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四十一章 初试身手
    在城北那座山头的树林中,又待了一会,直到激动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见时间已经是申时前后,吴峥这才转身朝城里走去。
  
      由铜锣城北城门前往居住的小院必定要经过县学所在的街道,当吴峥刚刚来到街口,就远远看到段掌柜书肆门外的街道上站满了人。虽然不是直接围在门口,不过每个人都伸长了脖子朝书肆中观望。
  
      吴峥心道一声“不好”,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
  
      不问可知,一定是昨天晚上的那些人又回来了。
  
      快到书肆门口的时候,吴峥就听到屋子里有拳脚落到身上的声音传来,而且还听到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说:
  
      “快说,别给老子装死。只要你把昨晚那个小野种的下落讲出来,老子可以做主,减免你一半的份子钱。”
  
      没有听到段掌柜的声音,反而又听到一阵拳打脚踢的噗噗声。
  
      猛跑几步,吴峥站到书肆门前往里一看,顿时一股无名之火直冲脑门。
  
      只见小小的书肆之中,原来段掌柜平时坐的椅子上,如今正大马金刀地坐着一位满脸横肉,左腮上有一道疤痕,年龄三十多,不到四十的恶汉。在他身体两侧各站立了一人,身前有三人,虽然背对着街道,吴峥也能认出来,正是昨晚被自己打跑的那三人。
  
      而段掌柜此时却蜷缩在书肆一角,身边正有两名凶神恶煞的年轻人向他逼问自己的下落。
  
      “住手!”
  
      站在书肆门外,大喊一声,吴峥并没有冲进去。
  
      听到喊声的八个人同时扭头,昨晚的三人马上就认出了吴峥,当即对椅子上那位恶汉说:
  
      “头,就是这个小野种。”
  
      坐在椅子上的恶汉先是看看吴峥,又用鄙夷的目光瞪了一眼被吴峥昨晚打跑的三人。
  
      就在这时,蜷缩在地的段掌柜显然也发现了吴峥,刚张口说出一句:
  
      “小哥,你不该回来。”
  
      顿时又引来身前两名年轻人的拳打脚踢,登时昏死了过去。
  
      只听那位恶汉对身边侍立的两人吩咐道:
  
      “小五小六,去把小野种给爷拖进来。爷今天倒要看看,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究竟有何本事,能把小三,小七和小八给打跑了。”
  
      小五小六应声走出书肆,来到吴峥身边,一人伸出一只手,直抓吴峥左右肩头,意思是要按照那恶汉的吩咐,把吴峥拖进书肆。
  
      看着伸到身前的两只手,吴峥的上半身并没有马上做出反应,反倒是下面的双脚来来回回摆动了几下,随后才一招势如破竹随手使出。微微前倾的身体,似乎是迎着两人伸来的手凑了上去。不过吴峥的双手却由腋下穿出,迅速在两人伸过来的胳膊上一捋到底,直接落到了两只粗大的手腕上。
  
      随着吴峥双膝微曲,脚跟用力,前倾的身体突然转而后仰,吐气开声的同时,双手借力使力,嘿的一声,那两名想要抓住吴峥肩头的年轻人,嗖的一下就被吴峥甩到了身后的街心。
  
      “噗通,噗通。”
  
      两声响过,才传来两人恼羞成怒的喊骂声。
  
      “咦,果然有两下子。”
  
      本来端坐在椅子上的那名恶汉,不由站了起来,嘴里惊咦出声的同时,迈步走出书肆,站到吴峥身前。
  
      “小子,师傅是谁?”
  
      又来了,吴峥可不想和他废话,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微微仰头看着眼前这位足足高出自己一个肩头,外带一个脑袋的恶汉,怒目以视。
  
      “不想说是吧,小子?有你想说却说不出来的时候。”
  
      恶汉抬脚就朝吴峥胸口踢来。
  
      吴峥身体向左侧一闪,不想恶汉变招也是极快,踢出去的左脚马上回撤,身体半转并微微后仰,左腿膝盖前冲,直顶吴峥胸口。
  
      明显看出来此人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吴峥也就没有继续闪躲,而是双手轻轻在顶来的膝盖上一按,身体瞬间拔起。先是双脚脚尖轻点了一下对方的脚面,借而一跃,脚尖再次点上恶汉欲收未收的膝盖。
  
      当然不想让吴峥借自己的膝盖弹起来,所以恶汉猛然把顶出去落空的膝盖收了回去。只是恶汉快,吴峥更快。刚好借着对方回收膝盖的力道,单薄的身体一下撞入了恶汉的怀里。
  
      “哈哈,想吃奶吗?找错地……。”
  
      后面一个“方”字没来得及出口,吴峥的双手就到了。不偏不倚分别抓住恶汉两个壮硕的肩头,双腿屈膝已是顶到了恶汉的下巴上。
  
      “啊——。”
  
