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二十九章 猜疑
    作为吴家堡吴家族人的族长,众目睽睽之下,即便心中再有不甘,吴友仁也不能不承认的确是自己输了一招。转头看了一眼台下的吴继宗,见其微微颔首,随即对柳未然抱拳一礼,淡然说道:
  
      “愧不如人,在下认输。”
  
      说完,走到擂台中央,弯腰捡起霹雳鞭,转身沿着擂台台阶走了下去,一声不吭站到了吴继宗身侧。
  
      就在吴继宗想要询问柳超峰的意思,要不要重新派人上台比武时,只见一名柳家子弟凑到柳超峰身边,伏在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之后面部表情丝毫未变的柳超峰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吴继宗说:
  
      “既然三战打成了平局,以柳某看来无需再比下去了。”
  
      这出乎预料的话语,顿时让吴继宗心中产生了怀疑。难道刚才的柳家弟子是来报告有关吴峥消息的?或者说,吴峥已经落入了柳家人手中?
  
      似乎是看透了吴继宗心中的猜疑,柳超峰大度地一摆手,接着说:
  
      “眼前这两车碎石片就暂由你们吴家堡保管好了,至于昨天夜里的事情,若是吴家堡不甘心,大可前往柳林堡寻仇。当然,若想现在动手,柳某也会奉陪到底。”
  
      嘴上是如此说,说完之后,却根本没有给吴继宗发话的余地,转身带着一大群柳家子弟,迅速朝吴家堡东山走去。
  
      吴家堡的吴家弟子当然不甘心让烧了族中祠堂的柳林堡人一走了之,只是见真正的当家人吴继宗一言不发,族长吴友仁也是毫不表示,只能是口头上叫骂几声,目送柳林堡一行人渐渐消失在南溪沿岸的树林中。
  
      “三叔?”
  
      直到再也看不见柳超峰等人的身影,吴友仁才疑惑地叫了一声吴继宗。
  
      “回去再说。”
  
      吴继宗转身率先越过南溪,朝堡子走去。
  
      从始至终未曾开口的吴继学紧随其后,之后便是族长吴友仁。
  
      不过吴友仁还是对在场,心中愤愤不平的一干吴家子弟说了一句:
  
      “来日方长,暂时都回去吧。”
  
      等吴继宗经过站在高处的吴淦身边时,随口说了一句:
  
      “先生要是没事,不妨也跟我们来商量商量。”
  
      论辈分,吴淦是比吴继宗小一辈,论年龄也是吴淦小上十来岁。不过,吴淦却不是出身于吴家堡中吴家家族的近支,甚至比吴峥家那一支还要远些。再加上自从十四年前外出游历十几年返回之后,就一直做吴家堡的私塾先生,所以不论堡子中任何人见了吴淦,都是以先生称之,连吴继宗和吴继学也不例外。
  
      “三叔,我还是不去了。昨天一夜被闹腾的没有睡好,还是回家补一觉吧。”
  
      虽然吴继宗称之为先生,吴淦还是谦卑地习惯以族中辈分称呼吴继宗等人。
  
      听吴淦拒绝了自己,吴继宗也没当回事,自顾自向前走去。
  
      按理,作为私塾先生,与武教头吴春的地位相同,也算是吴家堡的核心人员,只是向来不喜欢参与族中事物的吴淦,基本上已经淡出了吴继宗等人的视线。
  
      原来祠堂一侧用来议事的那间屋子,早已在昨夜的大火中化为了灰烬,所以吴友仁便把吴继宗、吴继学、吴立伟、吴春,以及专门替他们跑腿的吴立山约到了自己家里。
  
      把老婆孩子都赶出堂屋,六个人相继落座后,吴继宗沉吟一会才问吴春:
  
      “据你所说,那人的身手非常了得?”
  
      “三爷爷,虽然没有交手,但也能看得出来,仅是那人在灌木山林中敏捷的步伐,就绝不是我可以望其项背的。而且,那人显然没有全力施为,只是想把我们引入歧途。如果对方全力施为的话,恐怕想要看见他的一个背影都不可能。”
  
      听到这里,吴继学突然问:
  
      “难道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
  
      吴春摇摇头,继而说道:
  
      “那人明显是故意缩起了身体,乍看上去还没有吴毅高,不过还是能感觉出来,那人的年龄应该不小了。”
  
      “你感觉他有多少岁数?”
  
      “少说也应该在五十左右。”
  
      “只是凭感觉?”
  
      吴春点了点头。
  
      吴继宗和吴继学不再询问吴春,而是同时沉思起来。
  
      即便吴春感觉不准确,可是吴家堡的吴家族人中,能够让一向自信的吴春都说不敢望其项背的人,不论老幼也就那么几个人。在场的吴继宗和吴继学算两个,还有几位老家伙。只是那几个人,别说祠堂被烧,只要不是有人打上自家的家门,他们也是绝不会轻易出手的,怎么可能为了吴峥,而一反常态呢?关键是从未听说他们几个与吴立鹏上下两代有任何交情。
  
      难道也是冲祖坟旁那个坑洞中的东西而来?!
  
      想到这里的吴继宗和吴继学不约而同对视一眼,随即同时摇了摇头。
  
      差不多行将就木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
  
      再说,自从发现了坑洞内带有字迹的石片后,第一时间就让吴友仁和吴春在吴家堡各个出口安排了弟子值守,从未听到关于那几个老家伙有出堡子举动的报告。
  
      “友仁?”
  
      吴友仁明白吴继宗想要问什么,当即摇头给了一个明确的答复。
  
      “会是谁呢?”
  
      在这件事上,吴立伟和吴立山是无法插言的,只能静静坐在旁边听。
  
      想来想去想不出结果的吴继宗摇摇头,对吴友仁和吴春说:
  
      “先不去管那人是谁,当务之急有两件,一是继续派人出去搜寻吴峥,二是想办法摸清楚吴峥究竟有没有落入柳家手中。”
  
      对于今天柳超峰的表现,吴继宗实在是怀疑得很。按照柳超峰一贯的行事风格,今天的比斗不弄出个结果来,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也就是说,那两推车带字迹的碎石片,柳超峰不争到手,是绝不会返回柳林堡的。不然柳超峰也不会带人大半夜潜入堡子,还一把火烧毁吴家宗祠,用意已是十分明显,自然是早已打定主意要激怒吴家堡中的吴家族人,从而斗个你死我活,好趁机抢走坑洞内清理出来的带字迹的碎石片。
  
      既然如此,若不是发生了其他意外变故,柳超峰怎会突然改变主意?
  
      “吴春,当时可有发现柳林堡的人有什么可疑之处?”
  
      “大爷爷,当时被那个神秘的人影引入山中后,等我们发现上当时,已经不见了柳林堡派去的柳仕进三人。不过,在我们接下来想要返回时,在后坡村村东南的大路上,还是看到了柳仕进三人的身影。只是三人身边并没有吴峥,而且也不像是发现,或者正在追踪吴峥的样子。”
  
      “他们当时在干什么?”
  
      “由于早已惊动了后坡村里的人,所以我们只是远远观望了柳仕进三人一会,见他们似乎在路上商量着什么,随即就进入了大北山背后的荒野,应该是回柳林堡了。”
  
      “罗旭东家的牛棚是何人点着的?”
  
      “肯定是那个神秘人,因为我们进去的时候,牛棚已经在冒烟,之后柳仕进三人才进了院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