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幻想奇迹 > 第一章 欢迎来到奇迹游戏
    目力所能及之处全是黑暗,没有任何一光亮透进来,压抑得令人觉得窒息。
  
      雷杨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发现四周是这样的情形。
  
      自己躺在地上,也不知道地面是怎样的材质,把自己的后脑勺咯得生疼。他挣扎地起身,却在站起身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恶心的感觉不断从胃里传来。他又不得不蹲了下去,大口地喘着气,吞吐着浑浊的空气。
  
      片刻后,雷杨又重新站了起来。站起身的他下意识地将手伸向了腰间。
  
      冰凉而坚硬的触感从手中反馈而来,令他心神大定。
  
      而后他又掏了掏自己衣服和裤子的口袋,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做完这一切的雷杨开始了思考。
  
      这是…什么地方?
  
      我从哪里来?
  
      我又要去哪里?
  
      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怎样才能证明我就是我?为什么地球要自转?为什么……
  
      好像混进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雷杨甩了甩头,觉得这个问题不该自己来思考—这种问题平时……
  
      等等!
  
      想到这里雷杨蓦然一惊,妹妹的名字脱口而出:“若雅!“
  
      “若雅!““若雅!““若雅!“……
  
      四周的黑暗里不断地传来回声,无数次的呼喊叠加在一起令雷杨不禁得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正在雷杨鼓足了力气准备大喊第二声的时候,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他的脚边传来:“哥哥大人,兄长大人,欧巴……我就在你脚边,能不能别叫了……你可爱的妹妹现在急需帮助……“
  
      雷杨听到熟悉的声音心中顿时一喜。他俯下身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心地摸索着脚边的区域,很快手中便传来一种异样而有些熟悉的触感。
  
      那是一种柔软,却又如地面一般平坦的奇特触感。
  
      “我哥哥你能不能把你的手从我的胸上拿开!“妹妹羞恼而又带着几分无奈的声音从他的身下传来。
  
      雷杨如触电一般地缩回了手—这并不是因为他对于这件事感到了尴尬或是羞耻,而仅仅是因为听到了妹妹的训斥便条件反射一般地照做了。
  
      妹妹挣扎地坐了起来,黑暗中看不清她的动作,但能听到她嘴里声的嘀咕:“因为是笨蛋什么的就能随便袭胸也真是太犯规了…“
  
      “若雅。“话音未落,妹妹便听到身边的笨蛋哥哥突然叫了自己一声。
  
      “嗯嗯?“
  
      “为什么从到大我觉得你唯独胸部从来没有长过呢?“
  
      雷若雅被意料之外的攻击搞得半天不出一句话。
  
      良久,她才冷笑道:“我是平胸这件事让你这么困扰还真是抱歉了啊,哥哥大人。“
  
      “嗯嗯?为什么要抱歉?“笨蛋哥哥显然没明白妹妹这句话的含义。
  
      “变态!“妹妹羞愤地大喊,并一耳光扇在了哥哥的脸上。
  
      耳光落在哥哥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响,在空旷的黑暗中显得特别的明显,回声不断叠加形成了“啪啪啪“的音效。
  
      ……
  
      哥哥背着妹妹在黑暗中胡乱地走了许久后,终于隐约间看到了黑暗尽头的一光亮。
  
      雷杨在妹妹的指挥下朝着光亮走去,在行走间,那一光亮逐渐地扩大,明亮的光在黑暗中也显得越来越刺眼。
  
      直到光明已经充斥了两人的全部视野时,兄妹两人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出了之前的黑暗。
  
      微眯着眼接受了四周的光亮后,两人发现自己竟处在了仿似无穷无尽的树海之中!
  
      数十米高的参天古树几乎霸道地占据了全部的视野,浓密的绿色树叶与棕色的庞大枝干就像铺天盖地一般,就连阳光也仅能透过这些枝叶洒下丁。清脆的鸟鸣声从树海中传出,脚下苍翠色的草地润湿了雷杨的裤脚,四周好像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水雾。
  
      雷若雅从雷杨身上蹦了下来,草上的水珠溅起将她的鞋和裤子弄得很湿,但她并不在意,只是自顾自地打量起了周遭的环境。
  
      她走到了一棵大树旁,摸了摸大树湿润粗糙的树皮,又弯下腰扯了一把脚下的青草,之后还在树旁找到了几片落叶。
  
      视觉、听觉、触觉,所有的感官都反馈给自己一种异样的真实。
  
      “这个时代……“少女的眼神却很疑惑。
  
      “真的还有这样的森林吗?“
  
      少女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拨开旁边碍眼的雷杨,向他们来的方向看去。
  
      除了树木和青草……什么也没有。
  
      就好像之前那片黑暗就是凭空被创造出来的一样。
  
      少女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雷杨始终静静地站着,多年的共同生活令他明白了妹妹在露出这个表情时最烦有人去打扰她。
  
