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黄泉有座房 > 第三百八十三章:陈老的愤怒
    “嘀……”

    一滴血珠,血泊中荡开一层层的波纹。

    一具具尸体躺在地上。

    只见地面上流动着似是一滩说不清是什么颜色的液体,这也液体沾染在尸体上后,立即发出滋滋的声响,转瞬间就把这些尸体彻底腐蚀掉。

    “我错,我错了……”

    阴冷的角落里,钱区长蜷缩着身体,整个人像是一下苍老了十几岁一样。

    体内的灵能更是空荡荡的。

    好像在这里,自己灵能的消耗,要比在其他地方快上两倍。

    本来跟随在他身边的几个亲信,在这里连十分钟不到,灵能就彻底消耗一空。

    此时他身体蜷缩在角落,脑海中嗡嗡作响。

    命运就像是在和他开玩笑一样。

    一位人间至强,灾灵强者就站在自己面前,自己还大言不惭到要杀掉对方?

    天,这就像是几个持刀拦路的劫匪。

    拦下了一辆大巴车。

    正向着大发横财的时候,结果却震惊的发现,车里座的是一支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

    这个反差,强烈到让人怀疑人生。

    如果老天在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一定恭恭敬敬匍匐在这位强者的脚下,也绝不会妄想和一位灾灵强者为敌。

    但转念一想,这件事真的不能怪自己啊。

    资料上写的清清楚楚。

    恶灵上品,四个大字。

    关于丁小乙的资料,自己可是反复的看了不下三四次,已经到了滚瓜烂熟的地步。

    如果资料上写着灾灵,自己早就有多远滚多远。

    “对,一定是他,一定是雷丁这个混蛋故意的,艹,他一定是诚心在害我!”

    钱区长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就在这位钱区长内心诅咒雷丁的十八代亲属时。

    突然感觉周围生出了微妙的光线,紧接着,一股力量一推,他身子不稳一头在前方打了个滚。

    等他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周围的时候。

    呈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是一张巨大且丑陋的脑袋。

    “啊!!!”

    一瞬间钱区长的声音骤然飙升八度,差点就要被吓晕过去。

    好在这个时候,他一回头,就见到正躺在沙发上的丁小乙,眼前一亮,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趴着扑到丁小乙的脚边。

    “大人,大人您听我说,我是被骗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

    明明已经在脑海中,无数次组织过自己道歉的语言。

    可当话说出口的时候,依旧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一旁陈老见状,走上前,一脚将这家伙踢开。

    看着这家伙摇尾乞怜的模样,陈老心心里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工会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东西?”

    钱区长抬起头一瞧,看到面前的陈星河后,神情也是一阵诧然。

    陈星河已经死了。

    虽然偶尔有一些传闻,说他可能还活着,但陈星河的尸体就藏在了青芒山,这是不争的事实。

    只是面前,陈星河不仅还活着,而且看上去整个人都年轻了许多。

    一时,钱区长双眼溜溜打转,哭着鼻涕扑向陈老:“陈老啊,我可终于见到您了,您可要救救我啊,我是被小人蒙蔽了,我为工会出过力,我为工会流过血,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丁小乙坐在一旁看着这位钱区长悲痛欲绝的模样。

    不禁摇摇头感叹万千。

    不知道该说是人为了活下来的时候,什么脸皮都不要了。

    还是该感叹,这位钱区长的演技,不去当个演员,可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一大损失。

    只是……他似乎求错人了吧。

    虽然陈老一再否定雷丁,可心里的感情是真的。

    当初一脚把雷丁踹进医院,也是为了保护他,不受到王家报复的牵连。

    踹的越狠,心里才越是爱护。

    你去搞他的两个徒弟,这时候还舔着脸来求救……

    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假蠢。

    当然,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陈老一生对工会的感情,绝对不亚于雷丁。

    为了不让工会为难,他一个人隐居到退休才去找王家算账。

    如果钱区长真的了解这位老家伙,现在表现出一副铁骨铮铮的模样,或许陈老会让他死的痛快点。

    至于现在……

    他偷瞄了一眼陈老的脸。

    果然,发现陈老双眼几乎快要喷出火了。

    “啊啊啊,滚开!!”

    陈老被这个姓钱的气的冲冠眦裂,一记窝心脚踹出去,把人踹成一个球,在地上滚滚滚一只撞到了一旁等着的大头,这才停下来。

    “噗!”

    含恨一脚,可不是谁都能受得起的,钱区长眼前一黑,鲜血混合着碎肉一并吐出来,趴在地上一条命都被踹没了半条。

    “工会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软骨头,有辱历代英烈啊!!”

