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五十四章 总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打我的脸
    “你们雷家两兄妹,一人是原住民眼中的天才少年,一人是冒险者眼中的高端玩家……”高大的男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雷杨,“名气可还真是大得可怕。”
  
      “第一天便斩杀a级魔兽,攻略了近乎所有npc,然后又是在军营附近开店,你们每做一件事情都要弄得人尽皆知。但是除了增加你们的名气以外,你们所做的这些事情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你们二人,作为冒险者却不思增强自己实力,只知道用奇特的方式博人眼球。在我看来,你们……不过是两个哗众取宠的丑罢了!”
  
      “两个跳梁丑而已,也敢担负这么大的名气!?”
  
      完这句话后,他用力地一脚朝地面上的皮甲踩下,皮甲在这一脚重踏之下瞬间塌陷变形!
  
      “看,就连你的皮甲都这么垃圾。“
  
      一旁的薇听得面色一变,虽然高大男子所话语中有许多她不懂的内容,但是……
  
      前面先雷杨就是垃圾,现在又雷杨只是跳梁丑。
  
      这群家伙……摆明了便是来找茬的!
  
      从这群家伙话的语气和气势汹汹的架势来看,他们似乎恨不得像踩踏那件皮甲一般,立刻将雷杨踩在脚下!
  
      薇顿时担忧地看向了一旁的雷杨。
  
      但令人意外的是,雷杨在听到这些话后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与激动的情绪,只是淡淡地了一句:“哦。”
  
      雷杨的反应令得屋中的所有人都是一怔。
  
      “……‘哦’是什么意思?”高大男子显然没料到自己一番慷慨陈词之后,雷杨竟会是这种反应。
  
      雷杨想了想,而后平静地对着高大男子道:“就是先生你得很对,我知道了。”
  
      高大的男子费了极大的功夫才确认了自己没有听错,确认事实后的他面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雷杨的反应让他有一种一拳打到空处的难受感觉。
  
      原本按照他的预计,雷杨在听完这段话后应当火℉℉℉℉,m.⊥.c△om冒三丈大为愤怒——常人听到这等辱骂性的话语多少都是会感到愤怒的。
  
      但雷杨的反应却平静得有些诡异。
  
      雷杨忽然上前了一步,步伐略有些沉重。
  
      不知他要做什么的高大男子顿时摆出了戒备的姿态,其余几位冒险者也纷纷走至了高大男子的身旁。
  
      雷杨似乎没有看到几人的动作,依旧在继续向前。见雷杨没有停下的意思,几人的身体之上同时释放出了强横的气息!
  
      几名冒险者中的实力最弱者都已经拥有接近三万级的等级,而为首的高大男子,更是八万级的强悍存在。
  
      这几人所释放出的气息相互叠加,竟隐隐地有一种凝为实质的感觉!
  
      屋中并无战斗能力的薇与战斗力极弱的伍芬梅顿时感到胸口一阵难受,四周的空间似是在不断地压迫着自己!
  
      然而处在几股气息压迫中心的雷杨却是面不改色,步伐稳定。
  
      包括高大男子在内的几名冒险者见状同时脸色大变!
  
      因为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这位名扬贝利亚城的天才少年根本就没做过任何正事,每天不是在学习非战斗技能就是在制作皮甲……
  
      雷家兄妹二人能在第一天便能斩杀a级魔兽,想必是初始的属性与自带的异能优异。
  
      但若是等级的话,想来应该是连一万级都没有的。
  
      奇迹游戏的等级基数大得莫名其妙,所以升级带来的属性增幅也是大得夸张,通常若是提升了一万级的等级的话,各方面属性的增幅会高达百以上——高等级冒险者对低等级冒险者极易造成属性碾压。
  
      所以就算雷杨初始属性优异,但他作为一个仅仅万级的冒险者,怎么也不应该扛得住数名三万级以上冒险者完全释放出的气息!
  
      然而事实就这样发生在了他们的眼前……雷杨面色如常地着几人的气息便走了上来!
  
      且高大男子注意到,雷杨每跨出一步,他脚下木制的地板都留下了一个浅浅的足迹。
  
      这里所的足迹,并不是木板受重压凹陷而形成的那种被破坏的痕迹,而是与少年的脚掌完全相同的痕迹!
  
      少年的脚掌便像是一枚印章一般,为地面烙下了属于他自己的印记!
  
      高大的男子瞳孔微缩……雷杨这样的举动,表明他对力量的掌控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雷杨很快地便走到了高大男子的面前,平静地看了他一眼。
  
      但就是在这样平静目光的注视下,高大的男子却无端地感觉自己眼前所站立的并非是一位少年,而是……
  
      一只极其恐怖的怪物!
  
      他浑身一颤,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但雷杨却只是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简单动作——
  
      他弯下腰,轻轻地拾起了地上的皮甲。皮甲上满是鞋印,且已经被高大男子踩踏得有些变形,但雷杨却毫不在意,拾起后拍了拍皮甲上的灰尘将他捧在了手中。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直起了腰,对眼前的高大男子道:“让你们看到我失败的作品,认识我这样连皮甲都做不好的无用之人还真是抱歉了。”
  
      “这件皮甲没有做好,按我们作坊之前假一赔十的承诺,我之后会给这位姐再做十件的。”
  
      雷杨现在还能唠家常一般地对自己出这句话,高大男子不由得感到极其的不可思议。
  
      这个人……遇上别人上门侮辱都不会生气的吗!?
  
