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八章 青石照壁 正源剑经
张衍曾听说以前广源派擅制符箓,又骄狂自大,很是得罪了不少门派,千年前那一场大变后,门中几位顶梁长老坐化,掌门也是下落不明,后继者又缺乏杰出之辈,是以被几个敌对的门派夹攻,以至于元气大伤。
  自此生生从一个一流大派沦落到二流,最后还是靠南华派将其保了下来,不过每十年都要向南华派上供一大批秘制符箓,其中就有这元符在内。
  有这元符在手,平时纳入灵气元真,在争斗时便不虞后继无力,倒的确是一件好东西。
  张衍将手上东西收拾妥当,又把上百名鱼妖美姬重新收拢起来,见此地距离走出地脉元磁化力的范围已经不远,便索性踏波前行,不到二十里后,他觉得身上那股束缚之感已经渐渐减弱,便放出三只飞舟,将一众鱼妖美姬尽数载上来,飞空腾起,一路往西回转凕沧派。
  行了一个多月之后,龙渊大泽便赫然在望了。
  这次回程之中,张衍陆续又炼化了两口灵气,只留最后一口灵气将合未合,盖因为在冲击明气第三重境界时他忽然心有所感,觉得时机未至,既然冲破关隘近在眼前,他也不急在这一刻,索性决定回到门中再做计较。
  所以剩下的时间他把心神沉入了残玉中,用在了如何炼化幽阴重水上。
  要知道这门法诀所以称之为“法”,那是因为除了需要阴幽寒气之外,还自有一套复杂的运转炼化过程,气机需在经脉里来回游走,上下穿行,抽浊取铅,其繁杂之处差点比得上他开脉时所用的玄元妙录了。
  按“澜云密册”所载,每炼化一滴幽阴重水需时一百零八天,依他看来,如果不是对此法熟悉到一定程度的修士,就算再多熬几十天也未必能成功,幸好他有残玉在手,一月之功可抵两年不到的时间,就算是磨也磨出来了。
  飞舟进入龙渊大泽后,自有值守的巡弋弟子上来查问,见是出使砀域水国的真传弟子回转,态度俱是恭敬有加,张衍一路畅通无阻,先折返灵页岛,打开禁制安顿罗萧和一众鱼妖美姬,稍作停留后,又往丹鼎院飞去。
  既已回到了门中,他也不急,操舟缓缓而行,观览沿途景色,到了隅中时分,方才进入丹鼎院。
  飞过三殿之后,见周崇举那只渔船正在湖心泛游,往那处赶去,一落到船上,便有值事道童惊喜大呼:“祖师,张师叔回来了。”
  张衍在门外整了整衣衫,随后迈步进入阁楼。
  见他进来,周崇举放下手中书卷,脸上微现讶然,道:“师弟此去不过五月时间,怎么已然回转?”
  张衍寻了一只圆凳坐下,叹道:“一言难尽,我在水国中遇一丹师,名为任采,此人对水国之内局势尤为熟悉,和几位部族族长也有深交,师弟我从他话中听出,如今各部都在大批购进金铁神兵,凶牙利刃,初时我还不以为意,只是之后见珍王行事不密,不似人主,城中又杀机渐起,是以尽早抽身,幸好允诺我派的印书已经到手。”
  周崇举精神一振,道:“印书到手了,拿来我看。”
  张衍从袖中取出一封金册印书递了上去。
  周崇举接过翻了翻,见上面除了国主印,只有珍王印,却唯独缺了各部族长的印章,便摇摇头,道:“看来师弟所料不差,各部族长与姬九殇貌合神离,内乱在即,否则不会匆匆将这封印书交下,水国一旦内乱,我等必与三泊湖妖再起杀伐,这封印书有等若无,不过我等却可在大义上站住脚,这件事你也算办了个完满。”
  这封印书却是当初夹在那件眩罗道衣之内,一并送到张衍手中的,原本他还有些奇怪对方用意,后来才渐渐明白。
  怕是水国中一些族长并不赞同将莹云贝场分与凕沧派,但姬九殇又正准备扶珍王上位,怕凕沧派在这时翻脸,所以绕过各族长来了这一手,先给凕沧派一个定心丸,待回头收拾了国中事务就不怕有人反对了。
  周崇举放下金册,问道:“我听闻使团在路上曾遭深津涧水妖截杀,苏氏遣了人方才将你们救下,只是此番苏氏却折了一名弟子,可有此事?”
