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三十五章 妹子需要的只是一个坚实的怀抱
    右手上的鲜血吓了伍芬梅一大跳,她的浑身都在此刻不断地颤抖。
  
      鲜红血液发出的刺鼻的味道狠狠地刺激着她的感官,令得她一阵失神。
  
      “这是谁的血……这是谁的血……”她睁大了双眼不断地重复着相同的一句话。
  
      “谁的血?”那个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落入了伍芬梅的耳中,“你仔细看看呀……”
  
      “这不就是你最想杀死之人的血吗?”
  
      伍芬梅闻言蓦然抬头,发现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少女。
  
      少女全身的模样在黑暗中都显得有些模糊,伍芬梅唯一能看得异常清楚的……
  
      是正插在少女腹部的一把锋利匕首。
  
      明明四周的环境皆是黑暗,不该有一丝一毫的光亮,但匕首却诡异地反射出光线,落在人眼中明晃晃的,显得格外刺眼。
  
      鲜血自腹部被匕首插入的地方汩汩地流出,匕首在其侵染下微微地蒙上了一层红色。
  
      对方似乎极为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肚子,同时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好几步。
  
      伍芬梅感觉对方仿佛用一种怨恨的目光望了自己一眼,而后重重地倒在了黑暗之中。
  
      匕首从她的腹部落下,掉在地面上弹动了好几下,发出响亮的声响。
  
      声音回荡了数声,之后一切都归为寂静。
  
      黑暗中,唯有匕首的光亮和手中的鲜血清晰异常。
  
      “看到了吗?那就你老师最喜欢的那个女人,你杀死她了诶。“
  
      伍芬梅闻言顿时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我没有……这不是我做的……”
  
      “呵呵,”黑暗中的声音发出了一声轻笑,“这只匕首,可是你亲手推进去的啊,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伍芬梅顿时想起了自己在推开那扇黑门时……
  
      同时还感觉把什么东西推进了深处。
  
      “可是……可是……”巨大的空洞感觉包裹住了伍芬梅,她的心中无端地生≥♀≥♀≥♀≥♀,m.$.c↗om出了愤怒的感觉。
  
      为什么……
  
      为什么!?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人啊!为什么要让我去杀死老师最喜欢的人!?”鲜血的腥味令得胃部不断地涌上恶心的感觉,伍芬梅强忍着难受,站起身来对着四周的黑暗大吼道。
  
      “但我帮你实现的……只能是你心中所想要得到的东西啊,如果你心中从未想过这些的话,”声音到这里时顿了顿,而后的话语中带上了一疑惑的味道,“你又为什么会亲手杀死她呢?”
  
      “这就是你想要的,你想要独占你的老师,你不想其他人分享老师对你的喜欢,所以啊……杀死她就是你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啊。”
  
      伍芬梅顿时呆立在了原地,如遭雷击。
  
      自己……原来是这么想的吗?
  
      自己……原来是这种女孩。
  
      浓郁的黑气以她的躯体中渗出,像是极富侵略性的野兽,不断地向外扩散开来!
  
      伍芬梅向前走了一大步,拾起了地面上的匕首。
  
      像自己这种人……根本就配不上老师的喜欢吧。
  
      ……
  
      许轲不知道自己在黑气的包裹中已经行走了多久。
  
      他清楚这片黑气必定是伍芬梅陷入的幻境,因为那个柔弱的少女原本应该就躺在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
  
      黑气上附带着极端的寒冷,许轲每走一步都感觉惊人的寒气正不断地向自己体内侵袭。
  
      每一次吸气都感觉寒冷正在自己脆弱的喉管处肆虐,每一次呼气都能吐出一大片白色的气体,气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凝为冰晶。
  
      “阿梅她的内心……原来这么冰冷吗。”许轲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忽视了身边那个柔弱少女的感受许久。
  
      玛门的幻境都是根据陷入幻境者的内心所生成,很难想象她的内心已经孤独无助迷茫到了怎样的地步,才能令这个幻境充满了这样冰冷的黑气。
  
      许轲又艰难地朝前走了许久之后,抬头忽然发现伍芬梅就在自己身前几米远处。
  
      她正背对着自己,似乎在低头看着什么东西。
  
      他不由得心中一喜,连忙大声地呼喊了对方一声:“阿梅!”
  
      呼唤的声音在四周不断地回响显得格外清晰,但不远处的伍芬梅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毫无回过头来的意思。
  
      许轲注意到对方浑身上下都在剧烈地颤抖,手中好像拿着什么东西,正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许轲皱了皱眉,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他又扯着嗓子呼唤了对方一声:“阿梅!”
  
      伍芬梅好像听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来带着期望的眼神望向四周,但很快她便又失落地垂下头去:“我还以为……我听到老师的声音了呢。”
  
      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哭腔,充满了无助与悲伤的情感。
  
      所以当少女的声音清楚地落在了许轲的耳中时,他的心脏顿时似被针刺了一般,倏地一阵发疼。
  
      “也是呢,像我这样的女孩子……像我这样的人,老师又怎么会喜欢呢?”她自嘲地笑了笑,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伍芬梅现在依旧是背对着许轲的,所以许轲看不清少女面上的表情,但当她抬起右手时,许轲心脏却是一阵狂跳!
  
