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六十二章 甄玉儿
    在油灯的光亮中,吴峥赫然现,眼前的女孩子正是早晨进城时,在官道上与青莲走在一起的那个一身鹅黄衣裙的女孩子。>吧w·w-w·.·
  
      而玉儿也认出了吴峥,当即眨动着一双好看的眼睛,笑眯眯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认识青莲妹妹?”
  
      “难道,难道你也姓甄?”
  
      吴峥的反问无疑是给了玉儿一个肯定的回答。
  
      “咯咯,你果然认识青莲妹妹。说说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早晨在城外官道上没有与青莲妹妹相认?怪不得青莲妹妹一个上午都失魂落魄的样子。”
  
      “青莲认出我来了吗?!”
  
      玉儿的话不能不让吴峥既惊讶又失望。脑海里顿时又闪现出在街上遇到先生甄庆义的一幕。
  
      “要是认出来能不和你说话吗?青莲妹妹被你一撞羞得都没好意思抬头,哪里会认出你来?不过,应该是从你那句‘抱歉’中听出来一丝什么,或许正因如此,反而勾起了青莲妹妹内心的一抹愁绪。”
  
      似笑非笑的一张俏脸上满是玩味的神色,继而又接着说道:
  
      “如果我猜得不错,青莲妹妹心里应该有你了。快告诉姐姐,你们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对于女孩子自称“姐姐”吴峥并没有反驳,而是老老实实回答说:
  
      “我,我们是同乡。去年我跟甄先生读过三个月的书。”
  
      “你也来自珙县后坡村?你叫什么名字?”
  
      吴峥有些犹豫,究竟是该告诉眼前的女孩子自己的真名,还是假名?思索了片刻才答道:
  
      “吴峥。>吧w·w-w·.·”
  
      “吴峥,怪怪的名字,怎么从未听莲儿妹妹提起过呢?”
  
      见眼前的女孩子低头若有所思,吴峥趁机说道:
  
      “打扰小姐了,我该走了。”
  
      说着就要转身。
  
      “等等,难道你不想见见莲儿,不想见见先生?”
  
      吴峥很想把在街上遇到甄庆义的一幕讲出来,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半夜三更的,还是以后再来拜访先生吧。”
  
      “那你三更半夜闯入本小姐的闺房,坏了本小姐的名声,这事怎么说?”
  
      “我,我,对不起。”
  
      吴峥哪里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深深弯腰下去,再次向女孩子道歉。
  
      “道歉有用吗?道歉能挽回我的名声吗?”
  
      “那,那小姐说该怎么办?”
  
      “若是今夜的事情传出去……。”
  
      说到这里,玉儿突然顿住了。_8﹍﹍﹏w=w-w=.
  
      等吴峥抬头时现,刚才还笑吟吟的女孩子,突然之间已是泫然欲涕的模样。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对谁也不会说。”
  
      吴峥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顿时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怎么才能让我相信你不会告诉别人?”
  
      吴峥愣了愣,除了誓之外,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于是轻轻举起右手,就要誓。
  
      “哼,我才不相信誓言呢。”
  
      原本泫然欲涕的玉儿,说完这句话之后,许是被吴峥脸上的窘态给逗的,竟然噗嗤笑出了声。
  
      “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
  
      吴峥是真被玉儿给挤兑的不知所措了,听对方如此问,只好顺着话意问道:
  
      “请问小姐芳名?”
  
      “哟,看来真是读过书。记住,我叫玉儿,你就和莲儿一样叫我玉儿姐姐吧。”
  
      许是觉天已经微微亮了,玉儿才放过吴峥:
  
      “记住以后对谁都不能说今夜的事情,还有,三个月内不准离开顺天城。你能做到吗?”
  
      早已被玉儿弄得心慌意乱的吴峥,忙不迭点了点头。
  
      直到回到客栈房间,和衣躺在床上,吴峥脑子里还是有些乱哄哄的。
  
      这一夜生在柳府与玉儿房间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里重放,无数个疑问自然而然袭上心头。
  
      西域花头陀是什么人?
  
      这对于初入江湖的吴峥来说,几乎是一头雾水。
  
      所谓西域花头陀的传人,因为夜太黑,始终只看到一个模糊身影的,那名用剑少女似乎有意无意间在帮助自己,为什么?
  
      近来顺天城接连生的入室盗窃案,会不会就是用剑少女所为?不然柳史青何以一上来会说出那句“老夫等你很久”的话?
  
      暗中把自己从太师柳史青手中解救下来的人又是谁?
  
      此人和西域花头陀传人的用剑少女之间究竟认不认识?
  
      太师柳史青为什么撇下用剑少女不管,反而一定要抓住自己?难道是因为现自己也会《凌云步法》吗?
  
      还有,为什么被甩出之后,不偏不倚偏偏落到了青莲二叔,也就是甄庆深的院子里,而且恰好是玉儿居住的后院?难道只是巧合吗?
  
      为什么从始至终都没有从玉儿脸上看到一丝恐惧慌乱的神情?
  
      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会有那么大的胆量?
  
      由此,吴峥不得不怀疑被玉儿打开的窗扇会不会也是有意为之?
  
      尤其是,玉儿知道了自己和青莲的关系后,竟然没有提及一句,要把自己来到顺天城,甚至在城外曾经与青莲擦肩而过的事情告诉青莲,难道只是玉儿一时之间忘记了吗?
  
      为什么玉儿要自己三个月之内不能离开顺天城呢?
  
      躺在床上越想越乱的吴峥,由于一夜未睡,不知不觉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过午,天空的日头早已偏西,估计应该是申时前后了。
  
      换下身上的蓝布夹衣,重新穿上买来的一袭长衫,吴峥洗漱之后,便退掉客栈房间来到街上。一路溜达到柳府门前,想看看柳府的动静。
  
      出乎吴峥意料的是,柳府门前静悄悄的不说,里面也没有任何声息传出。
  
      难道昨天夜里生的事情,太师府并没有告诉顺天府衙?
  
      顺着柳府西侧的院墙,来到昨天夜里翻进去的西北角处,仔细观察了一会,同时也目测了一下,被暗中之人用缠在腰间类似软鞭样的东西甩出去的距离。
  
      吴峥这一估算,顿时被结果吓了一跳。
  
      由柳府隐约可见的那丛箭竹所在的院墙上,到隔街甄庆深家的后院,少说也有五丈距离。由此不难判断,暗中把自己抛出去的人该有多大的力量。即便自己身体偏于瘦小,可是怎么说也有八十多斤,接近九十斤。仅仅依靠手臂的力量,就能甩出五丈远近,而且还是在必须提防太师柳史青袭击的前提下,这不能不让吴峥咋舌不已。
  
      站在玉儿居住的后院东院墙外,吴峥很想跳上去看看里面的情况,甚至他还转到了甄家大门口,有意无意地朝里面多看了两眼。
  
      尽管昨天在城外遇到青莲时,还拿自己是个不祥之人的借口自我安慰,不过,内心还是渴望能再次见到青莲。
  
      最终,吴峥还是失望了。不想让街上过往的人,甚至是甄家人看出自己的异样,来回溜达了一趟之后,吴峥心怀怅怅地离开了。并且脚步不停,一路由东城门出城,拐下官道,回到了前天夜里过夜的山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