  张衍冷笑一声,道:“苏氏倒是演得一出好戏。”。
  周崇举露出一副早有预料的神情,见张衍并不细说其中详情,他也不再追问,而是拍了拍金册,道:“此书由我去交予掌门,既然师弟你已回转,那不妨去英罗岛青岩照壁那里听道,今日恰是陈长老传授门中飞剑之术,末辈弟子皆可前去听讲,十六年一会,机会难得,你可不能错过了。”
  入门弟子已十六年之期为一辈,此辈并非指的师承关系,而是指入门年资,张衍进入上院一年不到,按这么算的确是“末辈”。
  “传授飞剑之术?”
  张衍神色一动,想起之前沈跃峰在江面上用飞剑杀得罗萧步步后退,几乎不能抵挡,如果不是诸般法宝在手,又借了地利,要对付这个人可是当真极难。
  他早有听闻,东华洲十六大派,唯有五派弟子能在明气期驭使剑丸,而凕沧派就在其中,今日他一回转门中便有人传授飞剑斩杀之术,心中觉得委实应当前去观摩一番。
  又与周崇举说了几句,他便起身告辞,出了渔船后,驾驭飞舟径直奔英罗岛。
  半个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一片四面环山茂树,形如大盆的岛屿。
  岛屿正北方靠山处横卧着一块九十丈高,光滑如镜的巨大青碑,此石面前有一片宽阔平地,此刻人头攒动,一眼望去,怕不有万数之众。
  凕沧派门中长老每隔一年必要开坛讲道,传授诸般玄门妙法,如今正是轮到陈长老讲道,而这位长老却不论是你是否有师承,是否是寒谱出身,只要是末辈弟子,皆可前来听讲。
  到了这里,张衍不敢贸然飞遁,远远便从飞舟上下来,步行来到这片平地上,见每个弟子座下都有一处石墩,如今差不多都坐得是满满当当,只是前方还有两处空位,正想迈步过去,不远处一名女修却站起来,招呼他道:“这位师兄,前方那是云师兄和孟师兄的座位,这边还有空座。”
  张衍一怔,回头一看,见那名女修大约十五六岁,圆脸樱唇,清秀可人,明亮的双目中自有一股天真烂漫之意,见她身侧果真有一处石墩,似是什么人刚刚离去,便走上前去,微笑道:“那就多谢这位师妹了。”
  这名女修此刻见张衍的目光望来,脸上却微微一红,道:“师兄客气了,若是冲撞了几位修为高深的师兄便不好了。”
  此处座位实则是按修为排布,最前面便是明气二重,三重的弟子,接下来便是明气一重,开脉弟子。张衍所练太乙金书杀机暗藏,不是修为高过的他人决计看不出来他的境界,被误以为修为不高也实属是正常。
  张衍坐下后,拱手道:“还未请教师妹名讳?”
