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一章 陈荀作难 鱼姬建功
明气期斗飞剑,就如两方指挥大军,胸中灵气便是军队,如今在冯铭自觉灵气数目上胜过对方,只是对方突施诡道,致使自己不能聚兵一处,这才落了下风,如果不能一口气压倒自己,等缓过气来,他深信,输得必然是对方!
  具他估算,张衍胸中灵气,至多在三十六数到四十二数之间,自己不过是再多坚持一会儿罢了。
  他心中抱有此念,自然是在张衍进逼下苦苦支撑,期盼等到逆转局面的那一刻。
  待两枚剑丸转到三十六数的时候,他观张衍依旧是游刃有余,脸上不禁微微有些慌乱,但终归还算镇定,只是却感到后力有些不济,心中却无端生出一股忧惧出来,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份感觉便愈加浓烈。
  等到四十二转一过,冯铭脑海闪过一个连自己都不信的念头,身躯渐渐颤抖起来,驾驭剑丸的动作愈加吃力了,此刻他只能僵硬地随着张衍的剑丸转到,根本谈不上迎击了。
  到第四十八数的时候,他再也支撑不住,最后一口气也没能运使上来,剑丸不由一滞。
  而张衍那枚剑丸,却居然再次轻松一转,直往冯铭身前冲来,后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力阻止。
  “啪”的一声,冯铭被张衍一剑丸打在胸口,“噔噔”倒退了两步,眼中射出不可置信之色,神情亦是变幻了几次,先是不甘,再是茫然,最后是一片羞恼。
  张衍淡淡一笑,对着冯铭拱手道:“师兄,承让了。”
  冯铭却是站在那里不言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双手却在不停颤抖。
  在石台上观战的陈长老皱了皱眉,他一挥拂尘,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他身旁道童站出来道:“祖师命这位师兄上来一叙。”
  张衍从容自若地走上石台,对着陈长老施了一礼,只是行得却并不是后辈礼,而是平辈礼。
  陈长老见状神色不悦,冷声问道:“我来问你,你以前可曾学过这门飞剑术?”
  张衍摇头,道:“未曾。”
  陈长老拂尘一指他,冷喝道:“咄!休得骗我!观你运剑成熟,转折如意,分明是经过了数载磨练,方能有如此成就!老实说来,究竟是谁教得你?”
  在对方凌厉目光的逼视下,张衍却神色不变,坦然回答道:“弟子入得上院不满一年,冲破明气二重也不过一月时间,前些时日出使水国,今日才回返上院,不知道数载磨练从何说起?”
  其实陈长老所说数载磨练眼光也是极为准确的,习练飞剑者也不可能一年时间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练剑上,不像张衍一心一意在残玉中用了两百日来磨练,所以那数载之功是当得起的。
  “嗯?入门不足一年?”
  陈长老眉头皱得愈发紧了,他长年闭关,还是近几日受荀长老所托,这才出来传授剑法,连冯铭也是今日才见到,自然不会知道张衍的事情,而且也无人会在他们面前提起这等微末小事。
  他问道:“你姓甚名谁?谁的弟子?可有司职?”
  张衍神色一肃,站直身体回答道:“在下张衍,忝为丹鼎院监察,恩师现为丹鼎院掌院。”
  陈长老为之愕然,“竟是周师叔的弟子?”
  心中忖道:“难怪此人刚才状似无礼,原来和自己是同辈,这倒是并无不妥之处。”
  然后他又侧头看了看冯铭,觉得为难起来。
  本来他答应过自己荀长老,要将星辰剑丸授予冯铭,哪知道张衍横插一手,偏偏还在驾驭剑丸上技高一筹,当着上万弟子之面,他也不能使泼耍赖,是以将张衍唤上来,本想用言语施加压力,让他主动退出,不过得知他是周崇举的弟子后却打消了这个主意。
  周崇举在派内身份特殊,辈分又高,平时除了掌门之外,谁的面子也不卖,而且偏偏还是东华洲有名的丹道宗师,自己的话对别的弟子或许还有点震慑力,对付张衍却全然无用,因为自己管不到他的头上。
  他虽是也是长老,但只是修为到了,年资到了,所以有个挂名而已,与那些渡真殿中那些以法号称呼的长老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
  正在他左右为难之时,却觉得脚下轻轻震动了起来,脸色不禁微微一喜,往天空看去,笑道:“可是荀师兄来了?”
  不多时,只见空中先是一点红芒,再是一团红彤彤的烈火从天而降,随后火光一炸一隐,现出一个身形高大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的修士,这人走过来时气势骇人,每一步都让人感觉到惊心动魄,地动山摇。
  张衍暗暗心惊,“身随风火,举动如山,吐气成云,这分明化丹第二重境界,丹煞外泄的景象。”
  这名修士还未到得近前,便豪爽大笑道:“原来是周师叔的弟子,果真是少年英杰,既如此,我这做长老的也不能小气。”
  他大步走向张衍,还未靠近,便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这名修士来到张衍面前站定,身高竟比后者还高出半头,盯着他道:“张师弟,适才我在空中摩弄风火,见你运转灵机,共是转动了四十八次方才将冯铭击败,想必和冯铭一样,胸中亦有四十九口灵气,也算得上是资质出众,可如若敌人再强盛几分,你又如何?”
