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灵神话 > 第三章 天若有情
    此时的迷雾森林并没有迷雾笼罩,一道流光从天而降,滑落在地,却无人知晓。
  

  
    叶逍伸手拿起地上的篮兜子,背在身上,还好再次回到幻世,是回到离开幻世时的地方,药草还在,但愿那个梦,不是真实的梦。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却在袖子里摸到了林四给他的那柄匕首,还有姥姥写下的那封举荐信,叶逍疑惑的想,如果离开幻世,那幻世里的东西肯定是带不出去的!但为何回到幻世,还有离开前的东西呢?
  

  
    叶逍索性就没有继续去纠结为什么,而是一刻也没有耽搁,快速的向前跑去,掠过茂密的丛林,后方上空还飞着一只透明的紫貂狼,一路追着叶逍,就像是叶逍拉着一根绳子,绑着紫貂狼当风筝放一样。
  

  
    飞行中的紫貂狼表示,他也不想跟着叶逍,只是他现在虚弱的很,他需要叶逍的精血,而且从跟叶逍离开灵境,重新回灵境以后,在他的神魂之中,似乎多了一道来自叶逍的神魂烙印,这是他最搞不懂的事情。
  

  
    紫貂狼一直跟随着,叶逍却是不知道的,在叶逍的心里,想的全部都是尽快赶回去,他要去阻止灾难的发生。
  

  
    还没跑到便已先闻到一股焦味,空中还飘落着些许灰烬,叶逍的心瞬间都紧绷了起来。
  

  
    果然,等叶逍赶到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尽是焚烧后留下的废墟,虽然已经看不到火苗的燃烧了,但有些树枝上还是冒着丝丝白烟,正述说着这场大火的痕迹。
  

  
    叶逍喘息着,伸手摘下背后的篮兜子,随意扔在一边的地上,这药草,已经完全没有用处了,背在身上,只会给他带来负重。
  

  
    叶逍一步一步的走着,环顾着周围的一切,步伐很慢似乎正走在一道煎熬之中,那是一道来自心底的煎熬。
  

  
    晚了么?一切都晚了!那个梦果然是真的,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丫丫?对,找丫丫!
  

  
    此时的叶逍已经奔跑的很累很累了,但想到了丫丫,他还是拖着身躯,快速的向那间木屋跑去。
  

  
    木屋已经踏了,残亘断瓦中,叶逍一头扎了进去,发疯似的用手去挖掘那些废墟,一些燃烧后的木头还带着余温,但叶逍已经没有心思去感受了。
  

  
    抓起焦木就向后扔去,心底只剩下了一个人的名字,丫丫!
  

  
    丫丫,真的在那片火海中,活生生的被烧死了嘛?
  

  
    叶逍不知道,他不敢想,他唯有不停的挖掘着废墟,越挖越深,而越里边的焦木,残留的余温则是越高。
  

  
    一旁的紫貂狼,依旧只是静静的看着,而心里微微叹息着说:选定之人,你已放弃了你自己特殊的身份,这一切的后果都是你一手造成的,若是你不浪费我的力量,或许我还能帮你些什么,但现在,抱歉,我什么做不到!
  

  
    心中有个方向,那是梦里丫丫蹲着的角落,叶逍便朝着那个方向不知疲倦的的翻着残亘断瓦,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脑海中只剩下了丫丫的名字,似乎这样做,就能让他自己好受些。
  

  
    一片废墟之中,一位男孩顾自埋头翻找着焦木,青涩的脸庞已经沾满了焦木的黑色痕迹,最可怕的是他的那双手,似乎已经被余温很高的焦木烫伤了,甚至已经被划破,血迹累累,触目惊心。
  

  
    但没有人去拦住他,亦没有人劝慰他,甚至是一旁的紫貂狼,也对此袖手旁观。
  

  
    可叶逍就像是感觉不到那双手的疼痛一般,在翻开一块大的焦木之后,叶逍便停了下来,就这个位置了,梦里丫丫就是蹲在这个位置的。
  

  
    用手背去抹去额头上的冷汗,但却越抹越黑,手心传来的疼痛,都已经让叶逍疼的出了冷汗,但叶逍没有在乎。
  

  
    伸手抹去灰烬,一点一点向下挖去,灰烬之中,忽然显现出一道亮痕,好似一面玻璃,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玻璃专属的晶莹。
  

  
    叶逍猛的抓起来,捧在手心,抹去瓶子上的黑色痕迹,这,这是丫丫的许愿瓶?
  

  
    脑海中依稀回忆起与丫丫的那些画面。
  

  
    丫丫拿着脖子上的小瓶子说:“这是丫丫的许愿瓶!”
  

  
    “许愿瓶?是什么?许愿用的吗?”
  

  
    丫丫点点头:“这个许愿瓶里有丫丫的心愿,是给丫丫的娘亲准备的。”
  

  
    “那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可以呀!”
  

  
    “我可以打开看看嘛?”
  

  
    丫丫立刻抢回许愿瓶,攥在手心,一脸警惕的说:“不行!许愿瓶之所以叫许愿瓶,就是不能打开看,打开了就不灵了,丫丫的许愿瓶只给娘亲看。”
  

  
    “小气,不看就不看。”
  

  
    丫丫见叶逍生气,眼睛慢慢湿润起来,委屈的说:“这个里面是丫丫的心愿,叶哥哥你别怪我好不好。”
  

  
    “不怪你,不怪你,叶哥哥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
  

  
    手,颤抖了起来,丫丫!你真的死在这场大火之中了么?
  

  
    梦,是真实的,丫丫走了,在这大火之中,只留下了丫丫成天带着的许愿瓶!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吗?如果自己当初不离开幻世日,如果自己那拿着药草赶回去,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了。
  

  
    悔意,自责,瞬间就充斥着叶逍的心灵!
  

  
    梦境中,丫丫在火海中的煎熬,叶逍是历历在目,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或许这就是叶逍的性格,虽然年幼无知,虽然懦弱无为,虽然贪生怕死,但他不喜欢欠任何人,更不喜欢有心理上的亏欠,叶逍曾答应过林四,要好好守护丫丫与姥姥的,这次是他失言了,这是他亏欠丫丫、林四还有姥姥的,对,是亏欠!
  

  
    是的,这一切,叶逍认为是因他而起,如果不是他认为这场游戏只是数据,如果不是他逃回现实,瘟疫或许就有救了,现在这一切的厄运也就不会降临在这些难民的身上,叶逍觉得对丫丫还有一种愧疚,对,就是愧疚!
  

  
    后悔自责之余,他甚至有些怜惜丫丫,但又有谁曾怜惜过他自己呢?
  

  
    他只是一个懵懂少年,本应有一段天真无邪的青葱岁月,但他却被命运一直囚禁在那永无天日的深渊,命运的不公,让一个怪病困扰了他一生,这些年,除了小姨与罗医生谁又曾可怜过他?
  

  
    叶逍猛的将许愿瓶紧紧握在手心,眼中透着坚毅的光芒,事已至此,显然已经回不去了,纵使悲伤后悔,但他还要去做几件重要的事情,权当是对亏欠丫丫与姥姥他们的弥补,亦是为他自己的过错而负责。
  

  
    一件是梦中的那些士兵,真的是来自洛城的吗?他一定要去查出来,尽管洛城现在已经封城进不去,但他一定尽他所能,去调查清楚。
  

  
    至于另一件事,那就是灵都,那个叫秦雪瑶的女人,似乎她就是丫丫的娘亲,叶逍要将这许愿瓶,亲手交给丫丫的娘亲,实现丫丫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