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努力
    赤城的房间和镇守府其余人的房间格局相似,毕竟一开始只是在原有镇守府的基础上面改建而成。赤城不会单独提要求,图纸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后选房间的时候随意挑选了一个房间,然后就这样了。

    一个房间的好坏主要看布局和风格,像是列克星敦她们的房间大方简约,像是驱逐舰的房间塞满了玩偶,墙壁上面贴着粉色的墙纸,有着可爱温馨的风格。威尔士亲王没有找到之前,她住在宛如宫殿般的房间里面,有着红地毯和水晶吊灯,然而如今她的房间同样普通。

    赤城的房间则有着典型的日式风格,这个风格不是苏顾给她准备的,毕竟单单为她准备显得偏心了一些,这里完全是被齐柏林装修成这个样子。苏顾问过齐柏林为什么这么做,齐柏林只回答了一句“赤城大概喜欢”这样的话,让人感到羞愧。

    事实上齐柏林还想要帮俾斯麦装修房间,只是俾斯麦和她不算亲近,北宅胡乱使用房间,小宅在墙壁上面涂鸦,尤其她还有那么一句“齐柏林阿姨”杀伤力着实有些惊人了些。

    木地板、推门、矮几、榻榻米、米色布艺沙发还有一个被炉。柜台上面放着一只招财猫,窗口挂着两个和式风铃。墙壁上面挂着鲤鱼旗,显得有些不搭,这里齐柏林布置的装饰品,她未必又有多擅长装修。

    苏顾不是常来赤城的房间,最常去的房间是俾斯麦的房间,毕竟小宅在那里嘛。其次是列克星敦她们的房间,拉菲她们的房间偶尔去一下,拉菲闲得没有事情就想要改变房间的布局,她往往都会把苏顾叫过去。大人不好表现自己,太亲近闲得暧昧,但是在小女孩面前,苏顾可以肆无忌惮表现亲昵。

    此时温馨的灯光洒进房间,赤城跪坐在矮几旁边,矮几上面放着一个碟子,上面放着各种面包和点心。猫耳级轻巡洋舰准备的早餐,早上吃不完剩下的面包,基本都会交给赤城处理。虽然按说即便舰娘吃正常的人份量,维持一天的能量消耗就足够了,但是赤城无论如何吃也不够。吃更多单纯因为想吃,反正她有着无底洞一般的胃口。

    苏顾在赤城的房间门口脱下鞋,白袜踩在木地板上面。现在有列克星敦和反击为他准备每天的衣服,不用像是以前那般喜欢黑袜子,即便偶尔几天没有洗同样没有关系。

    “你这里和上次的装修又变得不一样了。”

    赤城吃完一块饼干,双手放在腿上,说道:“提督怎么想到跑我这边来了?”

    “突然想要到你这边看看。”

    “看看就看看……你不用像是我一样跪坐,随意一些盘着腿就可以了。”

    苏顾点头说道:“那好吧。”他真不能不擅长像是赤城那样跪坐,尽管尝试了很多次,努力了很多次,现在跪坐的时间一长双腿依然会发麻。

    “吃点心吗?”

    “不用。”

    苏顾看向房间里面的装修,过去那么长的时间,房间里面的一切都显得圆润起来,他说道:“看起来住了很久的样子,我们过来是什么时候呢?”

    “除夕之前,现在已经小半年了。”嚼嚼,赤城又拿了一个小海苔圆面包。

    巨像在镇守府吃了晚餐,如今不知道和谁在聊天,这缺心眼的姑娘喝了一点酒就显得有些晕晕沉沉,真怀疑她这样在海上航行的话,会不会栽到海里面,镇守府只能够为她准备一间客房。

    苏顾说道:“巨像只是拜托你们回去授课吗?”

