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战歌之王 > 第十节 林中女巫
    夜深人静的洽赫季斯堡。

    韩乐藏在阳台一角,冷冷地注视着女伯爵的血浴仪式。

    屋子里传来淡淡的血腥味和浓浓的草药味。

    韩乐知道,这是故意在用气味儿大的草药掩盖人血的气息。

    他看着那浑身赤-裸的伊丽莎白在侍女们的服侍下,整个人浸入那血水浴缸里。

    她的表情看上去非常享受。

    悄然间,那四个侍女都离开了。

    主卧室里只剩下了女伯爵一人。

    韩乐没有离开也没有贸然动手。

    他总觉得一切怪怪的。

    这个曲境世界看起来也太简单了一些。

    自从他继承了平荒天师的传承之后,对荒兽曲境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但凡曲境,必然有曲境之魂,也就是战歌的灵魂所在。

    比如男儿当自强里的黄飞鸿,比如箜篌曲境里的余长歌。

    但这个诡异的曲境,别说曲境之魂了,韩乐除了一开始在马车上隐隐约约听到的合唱声,竟然连一点音乐的痕迹都找不到!

    看起来,伊丽莎白应该就是破除曲境的关键所在。

    但韩乐始终没有找到她是曲境之魂的证明。

    单单从这一点出发,他就不能贸然行动。

    他是要想办法破除曲境的,而不是和贝利一样来破案的。

    伊丽莎白到底十步杀人凶手跟他没关系,甚至是不是吸血鬼韩乐都不在乎。

    他只在乎她到底是不是这个曲境的关键灵魂。

    如果不是,自己贸然出手杀了她,会有什么后果?

    韩乐不清楚,所以他不敢冒险行动。

    在经历了这么多曲境世界之后,韩乐之所以敢直接上船出海,多少还是有一些底牌的。

    其中平荒天师的传承占据了大多数。

    再加上,韩乐在刷副本的时候得到了一些意外的惊喜——他发现一旦得到了那些战歌之魂的认可,他的体内就会自动生成一点点的曲境本源。

    这些曲境本源虽然不多,但也足以使用平荒天师的一些小技巧了。

    头文字D和男儿当自强两个曲境世界给韩乐带来了一部分的曲境本源,再加上破除箜篌曲境得到的那一点点,韩乐总算是有一些自己的本源之力了。

    这些本源之力太少,不足以催动诸如“平荒一剑”的大杀招,但却可以无损动用除荒铃。

    唯一的顾虑是,韩乐必须小心谨慎使用除荒铃。

    因为之前的胡乱使用,导致除荒铃上的裂缝太多,随时可能崩坏;这样的神器,韩乐还想着修复呢,他可不想就这么毁在自己手里。

    如果没有什么危机的话,他宁愿一直观察下去。

    只是女伯爵的血浴实在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她本人长得不错是事实,她整个人沐浴在鲜血之中也是事实,但韩乐没有找到任何她是吸血鬼的痕迹。

    “还是再看看。”

    韩乐决定,再观察一阵子就溜。

    又过了一会儿,主卧室里,居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呻-吟声。

    韩乐面色古怪到了极点。

    他往里面看去,但见女伯爵大人人在浴缸里,一手按胸,另外一只手多半是在下面胡乱摸索。

    “不至于吧……”

    “不过想想也是,丈夫常年不在家,寂寞也是正常。”

    韩乐内心暗暗吐槽两句,这种***的场景,他委实看不下去了。

    只是正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女伯爵的一声低语:

    “你躲在那里看了那么久,却还是忍心独自离开吗?”

    韩乐微微一惊,他自觉隐藏的足够好了,却没想到还是被这女人发现了!

    当下他保持沉默。

    那女伯爵施施然从浴缸里走出来,用白色的浴巾擦干了身体,那白皙的皮肤和浴巾上的鲜红色映衬在一起,显得额外诱惑。

    “我之所以遣散那几个侍女,你还看不懂我的意思?”

    “我可爱的小表弟,听说你在伦敦也是情场高手,怎么这么不懂女人的心思?”

    女伯爵笑的很妩媚。

    韩乐看得真切:她用一件干净的白色浴巾围住了下半身,却大大方方地将那美丽的***裸-露在外面。那一头红褐色的头发微微卷起,挂在胸前,显得调皮而性感。

    “草……还有这种事情。”

    韩乐硬着头皮从阳台走了出来,干笑一声,表现的很心虚:

    “我觉得我藏的够好了。”

    女伯爵好奇地打量着韩乐,笑眯眯地说:“藏在阳台多半是个不明智的选择,虽然没有光线,但你的鞋子未免也太明显了些。”

    “告诉我,从未谋面的小表弟,这些都是你从伦敦那儿学到的勾搭贵妇的本事吗?”

