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五十六章 果真是个傻子吗?
    几个穿着军队制服的男子纵马在军营外的平原上奔驰,所过之处身后均扬起了大片的尘土。
  
      天色还没有完全变黑,微微透着些光亮。
  
      远处的军营尚未亮油灯,军营中略显得有些昏暗。
  
      反倒是军营外五百米处的一间屋早早地便挂起了油灯,在介于光明与漆黑之间的此时,屋颇有海中灯塔的味道。
  
      军营外的这间屋顿时引起了这群骑马男子中为首之人的注意。
  
      为首的骑马男子高大壮硕,长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正是贝利亚城的城主,身后几名骑马男子均是一副士兵的模样。
  
      在注意到这间屋后,他粗长的两道眉毛明显地挑了起来,似乎对能在军营外看到非军方建筑一事有些意外。
  
      他在纵马行进的同时向身旁的男子问道:“我们军营外面……什么时候多出了这样一间屋?”
  
      可能是行进时的颠簸令人有些思绪混乱,亦或是本就不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被提问的男子隔了许久才有些不确定地答道:“似乎是前段时间一名冒险者修建的,这间屋的修建……好像是经过了幕僚大人的首肯,不过具体的属下也不太清楚……”
  
      “哦?”城主闻言后抬起了右手,示意众人先停下来。
  
      他身旁的几名男子见状顿时拉住了缰绳,阻止住了胯下战马的前行。
  
      战马们纷纷发出嘶鸣,带着惯性连冲了好几步才慢慢地停了下来,扬起了一大片灰尘。
  
      几人恰巧便停在了这间屋门前的不远处。
  
      城主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屋,而后指着屋向众人发问:“你们中间有谁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身后的几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不出一句话。
  
      最后还是落在队伍最后面的一个年轻男子开了口:“这事情……我大概知道一些。”
  
      见终于有知情人站了出来,城主冲他温和地笑了笑:“你看。”
  
      ■■■■,m.∞.co⊥m  “那个……因为这件事情是前不久才发生的,当时城主大人您已经亲自带队外出巡视了,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年轻男子话时给人一种有些腼腆的感觉,从这来看他应该是一名新兵,“我是后来才被抽调到城主大人外出的部队中的,所以倒是比较清楚这事。”
  
      “这间屋,是由冒险者所修建的。幕僚大人注意到屋即将修成之后,便派出了人手与屋的修建者相协调,准备着手拆迁这个建筑——毕竟在隔军营这么近的地方修房子的确与规矩不符。
  
      不过这事最后没能进行下去,听幕僚大人在与冒险者接触后,发现这位修建屋的冒险者,似乎……是个傻子。”
  
      城主听到这里时明显地怔了怔。
  
      年轻的士兵没有注意到城主的反应,继续自顾自地讲了下去:“在军营外修建屋这事儿虽然不符规矩,但也算不得严重逾矩,我们天蓝大陆健全的法制中是有对于这类人的保护条例的,再加上近段时间以来军营里的人手本就不足。为了不节外生枝,幕僚大人他最终没有理会这件事。
  
      冒险者在修好屋后用屋开了一间江南皮革作坊,专做皮制装备的生意。不得不虽然这位冒险者是个傻子,但做出的装备质量是真的很好,在我们军营里都颇有名气,而且……欸,城主大人,你要去哪里?”
  
      还没等年轻的士兵将话完,壮硕的城主便已翻身下马,径直向屋处走去。
  
      “我进去看看,你们在原地待命。”城主随意地向身后士兵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用担心。
  
      他很快便走到了屋的门前,伸手打开了屋的木门,大大咧咧地走进了屋。
  
      屋外留下了几名仍坐在战马之上的士兵,油灯照亮了他们茫然的脸。
  
      ……
  
      城主走进了屋内,一边走一边随意地打量着屋,看起来便像是在漫无目的地闲逛。
  
      屋内也起了一盏油灯,所以城主可以看到,在最里面的位置,有一位少年正背对着他坐着。
  
      虽然城主还未看到他的正面,但城主下意识地便觉得这人的年纪绝对不大,应该还只是位少年。
  
      相较于常人来,少年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单薄——但少年的背影其实也只有这样的一个特,若是除去这分单薄,这个背影便会变得非常的普通。
  
      少年的双手双肩一直在不停地晃动,似乎正在做什么事情。
  
      他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屋中客人的到来,即使是城主已经走到了离他背后不远处的位置,他也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在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他又上前了一步,并且……
  
      一一地抽出了腰间的佩刀!
  
