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六十九章 惊闻噩耗
    伏在吴峥背上的铁凝一直静静等待吴峥喘息稍微平静了一点,才柔柔地开口:
  
      “累坏了吧,先放我下来吧。火?然?文??w?w?w?.?”
  
      即便被背在吴峥背上,由于在水牢中浸泡了几天,几乎水米未曾沾牙,经过这一路的颠簸,铁凝也是浑身酸痛,头晕眼花。
  
      再加上吴峥为了加快度,紧紧搬着她的两片臀瓣,让仅有十六岁的铁凝情何以堪啊?何况,随着吴峥的奔跑,胸前的两团总是起起伏伏来回挤压,个中滋味也不是一个少女能够承受得了的。
  
      “哦,”
  
      轻轻答应一声,吴峥伸手扯断从背后绕过来,用水红色帐幔拧成的绳子,担心铁凝摔倒在地,很自然伸手过去,揽住那柔软的纤腰,一点点把铁凝放到下来。
  
      并随口问道:
  
      “阿姨是不是饿了?”
  
      当然饿啊,在水牢中自知必死,甚至可能是被太师柳史青折磨至死,当时的铁凝即便有再可口的东西也难以下咽,现在不一样了,已经逃离火海的她,早就难耐腹中饥渴了。无法控制的,腹中传出的咕噜声,自然逃不过吴峥的耳朵。
  
      “嗯。”
  
      羞涩中,明显对吴峥的称呼感觉不适应,虽然在水牢洞府中吴峥曾经如此称呼过,不过当时的铁凝连死都不在乎,哪里还有心在乎这个。现在则不同了,面对仅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吴峥口称“阿姨”,难免会觉得有些刺耳。不过铁凝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直视了吴峥一会。
  
      算得上是眉清目秀,除了身材略显瘦小外,眼前的少年倒也不讨人厌。想着想在,铁凝苍白的俏脸上不由自主飞起一抹红晕。只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看起来反而像是不健康的潮红。
  
      吴峥可没敢直视铁凝的目光,一路上被背上柔软的两团撩拨的心慌意乱不说,甚至脑子里还不由自主想到了前天夜里闯入玉儿闺房时的情景,少年吴峥也是很不自然。
  
      急忙站起来,看了看周边的地势,心里知道,留在这里并不安全。毕竟一路奔跑出城,看见的人太多。若是柳府现了水牢中的变故,尤其是管家柳瑾醒来后,势必会一路追寻而来。
  
      “我们还不能留在这里。”
  
      铁凝也是个聪慧的女孩子,当然明白吴峥的意思,于是顺从地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实在是不想再让吴峥背着,所以伸出手对吴峥说:
  
      “你扶我起来。”
  
      铁凝的意思是要自己走,可是当吴峥把她拉起来后,根本就无力站立,瞬间便软绵绵倒在了吴峥的怀里。
  
      没有办法,吴峥也不想再背着铁凝,以至于总是让背后柔软的身体,以及如兰的气息弄得心猿意马,于是一弯腰顺势把铁凝抱在了怀里。
  
      为了让吴峥抱的更舒服,更省力气,铁凝主动伸出双臂环上吴峥的脖子,苍白的俏脸刚好由下而上看着少年稍显青涩的面孔。
  
      而吴峥是不敢低头看怀中仅穿着一袭薄薄翠绿色睡裙的玉人,两眼前视,一手在铁凝后背处,一手在臀部,小心穿行于身前的灌木蒿草中,继续朝山野深处走去。
  
      又坚持走了近一个时辰,已经进入人迹罕至的区域,并找到一处十分隐秘的深沟,才把怀中的铁凝放到沟底一小汪溪水边松软的沙地上。
  
      “阿姨在这里稍等一会,我去寻些野物回来充饥。”
  
      “你,”
  
      “嗯?”
  
      “没事,你去吧。”
  
      吴峥误以为铁凝是不敢一个人留下来,所以马上说:
  
      “我不会走远,就在附近。”
  
      可是,他哪里知道,铁凝是想对吴峥说不要再叫她阿姨了,只是话到嘴边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见铁凝点点头,吴峥这才抬脚离开,捉野兔野鸡去了。
  
      这一次没让吴峥失望,很快便捉回来两只野鸡。
  
      并没有选择开膛破肚,而是用溪边的湿泥巴麻利地把整只野鸡都包裹起来,并升起一堆火,架在上面认真烤了起来。
  
      这种吃法还是小时候跟父亲吴立鹏学的,所以吴峥一边烤野鸡,脑海里难免又想起父亲和奶奶来。
  
      “你爹叫什么名字?”
  
      没想到铁凝这时候也想到了在水牢里吴峥说过的话。
  
      “吴立鹏。”
  
      “好像没听姐姐提起过这个名字。”
  
      吴峥自从见了铁凝之后,心里其实也有些疑惑。
  
      如果自己猜测不错的话,铁凝也不过十五六岁,那么她的姐姐铁线娘阿姨即便大也大不了多少,那岂不是和父亲吴立鹏差很多岁吗?
  
      “不知,不知铁线娘阿姨多大年纪?”
  
      “三十岁。”
  
      姐妹俩怎么差那么多呢?
  
      只是吴峥突然从铁凝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悲伤,不由转头疑惑地看了铁凝一眼。
  
      “姐姐为了救我,被老贼害死了。”
  
      “什么?!”
  
      吴峥甚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马上反问道:
  
      “阿姨的师弟师妹们不是说被关入了府衙的死牢吗?”
  
      “那只不过是为了遮人耳目,其实一开始就被送入柳府水牢之中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
  
      情急之下,吴峥甚至都忘记称呼阿姨了。
  
      “柳老贼是当着我的面,把姐姐,把姐姐凌辱至死的。”
  
      看着铁凝眼睛里无声的泪水,以及满是恐惧的眼神,吴峥只感觉一股怒火由心底窜了起来,不由自主仰头长啸一声。
  
      “我一定要亲手杀死柳史青,为铁阿姨报仇。”
  
      不能不让吴峥愤怒,只不过这愤怒并不全部都是由柳史青引起。
  
      一出生娘就死了,九岁时,爹爹死在了随吴继学外出经商的路上,之后便是去年奶奶的过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赶到顺天府,想要投奔爹爹绝笔信中交代的铁线娘,结果未曾见面就又死了。
  
      这不仅更加坚定了吴峥内心关于自己是个不祥之人的判断。
  
      当耳边再次传来铁凝哽咽的话语:
  
      “要不是因为我的身体……,”
  
      见铁凝欲言又止的样子,肯定是有难言之隐,吴峥自然不好追问。
  
      “也早就死在柳老贼手里了。现在想来,还不如遂了老贼的心意,早点死在老贼手里,如此也就不会连累到姐姐了。”
  
      最终铁凝也没说出因为她什么,反而双手抱头痛哭起来。
  
      见此情景,吴峥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铁凝,只能愣愣地站在旁边。见铁凝抽动的双肩稍微平复了一些,才用坚定的语气说道:
  
      “阿姨放心,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
  
      接下来,直到两人默默吃完吴峥烤的两支野鸡,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知道铁凝需要休息,而吴峥也是满身的疲惫,所以吃完烤鸡后,吴峥四处寻来一些干爽的枯草,铺在一处避风的坎穴中,把铁凝抱过去躺在上面,并从一直斜系在肩头的那个小包裹解下来,取出里面那件崭新的灰色长衫,盖在铁凝身上。
  
      “阿姨先睡一会吧,等身上有点力气之后,我们再寻找个地方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