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六十五章 早已准备好的答案
    “幕僚大人,若是城主大人他之后问起你为何要放任冒险者在军营外开店的话,你知道怎么回答吗?”美丽的少女认真地朝幕僚问道。
  
      幕僚想了想,同样认真地向对方答道:“我了解城主大人的……这些事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雷若雅姐你尽管放心好了,他不会过问的。”
  
      但少女在听到回答后却缓缓地摇了摇头:“不,他会问的。”
  
      “哦?”幕僚有些惊讶于对方语气中的肯定味道。
  
      少女看着他,略微停顿了一下,而后斩钉截铁地继续道:“相信我,他肯定会问的。”
  
      ……
  
      一个月之前与那位古怪冒险者对话的场景忽然浮现在了幕僚的脑海之中。
  
      也正是这个时候,城主一字一顿地对他提出了质问:
  
      “你为什么,要放任那个来历不明的冒险者在军营外开店?”
  
      当城主真的若雷若雅所的那般朝自己发出质问后,幕僚眼皮一跳,心中生出了一种极端古怪的感觉,但他的脸上却未表露分毫。
  
      他直视着对自己提出质疑的城主,眉头微皱,似是不满对方对自己如此不信任的做法。
  
      ——“记住,不论城主大人到时候是怎样质疑你的,你只要咬定一就对了。”
  
      那位雷若雅姐颇为好听的声音在幕僚的耳边响起,仿佛此刻她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他缓缓地开了口,照着雷若雅当时的话语,一字未动地对面前的城主道:
  
      “那个开店的冒险者……不过是个傻子啊。”
  
      “傻子?”城主的眉头一挑,脸颊微微涨红,似乎带着些遮掩不住的火气,“这种关键的时候……军营内士兵大批莫名失踪的时候……它们回来了的时候……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傻子!?他为什么偏偏要在这种时候出现!?还偏偏要在军营外面开店!?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
  
      城主到这里时重重地喘了一口粗气:“……然后你还就这≤∽≤∽≤∽≤∽,m.☆.co≠m么同意了他开店的行为。这些事情即使是分开来也够奇怪了,若是放在一起……你倒是告诉我啊,我要怎么才能不怀疑你!?”
  
      在完这些话后,城主睁大了眼睛看着幕僚。
  
      在幕僚的印象里,这还是城主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
  
      幕僚的眉头皱得很紧,脸色也很阴沉,但就他而言,现如今的这个脸色完全称得上面色如常。
  
      因为雷若雅也早已交待了后续的回答:“那不过是一个把几金的装备当作二十铜卖的傻子罢了。”
  
      ……
  
      “阿嚏!”正在细雨中推车行走的雷杨忽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他以为自己是着凉了,连忙裹紧了身上的雨蓑。
  
      但当真的裹紧了以后,他又觉得这天气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寒冷。
  
      他不解地挠了挠脑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打那个喷嚏。
  
      “记得若雅她好像过,打喷嚏也有可能是有人在骂我……”雷杨自言自语地道,眉眼间似乎带着些苦恼。
  
      他倒不至于单纯为这么一件事而苦恼——他想不通的事有很多,若是事事都在意的话那还让他怎么活。
  
      只是这件事让他的苦恼又加重了几分。
  
      他探出身子向外看去,发现四周均是几乎一模一样的营帐。
  
      偌大的军营一眼根本就望不到边,但与军营极大的占地面积不符的是……
  
      军营中实在是有些冷清。
  
      很多营帐看上去便是空的,根本就没有人居住的痕迹,而那些略带着生活气息,平日里应该有人居住的营帐,此刻也是连个人影都没有。
  
      军营外的路面泥泞而潮湿,坑坑洼洼地布满了大不一的水坑,却看不见多少行人留下的足迹。
  
      “也不知道那些士兵在干什么欸……带个路的时间都没有吗?”看守大门的士兵只给雷杨指了一个去往幕僚营帐的大致方向便放他进入了军营,是可以进来之后在询问里面的士兵。
  
      但走了半天,雷杨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这件事真的令得雷杨好生苦恼。
  
      因为找不到问路的人便代表着……
  
      他迷路了。
  
      彻彻底底地迷路了。
  
      他不但没能找到幕僚大人的营帐,而且还忘了自己来时的方向——就连原路返回去寻求士兵的帮助都做不到。
  
      雷杨怔怔地呆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细密的雨丝自空中洒落,其中有少许避开了雷杨头上的斗笠,飘至了他的脸颊。
  
      几滴雨飘在雷杨的眉心,化开了他脸上的尘土,却解不开他紧锁的眉头。
  
      “唉……要是若雅在的话,该有多好。”
  
      寻路这件事,总能让并不聪慧的少年感到苦恼。
  
      ……
  
      “就因为这个!?你就因为这种理由就认定他是傻子!?我看……”
  
      “你是把我当傻子吧。”
  
      “……你要是这样向城主解释的话,他多半会这样回应。”
  
