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茗仙传奇 > 第一百五十四章突如其来的消息
    清风拂面。

    此时的道远瘫倒在地,双目中流露出了绝望的色彩。

    天茗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你就是采补李春芳的合欢派邪修吧!没想到你隐藏的倒是挺深!”

    道远沉默不语。

    柴鸿志道:“方才李春芳的残魂已然道出了详情,这道远俗家名字叫姜新河,之前与焦阳健关系极好,但是却暗恋李春芳,李春芳曾跟焦阳健提过,只不过焦阳健不信,没想到这焦阳健的疏忽却是引狼入室,被这姜新河害了性命。”

    天茗看了看道远,叹道:“这人虽死有余辜,但身份特殊,还是交由宗门处理吧!”

    张天行道:“这样吧,我与鸿志现下便带着一人一妖回宗门,你再巡查一日,咱们在宗门会合。”

    天茗道:“嗯,你们先回去吧!如今既然已确定是他俩了,你们将他俩带走,那这宁安城倒是也安宁了不少。”

    张天茗上前将双目无神的道远提起便与提着妖狐的柴鸿志返回了青莲宗。

    天茗暗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夕阳西下,于宁安城巡查了三日的天茗回到了青莲宗,找到了等候天茗的张天行与柴鸿志。

    天茗道:“宗门怎么说?”

    柴鸿志微笑道:“说是这次算咱们表现不错,灵石与宗门贡献点都是三倍的给。”

    天茗道:“那就是能给咱们每人四十五点的宗门贡献点与四十五颗下品灵石?”

    张天行叹了口气,道:“是啊,可惜了我的阵旗因为捉拿道远而受到了损伤,还消耗了那么多材料,亏本了啊!”

    柴鸿志道:“还好啦!不是有四十五点宗门贡献点吗!等到时候将这些宗门贡献点攒起来,就可以去挑选藏经阁挑选秘籍了。”

    张天行道:“要不是为了去藏经阁挑选秘籍,只怕少有人会做任务的。”

    柴鸿志道:“谁说不是呢!”

    天茗道:“那一人一妖最后怎么样了?有没有问出来什么?”

    柴鸿志道:“天法堂已经审出来了,那个道云是合欢派暗中培养混入咱们青莲宗的奸细,将李春芳采补至死完全是因为报复与泄愤,至于那个三尾妖狐却是灵尾妖狐族的一只妖狐,只因机缘巧合之下吃了异果,方才提前化形,并且一举进入到了开光期。如今这一人一妖已然被地刑堂带走了,具体会怎么样那就不好说了!”

    天茗道:“那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了,今晚我做东,我叫上我师兄,咱们一起吃一顿吧!”

    张天行道:“那多破费!”

    天茗道:“那有什么,钱财乃身外之物,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找我师兄,你们先去添香楼,咱们今晚好好吃一顿。”

    夜幕降临,明月渐升。

    添香楼的一间雅阁中。

    天茗四人围坐在方桌前,相谈甚欢。

    “小师弟,你这次完成了巡查任务,我也就放心了。”道宇欣慰道。

    道宇认为天茗这次能与同门一起完成宗门任务,就说明天茗已经具备了完成宗门任务的一定能力,以后却是可以省心不少。

    天茗笑道:“这次主要还是靠我这两位兄弟的帮助,要不是他俩各具异术,我一个人完全找不出真凶的。”

    张天行与柴鸿志俱都一笑,没有多言。

    道宇道:“对了,咱们宗门即将举办新人大赛。”

    天茗吃惊道:“新人大赛?”

    道宇颔首道:“你们也都是进入宗门半年的弟子了,这一次却是举行大赛检验一下众弟子的修习成果!”

    天茗道:“是四峰会武么?二师兄,我感觉咱们丹阳峰与其他三峰会武好吃亏啊!你看看人家玉麟峰法宝众多,我之前的一把长剑还被那玉麟峰的道云所斩断了,多吃亏!”

    “而且那云龙峰的符箓那也是妙用无穷啊!还有那卧虎峰的阵法,我感觉同境界下,我是难以对抗手段层出不穷的他们。”天茗故作苦涩的说道。

    张天行与柴志鸿闻言略有些哭笑不得。

    道宇笑道:“但是你境界高啊!有一得必有一失,人生在世哪能尽如意。”

    天茗轻叹一声。

    道宇道:“这次既有四峰会武,也有各峰单独的考核,像咱们丹阳峰就是比试炼丹,到时候会给参加考核的弟子一张丹方,炼出的品级越高,越受重视,好处越多。”

    张天行道:“那我们卧龙峰呢?”

    道宇道:“卧龙峰是看谁能第一个布阵成功,就算谁胜,而且卧龙峰只取第一人,这也导致了这第一名会被卧龙峰重点培养。”

    柴鸿志道:“那我们云龙峰呢?”

    道宇道:“你们云龙峰是考你们画符,看谁能最先画出所考的灵符,谁就是第一名,你们云龙峰会取前三名的,你如今既然已经能画出‘清明符’,那说明你很有希望进入前三。”

    天茗道:“咱们丹阳峰的考核应该有限制吧?”

    道宇道:“这次考核时长七日,灵材宗门出,但只够炼制七回丹药。”

    天茗理解的点了点头,想了想,道:“好处都是宗门给吗?”

    道宇道:“四峰会武是宗门给奖励,各峰考核是各峰首座给奖励。”

    张天行道:“这次四峰会武什么时候开始啊?”

    道宇笑道:“会在各峰考核结束的三日后召开四峰会武,至于各峰考核会在三日后开始,你们可要做好准备啊!”

    柴鸿志无奈道:“就剩三日了啊!”

    天茗道:“没事,都是新人,要我看这次考核主要还是考天赋,三日对于咱们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

    道宇颔首道:“不错,只要你们根基深,这次不怕拿不到名次,我对你们有信心,你们一定会取得好成绩的。”

    见天茗一副胜券在屋的神情,同时再听闻道宇那鼓舞人心的话语,张天行与柴鸿志不由信心高涨,斗志昂扬。

    饭后,四人各自回到了住处。

    这一顿饭,对于四人来说,都很尽兴。

    道宇为师弟的成长感到欣慰。而天茗三人同样对于自己的能够顺利完成宗门任务而感到高兴。

    皓月当空,长春真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天茗的住处。

    站在屋顶上的背手看着明月的长春真人忽然轻咳一声。

    虽是轻咳,但天茗依旧听的清楚。

    天茗知道这是长春真人告诉他我来了的意思。

    天茗毫不怠慢的飞身出了木屋,恭敬道:“师父。”

    长春真人颔首道:“你师兄告诉你关于新人大赛的事了吧?”

    天茗道:“师兄已然告知我了。”

    长春真人道:“有信心么?”

    天茗朗声道:“有。”这一声气势不凡,却是代表了天茗的决心。

    长春真人满意的略一颔首,道:“好,到时候我看你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