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二十三章 面对诈骗时的正确应对方式
    “你在幻境里到底看见了什么?“雷若雅向许轲问道。
  
      许轲闻言犹豫了片刻,而后还是苦笑着道:“事实上,我遇上了我的前未婚妻……“
  
      “前未婚妻……“雷若雅下意识地重复了一下这个词,而后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双目圆睁抚掌问道:“阁下这莫非是传闻中的退婚流!?“
  
      许轲头,笑得有些勉强:“她是我的青梅竹马,在很的时候,大家便把我们视作一对。我们从到大的感情都很好,到了后来也就自然地互相暗生情愫。最早的时候,还是她主动向我告白的。我们的感情进展很快,在两年前,我们订婚了。“
  
      “但就在半年后,她便悔婚了。当时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就像天塌了一样,因为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主动告白的她忽然又提出了悔婚。我到后来也没弄清楚……或者我下意识里也没想弄清楚她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只是听她的家里似乎是觉得我的条件配不上她。“
  
      雷若雅抚掌叹道:“这就是典型的与家族势力不相匹配的婚约,主角家道中衰引起对方家族心生不满,而后对方家族强行以势压人取消婚约,给读者营造一种极端压抑与沉闷的氛围,这可是如教科书一般标准的退婚流展开!“
  
      到这里,雷若雅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狂热,追问道:“然后呢然后呢!?你是不是在面对对方的退婚时轻蔑一笑甩下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而后亲手撕毁婚约潇洒离去,潜心苦修数年终成无上大道,归乡覆手将对方家族碾作飞灰!?这便正应了退婚流为主角后续发展拓广空间的终极目的啊!“
  
      “若雅姐你快醒醒!“许轲被少女的狂热状态吓了一大跳。
  
      而后他又摇了摇头,缓缓地道:“在外界又哪能做出如若雅姐所这般行径。在被退婚后我便离开了家乡,去了一个普通地方当了一个老师,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许轲语气平静,但雷若雅闻言却夸张地挑起了眉头,声音骤然抬高了一个八度:“真是岂有此理!这世上怎会有你这等人物!?“
  
      “若雅姐何出此言?“许轲有些不理解对方的反应。
  
      “如此标准的主角模板大好开局,正预示着你前途不可限量,但你却不加珍惜不想如何打脸回去,只思平淡地生活!?“
  
      许轲一愣,但随后便答道:“此事我已经放下了,还请若雅姐不要再提。“
  
      “若你是真的放下了我又岂会出如此言语?此等情商低下只行为我可不屑为之。“雷若雅冷笑道,“既然你已经放下,那为什么你之前又差坠入深渊?“
  
      许轲张了张嘴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却发现不知该些什么。
  
      “玛门既然是对应'贪婪'的恶魔,那么他的幻境自然是要激发出你内心深处失控的**。你幻境中所见若我所料不差必定是你被退婚的场景,他此番行为便是想让你感到不甘心与愤怒,从而产生对于强大力量不正常的渴望。“雷若雅叹息道,“既然是直面心中原罪的幻境,那必当是触及该罪项才会有危险。若你真的已经放下,那便不应该受其诱惑甚至险些丧命!来去……“
  
      “够了!“许轲浑身颤抖地发出了怒吼,打断了雷若雅尚未完的话语。
  
      自己明明应该早就放下了……
  
      可是若是真的放下了,又怎么会在再次经历那个场景时感到不甘心和愤怒呢?
  
      又怎么会对那扇门后的东西有那么强烈的渴望呢?
  
      还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其实……
  
      “终归只是自欺欺人罢了。“雷若雅的嘴中出了她之前未完的话语,话语毫不留情地直击许轲的内心。
  
      ……
  
      “想要改变这一切吗?“黑暗中响亮的声音依旧不带任何情绪。
  
      雷杨依旧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对于提问没有任何的反应。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声音继续响起。
  
      “明明已经决定了要保护好妹妹不是吗?“
  
      “就凭现在的你,又真的能够保护住她吗?“
  
      “不甘心的话,你又在犹豫什么呢?“声音逐渐变得急促,不断地向雷杨抛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不甘心……守护……变强……不能像现在这样……
  
      无数的问题与想法如狂轰滥炸一般地涌向雷杨的脑海,庞大的信息堆积在一起,平日在妹妹身边几乎不动脑思考的他此刻顿时觉得脑袋似乎要爆炸了一般。
  
      雷杨抱着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呐喊:“啊!!!!!!“
  
      雷杨的声音在黑暗中不断地回响,随着声音的扩散,整个黑暗的空间竟开始逐渐地浮现出细密的裂纹!
  
