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灵神话 > 第十一章 从天而降
    李一程的话,打乱了李晓峰的思绪!
  

  
    是啊!沙狼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开张了!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要叫弟兄们都跟着他饿肚子?
  

  
    但面对这些难民,李晓峰心底还是有些不忍下手!
  

  
    李一程骑着马,来到李晓峰的前方说:“大哥,我知道你是在可怜他们,但是大哥,当初又有谁可怜过我们呢?”
  

  
    李一程没有停下,继续说着,只是情绪越发激动:“是他们吗?大哥,你记得吗?记得那时候他们眼底的唾弃、厌恶和谩骂吗?那是一种犹如利剑狠狠插入心间的痛!”
  

  
    “大哥!你说,这些人值得你去同情吗?”
  

  
    “世间冷眼,你我都已尝尽,你比谁都应该清楚,这个世界,弱者!注定是被支配的!”
  

  
    李晓峰心里所有的挣扎,和不知如何抉择的犹豫,被李一程一说,便狠狠的遏制住了心底那份薄弱的善意!
  

  
    身后的许南,没有在乎李一程说得如何激奋,只是对着李晓峰说了一句:“李晓峰,你决定好了吗?”
  

  
    李晓峰摸了抹光滑的头,扭头说道:“许疯子,如果我今日对这些难民下手,你会不会觉得...”
  

  
    话还没说完,便被许南打断了:“不会,不管你李晓峰做什么,我许南都会追随!”
  

  
    李晓峰顿时狂妄大笑起来:“哈哈~!好!”
  

  
    接着,便大声对着难民的马车队伍喊:“听着,我李晓峰既然是马贼沙狼的首领,手底下几百号兄弟要吃要喝要生活,今日对你们雪上加霜,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我李晓峰也不会做得太绝,该留的生机,还是会给你们留的!识相的就乖乖配合!不然就不要怪我李晓峰做事太绝了!”
  

  
    “白赋,这件事你去办!但切记给人留一线!”
  

  
    白赋接到老大的命令,立马说道:“峰,峰哥你放心,我一定办得妥妥的!”
  

  
    说完便带着人进入难民的马车队伍收刮财物!快速的卷起袖子,挥舞着手里的长刀喊:“都给老子听好了,所有人都下马车,自觉点排队挨个交出值钱的东西!”
  

  
    发生这么大的动静,熟睡中的丫丫早就被吵醒了,不过一时还有些睡意朦胧,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紧紧抓着木头叔叔的衣襟!
  

  
    林四抱着丫丫,看着丫丫迷茫的眼神,心底一软,安慰道:“没事的,有四叔在!”
  

  
    将头重新靠在林四的胸口,耳边传来林四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心底莫名的平静下来!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便扬起一道浅浅的微笑!
  

  
    从小,木头叔叔就为她遮风挡雨,只要有他在,就算是天塌了,丫丫也会觉得心安!
  

  
    而叶逍,却是吞了吞口水,在纠结着一个问题,如果没有钱财,会怎么办?但愿他们不会欺负一个十六岁的小孩!
  

  
    人们开始一个个下了马车,无奈的交出了自己的钱财,但好在,那个叫白赋的马贼并没有拿走全部!
  

  
    浩瀚的星空忽然落下一道光芒!却没有一人看到!
  

  
    直到光芒即将落地,忽然听到有人激昂的喊:“天,天神显灵了!快看!”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一起,即便是细小的光芒,在这黑夜中也是异常明显的!
  

  
    光芒恰似一道流光,从天而降,划落在地面!
  

  
    此时的丫丫也兴奋起来,这就是流光,白天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过了,没想着现在居然有幸能这么近距离的亲眼见证天神的降落!
  

  
    光芒散尽,显现出一位青衣少年,年纪和叶逍差不多大!青衣少年一落地,睁开眼看见的居然是一片人跪倒在地,呼唤着:“天神显灵了!”
  

  
    青衣少年,咧嘴一笑,笑的很是灿烂:“妙极!妙极!”
  

