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六十章 所以说反派存在的意义就是被打脸
    年轻女子挽弓搭箭,弓弦拉似满月,锋利的箭尖对准了中年男子心脏的位置。
  
      青色气焰逐渐从她的身上蔓延到了羽箭之上,气焰包裹住了整支羽箭,流动间发出类似微风轻吟般的声音。
  
      中年男子满脸戒备地看着眼前的女子,随时准备做出闪避的动作。
  
      年轻女子见状咂了咂嘴,而后松开了拉弓的右手,羽箭离弦而出。
  
      与上次射出便发出了剧烈破空声的一箭不同,女子的这一箭,在射出时几乎未带任何的声音。
  
      然而这一箭才刚刚射出,与女子相隔尚有百米之远的中年男子便感到一阵狂风正冲着自己袭来!
  
      好快!
  
      这是男子看到这一箭后的第一反应,这一箭出手便似包裹着狂风,它已经不仅仅是藉由女子手臂力量所发出的一箭……
  
      更是御风而行的一箭!
  
      这也是男子最后的反应。
  
      看到这一箭后男子的身体下意识地便想要闪避,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跨出一步,女子射出的一箭便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他身上的白色气焰未能起到分毫阻碍羽箭的作用,羽箭如同穿过豆腐一般毫不费力地便穿透了他的胸膛!
  
      男子的胸膛处溅起一朵血花。
  
      羽箭透过他的身体后余力未减,狠狠地钉在了他身后的树干之上。
  
      箭身剧烈地颤抖了数秒才终于停了下来。
  
      “风系斗气的辅助作用还是明显呢,”年轻女子在看到这一幕后双眼眯起,发出了“咯咯”的娇笑。
  
      她笑了一会儿,而后又歪着脑袋看着正痛苦捂着胸口的中年男子:“看在你就要死了的份上,还是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吧。”
  
      女子的声音很轻,但即使隔在百米开外,她所的话语依旧显得异常清晰:“我们屠龙会……只是想要一场大清洗而已。”
  
      ……
  
      “大……大清洗?”瘦弱男子惊骇莫名地瞪大了双眼。
  
      此↗↗↗↗,m.⊙.c±om刻他浑身血肉模糊地躺倒在地,看上去便非常虚弱,就连双眼中的目光都有些黯淡。
  
      盖伦站在他的身前,右手沾满了红色的鲜血,指尖甚至还挂着几块碎肉。
  
      但与他狰狞的右手相比,他身体其他的部位却干净得有些过分。
  
      “对。”盖伦俯下了身子,对着瘦弱男子了头,“会长大人命令我们清洗掉所有的非屠龙会冒险者。”
  
      “清洗掉所有冒险者!?”瘦弱男子满脸惊慌的表情,“我们虽然没有加入屠龙会,但和你们也并没有任何的冲突,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呵呵。”盖伦笑了笑,笑容中有些莫名的味道,“现在来看,我们之间确实不存在直接的冲突理由……但以后呢?你知道系统以后会让我们做什么吗?在这个游戏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啊……不定,第三幕我们就成了竞争关系了呢。”
  
      “……就因为这种莫须有的猜测!?如果你们的猜测是错误的呢!?如果第三幕其实要面对的是一个需要冒险者们通力合作的任务呢!?”
  
      盖伦已经完全地蹲了下来,脸和瘦弱男子贴得很近:“我们屠龙会做事,需要很充分的理由吗?”
  
      “你们……你们……凭什么这么做!?”瘦弱男子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但仍挣扎着发出了怒吼。
  
      “冒险者,请认清现实,我们屠龙会已经掌控了大半的冒险者,会长钰洲更是冒险者中最强大的存在。就算第三幕真的需要冒险者们通力合作,我们屠龙会本身的实力也足以应付一切情况。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与其让你们这些其他的冒险者留着碍事,不如先把你们清洗掉,将麻烦扼杀在摇篮之中。到时候这个游戏里就只剩下了我们屠龙会的成员,如果真遇到冒险者互相竞争的情形,我们也好控制一些。”盖伦嘲弄地看着对方。
  
      “本来,我们是想要拿留在贝利亚城的非屠龙会冒险者中最有名的雷杨开刀的,但他成天不是在城里就是在军营附近,搞得我们不好动手。前段时间上门嘲讽他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所以就只能先找你们这些每天都要外出的可怜鬼了。”盖伦又向瘦弱男子解释了几句,似是很同情对方的遭遇,但语气中嘲弄的意味却很浓,“这里是一个法制的世界,不过我们冒险者之间的仇怨要是处理得干净的话……谁又会知道这世上还有你这么一号冒险者呢?”
  