    “是啊,听说最近有一批航空母舰回来,她们不是那些学生。百眼巨人号教官教导新人可以,但是教导那些在外面的镇守府和深海舰娘战斗了好多年的舰娘,显然不行。”

    赤城说的事情,这些苏顾倒是清楚。新人提督在学院的时候,会接受最基础的教学,但是有些事情不经过实战没有办法理解。新人出去后,实战的次数多了,很多原本不懂的技巧豁然开朗,但是随之而来还会有更多的疑惑。

    百眼巨人号也是学院的教官,但是大家分工不同,涉及到高深的舰载机技艺,还是需要赤城和齐柏林出马。

    想起齐柏林,让苏顾微微感到有些好笑。齐柏林现在在镇守府待了几个月的时间,稍微有了些心理阴影。现在她只能够在约克城面前说教就是了,甚至约克城偶尔会反驳她,“列克星敦姐姐说应该这么做”,这个时候齐柏林往往没话说。

    苏顾问道:“你当初离职的时候和学院长怎么说的?齐柏林说是来做指导老师吧,现在还没有回去,然后巨像真的就找上门来了。”

    “说了哦,我就说我遇到了我的提督,最好的提督,我和她说了我要跟提督回镇守府结婚,然后她就批了。”

    听到赤城的话,苏顾微微张开嘴,然后咳嗽了一下。想一想赤城过来镇守府后,就从来都没有出去过,当然,这样的话他肯定还是不信。

    “即便假的,也要戴一枚戒指回去。”赤城这样说着,她自己先笑了起来,连忙伸手挡在脸前,广袖将双眼之下脸庞全部都遮住,随后再伸开手,她一张脸都恢复了娴静的模样。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过去?”

    “过几天吧。”

    “说起来,埃克塞特的姐姐没有过来,加贺也没有一点消息吗?”

    赤城露出哀伤的表情,女人都是狐狸精,赤城变脸一秒钟的时候都没有花,她说道:“没有,一封信都没有寄回来,感觉她抛弃掉我了。”

    说完,赤城头歪了歪,说道:“加贺喜欢古代文化,总是喜欢找一些旧世界的小说来看。旧世界很多的东西都没有流传下来,但是还是很多东西保留了下来。加贺在世界各地旅行,想要找找有没有过去的一些书籍,隐藏在什么地方。以前的时候,有一次她在一家小书店发现了一本旧世界的小说,视若珍宝,那个时候就开始想要四处走走。她很强,其实不需要担心她,她想要回来就会回来。”

    “我想起她找到的那本书,提督看过源氏物语吗?”

    苏顾换了一个坐姿,心想,源氏物语自己没有看过,源君倒是看过了,喜欢姑姑。

    苏顾摇头说道:“没有,那你看过吗?”

    “我对那些东西没有兴趣。”

    “说起古代,我想起一个笑话。古代的时候结婚不是自由恋爱,一般都有媒婆。媒婆带着男方上门,女方看了,如果不喜欢,会说孩儿还小,如果喜欢了,那么就会说但凭爹娘做主……”

    苏顾说完,赤城没有一点表示。这个笑话不好笑吗?苏顾稍有疑惑,赤城缓慢说道:“我们舰娘也是一样,在苏醒之前都不知道提督长得什么样子,性格又是什么。”

    苏顾想起威尔士亲王,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要上我,你居然是这样的提督。他说道:“那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将要唤醒的舰娘是什么样子?”

    “人类总是比舰娘要狠心一些。虽然抛弃舰娘的人不多,寥寥可数。忽视舰娘感情的人不少,比如说是我面前就有一个。”

    苏顾伸手摸鼻子,赤城看向他,眼神清澈,说道:“提督,我喜欢你。”

    漆黑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从和服趟开领口能够看到精致的锁骨,随着她的胸口起伏,苏顾莫名生出一个想法,赤城的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最多有绷带。

    苏顾没有说话,赤城说道:“不用在意我的话,那只是表达我的想法罢了,提督不需要回应……只是如果提督不答应的话,换做是加贺喜欢的古代文化,我是不是要投河自尽了?”

    苏顾肩膀耷拉下来,赤城笑着说道:“提督,吃定你了。”

    为什么感觉给戒指不是爱情的表示,反而像是在给舰娘发奖励。把一大堆舰娘都肝到满好感,谁在活动中斩杀了敌人,谁带队出了稀有舰。来,给你戒指,真是好奇妙的感觉。现在感觉也是一样。

    不久后,赤城说道:“提督还是把戒指留给加贺吧。”

    你的意思是说,那一枚戒指只能给加贺?苏顾说道:“这不是你给我的那一枚。”

    “那我收下了,提督要不要晚上留宿在这里?”

