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十七章 那可真是令人心驰神往!
    转眼间,这一批冒险者已经来到了奇迹游戏一个月。
  
      高端玩家雷若雅在这一个月内几乎攻略了全部的npc,这个事实令得所有冒险者们极为震撼。
  
      不是没有人尝试着使用与雷若雅类似的方式来对npc进行攻略,但那些人却发现雷若雅自npc性格出发的攻略方式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复制的。有少部分人采用这种方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但绝大多数这样做的人只是弄巧成拙—生搬硬套的方式并不可取。
  
      在清楚这一后,冒险者们明白了在这方面上并不能与雷若雅同台竞技,再加上大家发现攻略npc完成的奖励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丰厚—更多的只是一些生活技能,偶尔有少量的经验值和品质极为一般的装备,并没有大家所认为的系统成就,所以大多数人便也就放弃了这件事情,只有少数的人尚在坚持。
  
      大家又回归到了最初来到游戏时的状态。
  
      打怪的打怪,转职的转职,强装备的强装备,虽然大家都发现了游戏等级系统极为恶劣,但毕竟升级时所得到的属性都是实实在在的。
  
      自己在变强的这个事实,是不会作假的。
  
      冒险者中已经有练级狂人突破了万级,在完成转职后已经学习了第一个战斗技能。
  
      战斗技能的从无到有的确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因为在此之前哪怕是个人属性再高,但毕竟大家都是来自普通位面的普通人,所以战斗的方式始终停留在肉搏的层面上面。
  
      但据传闻,拥有了第一个战斗技能的冒险者体内已经出现了斗气这种高武位面的东西!
  
      更强大的个人实力,对于冒险者们来显得更加实际。哪怕是在这个法制化的魔幻世界中,实力也显然是每个人立足的根本。
  
      因此雷若雅的事迹虽然令人震惊,但兄妹两人这种刻意花大功夫攻略npc的行为也有很多人感到不解。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所有冒险者都变得越来越强,但原本起就极高的兄妹两人却在这一个月中滞足不前。
  
      这种行为完全称得上舍本逐末。
  
      奇迹游戏开始的第三十一天,楠水的家中来了一位客人。
  
      雷若雅轻轻地给面前这位陌生的客人斟满茶水,同时细细打量着此人。
  
      客人是一名很高的金发男子,不过身形瘦削,看上去略显得有些单薄。他面相英俊,鼻梁高挺,一双蓝色的眼此刻也同样在打量着雷若雅这位名气极大的高端玩家。
  
      此人穿着一件天蓝大陆的长袍,看上去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
  
      雷若雅为客人斟满茶后又为另一旁的许轲也倒了一杯。
  
      自铁匠铺目睹雷若雅攻略锤石大师之后,在升级之余,许轲经常带着伍芬梅来这里,他似乎已经认定了雷若雅对这个游戏有着与众不同的理解。
  
      茶水的热气令许轲眼镜的镜片微微蒙上了一层白雾,但许轲却似没有察觉一般,只是死死地盯着这位金发男子。
  
      他能感受到对方并没有对自己或是雷若雅抱有任何的敌意。
  
      但是不上为什么,金发男子令他有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雷若雅姐,你好。“金发男子率先打破了三人间的沉默。
  
      男子的声音带着较为浓厚的鼻音,不过语气温和,听上去倒是让人觉得很舒服。
  
      “你好。“雷若雅了头,“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金发男子笑了笑,开始了自我介绍:“我叫比格努斯,不过想必这个名字对于两位来太过普通了。虽然我是古英国人,但我从仰慕古****文化,因此我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二位祖上也明显都是古****人,你们叫我钰洲就好。“
  
      “直你的来意吧。“雷若雅开门见山。
  
      雷若雅单刀直入的话语令钰洲不禁挑了挑眉,这名身形瘦削的金发男子轻笑一声,而后身体周围中正平和的气场骤然一变。
  
      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从他的身体中透出并在瞬间散发至整个房间!
  
      这股气息既如山岳般巍峨似入天际,又如大海般连绵不绝无边无际。
  
      许轲雷若雅两人在此人面前似乎都变得无比的渺,在这一刻,两人甚至觉得面前的男人乃是睥睨天下的帝王!
  
