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六十六章 少女铁凝
    满心好奇的吴峥可以肯定,通道中是没有任何出口的,而且,应该也不在水牢底部,不然刚才那个柳富是不会背着笼子里的人沿着阶梯一路爬到半腰的。8w·w=w=.-y=a`w=e-n-8-.`com
  
      那就是说,柳富说的舒服点的地方入口,应该就在由铁门下去,到阶梯中间位置的其中某个位置。
  
      正当吴峥想要沿着洞厅石壁上凿出来的阶梯下去一探究竟时,再次听到了柳富二人的脚步声和谈话声。急切之间,吴峥现铁门里面,与下行的阶梯相对的一侧有一处凹陷下去的地方,急忙纵身过去,蜷缩起瘦小的身体,屏住呼吸趴在里面。
  
      不过十几个呼吸,柳府的两个下人便沿着阶梯走了上来,这时柳富背上已经不见了那个披头散的女人。
  
      “柳邕,真不用看着她把东西吃下去吗?”
  
      “不用,俗话说鸟为食亡,人也一样,都饿三四天了,美食当前谁能忍得住?”
  
      “回头还是打朱婆子再下来看看吧,而且,身上的伤那么重,即便老爷想要享用,怕也要先把伤治好才行。”
  
      “要你操心?”
  
      “好吧,那就回头告诉管家一声。”
  
      说着,两人走出铁门,并随手把铁门从外面重新落锁。
  
      趴伏在暗中凹陷处的吴峥,直到通道中再也听不见两人的脚步声了,这才现身出来。8w`w`w=.`来到铁门边摸了摸上面拳头大小的黄铜锁,并没有放在心上,继而沿着直达水牢底部的阶梯一步步走了下去。
  
      无需仔细寻找,由台阶上刚才留下的水渍,很快就现了一个深深凹入石壁的洞口。也正因为入口深入石壁之中,所以从上面根本就难以现。
  
      进入漆黑一片的洞口,三转两转,吴峥觉脚下的通道正在一点点抬高,很像是水蛇湾水底,连接吴家堡背后吴家祖坟那处坑洞的暗道。
  
      并不算很长,大概走了两刻钟不到的光景,再次被眼前的一道铁门给挡住了去路,透过铁门两侧的缝隙依稀可以看见里面露出的光线。
  
      吴峥伸手摸了摸,并没有上锁,只是从外面用一根手臂粗细的铁棍紧紧拴死了。取下铁棍,小心翼翼一点点打开铁门,眼前的情景完全出乎吴峥的意料。
  
      竟然是一处足有两丈见方,布置富丽堂皇的地下洞府。
  
      粗如儿臂的四根红烛,分置于洞府的四角,明亮的烛光把洞府内照的纤毫毕现。
  
      四壁全部是用水红色的帐幔遮着,看不出一丝洞壁的模样。而且,洞府中甚至没有一丝霉味,甚至还有缕缕好闻的香气直钻口鼻。由此可见,此处洞府应该具有良好的通风通道。
  
      洞府正对铁门的方向是一张不大的圆桌,圆桌周围摆放着两只圆凳。桌子上不仅有盛满菜肴的四只白色盘子,以及一碗白米饭,而且还有一把精致的白瓷酒壶,以及两只小巧的酒盅。﹏8w=w=w`.-
  
      圆桌右手边是一张挂着同样水红色帐幔的大床,依稀可以看到床上此时正有一个娇小的身体蜷缩在上面。
  
      而圆桌的另外一侧则是一个博古架,上面错落有致地摆放着不少摆件,诸如花瓶,玉雕的小狮子等等,以及许多吴峥从未见过的玩意。
  
      仔细打量完室内的布置,吴峥这才抬脚向被水红色帐幔遮挡住的大床前走去。
  
      刚刚站到床边,就听里面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嘶哑,而又充满仇恨的话语:
  
      “柳老贼,我铁凝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姑娘你误会了,我不是柳史青。”
  
      许是听吴峥的声音的确不是柳太师,床上的女孩子似乎动了一下。
  
      当吴峥随手把帐幔从中分开,并挂起来后,一张苍白而又憔悴的脸颊顿时出现在眼前,尤其是脸上那双依然带有一丝惊恐,并充满警惕的眼睛,死死盯着吴峥,让吴峥都不由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显然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不知是自己换的,还是刚才的柳富和柳邕帮她换的。现在,铁凝身上是一件葱绿色薄薄的睡裙。
  
      “我叫吴峥,不是柳府的人,是无意中来到这里的。”
  
      看女孩子眼中的警惕神色并没有减少,吴峥接着解释说:
  
      “我是跟在刚才那两人身后偷偷溜进来的。”
  
      “鬼才相信。”
  
      尽管嘴上如此说,铁凝的语气已经没有刚才那般激烈了。
  
      也是,柳府如此隐秘的水牢,对于外人来说想要溜进来实在是不太容易,也怪不得铁凝会不相信吴峥。
  
      本不想对铁凝说太多的吴峥,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不得不继续说道:
  
      “实不相瞒,我前天夜里就已经闯过一次柳府,不过碰巧被柳史青现了。要不是有人搭救,说不定也被关到这里来了。”
  
      “为什么?”
  
      也许是铁凝被关入水牢的时间太久,体力消耗过大,连说话都不想多费力气,所以只说了如此模棱两可的三个字。
  
      “因为我来顺天城是要投奔一位亲人,可是那位亲人却因为得罪了柳史青而被打入了府衙的死牢,所以才想来柳府看看的。”
  
      “是谁?”
  
      毕竟眼前的女孩子也是柳史青的敌人,所以吴峥并没有打算隐瞒,下意识地答道:
  
      “铁线娘。”
  
      “谁?!”
  
      “铁线娘啊。”
  
      再次重复了一遍,吴峥这才意识到,铁线娘,铁凝,两人竟然同姓。
  
      似乎沉默了片刻,床上的铁凝才开口问道:
  
      “既然铁线娘是你的亲人,那你一定认识她了?”
  
      吴峥摇摇头说:
  
      “不认识。”
  
      尽管床上的铁凝没有再开口询问,可那满是怀疑眼神却让吴峥不难不主动解释说:
  
      “因为是在爹爹留下的绝笔信中交代让我前来顺天府投奔铁线娘阿姨,可是几天前来到顺天城却听说铁阿姨因为得罪了柳史青而被打入了府衙的死牢。”
  
      “谁告诉你的?”
  
      “铁阿姨的同门师兄妹。”
  
      “你是说铁剑门那帮窝囊废?”
  
      至此,床上的铁凝已经基本相信了眼前的吴峥应该不是柳府的人了。
  
      “我没有问他们是什么门派。”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
  
      “我叫铁凝,铁线娘是我姐姐。”
  
      吴峥顿时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