      而后下一刻黑暗骤然碎裂为了无数的碎片,碎片汇聚在雷杨的面前,形成了一扇黑色的巨门。
  
      雷杨依旧保持着抱头的姿势,眼前景象的忽然变化令得他一愣。
  
      “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那道声音从黑色的巨门中传出,声音依旧不带任何的情绪,但此刻传入雷杨耳中,却似乎多出了一种异样的魔力。
  
      “推开它,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你可以拥有保护你妹妹的力量,你可以拥有凌驾于一切的力量。“
  
      雷杨睁大了眼看着身前这扇黑色的门—黑色的门看不出是由什么材质构成,看上去极为普通,甚至还有些破败。
  
      “真的……能得到一切想要的东西吗?“雷杨神色激动,他觉得自己出这句话时声音颤抖得厉害。
  
      “只要你推开它……来吧,来吧……一切都是你的。“声音此刻忽然开始拖得很长。
  
      “这样吗?“闻言后雷杨由衷地赞叹道:“那还真是好厉害,不过我还是觉得不要推开为好。“
  
      “……啊?“声音中出现了掩饰不住的疑惑,声音的主人在此刻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对方的答案,不禁向雷杨提出了疑问,“你什么?“
  
      “我我觉得我还是不要推开这扇门为好,因为若雅她了陌生人的好处不能随便接受。“雷杨对着黑门认真地解释道。
  
      “……“雷杨感觉声音的主人在听到自己的答案后似乎被噎住了。
  
      声音沉默许久后才再次响起,它向雷杨抛出了一个无数人问过的问题:“……你是笨蛋吗?“
  
      雷杨认真地了头表示肯定。
  
      ……
  
      此刻的许轲和雷若雅依旧待在两人碰面时的地方,雷若雅双手抱膝坐在阶梯上发呆,许轲站在一旁,脸色有些不自然。
  
      “这样的幻境,雷杨先生真的没问题吗?“许轲依旧有些不放心。
  
      “安啦,这次的'贪婪'幻境在来之前我大致便已经猜到了,我自认应该堪破不了如此幻境,因此进来之前我就先服用了'破妄水'。“雷若雅挥了挥手中空空如也的瓶子,朝许轲道,“若想走出这个幻境,大概得要心志非常强大或是心志非常单纯。“
  
      “那雷杨先生他是属于哪一种?“
  
      “心志强大者能坦然面对自己的一切,不论遇到怎样的幻境也依旧能保持本心不被诱惑。而心志单纯者则心中根本无'贪婪'这一原罪,这样恶魔自然也就无从下手。不过虽然了这么多……“在进行了大段的解释后雷若雅忽然话锋一转,“但讲道理的话我觉得哥哥大人他并不是上述的任何一种。“
  
      话音刚落,雷若雅的视线便转向了许轲想要观察后者的反应。
  
      许轲见雷若雅正在期待着自己的反应,顿时耸了耸肩:“若雅姐不必卖关子了,我发现自奇迹游戏开始以来似乎一切的事情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所以以后不论你做出怎样的事情我都不会吃惊了。“
  
      雷若雅不禁大为失望:“那我以后岂不是又只能和我的笨蛋哥哥相声了。“
  
      “言归正传,“雷若雅正色道,“听了你对幻境的描述,我大概是清楚boss的套路了——再现能够极大触动陷入幻境之人心理的场景,最好这些场景能够令陷入幻境者感到极度的愤怒和不甘,从而使陷入幻境者产生对于力量极度的渴望,到这里其实陷入幻境者便已经触犯了'贪婪'之罪了。这个阶段的幻境就现在来看的确很无解,因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这样的经历。“
  
      “但这个幻境其实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因为在这个幻境中并不是触及了原罪就会令陷入者遇到危险,从你的描述来看,对方千方百计地诱惑你去触碰那扇门。由这个条件我们可以做一个最简单的推断——虽然不知道接触那扇门后的后果到底如何,但从对方的做法来看,恶魔将军的一切手段终究是需要陷入幻境者接触了那扇门后才能施展,在那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铺垫罢了!“
  
      雷若雅总结道:“这个幻境的本质其实和诈骗的套路极为相似,不论诈骗分子编造的前戏如何饱满,它的目的归根到底就是要骗你的钱。“
  
      雷若雅完又看向了许轲,她清楚若是按之前许轲的表现,此时听到自己跨度如此之大的类比多半又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但许轲只是微微颔首,示意她接着讲下去。
  
      强大如雷若雅也不禁得感到有些泄气:“所以应对这个幻境最有效的方法其实便是和应对诈骗分子的方法同理,无论对方怎样甜言蜜语花言巧语,只要坚守住自己的节操……我是钱包,他便拿你毫无办法。而在这里,只要你不去碰那扇门,恶魔将军便就是拿你没有办法。“
  
      “可事实上在真实面临幻境的时候,由于对方有刻意地营造陷入者的情绪,所以想要抵抗住那个诱惑……平心而论真的很难。“许轲沉思片刻后提了自己的问题。
  
      “诚然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这的确不大现实,就像有的人明知道是诈骗却依旧会自掏腰包一样。但若是恶魔将军遇上了拥有主角模板的哥哥大人的话,估计也只能吃瘪了。“雷若雅抚掌叹道,“因为很不巧的是,我家哥哥大人从便家教良好,陌生人让他开门这种事,他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到此处,雷若雅忽然发出一声冷笑:“谁知道门后会不会是要给他看金鱼的怪蜀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