      这位帝王站起身来,豪气冲天,正欲开口。
  
      但雷若雅未等对方开口,便直接拍案而起,抢先道:“若是阁下想问我当今天下谁为英雄,那么我便直接回答了。“
  
      少女抚掌叹道:“今天下英雄,唯阁下与若雅耳!“
  
      钰洲如帝王般的气势在这一招下亦不由得一滞,但他迟疑片刻后便大笑赞叹:“若雅姐当真如传闻所言一般无二。“
  
      “然若雅姐此言差矣,在下私以为,今天下英雄……“钰洲到此时顿了顿,用满含深意的目光看了雷若雅一眼。
  
      雷若雅心中顿觉不妙。
  
      “今天下英雄,唯若雅姐一人耳。“金发男子在出此话时似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而后他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势再次增强,如山岳般的压力似是凝为实质重重压在房内其他二人身上!虽然并不会真的令人如受重压,但也令得二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许轲脸色大变,他从钰洲身上感受到了甚至超过a级魔兽的压力。
  
      世上竟真有此等人物,光是气势便达到如此地步!而且此人分明是和自己同时来到奇迹游戏的冒险者!
  
      雷若雅在听到那句话后便瞳孔一缩,眼前这位名为钰洲的男子,明明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却可以大方地出他并非英雄这种话来—这个人远比想象得难对付。
  
      “不知若雅姐对奇迹游戏有什么看法?“钰洲温和地发问,但身上那股气势却未弱分毫。
  
      雷若雅难得很仔细地想了想,而后表情认真地向眼前的男子回答:“指引者既然曾言明我们所作所为一切皆是为了变得更强,那我们最该做的自然也就是变得更强。虽然系统的升级与职业技能系统略显坑爹,但也正因如此我等更该加倍努力强化自身,毕竟其他任何外物都没有自身的强大来得实际。“
  
      钰洲听后摇头笑道:“若雅姐与令兄雷杨于游戏第二日便可斩狮虎这般强大魔兽,却在这一月中没有任何升级强化自身的打算,想来若雅姐这番话也是言不由衷。“
  
      雷若雅闻言心中蓦然一惊。
  
      但她面色如常,摇头抚掌:“非也非也,如我所变强的确是大家最佳的选择。但人各有志,他人追求力量的巅峰,我这人淡泊名利闲云野鹤,只欲在如此法制世界开上一家店。凭借为兄雷杨高超的学习能力过上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安稳日子。“
  
      她似是极为享受对于未来的这种展望,竟得摇头晃脑:“每日睡至日上三杆,忙时开店经营,闲时捉鳖捕鱼,若是有幸能钓上一只大冰蛙改善伙食那自然是极好的。如此闲暇诗意生活,岂不快哉?“
  
      许轲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若不是清楚这位高端玩家的德行,几乎就要信了对方的这番辞。
  
      “若雅姐真会笑。“钰洲抚掌大笑,但紧接着便话锋一转,语气开始变得格外的严肃:“在下欲创建一冒险者组织,不知若雅姐意下如何?“
  
      “哦?“雷若雅有些意外。
  
      “奇迹游戏一个月,冒险者们依旧如一盘散沙,虽有少量自发抱团之人但终究不成气候,而大陆冒险者公会终究只是原住民为我们所设仅仅有流通情报和交接任务的功能,起不到团结诸位冒险者的作用。“钰洲负手而立,双手虽均在背后但却自有一副指江山的霸气风范。
  
      “故我欲创建一组织,以团结贝利亚城冒险者。在如此陌生环境与古怪系统下,第一幕时间已经过半,为应对接下来未知的二三幕,我认为此举措极有必要。“
  
      “且冒险者本就水平参差不齐强弱不一,若如当下这般放任自流,只会令弱者更弱,强者更强,不利于冒险者整体实力的提升。弱者之哀鸣,之渴望,之祈求,应当有强者能为其实现,我创此组织,便是欲以双手实现弱者之梦想。而强者抱团,也有利于向游戏的更深层次探索。“
  
      “组织拟命名为'屠龙会',正是应若雅姐可屠巨龙之言。身处如此异世,当志存高远,巨龙虽为传奇生物,但集所有冒险者之力,也未尝不可挑战!钰洲创屠龙会,便是包含此意,望与所有冒险者共攀巅峰。屠龙二字,当作为目标,与诸君共勉。“
  
      许轲在听到钰洲这番慷慨激昂的发言后,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此人所图竟如此之大!
  
