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龙城 > 第八节 过桥
    龙城抵达人工湖的跨湖大桥桥头。

    跨湖大桥是一座钢铁大桥,桥面宽约三十米,桥身平直,几乎没有弧度。

    远处半空中的【火飓风】肉眼可见,数量十二架,分散在桥的两侧。可以看得出,布置火力的人是个老手。十二架【火飓风】高低错落,形成交叉火力,制造出一段1公里左右的“死亡地带”。桥面没有任何遮挡,十分狭窄,强突只会是死路一条。

    看起来对方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这儿。

    换句话说,只要能闯过“死亡地带”,后面不是一马平川危险系数也会幅度减小。

    铁耕王直起上半身,重新恢复直立,它接下来的动作让旁观者一头雾水。

    只见铁耕王从桥头直接跳入湖中,由于靠近岸边水面较浅,只淹没到它的腰部。

    围观学生的公共频道很是热闹。

    “这是干嘛?莫非真的要变鸭游过去吗?”

    “铁耕王没有这功能,变鸭也是旱鸭。”

    “人家只是渴了,喝口水,待会好吃机。”

    安防中心气氛也同样放松,在他们看来,铁耕王的举动是准备放弃了。主控光脑经过各种计算推演,结果都出奇一致,铁耕王一旦进入封锁带,一定会被打成铁筛王。

    就在大家等待铁耕王放弃的时候,铁耕王轰隆轰隆,大步流星,重新踏上岸边,走上桥头。

    它伏下身体,四肢着地,开始加速前进。

    看上去和刚才没什么不同。

    “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垂死挣扎而已。”

    “让医护队准备救治,校长说了,不要出人命,希望这家伙命大一点。”

    费米端着咖啡杯,不知为何,他心中忽然有些不安。光幕上,四肢着地的铁耕王在不断加速,它的突进异常坚决。

    难道看不到没有半点胜算吗?驾驶者性格刚烈?还是如同事所说垂死挣扎?

    他的手掌摩挲着咖啡杯,眼睛死死盯着光幕上沿着桥面高速突进的铁耕王。

    费米忽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铁耕王距离第一架无人机越来越近,费米不敢眨眼睛,他意识到自己有可能疏漏了什么。

    第一架【火飓风】开火,它喷射着火舌,光弹像雨点般朝狂奔的铁耕王洒去。高速突进的铁耕王蓦地变向,闪过光弹,继续突进。

    嗯?费米发现异常,铁耕王似乎没有之前灵活。刚刚的变向,动作稍稍迟缓一丝。这种细节一般人很难察觉,但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却能一眼洞悉。

    咚咚咚!

    狂奔的铁耕王在迅速靠近火力封锁带,四肢一次落地,都会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就像狂风暴雨般密集的重重鼓点。

    不对!声音不对!

    铁耕王这是……变重了!

    联想到刚才铁耕王跳入湖水中,费米猛地反应过来,脸色大变:“糟了……”

    铁耕王驾驶舱,龙城视野内,绿色提醒框在不断跳动。

    “高压喷洒水枪准备完毕,请选择喷洒物种类。1、药水。2、营养液……”

    龙城选择营养液。

    紧接着跳出一个红色提示框:“注意!没有检测到营养液,请确定是否填充营养液!”

    龙城切换成手动模式,在营养液选项下选择“雾化”。

    铁耕王系统说明书每个字他都能背下来,喷洒营养液有雾化模式,它能把营养液雾化,能够更容易被农作物的叶片吸收,一般用于一些特殊的营养液和特定农作物。

    铁耕王背后两个大水筒,刚才在湖中吸满了水,足足二十吨。

    龙城毫不犹豫开启喷洒水枪。

    滚滚白色浓雾在高压喷洒水枪的作用下,瞬间飞出去一百多米,形成一条白色雾带。铁耕王没有丝毫停顿,一头闯入白雾之中,眨眼间身形便被滚滚白雾淹没。

    白色雾气滚滚不断激射而出,就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迅速膨胀蔓延。

    转眼间,桥面到处都白茫茫一片。

    公共频道彻底炸了。

    “卧槽,骚到没朋友!”

    “真的是渴了喝水啊!”

    “农用光甲!农用光甲!我眼花了吗?是在做梦是吗?谁来亲我一下?证明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来吧!我王大勇的血盆大口已经按捺不住!”

    同样炸了的还有安防中心。

    “我的老天,这是什么鬼?”

    “怎么会这样?白色雾气是什么东西?有毒吗?”

    费米脸色难看,他呆呆看着被白色雾气笼罩的大桥,厚厚的雾气凝而不散,什么都看不到。白色雾气如同雪崩般滚滚前进,三架靠近桥面的【火飓风】,来不及反应便被白色雾气淹没。

    三架【火飓风】当场乱成一团,失去控制,在雾气中转圈,到处喷洒光弹。无人机之间的距离不远,有两架倒霉的无人机被击中,化作火球坠落在湖水中。

    【火飓风】重火力无人机有很多优点,但是使用范围不广,最大的原因就是抗干扰能力太差。

    真是个厉害的家伙,费米不禁大为佩服。刚才他发现铁耕王的重量增加了许多,联想到它之前的举动,费米知道应该是水筒里装满了水。

    即使想到了铁耕王水筒里装水,但是费米也万万想不到,对方竟然用喷洒水雾的方式来破局。

    厉害!

