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四十七章 行踪败露
    柳仙立并非没有带人循着得自向阳镇的消息,一路追寻到城里。只不过是前往了临山府,而非铜锣城。
  
      自然,在临山府一无所获,甚至连春节都没来得及赶回来过。直到正月初八才悻悻地返回了柳林堡。
  
      原来隋兴一家三口,带着翠柳回到向阳镇后不久,临山府的隋家二房,在临山府开了一家典当行的,隋兴二叔隋景泰便亲自回来接一家人去府城过年。隋老太太和隋老爷子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只带上隋兴的长子隋岑,让隋兴一家三口留下来,一是看家,二是春节后距离下场也不过一个多月时间,所以就无需再千里迢迢去临山府,以至于把时间都耽搁在来回奔波上,不如在家温课,过了十五赶紧回铜锣城准备。
  
      由于隋兴整日闭门读书,柳仙立根本见不到隋家的主人,即便是下人一时间也不好打听,也就无法打听到关于隋家新请的书童的确切消息。
  
      毕竟吴家堡在柳林堡的暗线不可能事事都打听的清清楚楚,这才让吴继宗几人心生疑惑,为何柳仙立没有继续进城搜寻吴峥的下落。
  
      而吴家堡这边,吴继宗与吴继学商量之后,总觉得不先把内奸挖出来,即便发现了吴峥踪迹,也难免会被其再次逃脱。甚至,几个人怀疑吴峥之所以能从水蛇湾沉塘的铁笼子里逃脱,或许也与族中的内奸不无干系。
  
      就这样,柳林堡那边暂时失去了有关吴峥的线索,不得不暂时停下来。而吴家堡却忙于挖出族中内奸,而且从后坡村和靠山屯两处的迹象看,内奸很可能不止一人,所以暂时也放下了继续搜寻吴峥的事。
  
      回到吴家堡的小霸王吴刚,虽然吴明志当面发过毒誓,心里还是不大踏实,毕竟两人做出的事情太大,难保吴明志不会出尔反尔。所以,吴刚有事无事,总是和吴明志凑在一起,目的当然是为了监视吴明志。
  
      负责暗中调查他们几个人的吴春和吴友仁却没有闲着,特别是吴友仁,很快就从小霸王吴刚的异常举动上,看出来一丝端倪。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一时不方便直接询问吴刚。想要单独找吴明志了解一下情况,又始终找不到机会。
  
      终于,几经商量之后,于正月初十深夜,由吴春悄悄翻入吴明志家中,把吴明志偷偷从被窝里捉了出来。
  
      根本没用多少工夫,心中害怕的吴明志就把在靠山屯发生的一切详细讲了出来。
  
      “你是说吴刚为了报答当日比武时,吴峥的出手之恩,才决定如此做的?”
  
      虽然已经分析到这种可能性,听了吴明志的供述,吴继学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吴刚从习武开始就受族里的器重,不论从哪一方面讲,他都不应该做下如此吃里扒外的事情。
  
      “三哥?”
  
      每逢遇到大事,基本上还是吴继宗来最后拍板。
  
      沉吟一会,吴继宗看着吴明志说道:
  
      “念在你是被胁迫的,而且回来之后,吴刚又一直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族里可以对你网开一面。不过,你必须在祖宗牌位前发誓,不把今夜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父母家人。不然,你应该知道等待你和你家人的将会是什么下场。”
  
      “三祖爷爷,大祖爷爷,大爷爷,我知道。”
  
      “那就好,接下来你还和以往一样与吴刚交往,不要惊动了他。”
  
      说完,吴继宗示意吴春,又把吴明志偷偷送了回去。
  
      “三叔的意思是,暂时不动吴刚?”
  
      “暂时不要动他,按照吴春八月十五在后坡村所见,肯定还有另外一人躲在暗处。虽然不能肯定吴刚与那人是不是同伙,最好还是先观察一段。”
  
      众人刚才也从吴明志口中听到了,吴刚只是想放吴峥一马,以报当日之恩,也就是说只是暂时隐瞒吴峥行踪一个月,那么接下来吴刚肯定还会沿着自被杀老人口中听来的线索,继续追寻下去。
  
      “友仁派人暗中跟在吴刚身后,看看能不能发现吴春在后坡村遇到的另外一人。”
  
      吴友仁犹豫了一会,才说道:
  
      “三叔,按照吴春所言,那人的身手了得,恐怕一般弟子难以胜任。”
  
      “友仁说的不错,千万不要出现被派去监视吴刚的弟子还没有发现那人,反而被那人给发现,并再次发生杀人灭口的事情。”
  
      吴友仁和吴继学的担心不无道理,只是一时间吴继宗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人,既能暗中偷偷监视吴刚,身手又足以能够在被那人发现后成功逃脱。
  
      沉吟良久之后,吴继宗才说:
  
      “暂时先让友敏去吧。同时,”
  
      吴继宗看了吴春一眼,又接着说:
  
      “多安排两人缀在友敏身后,以防万一。”
  
      “三叔,原来说好的是十六再集合弟子出发,现在要不要提前?”
  
      “无需,柳林堡那边暂时并没有再次派人外出的举动。我们也暂时等等,不一定非要大张旗鼓,这一次不妨悄悄进行。过了上元节,我们再商量一次吧。”
  
      很快,吴刚就从吴明志的神情中发现了一点异样,因为自从十一那天起,吴明志似乎总在躲避自己的眼神。虽心有怀疑,却并不能确定。毕竟回来之后,吴明志始终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明志,最近族里没有单独找你问过什么吧?”
  
      “四哥说什么呢,回来后我们哪天不是在一起?”
  
      “那十六再次外出寻找吴峥时,你还愿意和我一起吗?”
  
      “四哥,若是还与以前一样自由组合,我肯定还和四哥一起。”
  
      “不是吧,难道你听到了什么?”
  
      “什么听到了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若是还与以前一样’吗?”
  
      “呵呵,四哥怎么突然变得疑神疑鬼起来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
  
      嘴上打着哈哈,吴明志心里其实紧张的厉害,几次都想把实情告诉吴刚,却又实在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危。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过失,而把一家人都坑害了。
  
      转眼便过了正月十五,到十六这天,吴刚会同吴明志按照吴友仁最初的吩咐,卯时中前往族中祠堂集合时,却得到了守在那里吴春的通知:行动推迟,暂时先回家等候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