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六十一章 误入少女闺房
    让吴峥想不到的是,柳史青似乎只对自己感兴趣。﹏﹎>>﹎吧w=ww.
  
      虽然吴峥的反应也不算是不快,在听到女孩子一声“走”的提醒后,就迅爬上了院墙,可还是慢了一步。柳史青也已一跃而起,人还在半空,手却已伸了过来。
  
      不等吴峥往院墙外跳去,柳史青的一只大手已经抓到了吴峥的腰带。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突然听到又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从背后传来,被柳史青抓住腰带的吴峥顿时心中一凉,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躲避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尖锐的破空之声并没有带给自己任何伤害,反而听到了跃起在半空柳史青的一声怒喝,随即已经抓住自己腰带的大手也瞬间松开了。
  
      “何方宵小竟敢偷袭老夫!咦,竟然是你!”
  
      显然柳史青是认识暗中出手把他逼退之人。
  
      得到自由的吴峥再也顾不了许多,双腿微曲就要朝院墙外跳去。不想腰间突然被一种类似软鞭的东西给紧紧缠住,随即被缠在腰间的软鞭类东西大力抛了出去。
  
      身不由己凌空飞向远处的吴峥,只能集中精力控制好身体的姿势,以防止落地时被摔伤。对于身后传来的一连串噼啪声响,以及柳史青愤怒的呵责声,根本无心关注了。凭感觉,吴峥还是能够判断,出手解救自己的一定不是刚才用剑的女孩子。不然柳史青也不会惊讶出声的。
  
      足足被凭空甩出去有数丈远近,吴峥的身体才开始急剧下落,最终噗通一声落入一家人的后院里。﹍>>吧w·w·w·.=
  
      尽管通过努力,落地前的瞬间吴峥已经调整好身体,是由双脚先着地,只是因为慌忙之中没来得及收力,以至于落地的声音大了一些。
  
      落地声自然引起了这处陌生院落里家犬的狂吠,以及主人的惊呼声。
  
      “谁?!”
  
      惶急无计之间,院外街面上再次传来急的脚步声,以及夜行人衣服的破空之声,吴峥真是急了。
  
      很显然,今天夜闯柳府的人不止吴峥和那个现身而出的女孩子,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用软鞭一样的东西,把他从柳史青手中解救出来的那人。
  
      虽然无法判断外面传来的急脚步声,究竟是来自柳史青,还是那位解救了自己的人,不过,由柳史青放弃那个所谓西域花头陀传人的女孩子,而专门针对自己的举动猜测,应该是柳史青的可能性更大。吴峥可不敢冒险,若是再次遇到柳史青,今晚将再无逃生的可能。
  
      电火石花之间,在求生**的驱使之下,吴峥弯腰捡起脚边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奋力朝院子远离街道的另外一侧院墙后面扔了出去。
  
      随着稀里哗啦一阵响声过后,果然外面街道上已经近在咫尺的脚步声,和衣服的破空之声,被吸引了过去。
  
      院子里连续的狗吠声,东西碎裂的声音,自然惊吓到了屋子里的主人。﹎吧w-w·w`.=继那声喊问之后,似乎还把正对院子的窗扇悄悄推开了一道缝隙,似乎正在向院子里窥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吴峥急纵身跃过去,伸手拉开被主人推开一道缝隙的窗扇,一头就钻了进去。
  
      黑暗中看不清眼前究竟是什么人,不过吴峥还是迅把窗扇再次关上,迅伸手把刚才伏在窗前偷窥的人揽进怀里,并一把捂住了对方的口鼻,以防止惊慌之下出喊叫之声。
  
      时间就在如此紧张的氛围下缓慢地流逝着,直到外面只剩下断续的狗吠声外,再也没有了其他任何声息,吴峥才突然意识到来自怀中被紧紧揽住那人的异常。
  
      先是体型,就让吴峥产生了怀疑。
  
      因为被他揽入怀里的人,似乎和自己的身材相仿,甚至还要略微矮小一些。不仅如此,整个身体似乎软弱无骨。
  
      另外,来自怀中之人身体上的气息,竟然是一种极为好闻,又说不上来的味道。这让吴峥不由怀疑,被自己搂在怀里的,不会是个女孩子吧?
  
      许是口鼻被捂得过于紧了些,以至于导致呼吸不畅,憋闷之下怀中之人开始急剧扭动起身体来。
  
      这一下,更让吴峥确定了心中的猜想。因为怀中之人胸口传来的异样柔软和丰满,绝不可能是男人应该有的。
  
      再一次惊慌失措的吴峥,急忙松开了手,不过为防止对方惊叫出声,再把柳史青引了过来,捂住对方口鼻的手并没有离开太远,而两人的身体也不过是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
  
      终于可以自由呼吸,被吴峥捂住口鼻好久的柔软身体,竟然一下瘫软进了吴峥的怀里,并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随着大口呼吸,对方急剧起伏的丰满更是不断触碰着吴峥的胸脯,这让从未如此接近过女孩子的吴峥,彻底手足无措了。
  
      好不容易等对方稍微平静了一点,吴峥却被一双小手在胸口猛力推了一下,毫无防备之下,身体不由一阵踉跄,连退了两三步,不知撞倒了身后什么东西,突然传来咣啷一声大响。
  
      “玉儿,你没事吧?”
  
      院子里突然传来的女人的询问声,让吴峥的一颗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此时的吴峥倒不是害怕引来柳史青,而是开始担心自己因为一时着急钻入了人家女孩子的闺房,这要是被女孩子的父母和家人现,情况肯定不必落入柳史青手里好多少。
  
      只是面对眼前的情势,吴峥却无能为力了,只能躲在房间的一角暗中蓄势,一旦女孩子把自己说出去,或者外面的女人走进来,唯一能做的便是硬闯出去了。
  
      “娘,我没事。刚才只是起夜时不小心把脸盆架给碰到了。”
  
      “哦,没事就好。刚才在前院听到这里好像传来噗通一声响,大花狗也吠叫个不止,也不知怎么了,最近柳府总是不大安静。”
  
      听声音正渐渐靠近房门,甚至房门也被推了两下,黑暗中的吴峥已经做好了冲出去的准备。
  
      “娘,我真没事。许是柳府那边打碎了什么东西吧。”
  
      “那就好,天也快要亮了,玉儿还是再多睡会吧,娘就不进去了。”
  
      随着一阵轻缓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外面再次陷入了深夜的寂静之中,连大花狗的吠叫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停止了。
  
      “你是谁?为什么半夜三更闯到我家里来?”
  
      吴峥说什么都没想到女孩子竟然会替自己掩饰,心中不由感激地答道:
  
      “我是被人扔进院子里的,为了逃命不得不闯入小姐闺房以至于冒犯了小姐,实在是抱歉。”
  
      “抱歉?”
  
      女孩子并没有被吴峥前半句“是被人扔进院子里”的话吸引,反而对最后的“抱歉”两字充满了好奇。而且,一边重复着,一边朝站在房间角落里的吴峥凑了过来,甚至一张脸几乎贴到吴峥脸前仔细看了一会。
  
      “我怎么感觉曾经在哪里见过你一样?”
  
      女孩子的举动,不能不让吴峥暗想,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胆子的确够大。即便自己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半夜三更闯进来,对方竟然没有流露该有的惊慌失措。
  
      更让吴峥想不到的还在后头,女孩子竟然把房间里的油灯瞬间给点亮了。
  
      “是你?!”
  
      在油灯的亮光之下,两人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