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七十三章 惊心追踪术
    到天黑时,吴峥依然背着铁凝在荒山野地中转悠,尽管已经离开顺天城差不多近七八十里的距离,还是不敢走出荒野,寻找可以栖身的村镇(势凌云霄73章)。
  
      无他,自从早晨听到青莲的喊声后,总隔不了一个时辰,身后就会再次传来青莲的叫声。这让吴峥总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无论如何,吴峥也不会相信青莲能够在荒野之中,一路寻找到自己留下的踪迹。那就是说,有这个本事的只有所谓西域花头陀的传人甄玉儿了。
  
      究竟甄玉儿是如何做到的?
  
      直到接近午时,才再也听不到青莲的声音,吴峥一颗心总算稍微放松了些。
  
      可是,仅仅过去差不多两个时辰,到午后的申时末,却再次传来了甄玉儿远远的呼喊声。不难猜测,以青莲弱质女孩子的体能,根本无法在荒野中坚持太久。一定是甄玉儿把青莲送回城中之后,又一个人单独返回。若真是甄玉儿自己吴峥倒也不是十分担心,关键是吴峥不能肯定,甄玉儿身边会不会还跟随着吴淦。或者说,吴淦会不会就隐藏在不远处。这才是吴峥最害怕的。
  
      自从早晨两个人分吃了一只野兔,一天下来都疲于奔命,只能偶尔停下喝几口溪水,若不是有体内那缕真炁的帮助,吴峥恐怕难以坚持到天黑。
  
      当夜幕彻底降临,身后终于没有了,如跗骨之蛆般甄玉儿的呼唤声,吴峥总算敢寻找一处避风近水的所在,停下来休息过夜了。
  
      “吴峥,你以前是不是接触过一直追在身后的女孩子?”
  
      “是啊,就是两天前的夜里,无意中躲入了她的闺房。”
  
      “她可有触碰到你的身体?”
  
      不仅碰触过,当时还曾经紧紧把甄玉儿抱在怀里好久。不过,吴峥自然不会把细节讲给铁凝听。
  
      “有,怎么了?”
  
      “我曾经听姐姐她们谈起过,武林中有两种追踪术。一是趁人不备,在人身上做下手脚。无外乎撒一些可以持久的气味,或者带有特殊味道的药水。如此便可以依靠特殊修炼功法修炼出的灵敏嗅觉,循着气味一路追踪下去。”
  
      听到这里,吴峥心中陡然一惊。若甄玉儿有心,当时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在自己身上做下手脚。尤其是吴峥想起,自己离开时,甄玉儿曾经说过一句“三个月内不准离开顺天城”的话,由此看来,自己一定是中招了。
  
      “还有呢?”
  
      “第二种也算是一门独门功法,那就是通过长期训练,能够根据一个人走过留下的蛛丝马迹进行追踪。在武林中,这种功法被称为追踪术。”
  
      是了,就如同自己在荒野中循着踪迹,寻找野兔和野鸡的方式相似,只不过作为一门“追踪术”,应该更加缜密,更加有效。
  
      想到这里,吴峥完全可以肯定,甄玉儿一定是两种方法同时在用,所以才能不离不弃始终缀在自己身后。
  
      由此,吴峥也不难得到吴淦何以一直能够跟踪自己的答案,一定也是使用了所谓的追踪术。
  
      既然想到了这一层,吴峥马上就要在自己身上找一找甄玉儿留下的印记,当他首先脱下上身的蓝色夹衣小褂,仔仔细细反复寻找的同时,还如同一只小狗一样,不停皱起鼻头,用力嗅来嗅去。这孩子般滑稽的一幕,顿时把一旁的铁凝给逗乐了。
  
      “咯咯,咯咯咯咯咯。吴峥,你……,”
  
      “阿姨,怎么了?”
  
      “既然是暗中做下的手脚,怎么可能会被你发现呢?再说,你的鼻子又没有经过专门训练,如何能够闻到本就十分微弱的异味?”
  
      “那该怎么办?”
  
      “交给我吧。”
  
      铁凝伸手接过吴峥手里的蓝布小褂,随即扔进了身边的溪水中。同时,又伸手开始解身上一直穿着的,吴峥那件灰色长衫。
  
      “阿姨,不要,我不冷。”
  
      吴峥赶忙上前制止铁凝。
  
      自己光着膀子都能感觉到夜风中的凉意,更不要说铁凝,若脱下长衫,就只有一件薄如蝉翼的翠绿色睡裙,她孱弱的身子哪里承受得了?
  
      见铁凝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脱下长衫的动作,吴峥干脆转身朝蒿草中钻去,一边走一边说:
  
      “阿姨,我去找点吃的。”
  
      看见吴峥略带窘态仓皇而逃,铁凝嘴角不由自主流露出一丝感激和甜蜜的笑意,随即才停止继续脱长衫的动作,伏身溪边开始清洗水中吴峥的蓝色夹衣小褂。
  
      不能生火,又该为铁凝寻找什么食物呢?
  
      吴峥一边思索,一边借着夜空中一弯纤细的月牙儿发出的微弱亮光,在枯草灌木间仔细寻找着。
  
      娃娃嘴,苦菜,野菊花芽,凡是吴峥以前吃过的,能够在草丛中找到的野菜,统统挖出来,攥在手心里。
  
      突然,身边一丛灌木里传来扑棱棱的声响,不假思索,吴峥抖手就朝响声处掷去一颗小石子。随即一两声野鸡临死时的哀鸣传出后,吴峥信步走过去,伸手就从中拎出来一只足有三斤多的母野鸡。
  
      吴峥心想,现在可是暮春,正是野鸡抱窝的季节,等他蹲下来,再次朝灌木中伸手进去果然摸到了一窝野鸡蛋,全部掏出来一数,足足有二十八个。
  
      心情不错的吴峥回到原地时,才再次发起愁来。
  
      自己生吃没有问题,别说是野菜和野鸡蛋,就是生吃野鸡也不在话下,毕竟有连吃四天死蛇的经历,可铁凝能够下咽吗?
  
      “阿姨,只找到这些。可是不能生火。”
  
      “你敢生吃吗?”
  
      见吴峥点点头,铁凝笑笑说:
  
      “既然你敢,阿姨有什么不敢的?”
  
      铁凝还是第一次在吴峥面前自称“阿姨”,说完,自己先娇声笑了起来。
  
      突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顿时让吴峥整颗心都凉了。
  
      “荒郊野外,半夜三更,孤男寡女赤身裸对,难道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吴峥,当初先生教你的仁义礼智呢?”
  
      “吴淦?!”
  
      惊呼中,吴峥迅速转身,把剩下一半的笑声硬是咽进肚子里的铁凝挡在后面,怒声问道:
  
      “为什么一直跟踪我至此?”
  
      “哼,目无尊长!若不是先生一再出手相救,你能活到今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