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九章 阴阳贝王 玄珠谁主 一
魏朝定州,龙雁泽。
  数日前,张衍和罗萧两人沿着一条名为嵘江的河道潜入了这里,他一身凡俗内气已经全部转变为先天元真,闭气几天几夜也不在话下,在湖床底部摸黑向前,只为避开天上巡守的凕沧派弟子。
  幸而他们一路小心翼翼,再加上所行方向也并不是凕沧派弟子的看守重点,所以让他们成功沿着龙雁泽的边缘转入了一处颇为隐蔽的水域。
  这处水域三面环山,如若从地面行走或天空飞渡,必定会被值守弟子留意到。
  有罗萧心血所引,她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当初留下的记号,拉了拉张衍的衣袖,向下指了指。
  张衍睁眼看去,只见在湖底有一处漏斗状的洞穴,湖水到那里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
  罗萧做了个跟上的手势,当先一头扎了下去,美人蛇的身姿此时在水中更显妙曼无比。
  张衍紧紧尾随其后,身躯才一接近那处漩涡,顿觉一股大力扯着他的身体往下沉去,他放松身体,任由湖水带他到了洞穴底部。
  站稳脚跟后,眼前有一条孔道不知通向哪里,罗萧已经不见了踪影。
  张衍双手贴着洞壁往孔道深处游去,未行多远,身上突的一松,被一股大力往上托了起来,“哗”的一声从水中露头而出,发现已然身处一座空间颇为广大的洞穴之中。
  罗萧正站在不远处一石台上等着他。
  张衍从水中一跃而起,来到了她的身侧,神色却微微一动,转眼一看,发现地上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具白骨,从衣物和装束上来看,倒像是一个修士。
  张衍顿时露出了警惕之色,沉声道:“莫非此处已有人来过?”
  罗萧轻轻一笑,摇头道:“非也,此人乃是我当日所杀。”
  当初罗萧与凕沧派一名玄光期高手交战,两人双双误入这里,一番苦斗后,这人被她斩杀在此,可等她出去的时候,却发现五名凕沧派的弟子正慌忙向外游去,似乎已看到了此处入口的玄机。
  罗萧当即动了杀心,一路追杀他们到了苍梧山的地界,这才被宁冲玄逼到了张衍洞府。
  这具尸身上有价值的东西早已被罗萧拿走,张衍不再留意,他抬头四望,见洞壁上都是蠕蠕而动的灵贝,俱都吸附在洞壁上吞服地脉中的精华,一眼望去,怕不有上万之数。
  罗萧却对这些灵贝视而不见,说了声:“张道友,那贝王就在百丈下的洞窟中,请随我来。”
  整个洞穴呈螺旋状向下延伸,往下走时,扑鼻而来的都是潮气霉味,脚下也高低不平,湿滑难行,两人走走停停,一刻之后,前方再无道路,只有一处宽大的洞穴,周围满布一种玉色发腻的粘液,可是里面却空空如也。
  “咦,奇怪,明明是贝王巢穴,怎会不在此处?”
  罗萧在洞穴中转了几圈,又到贝王的经常栖身的狭小洞窟中看了几眼,从周围残存的真露上可以看出,这当是贝王的巢穴无误,她不禁蹙起了眉毛,道:“难道这是一只阳贝?”
  张衍问道:“罗道友,何谓阳贝?”
  罗萧解释道:“贝分阴阳,阴贝喜静不喜动,虽然能在地穴中穿梭游走,但若是没有强敌临门,轻易不会挪动,而阳贝则不然,性喜迁徙,一处地穴住不上一年半载便会另换一处巢穴,看这外面灵贝只有万余只,想来这只贝王在此已住了有年了。”
  张衍上前摸了摸洞壁上那仿佛如松脂一样半凝固状物体,道:“这便是真露么?”
  罗萧有些意兴阑珊,叹道:“是真露不假,但看这些真露色泽,吞吐出来大约已有一日时光,用于开脉倒是也可,但终究散失了不少精气,还是一刻之内吞吐出来的真露方为最佳。”
  “只有一日么?说明贝王并未走远。”
  张衍说话时无意中一用力,“嗤”的一声,他讶然发现自己的手臂居然从洞壁上的那层厚厚脂膏中穿了过去。
  他目光一闪,退后了两步,看了几眼后,再上前往里试着钻了钻,发现深处并无物体阻挡,他索性一用力,居然整个人都吞入了其中。
  罗萧一直在看着张衍动作,却发现他久久没有出来,不觉面色一紧,唤了一声,道:“张道友?”
  “嗤”的一声轻响,满身粘满了真露脂膏的张衍从里面退了出来,他对着罗萧一笑,道:“罗道友,此洞穴背后看来另有乾坤!”
  就在两人深入地穴时,一只踞云飞舟降到了凕沧派所占据的荧云贝场之上。
  一行六十余人从飞舟上下来后,杜悠取出一块摄牌一挥,就将整座飞舟化为一道方寸大小的小舟,收入了袖中。
  两名在贝场四周负责值守的明气期弟子见状,立刻上来呵道:“来者何人?通上名来!”
