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五十八章 又见青莲
    由于山中三月初的夜晚更显寒冷,所以吴峥并没有睡好。吧w`w·w·.`
  
      天刚刚亮,自昨天晚上就没有吃东西,肚中饥饿的吴峥便开始为早饭忙活起来。凭着多年打野兔和野鸡的经验,很快就从草窝里捉到一只野鸡。去毛开膛,在小溪边清洗干净,不管不顾生起一堆火,架在上面不一会就飘出了野鸡肉的香味。
  
      吴峥心里清楚,现在是无需担心被顺天城里的官差搞突然袭击。看他们昨天傍晚匆匆回城的举动,肯定城里生了什么大事。不然,即便不怀疑自己与窃贼有关,仅是差不多都挨了一石子,那些捕快和衙役可是吃亏的主,怎会善罢甘休?
  
      一会吃饱了肚子,吴峥正打算进城探听一下,昨天夜里城中究竟生了什么时,却现城门口66续续有少年少女三五成群走出来。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三月三。外出踏青的习俗由来已久,在吴家堡的时候,往年的今天也会歇半晌,随着堡子里年龄相仿的伙伴们到郊外转转,下午才会去放牛。
  
      稍微愣了一会,吴峥用力甩了甩脑袋,微微低下头,直视着脚下,迎着人群直奔东城门而来。
  
      青莲与玉儿姐姐,还有丫鬟冬梅,三人也如同其他少年男女一样,既不乘车,也不坐轿,一步步缓缓沿着街道,一路来到东城门外,站在城门入口处的一侧游目四顾,现郊外早已是星星点点的人影。>_﹎8_w=ww.见远远有道溪水,沿着北城墙处蜿蜒东流,溪边的垂柳已是一身的鹅黄,青莲便对玉儿说:
  
      “玉儿姐姐,我们也到那道小溪边看看吧?”
  
      “好,今天姐姐给莲儿当向导,想去哪就去哪。当然,姐姐也给妹妹当红娘,若是看上谁就告诉姐姐。”
  
      听玉儿的前半句话,青莲本想逗逗她,结果却被后面半句话给噎住了。俏脸绯红瞪了玉儿一眼,低着头,也不再说话,转身就朝东北方向,隐约可见的溪水边走去。
  
      不想,刚走出没几步,即将走下官道,拐入旁边的小道时,便与一位迎面而来的少年撞了一下。尽管只是两人的肩头稍有接触,不过对于生活在男女授受不亲等礼教束缚下的人,尤其是待字闺中的女孩子,这样轻轻地一碰,还是让青莲原本已经消退的脸色,再次灿若朝霞。
  
      虽然听到对方低声说了句“抱歉”,隐约间,似乎声音还有些熟悉,只是青莲哪里好意思抬头,深深低头的她,只看到对方一身青灰色夹衣,以及同样是青灰色的一双鞋子。
  
      同时,青莲明显感觉到两人擦肩而过后,少年突然停在了原地。﹏吧_w·w-w·.
  
      因为纳闷,青莲真想转头看上一眼,只是这时候玉儿突然凑上来,一把揽住青莲的肩头,樱口对着青莲的耳朵悄悄说:
  
      “莲儿,看你把那个乡下少年给迷的,现在还站在原地愣,两眼直勾勾看着你呢。告诉姐姐,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姐姐过去把我们家的地址留给他呀?”
  
      知道玉儿是在打趣自己,青莲用力挣脱开,低着头快朝前走去,哪里还敢再回头看一眼依然站在官道上的少年?
  
      吴峥实在想不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青莲,两人错身而过的刹那,吴峥差点惊呼出口。只是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与先生甄庆义意外相逢的一幕,尽管相信青莲绝不会那样,可吴峥还是忍住了。
  
      只所以停在原地,几乎是来自吴峥下意识的动作,心中殷殷期盼着青莲能够抬头,或者转头看他一眼。吴峥很想通过青莲的口,向先生甄庆义解释一下自己为何会不告而别。
  
      只是青莲没有给他机会,直到那个袅袅娜娜熟悉的身影渐渐走远,吴峥才抬脚继续朝城里走去。心里却在拿昨天夜里想到的话来安慰自己:
  
      “没有自己这个不祥之人的牵连,青莲也许会过得更好。”
  
      为了不招惹麻烦,不让官差在城里认出自己来,吴峥直接找到一家成衣铺子,花一两银子买了一身新衣服。没有再打扮成小厮模样,而是为自己买了一袭长衫。
  
      吴峥之所以要买长衫也是经过考虑的,因为他现在毕竟已是秀才,或者说是生员,是有功名在身的人。一旦生什么意外的时候,这个身份有时候也许会帮到自己也说不定,所以才按照生员的打扮买了一件长衫,外带一块头巾。只不过头巾并没有戴在头上,而是放到了包袱里。
  
      区别一个人是不是秀才的关键标志不在长衫,而在于头巾。所以,已经是身穿长衫的吴峥,到时候只需把只有生员才会佩戴的头巾戴上,外人一看就明白眼前的少年是位秀才了。
  
      离开成衣店的吴峥随意在街上溜达,尽管人还是那个人,长衫替代了宽松夹衣的吴峥,即便是与姜海洪升两名捕快走个对面,恐怕也很难被认出来了。
  
      沿着东城门一直西行,便是顺天城的东西主街旭日街,当吴峥来到一处十字路口时,一眼就看到了路口东北角上的“柳府”。尽管门楣匾额上并没有写“太师府”,而只是写了“柳府”两个字,由眼前大门恢弘的气势上,吴峥还是能够猜测出来,这绝不会是一般的人家所能拥有的。
  
      “柳府?会不会就是铁线娘阿姨得罪的当朝太师的家?”
  
      站在街对面看了一会,只见柳府大门紧闭,在靠近门房的位置开了一个小小的侧门。透过侧门并看不到里面多少地方,怕引起柳府中人的注意,吴峥抬脚转而北行,几乎是绕着柳府绕了个大圈,最后又从柳府东院墙外,来到了旭日街上。
  
      吴峥当然不会是瞎转悠,当他看到眼前的柳府时,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个念头,——等夜里到柳府一探究竟,最好是能做点什么,从而为关入死牢的铁线娘阿姨解解恨。
  
      以吴峥的年龄和阅历,在没有想到办法把死牢中的铁线娘救出来之前,心中产生这样的念头并不难理解。
  
      一边继续在街上溜达,一边在心里盘算,同时吴峥还格外留意街面上的生药铺。无他,因为在后坡村的时候,青莲曾经亲口告诉过吴峥,青莲的二叔甄庆深就是在顺天城开生药铺的。
  
      吴峥也知道,即便找到了甄家的生药铺,自己也不可能进门,更不可能亮明身份,不过,吴峥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有意无意间,路过的生药铺一个都没有落下,全被吴峥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
  
      临近午时,吴峥的脑子里已经有一长串生药铺的名字,不过从这些名字上却看不出哪一家是青莲的二叔甄庆深开的。难免心里会生出莫名其妙失望感的吴峥,抬脚走进了一家小饭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