周围泥土飞溅。

    猞猁见状,趁机又扑上去,依旧是方才七寸的位置,利爪撕扯上去,只听“叮铃铃”的作响,居然发出类似铃铛摩擦的声音。

    巨蟒这次似乎真的被惹恼了,身子一翻,蛇头就扑咬下来,不过猞猁根本不怂,凌空跳起,利爪照射巨蟒的眼球扫上去。

    这一扫,马上就让巨蟒的眼眶被切割开,疼的巨蟒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然而还不等猞猁来及高兴,突然巨蟒一摆尾巴。

    粗大的尾巴横扫在水面,一时令水面卷起三米高的水浪,迎头照着猞猁身上打下来。

    猞猁速度再快在这时候也起不到作用。

    直接被打进水潭,这次轮到猞猁倒霉了。

    本来猫科动物少有喜欢游泳的,更何况猞猁一身长毛沾染了水,一下就失去了动力。

    还不等它挣扎几下,大蟒一尾巴抽下下来,水面上顿时就没再看到猞猁的影子。

    收拾了这只猞猁,大蟒才重新爬回自己专属的王座上。

    仅剩下了一只独眼,依旧透出一股霸气难挡的锐利,只是冷不丁的一抬头,看到站在树冠上的丁小乙后。

    大蟒独眼瞳孔猛地缩小,灰溜溜的低下头,一溜烟的钻进水潭里去。

    “居然还通人性!”

    丁小乙不禁暗暗称奇:“算你运气好,要是陈老在,你俩谁都逃不了!”

    自己记得陈老以前说过一道菜,正是用猫和蛇来做的,叫做龙虎斗。

    当时在青芒山,蛇找到了,就没找到猫,不然自己也能常常这道菜。

    嘴上一阵调侃,但心里却也是对这个世界,又有了新的认知。

    看起来,世界变化后,受益的可不仅仅只是人类和灵能生物,这些山林野兽,也同样是受益者之中。

    只是未来究竟会有怎样的变化,自己也不清楚。

    时好时坏,也不好说。

    不过有一点倒是真的,落后就挨打,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丁小乙没有理会这条白蟒,继续赶路。

    路上也察觉到,山林里还有不少,吸收了灵能,续而产生变化的生灵。

    数量还不在少数。

    想西斯尔家族就在郊外,恐怕也应该察觉到了才对。

    不过当他感到西斯尔家族的驻地,远远看到西斯尔家族的古堡后,丁小乙顿时一怔。

    就见古堡居然被拆除了大半。

    四周穿行的工人,正操控着大型机器,开始对西斯尔家族这座有不少岁月历史祖宅暴力拆除。

    粗暴的过程,就像是两个喝醉酒的大汉,正在无情的把一位贵妇身上的衣服扯下来一样。

    无奈之下,丁小乙只能拿出手机,拨打了比特瑟的电话。

    短暂的沟通后,很快比特瑟和昆廷就带着人匆匆赶过来。

    看到站在树杈上的克鲁屠后。

    比特瑟脸上笑容瞬间就灿烂起来:“哦,我的老朋友,我真的快想死你了!”

    丁小乙跳下树冠,就迎来了这家伙的拥抱。

    后面的昆廷随后走上前,整齐的西装胸前还佩戴者一只金色的蝉,或是有意也或者是无意的表露出自己的身份。

    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蝉无所不在,无所不晓!”

    这套标准的礼仪,已经成为了迷途公馆最重要的口号。

    丁小乙同样以此回敬后,两人才伸出手握在一起。

    “走吧,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

    昆廷优雅的轻丁小乙坐上一旁的高尔夫悬浮车,车子直驶入庄园后面。

    巨大的嗡鸣声和墙壁倒塌时溅起的灰尘,令昆廷有些不好意思。

    “很抱歉,鉴于现在的局势,我家最近也在大搞装修!”

    说装修是客气,这简直就是在暴力强拆。

    不过昆廷接下来的解释,也让丁小乙释然了。

    说起来和自己还有不小的关联。

    因为自己闯入了休斯顿家族的祖宅,把里面掠夺一空后就潇洒离开,但祖宅里许多设计都保留了下来。

    事后不少人闯进去,才发现,这地方真的是铜墙铁壁一样。

    居然还发现了,和25区相同的【磁场风暴防御系统】。

    这可是最新研发出来的科技,居然被休斯顿家族给装在自己家了。

    如果不是一位灾灵强者杀进来,换做工会强攻,估计来多少死多少,最后即便强行攻下了这座城堡,代价也是工会绝不能承受的。

    这件事被曝光后,各大家族纷纷效仿。

    昆廷算是跟风较晚的了,但跟风晚有跟风晚的好处。

    他现在不仅打算重新建立祖宅,还要在原本设计的防御系统上,逆向研发出一套虹吸系统。

    这套系统如果顺利的话,能够把周围山林里的灵能全部收集起来。

    这样做一来可以减少那些野生动物的侵扰,二来能够增强族人的实力。

    一举多得,何乐不为呢。

    听说王家今天把一周前刚刚重建的房子给重新推到,也是因为这套虹吸系统的问世。

    “还有这种东西!”

    丁小乙不禁大感意外,显然这玩意十有八九就是工会研发出来的。

    难得工会这次这么大方把系统公布出来,相信也是因为担心周围野生动物变化太快的原因吧。

    说话的功夫,三人来到堡垒后面的树林,只见树林入口处,几个年轻人站在那里充当守卫。

    一眸扫去,这些年轻人无一例外,都是恶灵下品的实力。

    看起来,昆廷利用上次自己售卖出去的【相思螺】为自家增添了不少战斗力。

    三人走近会议室,玛丽娜已经在里面等候着。

    这次看到她的时候,丁小乙都有些意外。

    这位奶奶级的交际花,在上次免费体验了【相思螺】后,又购买了一个指标。

    实力又增添了不少。

    她的灵能标准,却是达到了恶灵中品,这要是拿出去放在工会里,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

    当然这个实力水分很大,估计真打起来,一个训练有素的高手,就能轻松杀掉她。

    但不得不说,在得到了充足的灵能滋养后,玛丽娜现在看上去像是一下年轻到了40岁一样,简直是光彩照人。

    身上那种风情万种,久经风雨的成熟感,以及作为交际名暖所具备的优雅。

    说是老少通杀,都不为过。

    丁小乙不知道的是,在迷途公馆里,曾经就闹出过这么一个笑话。

    一位20出头的年轻会员看到了玛丽娜后,果断举起鲜花来求爱。

    玛丽娜一问他的名字,马上就引起了哄堂大笑。

    原来,这位求爱的年轻人,他爷爷年轻的时候,就曾大张旗鼓的向玛丽娜求爱过,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了。

    结果他父亲长大后,玛丽娜还在风韵犹存的年纪。

    那个时候,自己父亲瞬间就被这个女人给捕获了,甚至还闹出了父子争风吃醋的闹剧。

    现在加了个孙子,好在青年的爷爷已经死了,不然闹出个爷孙三代争女人,那可就乐子大了。

    一个女人,迷倒了一家爷孙三代,这虽然是个笑话,但也足以证明玛丽娜的魅力。

    “请坐吧!”

    比特瑟示意众人坐下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丁小乙后,就直接点名正题:“说出您的来意吧,任何要求,我们会尽全力来完成!”

    丁小乙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设计图放在桌子上,设计图背面是一系列的清单。

    “巧了,我家也想盖房子,所以,我要最好最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