      佩刀一一地出鞘,但刀锋与刀鞘之间的摩擦却诡异的没有发出丁的声响,佩刀几乎是无声无息地便已完全地露出了它冷冽的刀锋。
  
      他的表情依旧非常随意,但他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少年的背影,且他手上的动作……分明是想要一刀劈向眼前的少年!
  
      仿佛坐在他面前的根本便不是一位素不相识的少年,而是他欲要手刃的仇人!
  
      微黄的油灯灯光落在刀锋之上,竟发出异常明亮的光芒。
  
      但他刚做出这个动作屋里便传来了一道女声,他连忙又退了回去,瞬间收刀入鞘,一直盯着少年背影的目光也移向了四周杂乱的摆设。
  
      “雷……雷杨先生,你让我准备的……欸,这这这这……这位先生你是什么人!?“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自屋内的一个房间中走出,发现屋中多出了一名陌生的男子后立刻露出了畏惧的神情,不过从她出现的位置来看应该是没有看到男子之前的动作。
  
      少年在听到少女的声音后总算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过身来正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城主。
  
      少年皱了皱眉,却没有话。
  
      “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路过发现了这家店后,顺道进来看看。”城主见两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不大正常,连忙摆了摆手,温和地对二人道。
  
      少年少女明显都不认识他身上的军队制服,所以看上去他倒的确就像是一位初来乍到的客人。
  
      “可是……我们已经打烊了。”少女往后缩了缩,怯生生地道。
  
      少年则面带疑惑地看着城主。
  
      “我只是进来看看,还请两位不要这么紧张。”城主似有些无奈地解释道,“我是今天才听这里新开了一家店,听这里的……这里的……”
  
      “这里的……嗯,皮甲。这里的皮甲非常出名,所以想要前来看看。”城主支支吾吾地了半天才出了这家店主营的业务。
  
      到这里时,城主注意到少年的身后似乎正放置着一件皮甲,于是便顺势道:“这就是你们做的皮甲吗?可以给我看看吗?”
  
      少年想了想,而后将身后刚做出的皮甲拿了出来,递至了城主的手中。
  
      城主接过皮甲后,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而后略有些惊讶地向少年问道:“这是你做的?”
  
      “嗯。”少年了头。
  
      “多少钱一件?”
  
      “二十铜。”
  
      城主听完后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
  
      “你见过这家店卖的皮甲吗?”城主自屋中走出以后面色有些古怪,他没有理会其他的士兵,向年轻士兵问道。
  
      对方毫不犹豫地便做出了回答:“见过啊,的确与传闻中的一样品质极高。”
  
      “那你知道这些皮甲只卖二十铜吗?”
  
      士兵听到这里笑了笑,对城主道:“对啊,之前我本就想告诉城主大人你的,但城主大人你走得太快了。这家店出名一方面是因为出产装备品质极高,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皮甲只卖二十铜——要知道这些皮甲即使光按材料来看造价应该也不会低于一金,这根本就是天大的赔本生意,卖得越多亏得也就越多。”
  
      “所以大家都觉得,开店的冒险者果真若幕僚大人所……是个傻子。”
  
      ……
  
      “雷杨先生,你让我准备的推车我都准备好了。”壮硕的男子离开屋后,伍芬梅对着沉默的雷杨道。
  
      这段时间两人倒是熟络了不少,和雷杨话时,伍芬梅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支支吾吾了。
  
      “嗯,知道了。”雷杨了头,但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伍芬梅看雷杨这副模样,有些不确定地开口问道:“雷杨先生……你还在想刚才那位奇怪的客人吗?”
  
      到这里时伍芬梅皱起了眉头,因为她此时忽然发现,也许是自己没太在意的缘故,她刚才竟没有看到那个男子的内心。
  
      “……倒也不是。”雷杨摇头,“我只是在想,好像该去军营送货了。”
  
      “送货?”
  
      “对,若雅之前给我,若是我在作坊里遇上了一位举刀便要砍我的原住民的话......就代表我该去军营送货了。”
  
      “......啊?”伍芬梅一头雾水
  
      雷杨先是对伍芬梅了一段后者听不懂的话语,而后又皱眉很苦恼地道:“另外我还在想......要是那个人刚才的那一刀真的劈下来了,我又接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