    韩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女伯爵却是热情无比地拥吻了上来,她主动抱住韩乐,两人半推半就往床上而去。

    她在韩乐耳旁低声吐气,酥酥麻麻的感觉让韩乐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给姐姐看看,你在伦敦学了什么样的本事……”

    “放心,这是洽赫季斯堡,你不该这么顾虑重重……来吧……”

    “我很喜欢你……”

    韩乐不知不觉间就被脱光了所有衣服。

    那女伯爵的手法竟是出奇的娴熟,一时半会儿就将他的情-欲挑逗了起来。

    事到如今,韩乐只能演戏演到底。

    “如果是吸血鬼的话,一会儿就该动手了吧?”

    他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一身真气,大部分凝聚在皮肤表面。

    他虽然没有精修过硬气功法,但就算近距离被咬,对方应该也破不开他的防御。

    更令他感觉奇怪的是,他没有在伊丽莎白身上感受到任何的力量,第二脑域的本能也没有提醒任何威胁。

    开阔的大床上,两具赤-裸-裸的肉体开始翻滚。

    自始至终,韩乐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和专注度——其实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明明他-娘的在做爱,却搞的在破案一样。

    托九窍打通的福,韩乐可以以真气倾注的方式让小韩乐保持十足的战斗力。

    女伯爵本人倒是非常享受的样子。

    到了最后,她几乎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床上,媚眼如丝地抱着韩乐呻-吟道:

    “我总算明白你的本领了。”

    “答应我……在这儿至少住一个夏天。”

    “我……还要一次……”

    韩乐僵的不行。

    一夜荒唐。

    他是在黎明十分悄然离开女伯爵大人的卧室的。

    两人胡搞了大半夜,啥事儿都没发生,这让韩乐非常蛋疼。

    “妈-的,这什么破曲境,怎么有一种变成女伯爵的面首的感觉?”

    韩乐心中愤怒吐槽。

    床笫之间,韩乐也偶然试探过那浴缸血浴,女伯爵笑着说是她从森林里的女巫那里学到的草药学。

    那是血蓟草,再加上一点点的羊血,每个月按时沐浴,便能青春永驻。

    韩乐将信将疑。

    次日中午,他被叫过去和女伯爵一同用餐。

    伊丽莎白对他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不仅温柔问候,还频频在餐桌上挑逗他。

    下午的时候,她邀请他一同逛花园,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无人的花园里,她愣是又把韩乐榨干了两次。

    伊丽莎白心满意足地离开的时候,韩乐甚至开始怀疑,这个曲境是不是就是用这种手段把人吸干的。

    这传说中的血腥女伯爵根本没有半点吸血鬼的迹象,只是一个寂寞空虚的女人而已。

    到了夜晚,那贝利大侦探再次拜访的时候,韩乐一脸肾虚。

    “和女伯爵亲热的感觉如何?”

    一见面,那贝利大侦探就冷嘲热讽道。

    或许在他看来,两人本是表兄妹的关系,哪怕关系再远,也是***加偷情,多少有些不符合韩乐昨天表现出的热血青年的设定。

    韩乐只是眯着眼睛:“原来下午花园里的那个黑影是你。”

    贝利冷笑一声,没有说什么。

    “跟我来吧。”

    “不知道在看了那些东西之后,你那玩意儿还能硬的起来不。”

    韩乐跟着贝利穿梭在幽暗的城堡里。

    很快的,他们找到了一个向下的入口。

    最终,贝利熟练地打开一座锁死的大门,一股腐臭味扑面而来。

    两人等了一会儿,顺着那楼梯向下。

    那是一个大型的地下空间,似乎是地牢。

    一个个分割开的小房间,生锈的铁栅栏——更恐怖的是,那遍地的尸体和骸骨!

    “附近乡野,经常有失踪的女孩儿,我想,她们大概都在这里吧。”

    贝利面无表情地看着其中一具相对新鲜的尸体说道:

    “她们生前可能受到了非人的对待,你看,这女孩儿被割去了一只***和鼻子。”

    “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伊丽莎白.巴托里,就是女孩失踪案的罪魁祸首,乡间对她的传闻并非虚假,她的确迷上了邪术,想要用处-女的血滋润自己的生命。”

    “明天我就会报告国王,我想,她丈夫的表弟图尔索也不会放过她。”

    韩乐看着那些尸体,若有所思。

    贝利讥讽道:“和杀人犯上床的感觉如何?”

    韩乐笑了笑:“贝利先生,多谢你的用心调查,如果不是你,我还真看不出问题所在。”

    贝利冷笑道:“你当然看不出来那美丽的伯爵夫人的蛇蝎心肠。”

    韩乐摇头道:

    “年轻女性失踪案已经持续了快三年。”

    “这些尸体的年份,你看不出来也就算了。”

    “但是这里存在的大量男性尸骨,你怎么解释?”

    贝利微微一愣。

    韩乐平静道:“如果可以的话,明天一早,请你跟我走一趟。”

    贝利问:“去哪里?”

    韩乐回答:

    “我听说,附近的森林里住着一位女巫,女伯爵的草药学都是跟她学的。”

    “对于那位女巫的身份,我很好奇;而且,我大概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如果你想要知道真相的话,就请跟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