  “我名琴楠,不知师兄……”
  女修正想请教张衍名姓,哪知樱唇刚启,却听到一声磬响,悠悠传遍全场,一名道童站出来喊道:“时辰已到,祖师开坛传道,众弟子不得喧哗。”
  所有人立时噤声,凝神看向前方。
  张衍抬眼看去,只见照壁左侧有一处石台,一个阔面长须的老道端坐其上,想必就是那个陈长老,他手中拂尘一挥,随侍在身边一个弟子站了出来。
  这名弟子来到青石照壁前,一点额头,顿时飞出一点白光,一枚剑丸跃入半空,在他身周盘旋飞舞。
  他望了望陈长老,后者缓缓颌首,便转过身来,朝着众人大声道:“此剑法名为正源剑经,今日观后,众弟子不得私相授受,不然定有门规严惩。”
  顿了顿,他又道:“你们且看好了。”
  他骈指一点,白色剑丸如离弦箭矢一般飞去处了三十丈远,然后在空中盘旋飞舞起来,一时间,上下光影穿梭,往来如同百条银鱼嬉水,看得人目眩神迷。
  直到最后,他法诀一掐,道了声:“回!”这枚剑丸又重新回到额头之中。
  一路剑法使完,他朝众弟子拱手为礼,重又回到陈长老身边站好。
  此时,底下众弟子中响起了几声惊呼,原来那近百丈高的青石照壁之上竟如波纹荡漾,现出了一道道剑法轨迹,仔细看去,像有一无影仙人在其中腾挪起舞,竟与刚才那名弟子使用的剑术一般无二,只是放大了数十倍,连其中细微变化也可看得一清二楚。
  这便是凕沧派门中的青岩照壁,只要在此石面前演练一番,能将所使法术和动作映照下来,重现一遍后方得消散。
  众弟子知道机会难得,都是紧紧盯着,怕错过了哪怕一丝一毫的细节。
  张衍也是凝神细看,隐隐若有所悟。
  待照壁上光影一去,陈长老眼皮一搭,似是眯起,拂尘朝着坐在前排一名弟子一点,缓缓道:“冯铭,你可曾看得明白。”
  这名弟子站起,朗声道:“这门剑术精绝高深,以弟子修为见识,只能勉强记下。”
  陈长老点头,手指一点,一点白光飞此人手中,道:“你且上来演练一番。”
  “是!”这弟子接了剑丸,走上前来,面对上万名弟子的目光,却是镇定如常,深吸了一口气,手中剑丸腾起,重新演练起刚才那名剑术。
  张衍小声问道:“此人是谁?”
  琴楠奇怪道:“师兄不认识冯铭冯师兄么?在我辈之中的他可是天资横溢,入门十五载,已是明气三重境的高手了,据说如今已在找寻云砂,凝练玄光之种,可是诸位上师都看好之人呢。”
  说完之后,琴楠红扑扑的脸上满是崇拜之色。
  场上剑光腾起,剑丸在手中翻飞不停,张衍多看了几眼,发现这人天资倒的确不差,虽然这套剑术的大致路数这里人人都能记住,但是其中精巧奥妙之处却不是那么容易做出来的,这人只凭悟性便能模仿出几分来,却也难得了。
  一路飞剑之术使完,冯铭收了剑丸,朝周围拱了拱手,他虽然表面谦恭,但是那眉眼中的傲然之色却是无法掩饰。
  陈长老微微点头,道:“这套正源剑经虽是我派入门飞剑术,但短短时间内,你能演练一遍也不容易了。”他伸手抚须,又道:“前日门中荀师兄练了一套剑丸,乃是星辰精沙所铸,本为十枚,他言过盈则亏,是以分与我一枚剑丸,今日我便以若十日为期,届时再考校尔等,若谁能参悟这剑法一二分的,我便将此物赐下。”
  话说到这里,场上万数弟子眼中皆是激动之色,那冯铭眼中也是一片火热,星辰精沙,那可是元婴以上的修士才能炼制,若是能得到这枚剑丸,此身战力何止翻上数倍。
  陈长老见下方众弟子情绪高昂,他微微一笑,拂尘一甩,霎时间,上万枚白光洒了下去。
  见一点白光到了自己面前,张衍伸手一接,一枚白金剑丸落入手中,却是给自己演练剑术所用。
  他不禁微微一笑,若是比较玄功修为,自己未曾达到第三重完满,毕竟还差了一筹,可若是比试参悟剑技法门,他却是谁也不怕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