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灵异 > 死亡档案袋 > 第一百六十六章,磨盘山脚
    拉尔部落似乎很平静,又似乎不平静,等待黎明的到来,等待拉尔人的胜利回来吧。

    在别离之时,拉尔酋长和长老都出来送他们,拉尔人都很兴奋,似乎这就是原本他们渴望了许久的战斗一样的。

    酋长之子与长老座下的拉尔人都拥有特殊的使命,他们更是斗气十足的,而肖安一等人只是坚毅的交换着眼神,然后全部人就出发了。

    这次拉尔安排了十多个拉尔人与肖安们同道,其中包括着拉尔酋长之子,还有就是由拉尔长老培养的人一路,那是拉尔人的智囊所在,一切以酋长之子为中心,只听酋长之子的。

    里面的白扎哈可以说是他的大哥,其实整个团体此时看来,最大的就是白扎哈,而白扎哈绝大多数听肖安的,还有就是那个拉尔长老培养的人的,此刻那个的位置代替了百科全书的周卯寅,找到当年封印的之地的人只有他,所以他对于这个团体非常重要。

    肖安先熟悉了拉尔长老安排的人,给酋长之子打了一个照面,然后就直接与拉尔长老的安排者交谈起来。

    其实肖安是为了和他熟悉起来,不过说实在的,交谈还是很困难,原本的他们就是拉尔部落的人,有自己的语言,所以偶尔肖安说的一些东西,那个人左右晃头的有些搞不清楚。

    肖安放弃了他能全部听懂自己的话的意思,看来只有让白扎哈转达他的意思才是了,不然还真没法交流。

    肖安不得不叹气,虽然眼看这支队伍此时还有些庞大,但是根本不能拧在一起,这样是团体的困难所在,所以这一路还是挺困难的。

    “白族长,望这个样子,我们何时才能到啊?不是说我们已经很接近磨盘山地带了吗?”

    肖安有些疑问着,停了一下脚步,抬头望着,看看这个位置的方向。

    白扎哈停下脚步,然后由拉尔人带路,等与肖安同步的时候,他指着前面说道,

    “前面不远处的山脚就是磨盘山的山脚,只要我们再走一会儿就可以看见一些尸体了,那就是当年战斗留下的尸骨,很多都尸骨未寒,所以趁我们还没到之前,给你两个说一下禁忌。”

    黄波已经许久不说话,这时候好像有些唏嘘的说道,

    “难道就是李定国最后一场胜仗的地方磨盘山,而那些尸骨就是一直著名的磨盘山战役留下的尸骨吗?”

    肖安望着白扎哈,白扎哈某些莫名的说道,

    “听黄先生的话,什么磨盘山战不战役我不知道,不过他最后一场胜仗的确就是这里,因为他想泯灭拉尔部落,这里成了他不败之地的最后一处是没错的,这么说李定国对外界来说还有有些影响力的?”

    其实没有多少影响力,关于他的传说很多,很多个版本,而绝大多数只是知道一些大概而已,黄波之所以知道,也是路上听周卯寅说的而已,而喜欢研究这些的人,就是一些历史学者,还有周卯寅这种对万事万物感兴趣的人,不过话说回来肖安有耳闻的。

    并且当年肖安也知道关于这里的一个故事,只不过这个故事就不讲了,太长,很多也是无中生有的,肖安此刻已经不在意,反正自己已经到这个地方了,没有什么想的。

    “关于李定国的传说,我们的确听闻了不少,现在来到这个地方,果然让人震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这个磨盘山地带也算是地势险峻,想来也许当时的李定国也是根据太多的地势取得胜利吧!”

    肖安这样说着,意味深长的望着正前方,其实路过了拉尔部落,然后的路就不是特别好走了,虽然苍穹之下的拉尔以下地势还好,而亲自走过来,只有肖安们知道其中的崎岖。

    有句话叫作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个一直下来磨盘山的路也很有这种感觉。

    白扎哈边走边说道,

    “这个还真有肖先生说的意思,李定国占据这些地方,自然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的了解,利用地势与敌人周旋,然后把他们一举歼灭在这个地方,这个有一部分的功劳是地势,而绝大多数来自李定国的恶魔力量。”

    提到恶魔的力量,肖安眉头微微挑了一下,然后疑问道,

    “这个与恶魔的力量也有关系的?”

    白扎哈不加思索,好像这场战役就是他亲眼看到的一眼,慢慢说道,

    “那不是什么,百余人周旋人家上千余人在这个地方,再怎么说普通人一百人怎么敌得过千人的大军,不是恶魔的力量是什么,即便根据地形,可是那也是无法想象的,拉尔部落的人都没有这种能力了,更何况来自远方与原始森林没有多少接触的人,说来也不会相信吧,可是他就是大捷了。”

    肖安不否认的点头,这场磨盘山之战可是李定国最为出名的战役,所以肖安知道,而这场仗义真的如那些书籍记载的那般,还是说真的借助了恶魔的力量呢?

    “这个的确如此,不可否认,只不过当时不知道他们到底多少人,拉尔部落与捧月村也对这种很了解,所以对于这种只能想象还有去猜测一下。”

    白扎哈点头,

    “其实这个李定国如果不是恶魔的话,那他这种战绩的确让人感觉很震惊,只不过是恶魔,依靠这种邪恶的力量的话,即便怎么正义的战斗,最后他都将会被恶魔吞噬,而化作邪恶。”

    “也许吧!”

    肖安只能这般的回答白扎哈,不过满眼的这磨盘山,他的确很想知道磨盘山当时的金戈铁马,只不过时过境迁了,这一切现在都已经成就了尸骸和历史数据。

    “对了,我们只是路过磨盘山山脚而已,所以到时候我们有个忌讳就是,我们不要停下脚步来,不论看到什么,或者发生什么,记住一直往前走。”

    肖安个黄波都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何这般,但是这是忌讳就听吧,白扎哈的语气还颇有半夜三更别回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