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五十一章 惊鸿一瞥
    被冻得有些瑟瑟的吴峥,不时活动一下身体,可是当困意袭来时,却不得不蹲下来倚着身后的墙壁,把身体紧紧抱成一团。
  
      正当缩成一团的吴峥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却突然被一阵脚步声惊醒了。抬头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一看,隐约的夜色里,见是四名腰挎腰刀,手拿锁链的捕快正朝自己走来,吴峥赶紧站了起来。
  
      显然早就发现墙根处的黑影,所以四名捕快直奔吴峥而来,团团把吴峥围住之后,便开始盘问:
  
      “小子,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来顺天府何干?”
  
      仅看打扮,一身土里土气的吴峥就绝不像是城里人。
  
      “官爷,我是铜锣城人,叫吴峥,一路流浪至此,下午才刚刚进城。”
  
      尽管随身携带的包袱里就有自己考中秀才的凭执,不过吴峥并没有打算告诉眼前的四名捕快。
  
      谁会相信一名新中的秀才,会露宿街头?
  
      “放下肩头的包裹,慢慢打开。”
  
      吴峥不得不听从捕快的话,把肩上的包袱取下来,慢慢放到地上,并伸手解开。
  
      “哪里来的银子?”
  
      四名捕快并没有关注包袱里的秀才凭执,而是一眼看到了吴峥舍不得花的一两多散碎银子。
  
      “路上捉了两只野兔换来的钱。”
  
      “胡说,就你也能捉住野兔?!一定是偷的。”
  
      “老实交代,最近府城接连发生的入室盗窃案是不是你做的?”
  
      连捉了两只兔子的话都不相信的四名捕快,竟然说吴峥是入室盗窃的贼人。
  
      不由分说,吴峥就被两名捕快给逼到了墙根处,衣服里的散碎银子也被他们给抢走了不说,其中一名捕快还一抖手中的锁链就要往吴峥脖子上套去。
  
      吴峥怎么可能束手就擒?虽然没有进过衙门,却也知道衙门可不是给他这样无依无靠的普通人讲理的地方。
  
      心里已经做好反抗准备的吴峥,刚要有所动作,突然眼角无意中瞥到街对面的屋脊上一个黑影一闪便不见了踪迹。随即眼前想要拿锁链套向自己脖子的那名捕快,就毫无征兆地摔倒在地上,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喊一声,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什么人,滚出来?!”
  
      其余三名捕快一边大声喊叫着给自己壮胆,一边急忙贴墙站好,腰间的腰刀也瞬间拔了出来举在身前。
  
      吴峥也只是匆匆一瞥,就更不要说这三名刚才正背对街对面屋脊的捕快了。
  
      僵持了一会,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渐渐放松下来的三名捕快似乎还是不想放过吴峥,刚要再次把吴峥锁走,结果又有一位捕快无声倒地不起。
  
      这才把另外两人吓破了胆,急忙撇下吴峥,各自背起地上两名不知死活的捕快,毫不停顿地一溜烟沿原路跑走了。
  
      只是这些捕快也是舍命不舍财的住,竟然没有放下抢走吴峥的散碎银子。
  
      对此吴峥很是无所谓,大不了明天出城再去打些野物拿回来卖就是了。反正这一两多散碎银子也用不了几天。
  
      就在吴峥打算换个地方过夜时,突然刚才的屋脊上再次闪过一个黑影,这一次吴峥看得稍微清楚一点,是一个身材稍显纤细的身影。
  
      随着那个黑影手臂快速一扬,一块发亮的东西直奔吴峥而来,吴峥并没有伸手去接,反而故作慌张的样子,踉踉跄跄向后躲闪了半步。
  
      “啪嗒。”
  
      低头看时,竟然是一块足有十两重的银锭正落在自己的脚边。
  
      等吴峥再次抬头时,屋脊上早已不见了那个黑影。
  
      弯腰捡起地上的银子,吴峥想了想,顿时双手用力一握,那块有模有样的银锭早已被捏成了银饼,这才重新把地上的包袱包好,依然斜跨到左边的肩头上,还不忘再次扭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屋脊,见黑影早已不知所踪,这才转身离开。
  
      经过刚才四名捕快这么一闹,手里又有了银子,也不去管银子的来路好坏,不再打算露宿街头的吴峥,很快找到一家客栈抬脚走了进去。
  
      住了一夜,早晨一大早吴峥就退房离开,走到了街上。顺腿走到一处卖早点的摊子上,坐下来要了一碗豆花,几根油条,一边吃一边仔细留心倾听周围用餐人的交谈。
  
      不过,听了一会,并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吴峥起身付了饭前,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不由询问早吃摊的老板:
  
      “大叔,怎么别的城里到处都是乞丐,这里却一个都看不见呢?”
  
      “小哥不是本地人?”
  
      吴峥点点头。
  
      “怪不得。”
  
      见老板又忙着招待其他客人,一时没有功夫向自己解释,吴峥抬脚就要离开时,一位年龄二十出头,坐在那里吃早餐的青年,看着吴峥说了一句:
  
      “乞丐?城里两个月前到处都是,只是最近城里的乞丐都过年去了。……。”
  
      “过年,过什么年?”
  
      被年轻人的话弄得一愣的吴峥,顿时停住身子,不明所以地反问了一句。
  
      “呵呵,当然是被突然从天上掉下的银子砸昏了头,不再沿街乞讨,而是过上了富人的日子。难道不是过年吗?”
  
      联想夜里自己得到的那个十两的银锭,吴峥也明白过来年轻人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当即向年轻人抱拳道谢,这才转身离开了小吃摊。
  
      要不要继续留在顺天府?
  
      一边漫无目的地溜达,一边在脑子里考虑这个问题。
  
      想来想去,吴峥还是想先弄清楚铁线娘是为什么被关入了死牢。毕竟是父亲绝笔信中让自己前来投靠的人,也就是说是父亲吴立鹏的朋友。岂能一走了之?
  
      随之而来的却是,该去哪里打听铁线娘的消息呢?
  
      由昨天那个小饭馆掌柜的神色和举动看,恐怕铁线娘犯下的绝不是小罪,不然不会被打入死牢。饭馆掌柜也不会一听自己提到“铁线娘”这个名字就脸色大变。
  
      在铜锣城待了几个月的吴峥清楚,茶馆酒肆是打听类似小道消息的最佳去处,可是对于自己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论是茶馆还是酒肆,都不是适合自己出现的地方。
  
      该怎么办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