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五十九章 柳府惊变
    虽然感觉到了那低低的道歉声略有些熟悉,却因为玉儿姐姐的打趣,让青莲再也不敢回头观望。﹎8﹏w·w·w`.-y=a·w-e=n·8`.-c-o·m直到走出很远,才装作无意间回头朝官道看了一眼,只是再也没有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现穿一身蓝色夹衣的身影。
  
      不知为什么,接下来,青莲心中总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以至于举止之间总流露出一丝恍惚。
  
      “莲儿是不是真的思春了?”
  
      青莲有些郁郁的神情,自然瞒不过玉儿的眼睛。
  
      “姐姐?!”
  
      用一声嗔怒借以掩饰自己的失态,脑子里虽然冒出了仇峥的名字,青莲却怎么都不相信,年前八月十五失踪的仇峥会出现在两千多里之外的顺天府。
  
      “莲儿,我可是听大伯跟爹爹提起过,正在给妹妹说婆家呢。”
  
      玉儿的话语更引来青莲内心一阵惆怅。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母亲的话并没有错,作为女孩子十三四岁定亲并不算早。如眼前十七岁的玉儿姐姐,也是在十三岁时定的亲事,而且婚期也已定下,就在今年秋后的八月十八。
  
      尽管心中隐隐约约已经有了仇峥的影子,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青莲又如何能够违背呢?何况,即便道出心事,即便父母应允,又哪里去寻找失踪了的仇峥哥哥呢?
  
      原本三月三高高兴兴的出城踏春,却因为一次意外的擦肩而过,再加上玉儿的故意取笑,反而引起了青莲少女敏感心思中的愁绪,以至于大半天下来,只是强作欢颜,勉强坚持到巳时末便催促玉儿道:
  
      “玉儿姐姐,我们回去吧。吧w`w-w=.-”
  
      “莲儿妹妹,大家都还在游玩呢。”
  
      仔细盯着眼前的青莲看了一会,玉儿半开玩笑地问道:
  
      “莲儿似乎并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对大伯提及的亲事不满意?或者,或者妹妹心中已经有人了?”
  
      “姐姐要是再说这样的话,不理你了。”
  
      被玉儿说中心事的青莲,俏脸绯红地转身,低头揉捏着手中的锦帕,只留给玉儿一个侧影。
  
      “好,姐姐不说。既然妹妹不愿意继续游玩下去,我们就回去吧。我也有点乏累了。”
  
      返回途中,青莲始终留心观察着过往的行人,希望能再次看到那个身穿蓝色夹衣的身影。不过让青莲失望的是,直到回到旭日街后面绸缎巷内的二叔府上,什么都没有现。
  
      此时换成一袭长衫的吴峥早已沿着旭日街一路西行,再次慢慢溜达到了顺天府府衙门前。﹏8w=w=w`.-意识之中,吴峥很想找到顺天府的大牢所在,虽然明白仅靠一己之力是没有能力硬闯牢房,更不要说解救被关在死牢里的铁线娘阿姨,可还是心有期冀。作为父亲吴立鹏绝笔信中提及的铁线娘,已经成了吴峥下意识中,这个世间唯一可以依赖的亲人了。
  
      刚刚过了春分,初三的白天和黑夜几乎等长,所以到戌时初,天就渐渐黑了下来。在顺天城内游荡了一整天的吴峥,先找到一家客栈开一间最便宜的房间住了下来。
  
      想要夜探柳府,就必须有最佳的状态,所以在客栈门前的面馆中吃过晚饭后,吴峥回到房间,脱下长衫,重新穿上原来的蓝色夹衣,合衣躺在床上假寐。
  
      当街上传来二更的更鼓声,吴峥一骨碌爬起来,重新收拾一下身上的蓝布夹衣,并摸了摸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趁手的小石子,一切收拾利索之后,悄悄拉开房门,没有惊动客栈掌柜,直接翻过客栈不高的院墙来到外面的街道上。
  
