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七十章 亦母亦姊的温柔
    铁凝这一觉竟然由未时末直睡到了太阳落山,吴峥估计,若不是太阳落山后气温有些偏低,估计铁凝还不会醒来(势凌云霄70章)。
  
      “呀,怎么睡了这么久?”
  
      醒来的铁凝看到吴峥就坐在自己身边,而且是正挡住稍微有些凉意的西北风,心中不由顿时一软。急忙低声说了句:
  
      “谢谢你。”
  
      看铁凝的意思是要站起来,吴峥急忙伸手出去扶了她一把。
  
      “我要,我要……。”
  
      见铁凝满脸绯红,吴峥猜测应该是想方便,于是急忙搀扶着来到一丛灌木后面,自己则远远躲了开去。
  
      太阳落山之后,天不久就要黑了。
  
      吴峥不知道附近除了顺天城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城镇,所以等铁凝方便之后,才试探着问了一句。不想铁凝的回答让吴峥十分失望。
  
      “我也不熟悉。”
  
      顺天城肯定是不能回去了,不仅如此,距离顺天城五十里内的村镇也不能去,怎么办?若是只有吴峥一个人怎么都好说,关键是身边有身体尚未恢复的,孱弱少女铁凝,这着实让吴峥为难。
  
      “阿姨,接下来我们可能好几天都要住在野外了。”
  
      “我不怕。”
  
      尽管铁凝的声音不高,语气却是十分果断。
  
      只是还有一件让吴峥发愁的事,那就是自己只带了两身衣服,一是身上穿着的蓝布夹衣,如今两处膝盖都已经在暗道中磨破了。再就是穿在铁凝身上的灰色长衫。而铁凝仅有那件薄薄的翠绿色睡裙,白天还勉强可以,到了夜里,又怎么能抵挡暮春北方的寒冷?
  
      生火,白天或许还可以,夜里是万万不能的。不然,就等于给柳府,或者顺天府衙指示他们的所在了。
  
      没有别的办法,近三天两夜没有睡觉的吴峥不得不强打精神,找到一处背风的土崖,折来一些树枝,用力掏出一个能容两人蜷缩的凹坑,并尽量搜集枯草,以及干爽的落叶铺在里面。
  
      即便如此,当两个人挤进去,夜里的凉风还是让穿着灰色长衫的铁凝瑟瑟发抖。
  
      几次吴峥都想伸手把铁凝娇小的身体搂进怀里,可总没有勇气,唯恐惹来铁凝的嗔怪。
  
      反倒是铁凝,似乎发现了吴峥的为难,同时,孱弱的身体也实在忍受不了夜风中的寒意,先是主动把后背贴紧吴峥火热的身体,继而转过身来,干脆藏到了吴峥怀里。
  
      “可以吗?我可是你阿姨。”
  
      铁凝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好在是夜里,吴峥看不到她已经有些发烫的脸颊。
  
      即便温香暖玉在满怀,过于疲劳的吴峥也只是心跳迅速加快几下,随即就进入了梦乡。
  
      听着吴峥平稳的呼吸声,铁凝却久久难以入睡。
  
      不止是因为下午刚刚睡了一觉,也不是因为第一次被一个男孩子抱在怀里,让铁凝难以入睡的原因却是因为自从吴峥出现在水牢中所发生的一切。
  
      怎么都难以相信,身体如此单薄,仅有十三四岁的少年体内竟然蕴含了如此巨大的能量。
  
      三两下打倒柳府管家柳瑾,又一路背着自己跑出顺天城,少说也有里远近,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想着想着,离开水牢后的一幕幕不由再次出现在铁凝眼前。
  
      那个十二三岁,与十几个女人凑在一起,围着水井洗衣服,长相甜美好看的女孩子是谁?听吴峥曾经喊了一声“青莲”,是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吗?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当时吴峥翻过甄庆深家后院的西院墙时,虽然他没有顾得上看那十几个围在一起洗衣服,大大小小的十几个女人,可是背上的铁凝却是发现了夹杂于其中,几乎是发现吴峥后第一个站起来,满脸惊容的女孩子。
  
      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呢?惊讶,惊喜,难以置信?
  
      甚至,铁凝还看到那个十二三岁长相甜美好看的女孩子,跟在吴峥身后朝外跑了几步,随即才传来那声让吴峥猛然刹住身形的喊声——仇峥。
  
      为什么女孩子会喊吴峥作仇峥呢?
  
      满脑子疑问的铁凝,毕竟因为身子十分虚弱,最终还是在吴峥温暖的怀抱中,听着其平稳悠长的呼吸渐渐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东方的天际刚刚露出一丝鱼肚白,而搂着她的吴峥依然在沉睡,铁凝一动不敢动,唯恐惊醒了熟睡中的吴峥。
  
      “多久没有享受过如此温暖的怀抱了?”
  
      看着黎明中渐渐清晰起来的山野景物,铁凝的思绪不由又飞回到岁的孩童时代。那时候,有爹娘的疼爱,更有长自己近一半的姐姐的关爱。
  
      一想到,在自己眼前被老贼柳史青折磨凌辱至死的姐姐,铁凝细长的双眼中,无法克制地又流下了眼泪。
  
      “姐姐,姐姐,都是妹妹害了你。”
  
      “阿姨,你醒了?”
  
      耳边突然传来吴峥的声音,铁凝一下子从吴峥怀里站起来,并迅速擦干脸上的泪水,并没敢回头,只轻轻答应一声:
  
      “嗯,刚刚醒。”
  
      当吴峥看到已经露头的朝阳,下意识说道:
  
      “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沉?”
  
      是啊,往常早已养成黎明即起的吴峥,从来没有睡到这么晚过。
  
      随即起身,伸了伸有些麻木的胳膊腿,嘱咐了铁凝一声,便一头钻进灌木蒿草中,为两人的早餐忙活去了。
  
      只是,当吴峥捉回来一只野兔,并蹲在溪边开膛破肚后,便被铁凝伸手接了过去。
  
      “阿姨,你的身体……。”
  
      “我已经没事了。”
  
      铁凝并没有抬头去看吴峥,而是自顾自低头在溪水中清洗着手里的野兔。吴峥见状转身捡来一些枯枝烂叶升起火来。不过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了。歪在一边的土坎上,看着眼前身材娇小的铁凝熟练地忙活着,心头不由自主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
  
      多少年了,都是一个人在忙活这样的事情。自从九岁那年父亲走失之后,不论是照顾年迈的奶奶,还是自己的所有事情,就一直是自己在动手。
  
      “想什么呢?已经烤好了,尝尝还合你的口味不?”
  
      被手持烤熟的野兔走过来的铁凝打断沉思的吴峥,急忙坐起来,双手接过铁凝手中穿在小木棍上的野兔肉,先撕下一条腿递给铁凝,自己才撕下一块兔肉放到嘴里,细细咀嚼起来。
  
      “嗯,好吃,阿姨的手艺比我强多了。”
  
      尽管,不论语气还是表情,吴峥都是很认真的,可铁凝还是知道,自己的手艺是比不上吴峥的。
  
      “好吃就好。”
  
      自昨天傍晚起,一直就想问问吴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比如去何处安身等等,铁凝却始终难以启齿。现在觉得应该是个机会,所以开口轻声问道:
  
      “吴峥,你……?”
  
      只是刚说到这里,就听远处的山脚下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喊声:
  
      “仇峥——,你在哪里?”
  
      “青莲?!”
  
      正在吃兔肉的吴峥腾一下站起来,抬脚就朝山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