  杜悠见这两人语气不善,正要发作,杜博却拉住了他,上前拱手道:“在下杜博,这位是下院大弟子杜悠,特来此地寻贝王开脉,不知两位值守可曾收到掌门谕令?”
  “原来是杜氏子弟。”两个人的神色缓和了许多,其中一人拱手道:“掌门早有吩咐,如你等前来,不必阻拦,如此请两位自便,我等有值守之职在守,就恕不奉陪了。”
  杜博微笑道:“两位请便。”
  看着两人走远,杜悠哼了一声,道:“只是两名明气期的弟子,博叔何必对他们如此客气?”
  杜博笑而不语,杜悠有杜氏在背后撑腰,当然可以横行无忌,而自己却不能如此。
  能不得罪人就尽量不得罪人,谁知道这两个弟子背后又站着谁呢?不过这些道理也无需和杜悠多讲,在他看来,杜悠心性未定,等在修道路上吃多了苦头自然就会所收敛。
  莹云贝场背靠呈环状的餮丽山,前方是浩浩荡荡的龙雁泽,河水支流绕山而行,从天空望去,整个贝场恰似被两者环抱其中,为一片孤陆。
  虽然看起来占地颇广,但其实贝场的洞穴入口却只有一丈大小,杜悠看到时,嘴角不屑撇了撇。
  到了这里,奴仆只能留在外间。
  在进入之前,杜博向洞穴上方无人处恭恭敬敬施了个礼,杜悠看得似懂非懂。
  杜博也不言语,径直入了洞穴,杜悠连忙跟上,他身后两名明气期弟子,十名力士一起跟了上来。
  不多时,眼前视线陡然一开,只见地势向下呈现一个陡坡,两侧是如褶皱般的石纹,前方是一处凹陷盆地,宽达一百余丈,高达十余丈的空间看上去有如一个平放的勺子。
  这里满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灵贝,灿灿晶莹之光忽明忽暗,有如天上星辰闪烁。
  “这就是贝场?”
  杜悠呼吸微微有些粗重,虽然他是世家出身,灵贝对他来说可以说毫不稀罕,可当他面对不下百万数的灵贝共聚一处时,也不免心生震撼。
  “此物虽好,但毕竟不是我等所有。”杜博拍了拍杜悠的脑袋,“待贤侄你日后修为有成,这些灵贝任你予取予求。”
  杜悠认真点了点头,道:“博叔说得是。”他捏紧了拳头,暗想:“终有一日,此地主人必然是我。”
  杜博一笑,负手往洞穴深处走去。
  带领众人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一行人到达了洞穴最底部。
  只是颇为诡异的是,他们寻遍了地穴,竟然不见了那只贝王?
  杜博眉头一皱,抚须暗道:“奇怪,这贝王怎会不在巢穴之中?莫非是只阳贝不成?可贝场如此之大,且与三泊湖妖交战至今已有十数载,绝无可能是阳贝啊。”
  这时,有个力士突然喊了起来:“杜先生,这里有个空穴,不知通向何处。”
  “哦?”杜博两步疾走了过去,将眼前那些碍事的真露拨开,仔细看了两眼,突然神色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呵呵笑了起来,转头对着杜悠说道:“贤侄,如我猜得不错,应是你的机缘到了!”
  杜悠不解道:“博叔何意?”
  杜博却不点破,只是指了指这处穴口,微笑道:“你等随我来就是了。”
  他一低头,当先向空穴中走了去。
  这条通路黑黝黝不知道通向哪里,行了数里之后,杜博突然一举手,示意众人停下。
  他倾听了几声,低声道:“尔等在这里等着,我自去前方看个究竟。”
  他脚不沾地,驾起玄光缓缓逼近前方些许亮光传出的出口,待悄无声息地出了穴口后,发现面前是一处高达十余丈的阔大洞穴,而在下方,他一眼就看到了两只贝王!
  它们俱都只有一尺大小,腹下有一层银白色的软肉,骨壳好似水晶磨打,剔透莹亮,内中血肉脏器清晰可见,予人一种灵动轻盈的感觉。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柔和光线竟然照亮了整个洞穴。
  只是两只贝王此刻却聚在一处低矮的穴口前,从杜博的角度望过去,可以看到内中满是如脂如膏的真露,其中隐隐好像有什么微小的东西在蠕动着。
  “好好好,我所料不差,果然是阴阳双贝交合孕子!”
  杜博盯着两只微微有些不安的贝王,暗自冷笑:“调和阴阳,孕出贝子玄珠,真是好算计!贝子集地脉精华于一身,一旦破珠而出,定能脱去蒙妖之壳,化形成人,再修炼百年,妖族中必又出一大妖!哼,竟然妄想蒙蔽天机,合该你们命中有此一劫!”
  “此珠若我那贤侄吞服下去,必能凝聚出冠绝天下的脉象!”
  杜博不再多看,转身离去,只是心情激荡之下他却没有发现,在对面不远处的洞壁之上,似乎有两个人影一闪而过。
  ……
  ……
  PS:还有一更放明天白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