    丁小乙还是第一次看到陈老被气成这个样子。

    杀上王家的时候,也没气成这样,毕竟那是私仇。

    眼下的可不同,这是国耻。

    他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工会,纵使是隐居,也是以一个厨子的身份,在基地里给那些新人们做饭。

    可见对于工会的未来,他心里看的有多重。

    最恨的就是这种混在工会里的蛀虫、垃圾。

    千里之提毁于蚁穴的道理,他可是比谁都清楚。

    王家那位大爷,当初就是这种混日子的垃圾,才害的他们四兄弟一死一疯,一走一隐。

    可想而知,陈老对这位钱区长的意见之大。

    “我错了……我也是……为工会……好啊!”

    看着陈老目光左右扫视,像是在找什么东西,钱区长心里瞬间惊恐到了极点,提着一口气喊着认错。

    只是他越是怂包,陈老的火气就越大。

    想当年,他们实力不强,为了和海岸旁的异族人争资源,吃尽了苦头也没人说过一声怕。

    自己大哥,更是从容赴死,一人之力,拼着自爆,来帮他们断后。

    基地里的无名碑,又有几座坟头里埋的是骨灰,又有多少坟头里埋的是衣冠。

    工会多少先烈积打下来的江山,怎么到了这些垃圾手上?

    陈老气冲冲的走到灶台旁,拿起那把菜刀提在手上。

    可掂量了几下,又放了下来。

    这么好的菜刀,沾了这个畜生的血,以后还怎么做菜。

    于是又看了看周围,最后只好抽出来一根烧柴的柴棍,走过去,劈头盖脸的对着钱区长一阵抽。

    砰啊!砰啊!砰……

    敲打和惨叫声一时不绝于耳。

    一旁大头看着跟着着急,生怕陈老打不好,把人打死了。

    死了可就不新鲜了。

    但又怕陈老打轻了,不打个皮开肉绽,自己手上的调味料可淹不入味。

    “咣!”

    又一声闷响,这都是打断的第三根柴棍了。

    看着地上一阵血肉模糊,有气无力的钱区长,陈老才气哼哼的随手将手上剩下的半截柴棍扔在地上,向大头道:“记得,多撒点盐!”

    大头顿时喜笑颜开的挥动着自己的触手,开始将自己秘制的酱料,吐沫在钱区长的身上。

    酱料里粗糙的盐粒吐沫在伤口上,瞬间那个惨叫声,瞬间又飙高了不少。

    陈老迈步走到丁小乙身旁,心里的火气撒了个干净,这时不免有些忧心忡忡起来。

    一方面是担心雷丁的状态。

    另一方面是担心,雷丁即便恢复,以后又该怎么办。

    一整支精锐部队,连带一个分区区长和几位除灵师,加上一个恶灵上品的镇灵盒一下全部消失。

    这件事恐怕闹起来绝不是一件小问题。

    最重要的是,他担心,因为这件事会把自家少爷推到和工会对立面上。

    这绝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似乎看出来陈老在想什么,丁小乙放下手上的纸和笔,想陈老道:“放心吧,这件事其实对我没什么影响。”

    眼前情况不明,正是乱象横生的时候,工会外围的机器人虽然记录下来了自己的痕迹,可工会档案上,自己是恶灵上品。

    一个恶灵上品就足够为自己摆脱掉很多的麻烦。

    再说,自己现在不也乖乖的消失了么。

    至于这个谎话怎么圆,那可就更简单了,自己可不是钱区长说的那样,背后一无所有。

    别忘了,迷途公馆这个庞大的能量势力可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的。

    这件事他已经交给旺财去安排了,凭旺财勾心斗角的本事,这种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

    况且,自己也不会,更不愿意和工会与联盟走到对立面上。

    黄泉虽好,可他更喜欢,光明正大。

    用一个正常人的身份,行走在街头,沐浴着阳光,享受着安定富足的生活。

    至于自己这位师兄……

    算是他因祸得福吧。

    丁小乙站起身,拿着自己设计的草图,走进一旁工作间。

    没一会功夫,就听里面开始传来各种机器的启动声。

    “啊……”

    不远,被抹上酱料的钱区长,被大头提在半空,口中发出无力的呻吟声。

    大头一脸严肃的将自己的小眼睛,锁定在小小的手表上。

    认真的把控着腌制的时间。

    而在前方,就见黄泉翻腾,那双巨大的眼睛闪烁着荧光,早已经望眼欲穿。

    看到时针缓缓移动在6字上后,眼睛一亮。

    ヾ(@゜?゜@)ノ:“刺身!!”

    喊着话的同时,已经迫不及待的挥动起自己的触爪,将这位可怜的钱区长扔向面前黄泉里去。

    “轰……”

    水面上一张深渊大口轰然展开,一口将其吞没进去。

    只见水面下冒出了几个血花后,过了一阵才幽幽的听到:“嗯……有点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