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六十八章 只闻其声
    既然现了新的出口,为了避免光天化日之下硬闯柳府,吴峥还是决定深入一探究竟。????火然?文??w?w?w?.?
  
      这时的铁凝也已经相信眼前这个开始并没被自己看好的少年,说不定真的能救自己脱离苦海。
  
      只要有一线生机,谁没有求生的**?
  
      所以接下来铁凝乖乖地任凭吴峥施为,用扯下来的水红色帐幔拧成的绳子,把她紧紧绑在了后背上。
  
      虽然知道眼前未知的洞内未必没有危险,可吴峥也不敢把铁凝单独留下来,等打探之后再回来背她,万一地上的朱婆子和管家柳瑾醒过来,或者再有其他人进来,铁凝就危险了。
  
      只是因为两人身高相仿,洞壁上的洞口又十分狭小,所以吴峥不得不把铁凝直直地绑住,让两个人瘦小的身体紧紧叠在一起。如此一来,不可避免的铁凝鼓胀的胸脯便实实挤压在吴峥的后背上。尤其是铁凝口鼻中呼出的热气喷到脖颈耳根时,让马上十四岁的吴峥难免一阵心旌摇荡。
  
      也幸亏两人的身体都比较瘦小,不然还真难以钻入洞壁上狭小的洞口。吴峥紧贴着通道中坚实的岩底,以防止磕碰到背上的铁凝,几乎是手脚并用,在细长的通道中爬行着。
  
      没爬多久,膝盖处的衣服就被磨破了,皮肉也不可避免地渗出了血丝。
  
      好在通道并不算太长,随着一点点升高,大概十几丈之后,吴峥背着铁凝已经站在一处直上直下的出口处。停下来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认安全之后,这才伸手朝上面盖着的一块木板推去。
  
      当木板被推开,昏暗的光线射进来,吴峥探手抓住出口边缘,双臂用力,脑袋渐渐探出一看,竟然又是在一张床下。
  
      因为背着铁凝的身体无法大角度弯曲,吴峥只能先缩回来,把背上的铁凝解下来抱在怀里,托着铁凝柔软的腋窝,一点点小心翼翼送出去之后,自己才从洞中爬出来。
  
      终于从床下钻出来的吴峥,蓦然现眼前的一切怎么如此熟悉?
  
      再仔细巡视一遍,赫然正是前天夜里被吴淦扔进来的甄府内院,甄玉儿的闺房。
  
      尽管脑子里出现了许多疑问,却没有时间让吴峥多想,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离开。
  
      再次弯腰如法炮制把铁凝绑在后背上,悄悄打开房门,不顾前院传来的狗吠声,吴峥迅翻过甄府后院的西墙。
  
      之所以没有选择翻越东墙出去,是因为东墙外便是绸缎巷,而隔巷便是柳府的后院墙。为了不被街上的人,或者柳府的人现,吴峥只能选择这一侧。
  
      前天夜里,为了引开急追而来的柳史青,曾经捡起脚边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扔过西墙,当时除了被扔出东西的破碎声外,吴峥并没有听到其他声音,尤其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听到人声,所以吴峥判断甄府后院西墙之外应该是一处无人的僻静之地。
  
      可是当他翻过来之后,才知道自己是大错特错了。
  
      虽然眼前不是街道,也不是住家,而是三面围墙围起来的一个小院落,院落中间正有十几名大大小小的女人围坐在当中一口水井边洗着衣服。
  
      面对突然出现的,背着一位少女的少年,十几个女人先后出了惊悚的喊叫声。
  
      吴峥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任何一个女人的面容,便迅抬脚朝外跑去。
  
      等他来到外面的街道上,甚至已经拐弯朝西侧跑出去十几步远,隐约间似乎听到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喊:
  
      “仇峥。”
  
      正在奔跑的吴峥猛然刹住身形,下意识喊了一句:
  
      “青莲。”
  
      必定是青莲无疑,因为除了青莲之外,知道仇峥这个名字的,再没有其他女孩子了。
  
      不过,转瞬间吴峥便再次抬脚狂奔起来。
  
      现在万万不是和青莲见面的时候,不仅仅是为了背上的铁凝,若是自己被柳府,或者顺天府衙的捕快衙役现,也必定难有生路。
  
      一向都是由顺天城东门进出的吴峥,这次不得不专门选择僻静的小巷一路朝顺天城北门而去。因为向东走,势必要经过柳府的大门前。而且必须要穿过顺天城最繁华的旭日街。而向西行又要经过顺天府府衙门前,那将会更加危险。
  
      只顾低头狂奔的吴峥,自然会引来路人的惊讶。不过,没有人能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是刚刚从柳府逃出来,而且还救出来一个女孩子。不约而同,大家都误以为少年背上的少女可能是得了急病,不然不会被少年绑在背上,也不会只穿着一件睡裙就出来。
  
      甚至有人对快奔跑的吴峥喊:
  
      “小哥,前面翠屏街右拐,杨柳巷里有郎中。”
  
      一口气跑到北门口的吴峥早已是气喘吁吁,毕竟近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即便背上的铁凝算不上多重,可是吴峥也不过只有十四岁不到。要不是习练了凌云步法,并由此修炼出一缕真炁,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
  
      顺天城可是府城,四门均有守门的军吏,看到张口气喘一路跑来背着一个女孩的少年,自然要盘问一番:
  
      “站住,干什么的?!”
  
      “军爷,我姐姐病地很严重,急需去看郎中。”
  
      喘息着的吴峥只好停下来。
  
      “城里到处都是郎中,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军爷有所不知,我姐姐的病一般郎中看不了,必须找武林人士才能救治。”
  
      吴峥也只能信口开河胡编乱造。
  
      “莫不成你想要去铁剑门求救?”
  
      由于铁剑门正是在顺天城北面,吴峥也算是歪打正着。
  
      “正是如此。”
  
      军吏又转头看看被绑在背上的铁凝,的确是脸色苍白,气息微弱的样子。
  
      “去吧,不过,以你的力气又背着一个人,怎么能坚持到百里之外的铁剑门?”
  
      “多谢军爷,多谢。”
  
      吴峥连声道谢后,也顾不上再编造什么理由回答对方的疑虑,迈开脚步,一溜烟出了北城门,直到跑出去近五里路,再也看不到顺天城城门,这才一拐弯下了官道,钻进路边的荒野之中。
  
      直到吴峥进入一片山坡中的树林子里,这才终于放下心来,没来得及解下背上的铁凝,就噗通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喘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