  
    “哈哈,原来老子这么牛X!我怎么现在才发现呢?”
  

  
    这时的场面,除了马贼那四人和叶逍几个没有跪下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迎接他们口中呼喊着的天神!
  

  
    青衣少年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仰头对着天空说道:“姜哥!你果然没骗我!这幻世真的不错!珠爷喜欢!以后就在幻世冲全服第一了!”
  

  
    叶逍一听,顿时无语,感情这货不是什么天神,而是和自己一样,是个玩家,而自己则是见证了玩家进入幻世的方式而已!
  

  
    化作流光从天而降,这幻世真会玩!原来白天丫丫问的那道流光,应该就是自己进入幻世的时候所产生的!
  

  
    而李晓峰几个,也是一阵目瞪口呆!李晓峰扭头,看着许南说:“你见过天神么?”
  

  
    许南摇头:“没有,但如果这二货是天神,打死我也不信!”
  

  
    许南的话,正好传入了自嗨得起劲的青衣人耳中,笑容立刻僵硬了下来,冷冷的看着许南!
  

  
    这一刻,一种无形的气质从青衣少年身上散发出来,开玩笑,堂堂的冲榜之王珠爷居然被人说是二货,这如何了得!这如何能忍?
  

  
    珠爷冷冷的说:“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但许南的声音更冷:“不知!”
  

  
    珠爷继续问:“那你经历过绝望吗?”
  

  
    许南摇头,不语!
  

  
    珠爷:“听着!劳资叫珠爷!外号冲榜王!劳资玩过的游戏,冲的榜,分分钟就能砸死你!现在知道死字怎么写了没?知道绝望是什么感受了吗?”
  

  
    珠爷?冲榜王?叶逍忽然想起了这号人,在仙途的老区,等级排行第一的就是他,玩过许多游戏,只有一个冲榜的嗜好!但更多的是从东城的口中听说的,貌似东城和他也很熟!
  

  
    叶逍有些犹豫,这位冲榜王刚进入幻世,现在还搞不清形势,要不要帮他一下,省得到时候多了不必要的麻烦?
  

  
    许南似乎觉得有些听不下去了,不耐烦的开口反问:“那你经历过绝望吗?”
  

  
    珠爷一愣,因为他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冷风直面而来,下一刻,许南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他举在半空中!
  

  
    许南淡淡的开口:“回答我!”
  

  
    珠爷胡乱瞪着脚,双手紧紧抓住许南的手背,感受着剧烈的疼痛感,脑海中瞬间浮现一道念头,MD,似乎踢到铁板了!
  

  
    艰难的开口:“没,没有!”
  

  
    许南依旧是冷冷的说:“那我让你经历一下绝望!如何?”
  

  
    掌心的力道愈来愈重,珠爷愈加难以呼吸:“别!咋们,有话,好好,说!”
  

  
    许南将珠爷移到身前,凑在他耳边说:“下辈子!记得低调做人!我最受不了别人在我眼前啰哩吧嗦,更受不了有人在我面前指着我说死!”
  

  
    珠爷把心一横,人家都这样踩脸了,反正里外都是死,大不了死了重新进游戏,怕什么!
  

  
    有些事,咱不能输了气势不是,输人不输阵,放狠话谁不会!
  

  
    艰难的说:“你,等着!将来,有一天,会有,一个,叫,珠爷,的人!将你!狠狠的,踩在脚下!”
  

  
    许南笑了:“是吗?这些话,你还是下去和冥王说吧!”
  

  
    眩晕感不断的袭上脑海,眼里尽是无边的黑暗!要死了么?等着!将来有一天,定要让你看到我珠爷的强大!
  

  
    叶逍呆呆的看着珠爷被许南扔到一边,许南拍拍手,冷冷的说:“哧!这就是天神?”转身化作一道幻影回到马上!
  

  
    起初以为会得救的人们,见他们口中的天神被活活掐晕了过去,刚升起的希望又狠狠的落在心底,碎了满地!
  

  
    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仅仅几句话的功夫,珠爷便已经被许南活活掐晕了过去,不知死活!
  

