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五十七章 这么巧,你也在装逼啊?
    “系统提示:即将进入第二幕独立空间,开始同步时间,同步时间进程结束后,第二幕正式开始。”
  
      “系统提示:同步时间进程完成。
  
      第二幕独立空间是独立于天蓝大陆位面以外的另一位面,独立空间内与天蓝大陆位面时间流速比为:1比1440,即第二幕独立空间中每过去一分钟,天蓝大陆中便已过去一天。
  
      第二幕时限一个月是以天蓝大陆时间为基准,因此对于进入第二幕独立空间的冒险者,第二幕时限为三十分钟。”
  
      系统的提示声在近乎完全黑暗的空间中回响,落入了所有冒险者的耳中。
  
      每一名冒险者在进入独立空间后都只觉得自己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四周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也看不见任何其他的冒险者。
  
      有人试图通过大吼来寻找其他进入独立空间的冒险者,但吼叫的声音落入黑暗的空间之中却连半回声都未激起,更不要冒险者的回应了。
  
      也有人自他们初始的位置不断向外摸索,却发现这四周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同时还有一非常诡异的地方:虽然四周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但冒险者们却能清楚地看清自己的身体。
  
      总之,从各个方面来看,这是一个让人觉得邪门的地方。
  
      尤其是关于时间流速的系统明声响起后,许多冒险者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冒险者们原以为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场艰苦卓绝旷日持久的战斗,却没想到进入第二幕后系统竟告知自己只需在独立空间停留三十分钟。
  
      但冒险者们心里都清楚,时间短并不意味着游戏会变得简单……游戏时间极短但游戏难度极大的例子比比皆是。
  
      就比如最著名的是男人就坚持五秒。
  
      他们的心中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
  
      “系统提示:完成第二幕内容之前,各冒险者将彼此分开,第二幕内容各冒险者必须独立完成。
  
      ★★★★,m.£.co∷m第二幕内容将于一分钟后分发于各冒险者手中。”
  
      系统提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也不知为何,这次的系统提示令许多人莫名地感觉有些熟悉。
  
      就好像……自己从到大已经听过无数遍这样的提示一样。
  
      当一分钟后,每一名冒险者的手中都出现了一叠密密麻麻写满文字图形的厚厚纸张时,他们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对这段提示莫名地感到熟悉。
  
      第一张纸的上方写着十二个大字:天蓝大陆基础设定知识测试。
  
      大部分人在看到这十几个大字后,脑海中都产生了不算美好的联想。
  
      紧随在十二个大字后的便是测试的具体内容:
  
      第一题,天蓝大陆如今人类帝国历史悠久实力强大,但在一百多年前,人类种族却始终处于一个四分五裂的状态。直到有一位英明神武的角色在当时的困境之中站了出来,他平息了战乱,一统了人类国度,创建人类帝国并打下大片土地。
  
      请问,他是
  
      a.志雷·波宁
  
      b.辰垚·舟
  
      c.白帆·查比
  
      请将你认为正确的一项填入括号之中。
  
      在看清纸上的文字后,几乎所有冒险者都情不自禁地出了同样的一句话:
  
      “卧槽这是什么东西!?”
  
      “系统提示:测试总分一百分,每答对一题得一分,未答或错答不得分,测试完成后将会按各冒险者得分高低排列位次,排名高者有权利优先选择第二幕奖励。
  
      请各位冒险者在二十分钟内完成测试,若二十分钟时间结束,则测试强制结束。
  
      若提前完成测试内容,可向系统申请提前交卷。
  
      请各位冒险者以正常手段应对测试,任何违纪舞弊行为,都将受到严肃处理。
  
      测试开始,请各位冒险者开始答题。”
  
      随着系统的声音缓缓落下,冒险者们的右手中出现了一支供他们答题使用的笔。
  
      大部分的冒险者面色古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他们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觉得系统的提示声异常熟悉......
  
      这个模板的广播,他们在从到大的考试中听过了无数次。
  
      冒险者们所来自的外界早已统一,统一的世界自然会融合大量不同文化的元素,就如古美利坚的圣诞,古日本的化妆,古韩国的整容,古天|朝的考试。
  
      古天|朝的考试模式是出了名的困难严苛,当外界首次宣布要采用古天|朝的考试模式时,全世界人民都是骂声一片。
  
      几乎所有冒险者们都在完成自己学业的过程中经历过这样的考试——那是他们终身都不愿再面对的事情。
  
      此刻,在奇迹游戏的第二幕,他们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这种考试模式所支配的恐惧,还有囚禁于考场之中的那份屈辱。
  
      “我没看错吧,这个游戏的第二幕竟然是让我们答题……让我们答题!?”
  
