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十七章 北院使
    许易也没想到,事情最终的发酵,超出了他的预计。

    他将灭杀赵副司座一系列案情,汇报给了关宗元前,就整顿好了卷宗。

    目瞪口呆的关宗元,怔怔良久,便让他回去等消息。

    却不料,等来的是三司会审他的消息。

    此次会审的动静极小,因为赵副司座被灭杀的消息,只在高层小范围内传播,但会审的场面确实极大。

    看看出场的人马吧:

    掌纪司三位副司座,尽数出马,甚至许易从未照过面的第一副司座韩学道,掌管司内财政大权的副司座仝破天。

    另有三位来观摩案情的主事。

    清吏司,依旧是副司座徐明远领衔,六位二级星吏,至少也是主事一级。

    计户司,来的人马最多,和两位副司座尽数到位,六道科长尽数到来。

    其余还有各路不知出自何处的人马,胸前绣补明星者居多。

    林林总总,计有三十余人,皆是星吏一级,甚至一级星吏的人数只占了极少数。

    会审的地点,正在仙武崖,那处分属于清吏司。

    许易灭杀赵副司座之案,许易出自掌纪司,赵副司座出自计户司。

    会审的地点,也只好定在清吏司的地头。

    恰好,清吏司也在其中颇有纠葛。

    许易才虽三位主事,进了明厅,行了礼仪,一位红袍老者怒喝一声,“来啊,给我将这狂悖之徒拿下!”

    顿时,两名二级星吏跃上前来,来抓许易,许易微微一晃,避让开来。

    “你敢造反!”

    红袍老者勃然大怒。

    “姜副司座,是您目无圣庭律法吧。你是计户司副司座,不知以何名目,以何权力,使动人来抓捕堂堂圣庭命官!”

    许易直视着红袍老者,冷声说道。

    场上的人头虽众,却尽皆身披官服,单看服饰上的纹路花色,很容易辨别身份。

    况且,场间在座的都是淮西的头面权力人物,他们的资料,方掌事准备的极为细致。

    红袍老者才一出声,许易便认出他来,乃是计户司第一副司座,姜碑铭。

    姜碑铭对自己发飙,在许易的预料之中,毕竟赵副司座是计户司的大佬,无声无息被自己灭杀,还被打为案犯,计户司颜面何曾。

    更何况,一旦赵副司座被定罪,调查必定还将展开,计户司这池浑水,势必彻底被搅翻,届时,不知多少又脏又大的肥鱼被捕上岸来。

    不管从哪方面考虑,姜碑铭对他许某人都不可能会有好感。

    早有盘算,许易应对起来,极为从容。

    姜碑铭的所谓的官威,先声夺人,根本就在许易预料之中。

    面对许易的质问,姜碑铭老脸一红,怒道,“你还知道官律,知道王法,赵廷芳,纵使有罪,也是你定得了的,那是要长老议会通过,才能定案,你竟敢将其私下杀害,好大的胆子!”

    他终于意识到,这个敢杀赵廷芳的,是真没将自己这点威严放在心上。

    “不知道姜副司座这是代表衙门,还是代表个人问我,如果是代表个人,恕下官不能和您谈公事,若是代表衙门,请问是代表的哪个衙门?计户司似乎管不着案子。”

    许易抱拳说道,礼貌周到。

    姜碑铭气得暴跳如雷,却无可奈何,他忽然发现面前立着的这家伙,就是块滚刀肉。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一名红袍中年阔步行了进来,面如冠玉,身材欣长,胸前三颗明星,灼灼逼人。

    “北冥兄安好。”

    “见过北院使。”

    全场顿时分作两种声音,第一种来自诸位副司座,第二种来自副司座以下。

    两种声音才出,许易便认出来人了。

    近卫衙门掌衙院使,北冥。

    近卫衙门乃是府主直属衙门,北冥身为近卫衙门掌衙院使,其地位可想而知。

    虽也只是三级星吏,几乎是三级星吏第一人。

    眼下,北冥到此,足见这件惊天大案,也终于引起了府主的关注。

    北冥对几位副司座,抱拳一礼,又对其余人微微点头,视线在许易脸上停留数息,许易抬手行了个规规矩矩的官礼。

    北冥轻轻点头,掠了过去,行到正中,立在当庭,朗声道,“惊闻惨剧,府主极为关切,特遣北某前来,调查始末。”

    “北冥兄来的正是时候,许易此子极为猖狂,以下犯上,对上官毫无敬意,也只有北冥兄来收拾他。”

    姜碑铭冲北冥抱拳道。

    “姜副司座侮蔑之语,恕下官不敢领受,还请姜副司座举证,下官如何猖狂,又是如何以下犯上。”

    许易冲姜碑铭抱拳说道。

    姜碑铭瞪着许易,双目几要喷火,几次张嘴,却说不出什么。

    许易的确不给他面子,有一句顶两句,可谁叫人家句句都顶在正理上,字字句句都扣着律法,条例,他能如何指摘。

    姜碑铭冷哼一声,“北冥兄瞧瞧,他便是如此与我说话。”

    许易道,“想来按姜副司座的意思,您以不实之词当众侮蔑下官,下官也只有笑脸受着。恕许某没生这份奴颜媚骨!”

    姜碑铭几乎要气疯了,大庭广众,他被许易扫得颜面全无,更悲剧的是,一句话也接不上。

    北冥扫了姜碑铭一眼,递个台阶道,“好了,言归正传,许易,你来说说情况吧。”

    今日的场面,说是三司会审,其实是名不正,言不顺。

    许易堂堂圣庭命官,又不是案犯,谁也无权审他。

    实际上,也只能说是三司汇总,来了解情况。

    既是了解情况,许易想答就答,不想答就不答,弹性极大。

    除非是掌纪司上官亲自动问,要求许易道明案情。

    可掌纪司三位副司座,却无一人愿意去充当这个马前打手。

    归了包堆,许易是掌纪司的人,掌纪司办案,何时需要你计户司和清吏司来搀和。

    如今,北冥领命前来,代表了府主,此间的主动权,自动就转移到了北冥身上。

    显然,府主也知晓此件事事关重大,一个应对不好,便是三司纷争,淮西动荡。

    许易当即将案情陈述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