  
    甚至快到叶逍还在犹豫之中,这场闹剧便已经结束了!
  

  
    忽然,叶逍想起哪个美女天使曾说过,在幻世里,死亡是没有复活的机会的,但是可以重新进入幻世!
  

  
    那是不是就是说,只要死了,就可以回到现实?
  

  
    此刻,现实里一间别墅中,珠爷猛的摘下头盔,剧烈的咳嗽着,怎么回事?他不是进入了幻世么?怎么又出来了?
  

  
    难道是幻世的服务器爆满了嘛?哎,都是逗比姜哥,非要在今天聚会,说什么为了部落,重聚幻世!错过了第一时间进入幻世的良机!要知道抢先一步进入游戏可是决定了冲榜的关键机会!
  

  
    好不容易呼吸稳定了下来,摸着还有些疼痛的脖子,那刚才剧烈的疼痛又是怎么回事?就像是缺氧了一样?
  

  
    不行,肯定是这游戏头盔有问题,算了,今晚还是不玩了,明天去找姜哥问问这游戏头盔是怎么回事吧!
  

  
    再说幻世里的叶逍,此刻脑海中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死了!就可以出去了!
  

  
    离开幻世的念头,就像是一个催化的魔音,不断的在叶逍的脑海里滋长发芽!
  

  
    “快点!别墨迹,再墨迹赏你个刀柄吃吃!”
  

  
    耳边传来白赋催促的声音,才让叶逍回过神来,立马吓出一身冷汗,刚才怎么会有那种念头呢?万一死了,回不到现实怎么办?叶逍越想越心有余悸!
  

  
    随着人群的走动,很快就轮到叶逍和林四他们几个人了!
  

  
    白赋将长刀着地,单手转着长刀不断的把玩着,另一只手则搭在另一个小弟身上,大部分的重心都是由小弟承受着!
  

  
    嘴里则不断的催促着:“老实点!交钱走人!”
  

  
    林四单手抱着丫丫,从腰间解下一个钱袋子,交给一旁的小弟!
  

  
    白赋眼尖,立马推开小弟,盯着丫丫脖子上挂着的小饰品欣赏了起来!
  

  
    “好看,要是送给花儿!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丫丫被白赋看得有些害怕,抓着林四的衣襟更紧了!
  

  
    白赋上前一步,凑近了点距离,笑嘻嘻的指着丫丫脖子上的挂饰品说:“小妹妹,你这小玩意给哥哥好不好!”
  

  
    丫丫胆怯的说:“不好!”
  

  
    白赋一愣,将长刀扛在肩上,牛气的说:“不好?哥哥的大刀很锋利的!小妹妹你怕不怕?”
  

  
    见丫丫把头埋在自己的怀里,林四终于说话了:“大哥!小饰品而已,就算了吧!”
  

  
    这下,白赋可不乐意了,他是谁?他可是马贼!堂堂马贼抢个东西居然被拒绝了!这让他如何在盗界立足?
  

  
    “不行!这玩意,大爷我看上了!你不交也得交!”
  

  
    丫丫不知是从哪来的勇气,扭头狠狠的瞪着白赋,只是眼里尽是水雾,多了几分执拗的意味!
  

  
    手里紧紧的拽着精致小巧的挂瓶:“就不给!这是丫丫给娘亲准备的!”
  

  
    “嘿!你这!”白赋气的不行,拔刀作势就要痛下杀手!
  

  
    拔刀发出的声音,引起了人群的骚乱!不知是谁,狠狠的推了叶逍一把!叶逍一个重心不稳,从人群中跌向白赋,眨眼便跌到白赋的身前!
  

  
    但这一刻在外人看来,完全就是不一样了,这是要和马贼拼了的节奏啊!
  

  
    感受着阵阵发麻的头皮,叶逍想回头已经是晚了!
  

  
    看着那缓缓接近的长刀,叶逍很想很想说一句话:我本无意逞能,奈何时势造就英雄!
  

  
    那么!就别怪我下手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