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四十四章 我嗅到了一股弱者的气息
    黄昏,贝利亚城外,江南皮革作坊。
  
      一名士兵一位少年,隔着工作台伫立着。
  
      “是你?”少年看了一眼士兵。
  
      “是我。”士兵了头,少年早有准备的模样令他略有些意外。
  
      “你来了。”
  
      “我来了。”
  
      “你毕竟还是来了。”
  
      “我毕竟还是来了。”
  
      沉默,良久的沉默。
  
      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对峙着,那夕阳却越发斜了。
  
      “你来干什么?”少年最终打破了沉默。
  
      “买皮甲。“士兵的话语干脆利落,一字一顿,没有半迟疑。
  
      少年沉吟少顷,缓缓问道:“买多少?每件出价多少?”
  
      “一百件,每件十银。”士兵的话语依然干脆利落,不带一迟疑。
  
      少年脸色一变:“你知道我这里不卖十银一件的皮甲。”
  
      “但我偏就要出价十银。”
  
      少年盯着士兵,士兵也盯着少年。
  
      少年沉默了许久,而后终于缓缓地摇头道:“江南皮革作坊的皮甲,统统只卖二十铜。”
  
      “你疯了,”士兵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波动,“若是照这样下去,这家店迟早会倒闭的!”
  
      “我很清醒,”少年依旧认真地看着对方,“因为若雅特意嘱咐了,不论军队方面出价多少,我都只卖二十铜。”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在又与少年对视了半晌后,士兵艾克觉得自己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率先举手投降:“好吧你赢了,我也是替你们兄妹着想向后勤处那边申请了很久才争取到了这个价格……不过现在看来我还真是在对牛弹琴。”
  
      见面前的少年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艾克感到有些恼火:“是幕僚大人让我来的。”
  
      “嗯。”
  
      “他这一百件皮甲希望你们能在一个月之内完成。”
  
      ----,m.±.co≯m“嗯。”
  
      “幕僚大人还……让你完成这一批订单后,亲自送过去。”艾克到这里时,语气似乎有些复杂。
  
      “嗯。”少年了头,脸上仍然看不到丝毫的情绪波动。
  
      艾克此时的表情有些怪异。
  
      当他接到外出采购皮甲的命令时,他是非常惊讶的。
  
      采购皮甲这件事情本身倒是正常,但命令中的具体内容却令得他不由得思索了许久:
  
      向江南皮革作坊预订皮甲一百件,限其一个月内完成,订单完成后由江南皮革作坊亲自派人送货,具体采购价格请与后勤处协商。
  
      江南皮革作坊他自然是知道的——之前还是他亲口向拆迁队的士兵们下了回营的命令,这家作坊出产的皮甲质量高得不可思议他也是知道的——有军营中的兄弟在白天的时候出营围观了作坊的开业,他们夜晚归营后无一例外地对江南皮革作坊出品的皮甲赞不绝口。
  
      但不管怎么……在这家作坊开张的当天晚上,幕僚大人便以军队官方的名义向作坊下了这样一笔不的订单……这件事情似乎远不像表面上的那样单纯。
  
      更不要那句“订单完成后由江南皮革作坊亲自派人送货”了。
  
      在天蓝大陆的设定中,军方的信息几乎是完全不与外界流通的。
  
      即使是在消息灵通的各大公会中向情报人员询问关于军队方面的信息,也只能得到“军方信息事关机密”的回答。
  
      虽然每周出来一天的士兵往往都会向自己的朋友或是炮|友透露一军队方面的信息。
  
      但也就仅限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了。
  
      因为若是关键性的信息,像是艾克上次失口向雷若雅出的军队数量这样的信息……这种事情一旦被军方发现或是被朝阳群众举报,传递信息和接受信息的两方可都是会被杀头的!
  
      非军方人士在正常情况下极有可能一辈子都接触不到军方的信息,更不要进入军营了。
  
      但这句话……
  
      却等同于给了江南皮革作坊一次自由进出军营的权限!
  
      若是碰见了什么大事,军队方面给人这样的权限也就罢了,但偏偏,给出这样权限的缘由……却只是送货这么一件得不能再的事情!
  
      艾克思索了许久也没能明白幕僚大人命令中的深意,但在接到命令后,他更加确信那位邪门冒险者与幕僚大人之间的关系必定非同一般。
  
      他费了一番心思,替江南皮革作坊争取到了更高的价格——当然他心里也清楚这家店出产的皮甲远不止十银一件这个价,但这已经是他能争取到的极限了。
  
      他希望那位邪门的雷若雅姐能看到自己示好的信息。
  
      但现实却与他的想象完全不同。
  
      他挖空心思地思索幕僚大人命令中的深意,费尽心机地为雷若雅姐争取了更好的价格。
  
      但到头来却连雷若雅姐这位正主都没有看到,只见到了她身边沉默寡言有些缺乏存在感的哥哥,这位哥哥还一口回绝了自己的价格。
  
      而“幕僚大人让你亲自送货”这句让自己感到极其不可思议的话语,对方在听到时却只是淡淡地了头,了一句“嗯”。
  
      仿佛只是听见了什么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
  
      刚送走了前来订货的艾克,江南皮革作坊便又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
  
      当金发男子踏入作坊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刚送走客人的雷杨还没来得及亮照明用的油灯。
  
      黑暗笼罩着屋狭的空间,在这样的环境下几乎无法视物。
  
      但雷杨还是很清楚地看见对方在走进凌乱的屋内时明显地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令他极为不喜的东西。
  