      当雷若雅粗着嗓子神色激动地完这一段话时,幕僚笑了笑:“若雅姐你倒是把城主大人话的语气学得很像。”
  
      到这里,幕僚思索了一会儿,摇头向雷若雅道:“不过城主大人不会这样对我话的,你不了解我们的关系。”
  
      “哦?”雷若雅听到这句话后挑起了秀气的眉头,脸上的表情略有些意外。
  
      但她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再次冲着幕僚开了口:“我确实不太清楚幕僚大人您和城主大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但我很确定他会这样和你话的。”
  
      “你怎么知道?”幕僚听得皱起了眉头。
  
      他此刻对于这位雷若雅姐是有些不满的。
  
      这位雷若雅姐,在向自己出示了那只手臂后上来便表明了希望自己能够帮助她们兄妹开店的愿望。
  
      然后现在自己答应了她的请求,她又来了这么一出……
  
      幕僚自忖是这世上最了解城主的人之一了,他并不认为城主会因为这种事便对自己这样。
  
      老实雷若雅这样的表现实在有些出格,也有些古怪。若不是幕僚清楚她确实和自己是一路人,且自己还需要她口中那个洞穴的地址的话,他早就以无理取闹为由斥退她了。
  
      “我现在了幕僚大人你只怕也不会信,但幕僚大人你记住……”雷若雅轻轻地笑了笑,“我的话里,可没有半虚假。”
  
      这句话雷若雅得很慢,并且……似乎还带着那么一股不容质疑的味道!
  
      ……
  
      “就这些!?你就因为这种理由就认定他是傻子!?我看……”
  
      “你是把我当傻子吧。”城主大声地冲幕僚吼道。
  
      很耳熟……
  
      幕僚忽然发现雷若雅早就已经对自己过一遍几乎相同的话语,他顿时吓了一大跳。
  
      “你的反应有些大了。”他极力地维持着脸色的正常。
  
      “我不想出意外,”城主沉声道,“它们回来了……你不是那些一无所知的平民或是冒险者,你知道它们到底有多么可怕,哪怕再的意外都有可能让贝利亚城覆灭!”
  
      “而且,如果出问题的是你的话……那恐怕真的不是什么意外。”
  
      他原本并未将雷若雅的提醒当一回事,但当一切真的照着雷若雅所的发展的时候,他的内心不禁掀起了惊涛骇浪。
  
      倒不是城主大人对自己发火这件事很奇怪……
  
      他之前认为城主不会就此事为难自己是在通常的情况下考虑的。
  
      若是当时他知道一个月后情况会演变成现在这般严峻的话,他也能判断出城主大人会做出如此表现。
  
      所以莫名预判出城主的表现也算不上太过离奇。
  
      但真正令人觉得可怕的是……
  
      她早在一个月之前便已经对自己言明了这一切!
  
      就连城主会对自己的每一句话,话时所表现出的每一分情感,都拿捏得几乎分毫不差!
  
      她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并且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那个古怪冒险者……
  
      她凭什么知道?
  
      她凭什么在一个月之前便能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感觉……根本……根本就像是……
  
      一切都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然而就在幕僚神情恍惚之时,城主已经继续开口道:
  
      “将五金的皮甲定价二十铜……这个冒险者的定价太刻意了。哪怕是三岁孩都知道这样子做生意迟早都会关门的,但这个冒险者他偏偏就这样做了——他难道已经傻到了三岁孩都不如的地步了吗?你觉得这有可能吗?这样的人是怎样活到到这么大的?”
  
      “我打听过那间江南皮革作坊的事情,这个冒险者,从最早的时候开始……就放出了每件皮甲二十铜的宣传。我见过他的作坊里生产的那些皮甲,呵呵,这样的皮甲竟然只卖二十铜……他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傻子。不过可笑的是,他还真是利用这种愚蠢的手段在贝利亚城传播开了他傻子的名号。”
  
      “这个冒险者绝对有问题,而且不管那些普通人怎么想,”城主站起了身来,高大的身躯几乎遮蔽住了幕僚所有的视线,“我不相信你会看不出来。”
  
      四周依旧异常昏暗,本就不多的光线被制成营帐的油布吸收了大半,落入营帐中时几乎已经消磨殆尽。
  
      幕僚的余光瞟到了那杯依旧散发着淡淡白气的茶。
  
      他忽然觉得有些口渴,想要端起茶杯来一饮而尽。
  
      但他旋即又觉得有些恼火,因为在他印象里这还是城主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话。
  
      他一脸不快地抬起头,回瞪着高大的城主——幕僚的身高也很高,但和城主相比还是差距甚远,他也要仰头才能完整地看清城主的那张脸。
  
      “你够了没有?”
  
      “......够了。”城主被幕僚陡然抬高的气势震得一愣。
  
      “那就轮到我了,”幕僚向前走了一步,和城主贴得很近,“那个冒险者,那个你怀疑的冒险者,那个连带着我一起被怀疑了的冒险者......”
  
      “不但是个傻子,还是个连一级斗气或是魔法都没有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