    不过,费米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他还有机会。

    剩余完好的无人机迅速拉升避开下方的白雾,然后火力全开,疯狂朝下方雾气中的桥面倾泄弹雨。雾气对无人机不利,干扰无人机的视野,也同样干扰铁耕王的视野。

    只要无人机的火力足够猛,按照计划封锁桥面,铁耕王一样插翅难飞。

    足足一分钟的攻击,无人机停止轰鸣,它们炮管烧得通红,但是他们没有听到光甲爆炸声。

    “击中了吗?”

    “应该吧,这样的火力密度,怎么可能冲过去?”

    听着耳畔其他同事的议论纷纷,费米死死盯着光幕,攥得紧紧的拳头显示他的内心并不像他表面流露出的那般平静。

    他有点紧张,理论上,铁耕王绝对冲不过去。剩余的十架无人机形成的火力网,严丝合缝。他还专门把位置最靠后的两架无人机,直接飘浮在桥面上方,正对着前方桥面攻击。

    可是他心里没有底。

    铁耕王每次的应对,都出乎他的预料。各种操作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一架破破烂烂二十年前的农用光甲,都能玩出这么多花样,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雾气浓厚,凝而不散。

    安防中心所有人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盯着光幕,不敢眨眼间。赢了吗?

    忽然有人尖叫:“有东西在动!”

    “在桥下!”

    “快快快!”

    惊呼声此起彼伏,他们声音中带着惊慌,语无伦次。

    桥面下,一个敦厚粗壮的身影以完全不相称的灵巧,犹如一只钢铁巨猿,在钢架桥下方晃荡前进。打桩器被更换成粗壮的铁钩,托住桥面的钢铁龙骨,成为铁耕王的钢铁树梢。

    费米终于明白,他漏了什么。

    桥底下!

    借助雾气的掩护,铁耕王悄然潜到桥底,厚实的金属桥身成为巨大的盾牌,帮铁耕王挡下所有的攻击。

    费米嘴巴发干,心中懊恼万分,怎么自己就没想到桥底下呢?他忘了如果没有白雾,进入闪躲不便的桥底,和找死没区别。

    他强自按捺心中的紧张,还有机会!

    铁耕王冲出白雾的位置不算最好,它还需要面对位置最靠后的两架无人机,费米猜测应该是铁耕王水筒内的水全都用完。

    两架【火飓风】开始全速下沉,一边倒飞一边向桥面靠拢。

    费米猜测得完全正确,铁耕王背后水筒内二十吨水如今点滴不剩,只能掩护至此。

    龙城冲出雾气之前,已经做好准备。

    只见铁耕王钩住大桥护栏,猛然发力,就像荡秋千般,把自己甩向桥面。半空中,铁耕王完成双臂组件的更换,打桩器更换完成,开始启动。

    咚!

    恍如陨石砸在桥面,轰然巨响,铁耕王四肢着地的瞬间,身形猛地一矮,随即有如离弦之箭弹射而出。

    加速,加速,再加速!

    【R6】能量炉全力运转的嗡嗡低音传入龙城耳中,他神情冷然波澜不生。视野内,两旁的大桥护栏急速倒退,前方光弹如同雨点般迎面扑来。

    铁耕王速度不减反增,落地瞬间猛地扭腰,身形诡异一折。

    噗噗噗,光弹如雨打芭蕉,落在刚才他落地的位置,留下密密麻麻的浅弹坑。

    又是该死的无序波形跳跃!

    费米快把牙齿都咬碎,桥面狭窄,无序波形跳跃施展不开,那是【火飓风】无人机数量足够的情况下。如今只剩下两架,远远不足以封锁铁耕王。

    被逼到绝境的费米,心一横,做最后一搏!

    两架【火飓风】无人机猛地下沉,在距离桥面五米才悬停,它们位于在铁耕王正前方,这样它们可以获得更佳的射击角度。

    两架【火飓风】不顾一切疯狂喷射光弹。

    双方的距离不到百米,如此近的距离,基本没有闪避的可能性。

    密集的光弹,几乎照亮龙城的视野,再次让他产生一种熟悉感,他的目光锁定前方的两架无人机。

    这就是自己入校的最后障碍吗?

    全速狂奔的铁耕王突然伏低,硬生生顿住身形,这是个违背物理常理的停顿。

    噗噗噗。

    两架【火飓风】收不住势头,炮管带着惯性继续喷射,光弹雨点落在铁耕王前方桥面,火光四溅,形成一片浅坑。

    龙城在心底轻声说,冲过去。

    【R6】澎湃的力量轰然传导入铁耕王的下肢关节,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中,膝关节被弯曲到极致。下一刻,铁耕王厚实的金属脚掌猛蹬地面,弯曲的膝关节倏地弹开,被压制的打桩器瞬间爆发最大功率,同时锤击地面。

    铁耕王身形消失。

    一道模糊而庞大的残影,就像一阵风,一掠而过。

    在它身后,两蓬带着火花的零件,如同雨点般洒落而下。

    龙城告诉自己要抓紧点,过桥花了不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