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七十二章 弱者与强者的对话
    (今天第一更,以后每天第一更大概都是在一到两之间,第二更可能会是晚一,不过最晚凌晨也会更的。另外提一下之前那个系列的章节并没有结束,只是我觉得这章和章节名没关系所以换了一个。)
  
      贝利亚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明明仍是夏天的季节,但许多行人在上街的时候都已经裹上了厚厚的外套。
  
      淅淅沥沥的雨已经下了快一个月,雨势相较于之前并没有增大多少,但它不停地下着,期间没有片刻歇息。
  
      长时间的落雨让贝利亚城及其附近的区域到处都充满了积水,贝利亚城内部的积水已经直达膝盖的位置。
  
      护卫队们每天除了日常的巡逻维护治安以外,还得专门腾出时间来清理城中的积水,但即使是这样,城内积水的水位仍然每天都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在不断增长。
  
      雨水最初时带给人们的舒爽凉意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不过相较于这些,还是最近天空的颜色更加地令人心情沉重。
  
      如果之前的天空似乎被泼上了一大盆浓墨的话,那么现在这盆浓墨便已经完全地化开,漆黑的颜色浸染了整个天空。
  
      明明已经持续下了一个月的雨,但乌云却没有半散开的意思,反倒是越聚越多。
  
      如今的白天几乎可抵黑夜,贝利亚城的居民们整天都在昏暗里度日。
  
      这实在是令人感到有些压抑。
  
      在奇迹游戏开始后的第九十天,仍留在贝利亚城的冒险者们听到了一声惊雷。
  
      雷声极为响亮,似是有火药于天空炸响,且这道雷声响得毫无征兆,初听到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雷声于天空回响,连绵的雷声令得冒险者们的心里极不舒服。
  
      他们来到天蓝大陆后只听到了两次雷声,这是第二次。
  
      而他们第一次听到雷声是在奇迹游戏的第七十天,并且那一次他们听到的不止是响亮的雷声……他们还在那时听到了如梦魇●●●●,m.≈.c◇om般的系统提示声。
  
      关于等级清零的系统提示声。
  
      从那天起,得知自己辛辛苦苦升上的等级已经清零的冒险者们便被困在了贝利亚城中——也就是,这整个第二幕他们都几乎没有出城。
  
      他们不敢出城,因为等级清零后的他们已经失去了在魔兽横行的野外生存的资本。
  
      他们中的有些人尚还有着两三级的斗气或是魔力,但更多的人只有转职后所附带的初始一级力量。
  
      若按天蓝大陆的力量分级,他们现在大多数人根本就只算得上是一级的战士,稍强者也不过是三级战士罢了。
  
      而这些人,哪怕是其中的等级最低者在之前的时候也达到了游戏等级的一万级……巨大的力量反差令得他们极不适应。
  
      而且……他们现在所剩下的这些力量,还只能靠自己慢慢地修炼一步一步地提升。
  
      之前冒险者们只需打怪升级便能轻松获得与六级甚至是七级战士相匹敌的力量,而现在他们就连四级战士的层面都需要仰望——想要靠修炼斗气或是魔法修炼回以前的那个等级,不知还要花多少功夫。
  
      他们就像是在一夜之间破产的亿万富翁。
  
      对他们来,那道系统提示声真的就是一切梦魇的开始。
  
      他们在之前的两个月中努力打拼的一切,就伴随着这么一道冰冷无情的声音,转瞬化为了乌有。
  
      如果天蓝大陆不是一个法制化的大陆,只要留在城内便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安全的话,那么很多人可能会在得到这个消息后的瞬间疯掉。
  
      不过起来倒也是有几分可笑——之前被冒险者们认定了的愚蠢滑稽的设定,此刻竟成为他们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如果这里真的是一个人吃人的残酷世界,失去了强大力量的他们真的不知该要如何立足。
  
      冒险者们只能选择在城内等待着搭档的回归——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齐心总比单独行动要来得踏实。
  
      另外他们的内心里其实也抱着一丝幻想……
  
      “不定,搭档的等级并没有被清零呢。”
  
      这二十天对于他们来真的就好像是一种煎熬,好不容易熬过了二十天,等到了奇迹游戏开始后的第九十天,也就是第二幕的最后一天……
  
      但他们却在这时听到了一道雷声。
  
      这不由得让他们想起了上一道雷声,想起了那道若梦魇般的系统提示声。
  
      虽然这次的雷声并未伴随着什么其他的声音,但他们的心中仍是隐隐地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
  
      屠龙会的盖伦正失魂落魄地在贝利亚城的街道上行走。
  
      他的身材依旧是和之前一样的壮硕而高大,浑身的肌肉仍然看上去便充满了巨大的力量。
  
      但此刻他却像丢了魂一样,双眼中没有任何的焦距,亦是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神采。
  
      他没有打伞,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荡着,雨水打湿了他的衣衫,无数的水珠自他的身上滑过胸前的徽章,落在了脚下的积水中。
  