      雷杨在黑暗中盯着金发男子看了许久,才发现原来自己见过这个人。
  
      他有些脸盲,对于他来,花很多时间能认出一个人便已经明了此人给他留下的印象异常深刻。
  
      眼前的这个金发男子很强,所以他能记得。
  
      但在认出对方后,雷杨却不知如何开口——之前艾克的造访是由于妹妹早有预估,在离开前便先为他准备好了辞,所以他才能如此流畅地与造访者交流。
  
      雷若雅显然也没能料到这个的作坊会迎来这样的一位客人。
  
      “你好。”雷杨思索了许久,总算是想起了常人打招呼的方式。
  
      金发男子面对雷杨的问好却没有搭话,反而有些厌恶地看了对方一眼。
  
      雷杨没有看懂对方眼神中的含义。
  
      金发男子沉默了许久,几次张开了嘴似乎想什么,但每次嘴刚张开了一半便又重新闭上。
  
      如此反复了数次之后,金发男子终于还是出了话,但他话时眉头皱得很夸张,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喂,那个人呢?”
  
      “谁?”雷杨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雷若雅。”金发男子在出这话时眉头依旧皱得厉害。
  
      雷杨想了想,发现妹妹并没有留下关于这方面的交代,于是便老老实实地答道:“妹妹她和许轲先生出去了。”
  
      “去哪里了?”
  
      “不知道。”
  
      金发男子似乎对雷杨的这个答案极不满意,他睁大了蓝色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雷杨。
  
      雷杨觉得这人好生奇怪,上次碰到自己一句话也不便是一斧,这次碰见倒是了几句话,但却一直带着这么一副表情看着自己……
  
      雷杨不出对方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但这样的注视令得他很不舒服。
  
      正当雷杨想到这里之时,他忽然发现眼前的金发男子动了。
  
      金发男子上前跨出了一步,他跨步的动作极快,当雷杨意识到他动了的瞬间,他便已经跨步来到了雷杨的身前,而后……
  
      他的手中竟凭空地出现了一柄巨斧!
  
      巨斧突兀地朝雷杨劈来,四周的空气随着巨斧的劈砍发出了“猎猎”的沉重声响!
  
      宽大的斧刃瞬间占据了雷杨的整个视线,他心中一惊,而后右手几乎下意识地便向一旁伸出,握住了放在桌上的长刀。
  
      刀柄落入手心之中传来了熟悉的触感,雷杨原本有些惊慌的心神在这一刻顿时大定。
  
      面对即将劈至自己额头之上的巨斧,雷杨熟练地抽刀出鞘。
  
      在黑夜中几乎看不清雷杨抽刀的动作,只听得铁刀自鞘间抽出发出了“铿”的一声响,而后铁刀便已经向着斧刃劈出!
  
      长刀与巨大的斧刃相撞,毫不费力地便将对方削为两半!
  
      铁质的斧刃一如上次一般径直地落在了地面,在寂静的黑夜中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你干什么!?”雷杨这回却没有收刀,而是警惕地看着金发男子。
  
      他觉得对方有不对劲。
  
      上次这名金发男子亦是同样地莫名朝自己挥斧,但对方的攻击中却明显未带丝毫的敌意。
  
      然而这一次……
  
      明明是同一个人,同样莫名地朝自己出手,甚至连出手最终的结果都一模一样……
  
      但自己能感受到……
  
      这个人,这次是真的动了杀心!
  
      若自己接不下那一斧的话……他恐怕真的会把自己杀掉!
  
      “我嗅到了一股弱者的气息,所以很不爽。“金发男子向后退了一步,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上次金发男子夸赞雷杨手中的铁刀锋利无双时,双眼始终注视着雷杨。
  
      这次金发男子在完一句有些莫名的话语后,目不转睛地盯着雷杨手中的铁刀。
  
      蓝色的双眼于此刻明亮异常。
  
      ……
  
      女冒险者觉得今天自己遇到了一件怪事。
  
      这件事真的很奇怪,女冒险者思来想去依旧感到非常诡异。
  
      但这个事和会长大人有关,她又不能随便出来,只能憋在心里,这令她很难受。
  
      今天早上的时候,她奉会长大人的命令正想要将两件礼物送去江南皮革作坊。
  
      但刚走下楼不远,她便又听到了会长大人的声音:“等等,这个东西……还是让我亲自去送吧。”
  
      女冒险者闻言后有些惊讶,她连忙回过头去,发现会长大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她正想要恭敬地询问会长大人突然变卦的原因,会长大人却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挥了挥手道:“别废话了快把东西给我。”
  
      会长大人的反应吓了她一跳,她连忙把手中的两件东西递给了会长,其间还心翼翼地观察着会长的表情,生怕对方生气。
  
      会长大人似乎有些急躁,竟对自己的观察没有丝毫的反应。
  
      他接过两件东西后,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女冒险者这时只是感到略有些奇怪,不过倒也没想太多。
  
      但真正令她觉得古怪的是……
  
      在短短的十分钟后,她便又一次看到了会长大人!
  
      并且就在屠龙会聚集处的大厅之中!
  
      当时的会长大人,正站在一大群的冒险者之中与大家谈笑风生,脸上挂着温和的表情。
  
      她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再度睁开眼时会长却依旧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女冒险者觉得很奇怪……
  
      因为自己明明……是亲眼看到会长大人出去的。
  
      江南皮革作坊所处的位置离这里少也有半个时的路程,会长大人既然了自己要亲自前去送礼……那就没道理这么快回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