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2572章 万剑之墓
    又花费一天时间,张若尘等人穿过重重阻碍,终于接近剑山。

    剑山下,是一片广阔的海底平原,立有密密麻麻的墓碑。每一座墓碑前,都插着一个剑鞘。墓碑上有字,可是,早已被海水冲刷得模糊不清。

    这是非常苍凉的画面!

    似乎是在告诉后世之人,曾有一个辉煌的剑道文明,湮灭在这里。

    冥王从墓林中走出来,迎向张若尘,道:“这是剑祖当年为他们立的碑,墓中没有尸骨,只有一柄剑。剑的主人死的时候,尸骨无存。”

    “剑祖曾经来过本源神殿?他们的剑,为何都葬在本源神殿中?剑祖为何为他们立碑?”张若尘心中,生出无数疑问。

    冥王遥指远处的剑山,道:“你若能通过它们的考验,到达剑山下,自然会明白一切,也能得到超乎你想象的好处。此处的机缘,对剑修而言,是至高无上的。哪怕得到一点点,本源神殿之行,也算圆满了!”

    以冥王的眼界,都能给出这样的评价,此处的机缘必定非同小可。

    张若尘道:“以舅舅的修为,竟然取不走这里的机缘?”

    “不是取不走,是取不完。这里的机缘太沉重,我只能承载其中一部分。好了,你去尝试一下吧,若有所得,今后在剑道上,必能走得很远。”

    说完这话,冥王的身体散开,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只是一道神之投影,真身早已离开。

    张若尘向阿乐盯去,道:“要不要一起试一试?”

    “嗯!”

    阿乐从血狼背上跃下,低声向它吩咐了一句,随后与张若尘一起,走入进墓林。

    刚刚踏入墓林。

    “哗!”

    旁边,墓中飞出一道明亮而锐利的光束,是一柄剑,飞到半空,略微停顿了一下,便向张若尘直劈下去。

    张若尘剑意一动,沉渊古剑飞出,斜斩向上。

    “嘭”的一声,双剑碰撞。

    那柄紫青色的剑,犹如执掌在一只无形无影的手中,立即变招,剑尖向下,刺向张若尘的头顶。

    张若尘的目光,投向飞出这柄剑的那座墓的墓碑前方,隔空将墓碑前的剑鞘抓来。

    紫青色的剑,一剑刺下之时,刚好回入剑鞘中。

    张若尘抓住剑柄,将其死死压制,半晌后,紫青色的剑不再挣动,恢复了平静。

    “回去吧!”

    张若尘将它,重新埋入墓中。

    另一头,阿乐也被一柄从墓中飞出的剑攻击,一连接下十剑之后。那柄剑,发出一道高昂的剑鸣声,化为一道虹光,飞向远处的剑山。

    二人继续前行。

    “唰唰。”

    不断有剑,从墓中飞出,向他们发起攻击。

    或是正面猛攻,或是背后刺杀,或是隔空斩魂。

    相同的是,每一柄剑只攻十招,十招之后,自动飞向剑山,与那些围绕剑山飞行的剑雨汇流。

    攻击张若尘的剑,每一柄剑上的力量,都与张若尘相仿。但,每一柄剑施展出来的剑招,不仅招式不同,而且有的精妙绝伦,有的却略显低浅。

    只是在墓林中前行了十分之一的路途,张若尘和阿乐身上都已负伤。

    张若尘想要激发出火神铠甲护体,但是,在这片墓林中,似乎不允许除了剑以外的器皿出现,无论使用圣气催动,还是奥义刺激,火神铠甲一点反应都没有。

    张若尘的肉身恢复能力惊人,身上虽然有血迹,伤口却早已愈合。

    阿乐修炼的是《九转生死决》,生命之力和死亡之力在体内循环运转,生生不息。这点伤势对他而言,自然也算不得什么。

    走过十分之一的路。

    张若尘惊讶的发现,先前飞出剑来攻击他的墓中,有奇异的力量涌出,汇聚到他体内。

    是奥义!

    剑道奥义!

    虽然只有万分之一,可是,却能让剑修的剑道,发生最精妙的蜕变。

    要知道,修炼剑道的神灵,无论剑道造诣有多高,若是没有掌握剑道奥义,是没有资格称为剑神。

    只有掌握了剑道奥义,才能窥视极致的剑道。

    换做修炼剑道的婪婴和缺,若是有人卖给他们万分之一的剑道奥义,他们肯定愿意拿出自己拥有的一切,用来购买。

    阿乐也得到了万分之一的剑道奥义。

    张若尘终于明白冥王的那番话,自言自语的道:“原来如此,本源神殿的宝物再多再好,又怎么比得上万分之一的剑道奥义?”