      少女的右手中所拿着的,是一把泛着寒光的锋利匕首!
  
      而匕首与少女的右手上,此刻都带着猩红的血迹!
  
      更令许轲惊讶的,是伍芬梅随后开口出的一句话:“我这种人……还是死了最好吧。”
  
      完这句话后,伍芬梅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发出一阵神经质的大笑!
  
      “不要!!!!!”许轲失声道,同时大步向前方迈出。
  
      但四周的黑气此刻忽然地变得沉重起来,随着他这一步的跨出,竟开始挤压起他的身体!
  
      而原本寒冷的感觉在这一刻蓦然再次加深,许轲甚至感觉自己的脸庞上明显都有液体开始凝固起来!
  
      他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向前迈出了一步,但仅仅是迈出了一步,他便感到浑身的骨骼在四周黑气的压迫下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声响!
  
      冷气吸入肺中,肺部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冰冷的感觉,反而像是被火焰在狠狠地灼烧!
  
      “要是老师知道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也许永远也不会原谅我吧,这样就真的彻底离开我了。”
  
      伍芬梅自言自语时所的话语让许轲有些心酸。
  
      这里……只是幻境啊。
  
      而且是在玛门诱导下的幻境啊,伍芬梅这样本身心性单纯的女孩在玛门的诱导下陷入执念做出什么事情也不奇怪。
  
      虽然不清楚伍芬梅她到底做了什么,但令她如此自责的事情肯定不是出于她的本意。
  
      她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是自己了让她误会的话……对女孩子这种话本来就是很犯规的事情;也是自己没有察觉到少女正在一地长大,对自己的情感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生变化;而不知怎样来到这个游戏后,也是自己没有发现少女心中那份埋藏着的心意。
  
      少女没有犯错,自始至终错的都是自己。
  
      他又艰难地向前跨出了一步,红色的鲜血在这时自他的口中、鼻中以及双眼中溢出,而鲜血又被寒气极快地冻结为了固体,附着在许轲的脸上。
  
      与少女之间极短的距离,在此刻就如同天堑一般!
  
      “老师……”听上去伍芬梅已经哭出了声音,“再见。”
  
      她手中的匕首顿时朝胸膛落下!
  
      “阿梅!!!!”
  
      许轲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力量,在看到少女向她的胸膛挥出匕首的瞬间,他的整个身体都朝少女跃去!
  
      两人之间所有的间隔都在这一跃之下消失不见。
  
      “阿梅,住手!!!!”熟悉的声音终于彻底地突破了不可见的屏障,落入了伍芬梅的耳中。
  
      她心中一颤,想要止住手中匕首的下落,但却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它不断下落的轨迹!
  
      就在这时,许轲修长的双手从后面伸出紧紧地抱住了伍芬梅。
  
      原本将落在她胸膛上的匕首狠狠地扎入了许轲的手臂之中,鲜血顿时自匕首扎入之处飙射而出。
  
      血液溅在伍芬梅的手上和脸上,在经历了短暂的呆滞后,她慌忙地向身后的老师道:“老师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我之前还做了那样过分的事情,现在还又伤了你……”
  
      “阿梅……不要再了。”老师的声音有些哽咽,听得出来他话的时候情绪异常激动,“这些都是假的!假的!阿梅你没做错任何事情!”
  
      “……假的?”伍芬梅感到有些疑惑,她想要扭过头去看看老师现在的状态,但老师把自己抱得很紧,她根本回不了头。
  
      老师浑身都软绵绵的,似乎没什么力气,唯独抱住自己的双手充满了力量。
  
      就好像觉得只要一松手自己就会溜走。
  
      “阿梅……老师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老师的怀抱里明明充满了逼人的寒气,但在此刻却令伍芬梅感到一阵温暖。
  
      “真……真的吗?”伍芬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用颤抖的声音向老师发出了疑问。
  
      “真的,我们约好了。”
  
      在完这句话后,两人之间沉默了许久,最后伍芬梅有些犹豫地开口道:“老师……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好啊。“身后的老师将双手松开了一,让伍芬梅恰好能够回过身去,“别被吓到就好了。”
  
      伍芬梅看到老师的脸上覆盖满了红色的固体,看上去异常狰狞,伍芬梅在初看到时吓了一大跳,并且感到一阵心疼。
  
      但随后她便安下了心来。
  
      因为她看到老师的内心中,全是满足与快乐的情绪。
  
      她静静地将脑袋贴上了老师的胸口位置,老师的心跳声在她的耳边清晰可闻。
  
      她看到身旁的黑气逐渐地褪去,同时四周传来玻璃破碎般的声响。
  
      无数的裂纹爬上了视线中的黑色空间,当裂纹几乎布满视线之时,黑色的空间轰然破碎,化作漫天的碎片于空中不断落下。
  
      仿佛一场华丽舞台剧的最终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