      雷杨思索了一会儿,而后又对高大男子道:“先生骂我不要紧,不过还请不要在背后议论若雅。”
  
      高大男子想了想,而后冷笑道:“那位自称高端玩家的雷若雅姐,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个废物。”
  
      在高大男子完这句话后,在场所有人都注意到雷杨始终面无表情的脸庞上明显地出现了一丝波动。
  
      眼尖的薇还注意到雷杨在听到这句话时,右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但没过多久他便又松开了拳头,脸上的表情亦是恢复了正常。
  
      雷杨终究没做出任何太大的反应。
  
      高大的男子皱着眉头,似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回头走出了屋。
  
      走出屋的木门时,他还朝屋内啐了一口,以屋内外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高声道:
  
      “呸,没骨气的废物。”
  
      ……
  
      几名冒险者离开后,屋内的薇气得浑身发抖,似是无法接受自己崇拜的天才少年竟受到了这等侮辱。
  
      “这群人真的是欺人太甚!雷杨先生你和他们又无过节,他们凭什么专门跑过来将你辱骂一顿!?更可气的是,他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的!也不知道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们在听到这句话后会怎么看你!”
  
      “我让阿梅出去给顾客们解释了,今天影响了他们还真是抱歉。”雷杨将那件被踩过的皮甲放在了工作台上,一边仔细地打量着那个失败的魔法阵,一边随意地对着自己的粉丝道。
  
      “到底雷杨先生你为什么要对他们这么客气啊!?这群人明显就是来找茬的,他们得这么过分雷杨先生你就不生气吗!?”
  
      听到这句话后,雷杨忽然抬起了头来,认真地看着薇:“他们这样做,我当然生气……”
  
      “骂我也就算了,但是他们竟然还辱骂若雅……老实,刚才我真的非常生气。”
  
      当雷杨到这里的时候,薇注意到那个自始至终目光都有些呆板的少年,在此刻眼神竟变得异常冰冷。
  
      少年此刻的眼神,简直就像是……要吃人了一样!
  
      “那雷杨先生你既然这么在乎你的妹妹,之前又为什么反应得这么平淡呢?”薇前段时间便已经知道那位自称雷锋的姐真名叫做雷若雅,此时从雷杨的嘴里听到她的名字,薇莫名地感觉有些吃味。
  
      雷杨歪着脑袋想了想,而后道:“但是啊……若雅也嘱咐了我千万不要和冒险者或是原住民动手啊。”
  
      “……你就这么听你妹妹的话吗?”薇对雷杨的反应有些无语。
  
      “对啊,”雷杨了头,“妹妹她的话通常都不会有错的。今天这种状况她之前就料到过了,她走之前就告诉我……像我这种模板的人,总会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上来打我的脸,想要把我踩在脚下。”
  
      “这是什么道理?”薇一惊。
  
      “好像是什么主角模板一类的东西……若雅她的话我也不太懂啦,她有主角模板的人就得做好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有人跳出来质疑的准备。哪怕我什么事都不做,也八成会有人前来质疑我这种人怎么可能呼吸。”
  
      “这么邪门!?”
  
      “若雅还刻意叮嘱我了,这种情况就好比贫苦大众自然而然便会仇视高富帅一样正常,叫我千万不要有过激的反应,因为……欸,若雅她什么来着……”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思索许久后,雷杨终于想起了妹妹之前对自己嘱托的话语,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若雅她……这些人都是之后难得的战斗力,死一个就少一个啊。”
  
      ……
  
      贝利亚城的幕僚大人最近心情很不好。
  
      贝利亚城中的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他喜欢整天阴着一张脸,但却不知道其实只有在事情超出他掌控范围的时候,他才会这样表现。
  
      但自从他来到贝利亚城后,他几乎随时都会碰到超出他掌控范围的事情,所以大家都以为他喜欢阴沉着脸。
  
      最近在贝利亚城所发生的超出他掌控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所以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这段时间他手下的士兵甚至都有害怕见到他。
  
      城主大人整日带着士兵在外巡逻,军营里的事务顿时压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军队中士兵失踪的事件依旧在继续发生,虽然幕僚已经下令了全面封锁消息,但消息还是不可避免地传入了下面士兵们的耳中。
  
      来也有些奇怪,被城主大人带走在外驻扎巡逻的士兵从未发生过失踪的事件,反倒是原本作为大本营的军营几乎每天都会失踪上那么十数名士兵。
  
      基于这个事实,也不知是谁最先提出了“幕僚大人便是士兵失踪事件的幕后主使”这一言论。
  
      这一言论在军营中迅速地传播开来。
  
      幕僚本人都有好几次在军营中听到了士兵们在背后议论的声音:
  
      “听幕僚大人是士兵失踪事件的主使啊。”
  
      “这种事谁知道呢,幕僚大人整天阴着个脸,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嘘……有人来了。”
  
      幕僚极力地想要澄清谣言,但他又无法直接地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找不到真凶,也拿不出自己与此事无关的证据。
  
      充斥着谣言的军营中,散发出一股人心惶惶的味道。
  
      光是这件事便已经令得他焦头烂额了,更要命的是……
  
      这还只是超出他掌控的事情中的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