    二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都含有一去不复返的坚毅之色,继续向前走去。

    接下来的路,变得更加难走。

    攻击他们的剑,不再只蕴含剑招,还带有强大的剑意。甚至偶尔还会出现,两柄剑同时攻击一人的现象。

    走完第二个十分之一的路途,张若尘和阿乐,又得到万分之一的剑道奥义。

    二人身上血迹更多,但是,休息了片刻后,伤势就会痊愈。

    继续前行。

    第三个十分之一的路,攻击他们的剑,不仅剑招精妙,剑意锋锐,还出现了剑魂御剑。当然,这些剑魂,都停留在地剑魂的水平,与张若尘的剑魂强度相当。

    后面的路,越来越难走,幸好走过十分之一,就有短暂的休息时间,用于疗伤。

    而且,每一柄剑,只攻出十招。

    否则的话,以阿乐和张若尘的意志,也早就扛不住。

    这一天,张若尘和阿乐浑身鲜血淋漓的走过了第七个十分之一,精疲力尽的坐下,疗养伤势。

    相对而言,张若尘身上的伤口要少得多。

    阿乐浑身上下,已没有一块完好血肉,如同血泥一般的人形生物。其中一些剑伤,将他的身体刺得对穿,五脏六腑都早已破碎,甚至圣魂都出现损伤。

    说到底,主要还是因为,他修的剑道主攻杀伐,根本不懂得防御。

    攻击就是防御。

    这一点与婪婴有些相像,但,又比婪婴更加极端。

    这样的剑道,固然威力绝伦,往往可以杀死比自己强大的敌人。

    可是,只能算是剑走偏锋,不是剑道的大道正统。

    张若尘的剑道,却是包罗万象,可以与世间的各种道法融为一体,心念一道,剑招已成,可攻可守,无懈可击。

    而且这一路走来,张若尘发现自己在日晷下多年闭关修炼的成果,正在融会贯通,种种招式信手拈来,对剑道的理解,更上一层楼。

    再加上得到了剑道奥义,张若尘有十足的信心,在百枷境修炼出天剑魂。

    “你已得到万分之七的剑道奥义,将来成就,必定不凡,不要再走下去了!”张若尘有些担忧的道。

    阿乐伤得实在是太重,继续强撑下去,张若尘担心他会有陨落的危险。

    接下来的路,必定更加艰险,张若尘自己都没有多大把握,阿乐一旦遇险,他恐怕来不及出手相救。

    阿乐身上的伤势尽愈,目望已在近处的剑山,道:“更凶险的路,我都已经走过。这一条路,我一定要走下去,能走多远,就看造化了!现在,我们得立一个誓言。”

    “什么誓言?”张若尘道。

    阿乐道:“接下来的路,无论我们谁遇到了生死之险,都不能分心去救。若是违誓,在场诸剑共杀之,分尸十万段。”

    阿乐率先立誓,随即,四面八方的墓中,响起密集的剑鸣声,似在回应他的誓言。

    阿乐道:“该你了!”

    张若尘当然明白,阿乐提议立誓的原因。

    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一意孤行,而这样的做法,很有可能会害了张若尘。因为他一旦遇险,张若尘肯定会出手救他。

    到时候,必定是两人皆死的结局。

    张若尘一手指天,立下誓言。

    “唰唰。”

    接下来的路,走得无比艰难,每进一步,二人身上都会添新伤。

    已经不只是一两柄剑在攻击他们,而是数柄,甚至十数柄,同时攻击而来。哪怕张若尘的防御再厉害,依旧被打穿,鲜血飞洒。

    剑上蕴含的剑意、剑魂,还有一些张若尘从未见过的剑道力量,也攻击在身上。

    张若尘炼化过无数增强圣魂的丹药和神之星魂,即便被剑魂斩中,也能硬扛下来。可是,阿乐却没有如此强大的剑魂。

    在走过第九个十分之一,进入第十个十分之一路途的时候,终于,阿乐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生死之险,数十柄剑同时击穿了他的身体。

    除此之外,更有数十道剑魂,向他的圣魂斩去。

    一旦斩中,不用想也知道,必定魂飞魄散。

    阿乐看着迎面斩来的数十道剑魂,眼神淡然无惧,这是自己做出的选择,自然要承认该有的结局。他奋起仅有的余力,艰难的举起剑。

    “阿乐!”

    张若尘身影闪动,出现到他身前,一剑刺出:“葬花!”

    这至强一剑,没能完全击碎那些剑魂。

    依旧有数道剑魂,斩在他们身上,那种痛楚,犹如灵魂被撕裂一般,难受至极。二人都忍不住,发出长啸声。

    阿乐半跪在地上,眼神冷沉,瞪向张若尘。

    张若尘一把抹在脸上,满脸血液晕染而开,道:“区区誓言,岂能约束得了我?即便遭万剑分身,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音未落,整座墓地中,响起密集而又刺耳的剑音。

    “唰!”

    “唰!”

    ……

    数之不尽的剑,从墓中飞出,悬在半空,一道道剑意皆是锁定张若尘。

    以万剑立誓,就得受万剑之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