      也只是给对方留下喊出一个字的空隙,吴峥按在恶汉肩头的双手突然用力。恶汉原本就在用力后仰身体,想要躲开顶在下巴上的膝盖,两股力道加起来,顿时恶汉仰面在下,吴峥附身在上,“噗通”一声,一起摔倒在地。
  
      由于被吴峥紧紧按住肩头,恶汉自然是后脑勺先着地,一下就把恶汉摔得眼前金星乱冒。
  
      吴峥可不给他欣赏满眼金星的机会,顶在下巴上的膝盖左右一份,脚尖点地的瞬间,双手猛然在恶汉肩头用力一按,屈膝抱腿,瘦弱的身躯蹦起有三尺高,不由分说双腿膝盖重重砸在了恶汉的心口。
  
      “呜——,噗——。”
  
      一口带着血水的胃液迎面喷来,吴峥早有防备,再次脚尖与双手同时在恶汉身上借力,一个后仰,身体平平朝后面倒下的同时,双脚已经伸到恶汉下巴处,如兔子蹬鹰一般,双腿发力蹬在恶汉下巴上,在自己身体借力弹出去的同时,恶汉壮硕的身躯也被吴峥蹬出去两步远。脑袋刚好撞到书肆门口的台阶上。
  
      砰——。
  
      “啊——。”
  
      本以为可以喘口气的壮汉,想不到吴峥眨眼间又双手反按街面,弹起上半身的同时,双脚用力蹬地,嗖一声又冲了回来。还是刚才的动作,屈膝抱腿,再次用双腿膝盖重重砸在恶汉的心口。
  
      “呜——,噗——。”
  
      实实在在喷出一大口鲜血的恶汉,终于受不了了。
  
      “别,别——。”
  
      吴峥甚至没有给他说话讨饶的机会,灵巧的身体又接连弹起两次,直至感觉身下的恶汉已经瘫软,一时半会不可能再爬起来时,吴峥才停止了动作,慢慢蹲在恶汉的脸前,用淡淡的声音问道:
  
      “你们是来做什么了?”
  
      “我,我们,我们只是想来拜访少侠,不想引起了段掌柜的误会。对,是误会,都是误会。”
  
      即便发现少年根本就没有看他们一眼,恶汉的几名手下早已被少年刚才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给惊呆了,哪里还有胆量去偷袭正在和头说话的少年?
  
      躺在地上的人,那可不是一般人物,就是他们七个一起上都不是对手,想不到被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给打的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先说说份子钱的事。”
  
      “我,我马前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收段掌柜书肆的份子钱了。”
  
      “还有呢?”
  
      “今天的一切损失,包括段掌柜养伤的费用都有我马前出。”
  
      “多少?”
  
      “二十,不,三十两。”
  
      见吴峥没有点头,恶汉急忙又说:
  
      “五十,五十两。”
  
      吴峥没再理会恶汉马前,而是抬脚走进了书肆,这时的段掌柜也已醒了过来,只是身上伤势太重,根本就无法动弹,正在心里担心那个少年的时候,却见吴峥走了进来,忙不迭问道:
  
      “小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段大叔,我没事,你等会。”
  
      说完,转身来到门外,对刚才殴打段掌柜的两名青年招招手。
  
      此时,马前已经被小五小六几人给扶了起来,看样子是在凑那五十两银子。
  
      两位青年看见吴峥向他们招手,当即腿就有些发软,可是又不敢不过去。战战兢兢走过来,却听吴峥说:
  
      “每人自断一只胳膊,并罚你们留下来照顾书肆的生意,直到段大叔痊愈。而且,”
  
      吴峥看着两人翘了翘嘴角,接着说:
  
      “而且每天的进项不能少于一两银子。”
  
      看两人似乎还要转头去征求门外马前的意思,吴峥身体一晃,就贴到了两人身前。
  
      “少侠且慢,我们答应,我们答应就是。”
  
      亲眼看着两人各自打断一只胳膊,疼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吴峥心里那股无名之火,总算平息了下去。
  
      只是,在等着马前凑钱,并派人请郎中,为段掌柜看病的空当,吴峥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刚才和恶汉马前打斗的过程。
  
      无意中吴峥发现,除了自己刚刚学会的《凌霄九式》的第一、第二式,以及《青云步法》前三个脚印外,竟然使用了好几招来自吴家堡的功夫。
  
      比如屈膝抱腿,用膝盖砸顶对手胸口那招,就是吴家堡吴家家传武功中的——神龟问道。还有借马前脚面、膝盖弹起身体的那招也是吴家家传武功中的一招,名为三登科。所谓三登科既指,先是双脚蹬地,然后借力对方悬起的脚面再次上升,最后借对手前突的膝盖,或者大腿,最终达到身体升高的目的。
  
      关于这些吴家家传功法,上次吴峥在祠堂一侧议事屋子里发誓的话并没有错,只是远远看过,甚至私下从来都没有比划过一次,自然算不得偷学。
  
      可是让吴峥想不到的是,在危急关头竟然不由自主就用了出来,即便是吴峥自己,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