      对于已经学会《凌霄九式》前两式,并记住了《凌云步法》前三个脚印运行轨迹的吴峥来说,虽然还说不上能够飞檐走壁,不过一两丈高矮的墙壁早已挡不住他。
  
      为了防止被巡逻的衙役或者捕快现,吴峥一直猫腰走在街道的暗影里。三月初三的夜里,即便夜空晴朗,也差不多是漆黑一片,所以一路上倒也安然无事。
  
      很快来到柳府西北角,白天早就看好的一段院墙外,手脚并用之下,悄无声息爬上院墙,毫不犹豫纵身一跃,刚好抱住院内紧靠院墙一棵高大的榆树树干。留心朝院子里看了一会,并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感觉没有危险后,才慢慢顺着树干溜到了地面上。
  
      之所以选择这处院墙,就是因为看中了这棵榆树。只是当吴峥落地之后,才现虽然的确是进入了柳府的宅院,可是身处的地方竟然是一处荒废的院落。除了几间久无人居住,甚至屋面都有些坍塌,门窗也有些腐朽的房子外,就是满地的枯草,和杂乱无章丛生的树木。
  
      而这处不知荒废了多少年的院落与柳府内宅之间还有一道院墙相隔,只在两道院墙相接的东南角处留有一道小门。不过,小门是从里面被锁死的,吴峥暗中用劲推了两下,竟然纹丝未动。
  
      不得已,再次纵身爬上眼前这道院墙,吴峥却不敢往下跳了。因为下面赫然是一个大大的水塘,而被锁死的小门后面根本就没有道路。看眼前的情景,吴峥就明白了,这里应该是柳府的后花园。
  
      顺着高高的院墙小心翼翼绕过下面的水塘,直到来到一蓬箭竹处,吴峥才从院墙上一跃而下,暂时躲近箭竹丛中,悄悄观察了一会。确认没被人现之后,吴峥蹑手蹑脚穿过花圃,直奔通往前院的抄手游廊。堪堪转到前院,漆黑一片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心下悚然一惊的吴峥急忙将瘦小的身体紧紧贴到一根游廊柱子后面,依稀看到一个黑影正在院子中间的空地上穿梭舞动。从黑影的外形判断,应该是一个成年男人。而不停舞动的身体却带给吴峥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暗暗看了一会,吴峥突然迅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因为他看到院子中间的黑影身影正按某种特定的轨迹在舞动,而从中赫然现了刻在脑海里,来自《凌云步法》中前三个脚印的运行轨迹。
  
      要不是吴峥迅捂住嘴巴,恐怕早已惊呼出声。即便如此,嘴角还是漏出了一丝急促的气息,以至于正在舞动的黑影有了刹那间的停滞。好在对方并没有现躲在抄手游廊后面的吴峥,稍微停滞了一下的身影又继续摆动起来。
  
      此时的吴峥越看越是心惊,抄自隋兴书架上那本《隋家家训》中,画满凌乱脚印四页怪异纸张上的足迹,好多自己怎么看,怎么思索都无法弄懂的,会让自己产生窒息感,甚至不能记在脑海里的脚印,竟突然融会贯通了起来。而且,不论是胸口还是眼睛,都没有再出现晕眩和憋闷之感。
  
      一时间吴峥甚至忘记了身在何处,专心致志地躲在抄手游廊柱子后面,聚精会神观看了起来。
  
      第四个脚印,第五个脚印,第六个脚印,……,直至吴峥从院中舞动的身影中分辨出第五十八个脚印的运行轨迹之时,意外生了。
  
      “哼,老夫等你好久了。”
  
      蓦然,一个略显喑哑的声音从院子中正在按照《凌云步法》舞动的身影出,随即黑影身形突然蹿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躲在柱子后面的吴峥刚要抽身后退,却又努力刹住了身形。因为他已经现,院子中突然窜起到半空的黑影奔去的方向并不是自己的藏身之处,而是抄手游廊的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