      当盖伦完这一大段话之后,瘦弱男子的双眼中浮现出了各种复杂的情绪。
  
      愤怒、绝望、不甘……几乎所有能想到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都出现在了他的双眼之中。
  
      “你很不甘心,觉得自己怎么能就这样在这个游戏中死去,是吗?”盖伦向躺在地面的男子发问。
  
      男子没有吭声,但他的双眼一直紧紧地注视着盖伦。
  
      盖伦站起身来对男子道:“要怪,就怪自己实力太弱吧。在这个游戏中,自身的实力才是最根本和最真实的东西。我们屠龙会拥有最强大的实力,所以有资格主动做这些事情,而你们这些冒险者永远都只能被动承受。”
  
      到这里时,他仰天发出了嘲弄的大笑声。
  
      但笑声还未持续几秒便被骤然打断。
  
      森林深处......忽然传除了一阵极其诡异的声音!
  
      随着这阵诡异声音的传出,盖伦的笑容凝固在了脸庞之上。
  
      声音似是野兽的咆哮,低沉且充满了野性的力量;同时又像是恶鬼的凄厉哀嚎,令人听了便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阵声音的确非常诡异,但要声音本身就能令得盖伦如此失态的话......倒也不至于。
  
      真正令盖伦惊讶的,是在诡异声音传出同时所响起的系统提示!
  
      在听清这条系统提示的瞬间,盖伦脸色大变,脸上竟浮现出了一丝惊慌的神情!
  
      瘦弱男子在此刻明显地愣了楞,似乎是也收到了系统提示。
  
      但在经历了最初的愣神以后,瘦弱男子与盖伦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
  
      瘦弱男子......竟在下一个瞬间发出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的笑容与之前盖伦的笑容极为相似,但嘲弄的味道却明显更浓。
  
      他的身体状况显然不足以支撑他发出这样夸张的大笑,所以在笑了几声之后,男子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嘴中咳出了一滩鲜红的血液。
  
      他的五官因为疼痛而变得有些扭曲,但他脸上的那股笑意却未减分毫:“盖伦大人,这就是你所的最根本的东西吗?还真是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盖伦皱眉冲他喝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很想闭嘴啊……哈哈哈!但我一遇上高兴的事情就会笑得停不下来……哈哈哈!盖伦大人你替我想想办法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子的笑声令得本就心烦意乱的盖伦心情变得更糟了。
  
      他面色阴沉地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柄锋利的匕首,而后毫不犹豫地俯身刺向了瘦弱男子的心脏位置。
  
      但不知为何,盖伦先前那只可以硬生生挡下斗气的右手,此刻竟有些颤抖,似乎无法握稳这么一柄的匕首。
  
      匕首在他颤抖的右手的带领下,竟没有准确地刺中瘦弱男子的心脏,而是偏离至了他胸膛的位置。
  
      不过男子的身体状况并不需要匕首非得命中他的心脏,当匕首刺穿他胸膛的那一刹那,他的脸上便涌现出了各种痛苦的表情。
  
      笑声再一次地戛然而止,男子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双目渐渐地失去了光彩。
  
      男子临死前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且死时的表情极为痛苦,但盖伦看到男子的面庞时,依旧觉得他在嘲笑着自己。
  
      他用力地拔出了匕首,却一下子用力过度以至于自己没有站稳,仰头跌倒在了地面之上。
  
      匕首带出了一些瘦弱男子的血液,在他摔倒在地时溅在了他的身上。
  
      盖伦原本未沾上一血污的衣服顿时被红色浸染了一大片,温热的血液同时也溅在了他的脸庞之上。
  
      直到感触到血液的热度,他才骤然反应过来原来在这个游戏中杀人的感觉和在外界时的一模一样。
  
      几滴血从他的脸上缓缓地流淌到了他胸前的徽章上,血液自图案上的巨龙脖颈处流下。
  
      似乎长刀真的斩落了巨龙的龙首,血液自巨龙的身躯中流出。
  
      之前那阵诡异的声音忽然再度从森林中响起,盖伦顿时浑身一个激灵。
  
      就好像系统那如同梦魇一般的声音也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系统提示:游戏正式剧情已经开始,游戏进入正式阶段。
  
      冒险者之前所习得的斗气、魔法等原天蓝大陆力量保留,相应技能保留。
  
      冒险者在正式阶段将正式融入天蓝大陆世界,冒险者等级清零,冒险者之前升级所带来的属性收益清零,击杀魔兽、完成任务将不再提供经验值奖励。
  
      正式阶段开始后,冒险者力量将完全沿用天蓝大陆力量体系。”
  
      ……
  
      “如果你真的知道这个游戏想让我们做什么的话,你就会明白,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逞个人英雄主义的游戏。”雷若雅的情绪有些莫名的激动。
  
      “若雅姐此话怎讲?”许轲心知对方多半又将要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结论,暗自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给我们铺下了一个宏大而诡异的背景——一个多种族并存,却始终保持着和平的法制世界。”雷若雅对许轲解释道,“许轲老师你,在什么情况下,差异极大且之前互有战争冲突的几个种族或是国家,会忽然停息战火握手言和呢?”
  
      许轲听到这话后,忽然便想起了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盟军,他的双眼顿时一亮。
  
      但随后他的脸色又变得难看了起来:“我想……大概是在他们有着一个共同敌人的时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