  不待张衍开口,他又指了指自己胸腹,道:“我这有一门口诀,名为‘无中生有’,乃是《正源剑经》秘传之一,可以让你在最后灵气用尽时再多出三转来,既然你要得这枚剑丸,也不能让这门法诀与剑术分离,只是我要考验考验你的心性,不限你手段,若是你能在日入之前找来一千条墨石鲥,我便将此口诀与星辰剑丸一并传与你,若是不成,便是你与这门剑术无缘了,这剑丸自然也不能予你,你看如何?”
  墨石鲥乃是龙渊大泽中的特产,鱼卵不但可入丹,而且也是上等美味,用心烹煮之后,便是修道者也难抵诱惑,周崇举那艘渔船,便是一条寿数已有三千年的墨石鲥。
  只是这种鱼腹下有膜,修炼长久之后还能生出双翼,在水中飞掠之速无人可比,而且皮糙肉厚,鳞甲粗硬,更兼生性狡猾,喜爱在深水中嬉游,所以甚是难抓。
  虽说此时离日入时分还有大半天的时间,但是要抓一千天却是为难人了,别说一千条,就算十条一个人运气差点也未必抓得到。
  张衍心中冷笑,这分明是不肯让我得了这星辰剑丸,是以想出这么个理由来,身为长老如此不要脸皮,设置重重障碍,就是为了将剑丸分给冯铭,还美其名曰考验心性,实则是想让他断了此念。
  不过,你们以为如此,我便会知难而退么?
  他当即毫不犹豫的应下,道:“如此,请两位长老在此耐心等候,师弟我去去就来。”
  两名长老见他答应得如此之快,也不免诧异,对视了一眼,荀长老眯眼一笑,挥手道:“你去吧,我师兄弟二人就在此等候,成与不成便看你的机缘了。”
  张衍也不多说,驾出飞舟,腾空而去。
  只是他并没有去寻找什么墨石鲥,而是径直回转灵页岛,见禁制一开,罗萧当先迎了出来,一个万福,道:“却是老爷回来了。”
  张衍向周围一看,见成群鱼妖美姬正在那里游水嬉戏,泛出点点浪花,原本禁制不开,她们只能在灵页岛水域五里范围内游荡,如今却是真正“如鱼得水”了。
  只是此刻张衍还不能让她们清闲,喝了一声,将她们聚在一处,然后将自己用意一说,一声令下,百多条鱼美人齐声应是,纷纷向水底深处游去。
  那些居住在岸上的力士知机,立刻从赤霞岛上搬来的那些器物中找来十几只一人高的竹篓摆在岸边。
  张衍点点头,袍袖一甩,每个人都赏赐下去不少丹药,如今他忝为丹鼎院监察,再加上周崇举在这方面不限制他,丹药自然不缺的,随手就散下去不少好货。
  众力士搬入岛上后也没有见他几面,此刻见他比王盘还要大方,不禁是暗感跟对了人,俱都跪下行礼。
  一个多时辰后,鱼妖美姬纷纷赶回,她们身侧都佩着一只不透水的精巧小囊,每个囊中都是倒出来一二条欢蹦乱跳的墨石鲤,只是距离千数还远远不够,张心道;“水国中人声称鱼姬尤为擅长捕捉鱼类,且能潜入深海,莫非传言有误?”
  鱼姬都擅长察言观色,此刻见张衍神情,都是不敢多言,匆匆扔下墨石鲥便又潜入水中了,其中却有一个颇为大胆,探出头道:“老爷莫忧,这墨石鲤我等还不熟悉习性,是以此刻略少,再给我等一个时辰,便不难凑齐。”
  张衍却是一笑,道:“无妨,便是数目不够,我也不会责怪尔等,尽力便是。”他心志坚韧,外物虽是修道助力,有则固喜,无则泰然,就算今日取不得剑丸,他也绝不会为此伤心难过。
  然而得了这句话,鱼姬们却是个个雀跃,好像心中少了什么拘束块垒,加倍努力起来,水族之中以她们感情最为丰富,常常因哀而伤,是以寿命并不长久。
  又是一个时辰后,当鱼姬再次赶回时,这次每个人都倒出了囊中倒出了七八条墨石鲥,多得则有十数条,再加上先前所捕,数量已接近两千条,远远超出张衍先前所预料,他不禁大为满意,也是不吝赏赐,袍袖一挥,大片丹药散了下去。
  他又问那个适才探头的鱼姬,道:“你叫什么名字?”
  鱼姬乖巧答道:“奴婢名叫商裳。”
  张衍点头,手指一弹,一枚丹药落入她手中,“这枚化形丹就赐你了,助你脱鳍去鳞,得享人身。”
  商裳先是一呆,再是怔怔看着张衍,两行珠泪垂落下来,她本以为今生为奴为婢,再无解脱之日,可如今却是陡然看到了希望,不仅能褪去半截鱼身,还能化形上岸,成道有望,不禁情从心发,抬颈高唱了起来。
  先是她一人欢唱,感觉到她歌声中喜悦欢然之意,百多人鱼姬亦是一齐欢唱起来,一时间,如动人声乐在灵页岛上盘绕不绝。
  罗萧叹了一声,道:“老爷,鱼姬之唱,能使铁石心肠之人垂首落泪,罪大恶极之人顿生悔意,穷途末路之人心发振作,可是难得为之一闻。”
  张衍点头赞同道:“确实悦耳动人,人间难得。”
  只是他不知道,据此百丈高空之上,正有一人掠空而过,闻听此音,不觉皱眉,冷哼一声,道:“淫风邪曲,蛊惑人心!我凕沧派腹地何来这般妖孽?”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