      但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微声响,雷杨不由得立马警觉了起来。
  
      这是衣服布料与青草的摩擦声。
  
      片刻后,一个慵懒的女声从兄妹两人正前方的方向传了出来:“哟,羽,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两只落单的新人。“
  
      慵懒声音的主人是一个身形高挑的女人,女人有着一头酒红色的卷发,同时还有着一副典型的东方面孔。
  
      女人的嘴里叼着一只还未燃尽的香烟,两只手大包包的提满了东西,也不知道提了些什么。女人用她黑色的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兄妹两人,不清楚在想些什么。她看了一会儿,将两只手上的东西放在了地上,深吸了一口香烟。
  
      雷杨静静地看着她,没有任何反应,而一旁的雷若雅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果然,是两只菜鸟吗。“女人吐了一个青色的烟圈后,将香烟扔在了一旁。
  
      一个男孩慢慢地从她的身后走了出来,男孩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一副很普通的模样。他面无表情地站在女人的身边,两人站在一起看上去就好像是母亲和孩子一样。
  
      但就是看到这个很普通的男孩后,原本在看到女人时都没有任何反应的雷杨却在此时右脚往后退了一步,弓起了身子,右手放到了左腰间。
  
      在他的腰间挂着一把刀,一把细长的,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刀。
  
      男孩看见雷杨,皱了皱眉头。
  
      “看来,“女人挑了挑眉,仿佛有些意外的样子,“也不尽然嘛。“
  
      “喂,那边的女人,回答我一个问题。“沉思的雷若雅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了头来,双眼直直地盯着女人和男孩。
  
      “哦?“女人听到少女如此不经意地向自己发问,双眼微微眯至一个危险的弧度,“你这是什么态度?“
  
      女人右手缓缓地伸进了自己衣服的口袋里,似乎想要拿出什么东西。
  
      但这时身旁的男孩却轻轻地抓住了她的手。女人一怔,疑惑地看了一眼男孩,男孩轻轻地对她摇了摇头。
  
      像是男孩母亲的女人因为男孩的一次摇头而收回了右手,不再话,但她的眼睛依旧保持着那个危险的弧度。
  
      雷杨仍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警惕地看着两人,腰间的刀仿佛随时都会出鞘。
  
      雷若雅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男孩,而后又重新看向女人,镇定地直视着对方的双眼缓缓发问:
  
      “这里不是现实的世界,对不对?“
  
      雷杨听到妹妹的提问,心中没来由得一惊。
  
      不擅长思考的他身体竟不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不是现实的世界……
  
      那这里,又是哪里?!
  
      我们……又究竟是怎么来这里的?!
  
      听到这个问题,女人沉默了许久。而后她的嘴角竟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来是我看走眼了。“
  
      她又拿起了大包包的东西,朝着她来时的路走了回去,男孩看了兄妹两人一眼后跟在女人的身后慢慢地行走。
  
      “对了,往东走就是最近的城市。“走了几步女人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道,嘴角挂着和刚才一样的笑意,“另外……“
  
      “欢迎你们来到奇迹游戏,祝你们玩得开心!“
  
      完这句话后女人径直地离开了这里,再没有回头的意思。
  
      而雷杨却还是呆呆地看着女人之前所站立的地方。
  
      奇迹游戏……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名词后,妹妹皱起了眉头。
  
      我们……是在一个游戏里面吗?
  
      妹妹站起身来对于刚才女人的话语又思索了片刻后,突然发现哥哥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冷笑着对哥哥:“看到大胸的女人后便要对平胸的妹妹始终乱弃了吗?“
  
      雷杨没有理会她的发言,他转过身来看着妹妹:“那个男孩很强。“
  
      妹妹一惊:“很强?“
  
      “是的,非常强。“哥哥很认真地回答,“我刚才一直在注意他。“
  
      “我真是看错你了,原以为你只是对那个大胸女有想法没想到你竟然看上了她的儿子!“
  
      “……“
  
      女人和男孩两人走了很远以后,女人忽然回头问男孩:“你感觉到什么了?“
  
      “那个少年很强。“男孩回答。
  
      “有多强?“女人很认真地问男孩。
  
      男孩想了想,侧过头一字一顿地对女人:
  
      “他敢杀人。“
  
      不论在哪个时代,杀人二字都远不像它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女人愣了愣,而后不禁笑了起来:“那个女孩也不简单,竟然已经看出了这里不是现实。看来我们真是遇上了两个有意思的家伙。但是不知道,他们能在这游戏中……“
  
      “活多久呢?“
  
      到最后这句话时,女人脸上的微笑逐渐地变得异常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