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四十二章 段家藏书
    亲自看着马前凑齐了五十两银子,并请来郎中,为段掌柜诊病开方后,又由小三、小五、小六、小七四人把段掌柜抬回家。最后才对马前说:
  
      “不是想知道我师傅是谁吗?我是有师傅,却不能告诉你们。另有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们,我没有家,自然也没有家人。如果有人想要报复尽管来,只要一下弄不死我,那么你们就?好吧。”
  
      吴峥为什么要这样说?当然是要警告马前,以及他背后的主子。不要再来找段掌柜的麻烦,更别想找自己的麻烦。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无牵无挂的光棍汉若是发疯,将是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马前只能唯唯诺诺,若是以马前现在的心态,恨不能有多远躲多远,哪里还有勇气再来找吴峥的麻烦。
  
      “少侠高姓大名?”
  
      “吴峥。”
  
      一时没有多想,吴峥还是随口报出了真名。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吴峥每天都穿梭在小院子,书肆,段掌柜家,这三个地方之间。兴之所至,也会走出城,到城北那座山头的树林子里,练习一两个时辰的《凌霄九式》和《凌云步法》。
  
      尽管一段时间以来,自从看明白了《凌云步法》中那三个脚印的运行轨迹之后,再没有进展,吴峥还是很满足的,知道学习武功绝不是朝夕之间的事情,所以心里并不着急。
  
      不过,在时常到段掌柜家探视他的病情时,吴峥意外发现段掌柜家竟然藏了整整六间房子的书。也就是说段掌柜家前院的东西厢房里全部摆满了各类书籍。
  
      按照段掌柜的解释是,自从他祖爷爷起就做这一行,所以好多孤本,善本,不舍得拿出去卖,所以就都保存在家里了。
  
      “小哥若是喜欢尽管拿回去看,看完再还回来就是了。”
  
      吴峥当然喜欢,于是隔三差五就挑上几本带回小院中,借着隋兴东间的书房仔细研读。
  
      不久,吴峥的举动就被段掌柜看出了端倪。
  
      “小哥,见你看的书中有多半是县乡两试历年的笔卷合编,难道小哥有兴趣于功名?”
  
      当前的吴峥的确有这样的想法,朦朦胧胧的,吴峥也一时难以说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生出想要考取功名的念头。
  
      见吴峥点点头,段掌柜早已知道吴峥现在是人家伴读书童,说白了就是下人,是跟班小厮的身份。
  
      “小哥,想要下场参加县试,不仅需要满腹文采,还要有个学里的出身。也就是说要有学籍。你能办到吗?”
  
      吴峥心想,自己本就是逃命出来的,哪里敢回吴家堡办学籍?
  
      看到吴峥在沉思,段掌柜也沉思片刻才说道:
  
      “这件事倒是有个办法能够解决。”
  
      一句话,就吊足了吴峥的胃口。
  
      “说来也巧,内人娘家也姓吴,家里有个侄子,若是活着的话应该大你四五岁,死的时候倒是和你年龄相仿。”
  
      听到这里吴峥就明白了,段掌柜是想让吴峥冒用他媳妇娘家侄子的学籍,或者说是读书人的出身。这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这年头别说冒用出身,就是冒名顶替替考的现象也是比比皆是。
  
      “段大叔,需要我做什么吗?”
  
      段掌柜再次低头沉吟一会,最后对吴峥说:
  
      “无需,你?好就是,过段时间我身体大好了,就去给你办好。若是小哥有胆量,肯定误不了开春二月下场就是。”
  
      段掌柜也不过是随口说说,学籍是肯定会给吴峥办的,只不过他压根也不会相信只有十三岁,不满十四岁的吴峥会参加来年开春二月的县试。
  
      有了段掌柜的许诺,吴峥还真就有了这样的打算。
  
      所以接下来的心思,大半都用到了读书上。
  
      尤其是段家藏书中,历年来县试的卷子,特别是那些被名儒加了批注的优秀试卷,成了吴峥必读的书籍。
  
      以吴峥现在过目成诵的记忆力,若不是明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一天背下四五本书则绝不是什么难事。
  
      不知是马前真的被吴峥打怕了,还是另有阴谋诡计正在筹划中,反正直到年三十之前都规规矩矩,而且留下来照顾书肆的二人,每天傍晚也准时到段家报账,当天卖书的盈利,自然是按照吴峥的吩咐,不多不少刚好是一两银子。
  
      吴峥也不管究竟是不是卖书赚的,还是他们贴上的,一律示意段掌柜收起来。
  
      反倒是段掌柜心里不踏实,虽然没当着吴峥的面说什么,不过收起来的银子一分都没动,全部好好保存着,万一哪天那些恶人再找上门来,也好有个交代。
  
      大年三十,不管吴峥如何拒绝,硬是让段掌柜给留在了家里。
  
      并不喜欢熬夜的吴峥,勉强过了子时,便起身到东厢房从一卷书中抽了一本,正是他早就看好,却一直没来得及读的《姓氏起源》,带着书回隋兴租赁的小院去了。
  
      过年对于吴峥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与平时的日子并没什么两样,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不是不想逝去的奶奶和父亲,只是,想有什么用?
  
      夜里回来后读了会那本《姓氏起源》,倒头便睡了。早晨醒来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直接出城而去。
  
      在城北那座小山头的树林子里待了差不多一整天,傍晚才赶在城门关闭之前回到城里。顺路去了段掌柜家,一是拜年,二是把剩下的那卷《姓氏起源》中其他几本都带回住处。
  
      一进门就看到马前正领着小五小六坐在客厅里,而且身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几个银锭。
  
      误以为马前又来闹事,吴峥刚要发火,不想马前看到吴峥后,急忙站起快步迎上来,双手抱拳深深弯下腰去,对吴峥深施了一礼。
  
      小五小六也有样学样,对着站在门前的吴峥见礼。
  
      吴峥也不得不对三人抱抱拳,扭头看了一眼屋子里的段掌柜,虽然脸上有些不大自然,却没发现有再受伤的迹象。
  
      “段大叔,过年好啊。”
  
      “呵呵,过年好,过年好,快进来坐。”
  
      吴峥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马前:
  
      “你们有事?”
  
      “吴少侠,主子要撤我们几个回去。所以小二和小四不能再给段掌柜看店了,今天马前来此一是给少侠和段掌柜拜年,二是送十两银子,权当小二和小四不能继续看店,给段掌柜书肆造成损失的补偿吧。”
  
      吴峥听到这里,认真看了马前两眼。
  
      “是不是你们主子觉得你办事不利才撤你们回去的?”
  
      马前点了点头。看那意思还有话说,却愣是憋住了。
  
      “银子就免了,我替段大叔做主,只当是赏给你们的压岁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