      他胸前的那枚徽章看起来仍是格外地显眼。
  
      那枚刻画着刀斩巨龙图案的徽章。
  
      一队巡逻的士兵在这时从与他相对的方向走出。
  
      巡逻的士兵们队伍整齐,行进间明显极有秩序。他们的步伐极为一致,整个队伍同时迈步,整个队伍同时落脚。虽然这样的行进会溅起许多的积水,但他们仍是在一丝不苟地执行。
  
      巡逻队在即将从盖伦的身旁经过时,为首的士兵注意到了游荡的盖伦,并且皱了皱眉头——
  
      现在的大街上几乎没有半个外出行人,就算是偶尔见到一两个,也都是裹着大衣举着雨伞步履匆匆,明显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哪会像这人一般,伞也不打地在外游荡。
  
      看上去……实在是有些可疑。
  
      士兵又很快地联想到了最近的状况,觉得眼前的这人看起来越发可疑,于是便伸手拦住了高大男子的去路:“阁下请留步。”
  
      但眼前的高大男子却恍若未闻,没有半分停下的意思,依旧在径直地前行,并且还撞开了士兵伸出的手臂。
  
      此时整个队伍都已经停了下来,几名士兵见这名男子如此不知好歹,便从队伍里站了出来,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将剑锋对准了仍在前行的男子:
  
      “队长叫你停下!”
  
      锋利明亮的刀锋总算是令得盖伦回过了神来,他的眼珠子中也是第一次出现了神采。
  
      他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皱眉看着眼前的几名士兵,表情有些不悦:“你们干什么?”
  
      为首的士兵从排头走到了盖伦的身前,认真地看着对方道:“我看阁下的行迹有些可疑,想让你停下来配合一下我们的检查。”
  
      盖伦想了好久,而后了一句出乎所有人料想的话语:
  
      “你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配合你的检查?”
  
      男子话的语气极为倨傲,似是发自内心地觉得眼下的士兵们都不是东西。
  
      在这样的情况下竟这样话,士兵们顿时觉得此人多半是疯了。
  
      但为首的士兵却只是认真地对盖伦道:“只是例行公事,还请阁下配合。”
  
      士兵的态度可以已经好到了极,却不料对方还是不耐烦似的挥了挥手:“没空。”
  
      士兵的脾气显然是极好,对方以这样恶劣的态度向他话,他却依旧没有流露出丁儿生气的表情:“最近贝利亚城有些不太平,所以我们这样做也是不得已,希望阁下能够理解……”
  
      “你有完没完!?”盖伦似是听得烦了,陡然冲着对方怒吼了一句。
  
      为首的士兵在他的眼里变得愈发地不顺眼起来,眼见士兵仍在喋喋不休地个没完,盖伦竟选择了骤然一拳向对方挥出!
  
      这一拳在挥出的同时带上了丝丝土黄色的气焰,虽然气焰并不显眼,但周围的士兵见状却还是吓了一跳。
  
      这人竟真敢向巡逻的士兵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带上了自身的斗气!
  
      为首士兵见高大男子一拳向自己挥来,也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但他却是不闪不避,竟是迎着对方的拳头便走了上去!
  
      他的身体上没有浮现出任何的斗气,只是朝着对方的拳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似是想要凭借自己的肉身将这一拳接下。
  
      这一拳威势虽然不大,但高大男子的块头毕竟很大,硕大的拳头再加上附上了一丝土黄色的斗气,这一拳看上去便令人感到分外的沉重!
  
      但士兵的脸色丝毫未变,右手上仍是未浮现出任何颜色的气焰。
  
      他伸手,一只手掌很快便与那沉重的一拳相撞,而后……
  
      硬生生地拦下了这极重的一拳!
  
      盖伦只感到一股巨力自对方的手中发出直冲自己的身体,险些令得自己后退一步。并且他很快便发现……自己无论再怎么用劲,拳头都再无法前移分毫!
  
      盖伦的拳头竟被这名其貌不扬的士兵极为轻松地接住,就连后者的身躯都没有撼动半分!
  
      “这可是阁下你先动手的。“士兵抬起了头注视着盖伦的双眼,之前始终没有太大波动的眼中浮现出了一丝愤怒的情绪。
  
      他觉得眼前这人非常奇怪,自己好声好气地冲他了这么久,这人非但不领情,还率先向他动手。
  
      而且,这人似乎从骨子里便带着一股优越感,好像根本就看不起自己这些士兵。
  
      更重要的是士兵不知道眼前这人有什么资本带着这样的一股优越感。
  
      若是地位尊贵,实力强悍边也就罢了,但眼前这人……
  
      “为什么你能接下我这一拳!?”高大男子满脸难以置信地冲士兵怒吼道。
  
      士兵闻言,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极为古怪的感觉:“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冰冷的雨始终在不停地落下,同时打在了士兵以及高大男子的脸上。
  
      高大男子看了看士兵,又看了看自己被拦住的拳头,竟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荒谬的事情:“像你这种弱者……像你这么弱的家伙,凭什么能接住我的一拳!?”
  
      “……”士兵心中那股古怪的感觉又加深了一些,“我太理解阁下你在什么……在下虽然在修炼上天赋不高,但也是实打实的五级战士。而阁下你……”
  
      “怎么看也不过是一个一级战士罢了。”
  
      士兵在出这话时,正巧有一道闪电划过。
  
      难得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天空,漫天的雨滴在那一刻几乎都清晰可见,也连带着照亮了盖伦苍白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