    苏顾一副无力的模样:“感觉好人渣。”

    在第二天的时候,苏顾陪着赤城去了学院,同行的人有齐柏林、巨像和北宅。巨像在晚饭的时候喝醉,毫不客气在镇守府留宿了一夜。北宅是听说了大家要去川秀,然后死皮赖脸跟着上来。川秀啦,花花世界,想要买什么东西就买什么东西,想要买什么本子就买什么本子。

    川秀不远,开游艇过去就可以了。在游艇上面苏顾有些别扭,他被齐柏林的视线盯着有些发麻,主要是因为齐柏林看到了赤城手指上面的戒指了。

    回到川秀,苏顾原本的房间早就已经被退掉了,现在大家计划住在赤城在学院里面的房间。

    随后大家穿过学院,走过一片林子,找到小楼,再推开门。赤城的房间里面布满了灰尘,尽管窗户都关好了,门也关好了。小半年时间没有回来的房子,缺少人气的存在看起来有一些破败。苏顾花了半天的时间将房间整理干净,地板拖了一遍,窗户擦一遍。

    赤城和齐柏林回来是为了授课,她们提前去学院里面报告。苏顾此行过来,当然不是真要教大家怎么诱拐舰娘,主要回来看看同学。赤城和齐柏林出去了,苏顾带着北宅到处走,中午的时候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电影院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当然是买情侣座了。

    看完电影,带着北宅到学院里面,想要找找同学,他在学院教学楼面前看到好多人,然后又看到作为学院老师的林笛,苏顾说起自己过来的目的。

    林笛指着前面的人群,说道:“那些人都是老提督,那个是珠峰镇守府的提督,旁边是他的舰娘。”

    “那是凤翔号。”

    “那是追赶者。”

    “那是苍龙号。”

    “那个提督最厉害。”

    苏顾说道:“光头那个?”

    人群中一个人尤为瞩目,他穿着提督服,肩膀上面的金星显示他军衔不低。虽然相貌相当的英俊,然而看起来精力不足的样子,年轻三十多岁吧,反正不超过四十。一颗亮堂堂的光头,显得他鹤立鸡群。

    林笛说道:“那个提督,相当励志。以前的时候过得很惨,只有驱逐舰,但是他从来都不屈服,他这个人你稍微打听一下就能够知道了。以前的时候喜欢每天待在图书馆里面,你应该清楚很多的资源隐藏在大海中,他到处翻阅资源,想要找到无数次大海战的发生地点,然后带着自己的舰娘去寻找资源。一般镇守府的资源都是由舰娘总部发放,或者远征,但是他不同,他总是在四处寻找资源。因为深海舰娘也是从钢铁的记忆和历史中诞生,拥有资源的海域往往还有着深海舰娘。他带着舰娘过去抢夺那些资源,很多人说他在偷钢偷铝。”

    “你别看他那个样子,他就是比你大一些,最多就是二十五六岁吧。而且他为了锻炼自己的舰娘,到处演习,或者是锻炼计划。这样高强度的锻炼,舰娘不乐意呀,于是他跟着一起锻炼,意思是说我和你一起努力了。白天锻炼,晚上翻阅资源。你和他相比,差多了。”

    苏顾说道:“那么他……”

    “他以前的时候有一头秀发,现在……嗯,虽然秃了,但是强了呀,强了就好了。”

    “这,厉害,我辈不如。”

    苏顾感慨自己不够努力,另一边,川秀的码头,一艘客船在这个时候靠岸。铁锚扔进海里面,缆绳扔到岸上,有水手把缆绳栓在揽桩上面。

    码头上面很多原本等待在那里的人,有些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某某某公司,他们是公司过来迎接重要客人的员工。也有很多居住在这里的普通人,他们等待自己的亲戚朋友过来,有些为了工作,有些为了旅游。

    客船上面的旅客开始下船,人流渐渐减少,一个戴着宽檐帽的金发女性一只手提着皮箱,另外一只手拉着一个小女孩的手臂。

    “空想你不要乱跑,沃克兰你看着空想一些。圣女贞德,我们的东西都带上了吧……好了,絮库夫拉着我的手,我们准备下船了。”

    “川秀看起来还真是繁华,巨大的港口,各种客船和货船。”

    “毕竟是新兴的城市,百年不到的时间,一切都在飞速发展。”

    “下午了,先找家旅馆住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