      “我费尽千辛万苦才从学校中毕业,怎么来了这个鬼地方还要面对这种东西!?”
  
      “我为第二幕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久……这个考试一般的考核模式是什么鬼!?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做这个!?”
  
      冒险者们费尽心机在第一幕相互抱团并疯狂提高实力,结果却遇上了一门无法团队合作,事先连科目都不知道的考试。
  
      虽然大家对系统的诡异都有心理准备,但绕是这样,奇迹游戏第二幕的考核内容对于众多冒险者们来依旧太过震撼。
  
      奇迹游戏第二幕的考核内容对冒险者的实力没有任何要求,对智力的要求也不算太高。
  
      平心而论,若是事先知道第二幕会是这样的话,其实考核内容称得上非常简单——毕竟都是关于天蓝大陆的基础设定,只需要死记硬背就能做好。
  
      但是……
  
      有谁会想到一个游戏的基础设定会被作为考核内容专门出题!?
  
      有谁在玩游戏的时候会刻意把游戏设定记得清清楚楚!?
  
      这世上怎么会存在这等鬼畜的游戏!?
  
      众冒险者此刻就如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那感觉就好比与青梅竹马的妹子从到大培养感情,历经十几二十年才终于带她乘上了爱情的巨轮,但就在这段爱情长跑的终,最后结婚洞房的那一刻,她却忽然面色绯红满目娇羞地轻声对你道:
  
      “其实……人家是男孩子。”
  
      爱情的巨轮还真是沉就沉。
  
      ……
  
      然而就在冒险者们陷入了愤怒的深渊中不可自拔之时,雷若雅却运笔如飞,迅速地对纸张上的题目一一做出了解答。
  
      考试题目她早已完成了大半。
  
      她做题的过程几乎不带任何停顿,似乎考卷上的每一个知识她都烂熟于心。
  
      开始的信号发出了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手中那叠厚厚的纸张几乎已经见底!
  
      高端玩家雷若雅此时此刻的状态与其他冒险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与其他冒险者相比……雷若雅似乎对这一切都早有准备。
  
      考试的内容未对她产生分毫的阻碍,她以近乎不可思议的飞速完成了纸张之上的内容。
  
      “系统提示:你已完成了测试的所有内容,请问是否提前交卷?”
  
      听到系统的声音后,雷若雅抬起了头对四周黑暗的空间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笑:
  
      “当学渣们还在思考为何考试内容会如此困难的时候,学霸在考试之前便已准备周全只等考试之日力求满分......哼,一群考试科目都不知道的学渣。”
  
      “第二幕的第一名,我预定了。”
  
      而后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提前交卷。
  
      “系统提示:冒险者编号789798,提前交卷完成,交卷后的冒险者将被统一传送至等候区域。”
  
      ……
  
      所谓传送至等候区域的过程,雷若雅倒是没什么实际的感受。
  
      从感觉上来就是从一个一片漆黑的地方到了另一个一片漆黑的地方。
  
      要不是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位眼镜男子,雷若雅甚至会觉得自己其实仍在原地。
  
      但在看清眼前男子的面貌后,雷若雅吃了一惊——事实上她在发现有人竟在自己之前的时候便已经吃了一惊。
  
      “……许轲老师?“雷若雅显然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碰见许轲,俏脸上略带着些惊讶。
  
      然而对方却似乎对此时看见雷若雅丝毫不感到惊讶,只是扶了扶眼镜淡淡地道:“若雅姐,你好。”
  
      “……你怎么可能比我还快!?你也在来之前事先便猜到了第二幕会是这种考核方式吗!?”发现竟还有人能先于自己完成第二幕的内容,雷若雅无端地觉得自己的脸一阵火辣辣的痛,就好像受到了一记猛击。
  
      果然flag这种东西还是不能乱立。
  
      “哦?”许轲听到这里倒是有些意外,“没有啊,来之前第二幕的东西完全便是未知的欸,我怎么会知道……不过听若雅姐话里的意思,你在来之前便对这些都早有预料吗?”
  
      “那你怎么这么可能比我还快!?”雷若雅并未理会许轲的问题,自顾自地露出了一副见鬼的表情。
  
      “像基础游戏设定这种简单看一遍不就记住了,第二幕考核的试卷基本内容在搜集情报阶段我就记住了。”许轲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雷若雅如此失态。
  
      “……”
  
      “若雅姐你怎么不话了?回答我的问题呀?”
  
      雷若雅沉默了许久,终于憋出了一句话:“许轲老师,如果一次考试里面你准备充分带上抄也没能考过一位裸考学霸,你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吗?”
  
      “不知道,不过想必不会很好受吧……若雅姐你到底是想什么。”
  
      “我想,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