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五十四章 使坏
    当吴峥把自己的出身来历告诉了那三男一女,应该是铁线娘的同门师兄妹时,四人当时不由面面相觑起来。
  
      “三师兄,五师兄,六师兄,你们听大师姐提起过‘吴立鹏’这个名字吗?”
  
      见三人一起摇头,女人也说:
  
      “是啊,我怎么也从未听大师姐提起过呢?”
  
      继而又询问吴峥:
  
      “你父亲为何要你来投奔大师姐?”
  
      吴峥并没有告诉眼前的四人父亲吴立鹏已死,不然势必要把绝笔信的事情讲出来。如此一来,不仅自己的真正身世会泄露出来,而且父亲再三叮嘱过的,不可以把母亲留下的唯一遗物,那枚玉质菱形标志告诉任何人的事,也就无法隐瞒了。
  
      “爹爹临时有事要出趟远门,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才让我千里迢迢来投奔铁线娘阿姨,爹爹说等他出门回来后,会直接到顺天府来找我。”
  
      见四人一直不提铁线娘是为什么被关入大牢的话,吴峥只能开口询问。
  
      “叔叔,阿姨,铁线娘阿姨为何被关入了死牢?”
  
      三男一女再次对视一眼,还是由那位三师兄开口对吴峥说:
  
      “按理说这件事不应该告诉你,只是,既然你父亲和我们大师姐是朋友,那就透露一点吧。你铁线娘阿姨是因为得罪了当朝太师柳史青才被关入死牢的。”
  
      “那你们不打算救出铁阿姨吗?”
  
      吴峥的一句话,顿时让眼前的三男一女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那个女人才勉强解释了一句:
  
      “不是不想,只是整个武林也在朝廷的管辖之下,柳史青又是当朝太师。我这样说,你该明白了吧?”
  
      怎能不明白,不就是因为惧怕朝廷的势力而置同门安危于不顾吗?
  
      经历了上午与先生甄庆义相遇的一幕之后,吴峥的心情至今还是有些落寞。所以,也没有再询问四人的师承来历,以及姓名等等,便拱手一礼,留下四人在原地面面相觑,转身告辞离开了。
  
      吴峥并没有直接返回顺天城,而是沿着刚才所在的小树林,往东北方向的山里走去。
  
      如今已经过午,回到城里说不定又要住客栈,这对于吴峥来说,总感觉有些奢侈。所以还是打算进山打几只野兔等小动物,以便拿来换钱,坐吃山空的道理吴峥是知道的。同时,吴峥也想找个地方凑合一夜,从而好好想想接下来该如何做,是离开顺天城,还是继续留下来。
  
      几乎是吴峥前脚刚走,带人在城里打听了整整一个上午的张谦、赵明两大捕头,终于得知了那个流浪少年先是在醉仙楼吃了午饭,便跟在身背长剑的三男一女身边,一起出了东城门。于是一路追寻下来,出城沿着官道走了没多远,就发现了离开小树林堪堪走上官道,那身背长剑的三男一女。
  
      二话不说,张谦、赵明一挥手,身后十几名捕快,二十来名衙役,呼啦一下就把四人围在了官道当中。
  
      “官爷,这是为何?”
  
      三师兄看着眼前的捕快和衙役,面色从容地出声询问。
  
      “难道你们不知道?快说,和你们一起出城的少年去哪里了?”
  
      这是三男一女始料不及的,他们说什么也没想到眼前的捕快和衙役是奔着吴峥来的。
  
      于是三师兄再次淡然答道:
  
      “是有位少年随在我们身边出了城,不过出城之后就自己走了。”
  
      “胡说!”
  
      “官爷,为什么要胡说?我们四人与那位少年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何必替他隐瞒什么?”
  
      “休要花言巧语糊弄我们,快说,你们把那名少年藏到哪里去了?”
  
      张谦制止了身边的姜海,用还算温和的语调问三师兄:
  
      “看四位的着装打扮,想必是出自某个武林门派,能否请教四位师承来历?”
  
      “呵呵,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们是铁剑门的同门师兄弟。”
  
      “也就是铁线娘的同门师兄弟了?”
  
      “不错。”
  
      “那你们今天来到顺天城又意欲何为?”
  
      “没想做什么,只是一个月前奉师门之命外出一趟,如今要返回山门,想必这位官爷也应该知道,顺天城是我们的必经之地。”
  
      “不错,若是北去铁剑门,的确是要经过顺天城。只是为何你们不由北城门出城,而是选择了东城门,而故意绕远?”
  
      “这位官爷还真是猜对了,想着时辰还早,所以想要带些野味回山,故此选择了东城门。这不正要进山打猎,却被官爷给挡住了去路。”
  
      “一派胡言,铁剑门所在四周全是深山密林,何处不能打猎,难道唯独顺天城这里可以吗?”
  
      一直没有开口的赵明却远没有张谦那么好说话。
  
      三师兄也知道自己随口找的这个借口很是牵强,一时面对赵明的质问无言可对下,只能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
  
      “四位,铁剑门虽然出了一位朝廷要犯铁线娘,不过其他门中弟子一向还算奉公守法,如果四位如实供述那名一起出城少年的下落,我张谦可以保证不与四位计较。”
  
      怎么说少年吴峥都是大师姐铁线娘朋友的儿子,又是千里迢迢前来投奔,自己帮不上忙也就算了,即便不方便打听捕快找吴峥何事,不过从对方这来势汹汹上看,肯定不会是好事就是了,所以他们怎么可能把吴峥的去向告诉眼前的捕快呢?
  
      所以,接下来双方发生打斗也就势在难免了。
  
      刚走出不远的吴峥,虽然已经看不到顺天城的东城门,以及管道,却是能够听到突如其来的打斗声。
  
      叮叮咚咚的武器撞击声,马上引起了吴峥的注意。能够猜到看不见的打斗极有可能与铁线娘的三位师兄,一位师妹有关,却猜不出是与何人,又是为什么。犹豫了一会,还是登上一座小山头,打算远远观望一下。
  
      躲在山头树木之中的吴峥发现,那三男一女竟然被众多捕快和衙役围在了官道上,而且四人早已亮出背在背上的长剑,正背靠背抵御着捕快和衙役的围攻。看了一会,吴峥发现四人一直都在防守,从未主动进攻过围斗他们的捕快和衙役,这是为什么?
  
      显然,以四人的身手是完全可以打退眼前围攻的众人,从而全身而退的,可是他们却一直在采取守势,何以要如此呢?
  
      难道又是因为惧怕官府的势力,所以不敢得罪这些捕快和衙役吗?
  
      出于四人对于大师姐铁线娘被打入死牢而无动于衷的愤怒,隐身于灌木和树林中的吴峥悄悄接近了一段距离,直到估摸着自己掷出的石子能够打到官道上围斗的衙役和捕快时,毫不犹豫出手了。
  
      接二连三的石子准确击打到捕快和衙役的面部,而且,若不是击中鼻头,就是打到眼睛和嘴巴上,顿时有四五个人捂着脸蹲在了地上。
  
      见火候已到,吴峥急忙猫着腰朝山林深处钻去。
  
      不错,吴峥就是要把铁线娘的三名师弟和一名师妹拉下水,看看他们得罪了官府之后,还会不会对被关入死牢的大师姐铁线娘无动于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