      不论嘴上得再好听,创建屠龙会此事,穿了便是想要统驭所有冒险者!
  
      这位名为钰洲的男子不仅实力深不可测,心中所想也是常人根本不敢思索之事。
  
      此时负手而立,眼神温和而不失霸气的他,正如君临天下的帝王!
  
      雷若雅却面色如常,听完这位帝王般男子的演后,不发一语。
  
      “若是若雅姐答应参与屠龙会,我愿以副会长之位待之。“他的语气依然温和,但却带着一不容置疑的味道!
  
      雷若雅笑了笑,指向桌上的清茶。
  
      “若雅姐是再容你思考一盏茶的时间?“
  
      雷若雅轻轻摇头:“不,我是,茶凉了,你该走了。“
  
      钰洲一愣,而后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雷若雅在他的注视下显得异常淡定,竟自顾自地喝起茶来。
  
      “若雅姐果真妙人。“完这句话后,钰洲起身准备告辞。
  
      不过似是这时他才注意到许轲了一般,忽然冲许轲道:“听闻许轲先生半月前成功攻略贝利亚城中学究先生,事后那位学究对许轲先生的学识惊为天人。屠龙会创立之初,也正需先生这样的人才,若是先生有兴趣助我一臂之力,钰洲愿以高位待之。“
  
      许轲倒是没料到对方忽然对自己发出了邀请,思索片刻后便认真答道:“虽想助钰洲先生一臂之力,但我这人闲散惯了,还请见谅。“
  
      钰洲似乎对这个答复并不意外,径直转身离去。
  
      “若雅姐你对此人有何看法?“待得对方离去后,许轲向雷若雅发问。
  
      “……这个人非常危险。“雷若雅表情异常严肃,“我真的很难想象在怎样的环境下,能够在外界培养出这样一个皇帝一般的人物。“
  
      她忽然冷笑一声:“天下英雄唯我而已?这话听上去还真是天大的恭维!“
  
      此人丝毫没有将他自己视为英雄的意思,却敢直言不讳地出天下英雄唯雷若雅一人这种话。
  
      因为他自始至终就将自己放在了一个更高的位置上!
  
      从古至今,绝大多数皇帝无需是盖世英雄,但天下英雄自当为皇帝所用!
  
      想到这里,雷若雅忽然开始毫不顾忌形象地抓耳挠腮,一副焦急苦恼的样子:“不过,这个冒险者组织的名字……“
  
      “听起来真是像在打你的脸一般?“许轲看着雷若雅的表现,感到有些不解,于是试探性地问道。
  
      雷若雅闻言拍案而起,双目圆睁:“听起来还真是合我的胃口啊!这个组织听名字就如此狂拽酷炫叼还真是令人心驰神往!“
  
      “……“许轲抚额无言。
  
      雷若雅忽又正色道:“不过我和我的笨蛋哥哥也该开始做正事了。“
  
      “正事?“
  
      “是啊,等他回来,我就去做主线。“
  
      这话令得许轲大惊:“这个游戏何时有过主线一?“
  
      “那只是你们这群废柴没能发现,“雷若雅轻蔑一笑,“感兴趣的话,就一起来吧。“
  
      ……
  
      许久未露面的雷杨走到楠水的家门外时正巧看见了一个金发男子从家中走出。
  
      他有些意外,这里除了许轲伍芬梅二人以外还从未来过其他冒险者。
  
      金发男子看到他时似也有些意外,因为雷杨明显看到了男子英气逼人的眉头一挑。
  
      没来由的,雷杨心中警兆忽生,他下意识地便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刀向前方劈出!
  
      这一刀从拔刀到出刀一气呵成,快似闪电。长刀在划破空气的同时也触碰到了一柄巨斧之上!
  
      这柄巨斧毫无征兆地便出现在了雷杨挥刀的轨迹之上!
  
      长刀削断巨斧几乎未发出任何声音,片刻后巨斧的巨大斧刃被分为两半,一半落在地面发出沉重的声响。
  
      雷杨收刀入鞘,疑惑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他似乎感觉到对方没有敌意,但这又不太能得通为什么此人忽然出手。
  
      金发男子端详雷杨半晌之后,由衷地赞叹道:“好一把锋利的宝刀!“
  
      男子夸的是刀,但在夸赞时一直注视着的,却是持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