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七十一章 识破陷阱
    看到吴峥的动作,铁凝突然有一种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即将被人抢走的感觉,依然十分虚弱的身体,不由自主晃了两下,差点瘫坐在地上(势凌云霄71章)。
  
      只是,沿着谷底急速奔跑了仅有十几步的吴峥却突然停了下来,并快速转身又回到铁凝身边,并弯腰把铁凝抱在了怀里。
  
      误以为吴峥是要抱着自己一起下山的铁凝,稍微挣扎了一下,并说:
  
      “吴峥,放我下来吧。”
  
      内心深处,铁凝非常抵触去见山下正在呼唤“仇峥”的女孩子青莲。是的,就是青莲,因为凭少女独有的直觉,铁凝已经听出来,刚才的喊声正是来自昨天正在洗衣服的,那个十二三岁,长相甜美可爱的女孩子口中。
  
      “阿姨,不要说话。”
  
      没想到吴峥竟然语气凝重地吩咐了一声,随即抬脚把地上用来烤野兔,尚未完全燃尽的灰烬踩灭,继而转身反朝山上跑去。
  
      “吴峥,你……?”
  
      吴峥的举动让铁凝感觉十分怪异,尽管吴峥已经吩咐过不要说话,可还是没忍住低声问出了口。
  
      “青莲一个人是不可能找到这里的。”
  
      铁凝一听,顿时也心生警觉。
  
      果不其然,紧接着来自山下的喊声已经变了。
  
      “吴峥,吴峥你听到了吗?”
  
      虽然还是青莲的声音,可是却更加让吴峥心生怀疑了。
  
      青莲能够叫出自己的真名,只能由一个人那里得知,那就是甄玉儿。
  
      先是两天前的夜里暗探柳府被吴淦甩到甄庆深家的后院,并误入玉儿的闺房,就已经让吴峥越来越怀疑那绝不是巧合。继而昨天上午由柳府水牢中的神秘暗道中钻出来,竟然再次进入了玉儿的闺房中,就更加坚定了吴峥内心对玉儿身份的猜忌。
  
      所以刚才只跑了十几步,吴峥内心就突生警觉,这才猛然停了下来。
  
      等吴峥抱着铁凝,一路费力地爬上山顶,躲在茂密的灌木中朝山下偷偷观望时,果然发现了青莲身边还有甄玉儿。
  
      再次梳理一下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吴峥基本可以肯定甄玉儿应该就是两天前的夜里,与自己同时出现在柳府的那名用剑少女无疑了。也就是柳史青口中所说的,西域花头陀的传人。如此,吴淦应该也和花头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吴峥现在能够猜测出来,位于甄玉儿闺房中的那个通向柳府水牢的暗道,应该和吴淦脱不了干系,而且十有是为了得到柳史青身上所谓的《玉、女心、经》才挖出来的。
  
      那也就说,两天前的夜里,吴淦把自己扔到甄家后院,而甄玉儿看似悄悄打开的窗扇,应该都是有意为之,目的就是要创造机会,让甄玉儿接近自己。
  
      再接着想下去,不仅去年八月十五夜里,在后坡村连续两次示警的人,定是吴淦无疑。而且,出现在铜锣城,放榜那天在段掌柜书肆发现的那个,一闪即逝熟悉的身影,也一定是吴淦。
  
      为什么,为什么吴淦要一路跟踪自己?
  
      为什么接连救了自己两次?
  
      为什么要让甄玉儿主动接近自己?
  
      所有的线索并到一起后,答案也就出来了。
  
      除了在吴家祖坟旁下面的坑洞里发现的《凌霄九式》外,吴峥想不出还有其他别的原因。
  
      由此也不难得出,昨天早晨,在顺天城东城外的山野中,吴淦用来交换柳史青手中《玉、女心、经》的一定只是《凌霄九式》的不完整版本。
  
      既然吴淦已经发现了那处坑洞,为什么没有抄全呢?难道他是故意欺骗柳史青的吗?
  
      应该不是,吴峥心想,若是吴淦已经得到了全部的《凌霄九式》功法口诀,就无需再一路跟踪自己到顺天城了。若只是不想让旁人得到《凌霄九式》,吴淦完全可以出手杀死自己,那样的机会有无数次,包括在后坡村时,就完全可以做到。
  
      至此,吴峥也开始怀疑,一定是在自己逃离吴家堡后,那处坑洞发生了意外状况。不然,不仅吴淦无需跟踪自己,就是吴家堡和柳林堡也完全不必为了捉到自己而大费周章。
  
      “吴峥,另外一个女孩子是谁?”
  
      “她应该就是最近顺天城接连发生的入室盗窃案的主角之一。”
  
      “之一?”
  
      “不错,应该还有另外一到两个人。”
  
      吴峥可以确信,单凭甄玉儿一个人是做不到的,肯定还有吴淦,或者其他人在旁协助。
  
      之所以说除了吴淦还有其他人,是因为吴淦一路跟踪自己来到顺天城时,盗窃案早就发生一个多月了。那时候,吴淦应该还在铜锣城,或者正在赶来的路上。
  
      “要与青莲见面吗?”
  
      嘴上虽然问着,内心却十分忐忑。
  
      “暂时不能,不然就有麻烦了。”
  
      “那我们怎么办?”
  
      “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铁凝一颗心总算暂时放了下来。
  
      “放我下来吧,让我自己走。”
  
      吴峥好像没有听到铁凝这句话,反而紧了紧抱着她的双臂,掉头弯腰,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一口气翻过两座山头,估摸距离过夜的隐秘山谷已经有接近二十里地,吴峥才敢停下来休息一会。
  
      一路上,铁凝虽然又重复两遍,让吴峥放她下来,可吴峥始终没有同意。
  
      感觉到来自吴峥身体上,湿透了两人衣衫的汗水,铁凝的心变得越来越软,越来越疼。不知多少次,主动抬起手,为吴峥擦去脸颊上滚落的汗珠。
  
      “又是我拖累了你。”
  
      面对铁凝满是自责的话语,吴峥声音略显低沉地说:
  
      “阿姨,这个世上我已经没有其他任何亲人了。”
  
      什么意思,吴峥是不是在说,已经把自己当做唯一的亲人了?!
  
      顿时一股羞涩,一股温暖的感觉充斥于心头,铁凝靠在吴峥身侧,抬头痴痴地看了半天,直到感觉脸颊发烫,这才转头看向了远处。
  
      只是休息了小半个时辰,吴峥便再次抱起铁凝,不过却被铁凝阻止了。
  
      “吴峥,还是背着我走吧。”
  
      铁凝不是不知道,背着走要比抱着走省力许多。只是因为背在背上时的身体接触,对两个少年男女来说会更加尴尬一些。不过现在再也顾不上尴尬不尴尬,铁凝于是主动提了出来。
  
      没有再用绳子,吴峥蹲下身来,反手搂住铁凝自然由腰间伸到前面的两条,而铁凝也用力搂住吴峥的脖子,如此一来,行进的速度比刚才可是快了近一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