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三十四章 书童
    八月十六日的这个傍晚,隋家可是有点乱。
  
      戌时不到,老太太就已经催人到大门口等着了。几乎每过半刻钟就打发身边的丫头跑去问一声。
  
      自然,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老太太,人还没来呢。”
  
      了解老伴脾性的随老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双目微闭,似乎对眼前的一切漠不关心一样。见丫头翠莲已经来来回回跑了三趟,心里实在忍不住,不由随口说了一句:
  
      “这才刚刚戌时,还不到戌时中呢。”
  
      “你懂什么,算命先生不是说了吗,是戌时,不是戌时中,也不是戌时末。”
  
      “瞎着急。”
  
      “事关我大孙子的前程,事关你们老隋家的未来,就你沉得住气。”
  
      老两口嘟囔两句,随老爷子继续闭目养神,老太太继续催丫头翠莲来回跑着探信。
  
      吴峥离开那个石碾子,眼看快到街西头,甚至都看见镇子外面一片槐树林了,还是没有遇到一位对自己手中拎着的兔子感兴趣的人。正打算选一家看上去稍微气派点的院门,想着干脆敲门进去,问问主人家要不要时,突然前面一个大门口里露出一个人头,随即那人便三两步跑到街上,一边向吴峥招手,一边吆喝着:
  
      “小哥这边来,这边来。”
  
      吴峥心中一喜,总算有人看上自己手中捡来的两只野兔了。当即加快脚步,迎着那人走了过去。
  
      只是让吴峥想不到的是,与那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迎面相对后,对方根本就没看自己手中的兔子,而是一把拉住他的手,用力朝门里拽,口中还不断埋怨:
  
      “怎么才来啊,老太太都急坏了。”
  
      呃,什么意思,我们认识吗?
  
      急于想把兔子卖掉换口饭吃的吴峥,虽然心中疑惑,却没抗拒,抬脚跟着那人走进院子,直接来到了正房门口。
  
      “老太太,来了,来了。”
  
      不等话音落地,一个十**岁,身体结实,丫头打扮的女孩子蹬蹬蹬从房门中走出来,对吴峥招手的同时,嘴里也说道:
  
      “小弟弟快来。”
  
      莫名其妙的吴峥一走进屋子里,就看到明亮的烛光下,迎面的八仙桌上子两侧太师椅上,左手坐着一位七十来岁的老者,右手的老太太也是须发花白,年龄与老者不相上下。只是两人的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却没有一个是在看自己手中的野兔。
  
      就在吴峥想要举一举手中的兔子,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时,老太太开口了:
  
      “孩子,多大,属啥的?”
  
      “奶奶,我十三岁,属猪。”
  
      听到吴峥的回答,老太太马上转头,似乎是在质问那位老者:
  
      “我说什么来着,那位算命先生算的就是准。”
  
      老者瞥了一眼老太太,没有反驳,而是询问吴峥:
  
      “孩子从哪里来,家是哪里的,兔子又是哪来的?”
  
      即便心中疑惑,吴峥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
  
      “爷爷,我从山北面来,家是后坡村,兔子是路上捡的。”
  
      吴峥的话音刚落,老太太就拍着手既惊且喜地大声说道:
  
      “神了,真是神了。翠莲快摆香案,我要叩谢四方神灵。”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吴峥,彻底被眼前的一幕弄迷糊了,要不是肚子不争气的突然咕噜一声,甚至差点忘记了来此的真正目的。
  
      不过,不等吴峥开口,老太太已经对门外喊了一嗓子:
  
      “隋井,领孩子下去先吃饭,然后洗澡换衣服,再领来见我。”
  
      “是,老太太。”
  
      那位把吴峥从大街上拉进来的中年人,迈步来到堂屋里,再次拉起吴峥的手,走了出去。
  
      既然马上就有吃饭吃了,吴峥自然不会再说什么,先吃饱肚子,才是摆在吴峥眼前的当务之急。
  
      跟在中年人隋井身后,来到厨房一侧的一间专供下人吃饭的屋子里,一张四方矮桌上早已摆好了一荤一素两盘菜,甚至还有一大碗蛋花汤,外加一大碗白米饭。
  
      “小哥快吃吧,米饭锅里还有,吃完再添。”
  
      “谢谢大叔。”
  
      风卷残云,整整吃了两大碗白米饭,还把桌子上的两菜一汤也吃了个干净,这才站起身来再次向隋井致谢。
  
      “谢谢大叔。”
  
      “小哥不用客气,随我来洗澡换衣服吧。”
  
      半个时辰之后,洗干净身子,又换上一身明显是小厮打扮,崭新的青色夹衣,包括鞋子也是青色的,只有脚上一双棉布袜子是白色的,跟在隋井身后,再次来到正房的堂屋里。
  
      至此,联想刚才在石碾子处,从那位“他二婶”口中听来的,隋家要招书童的话,吴峥已经约略猜出来了。眼下这家人肯定就是“他二婶”说的隋家无疑,显然隋家把自己当成了前来应招书童的人。不明白的是,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误会,对此吴峥无论如何也猜不出来了。
  
      当一身清爽的吴峥再次站在堂屋八仙桌前,老太太和随老爷子眼前时,二老无不眼前一亮,彼此对视一眼,眼神里的赞许之意,连身边的丫头翠莲都看出来了。
  
      “恭喜老太太,恭喜老太爷。”
  
      老太太随手拍了拍丫头翠莲的胳膊,满脸笑意地问吴峥:
  
      “孩子,可吃饱了?”
  
      “奶奶,吃饱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可识字?”
  
      “奶奶,我叫吴峥,倒也认识几个字。”
  
      “吴峥,夫唯不争,故莫能与之争;夫唯不争,故无尤。好,好名字。家里还有什么人?”
  
      吴峥不假思索地回答随老爷子的问话道:
  
      “爷爷,家里没人了。”
  
      吴峥的这句话,差点让隋家老太太和老爷子失口笑出声来。
  
      这不是老天爷专门给自家大孙子隋兴送来的书童吗?
  
      年龄合适,属相合适,来的时辰对上了不说,家里又没有牵挂,还认识几个字,去哪里找这样凑巧的事情?
  
      隋老太太看着眼前眉清目秀,利利索索的吴峥,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明天一早就打发人再次答谢那位算命先生去。
  
      殊不知,就在吴峥已经被隋家一对老夫老妻认定是自己大孙子隋兴书童的时候,向阳镇后面进山的小路边,也就是吴峥捡到两只兔子的地方,一位两腮无肉,双眼眼凹陷,身材瘦小与吴峥相仿的人,已经在那里摸索半天了。直到摸起两个用细铁丝编成的空空如也的兔子套,不由站起身来破口大骂:
  
      “死老天,怎么就不给人活路呢?我那八钱白花花的银子啊!”
  
      停了一会,嘴里兀自咕哝一声:
  
      “绝不能白白便宜了死瞎子,找他去。”
  
      随即抬腿朝向阳镇西北方向快速走去,很快就消失在刚刚升起的一轮明月的清辉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