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二十一章 惊现字迹的石片
    吴家堡历来有个习俗,那就是每逢八月十五,族中长辈都会聚集在祠堂里,摆下祭品,一边祭奠祖先,一边饮酒赏月。
  
      今年也不例外,天刚擦黑,又圆又大的月亮刚刚露头,祠堂里已经挤满了人。
  
      除了吴继宗、吴继学,族长吴友仁,长支长孙吴立伟,武教头吴春,私塾先生吴淦,以及吴立山之外,其他族人只是前来献上祭品,并跪倒在供桌前叩拜一番便各自返回,一家人团圆去了。
  
      而以上七人,却是留下来,独自享用族人凑出的一桌酒席,饮酒聊天,美其名曰陪祖先赏月。
  
      一向不喜呼朋唤友饮酒作乐的私塾先生吴淦,也只有每年的清明节,七月十五盂兰会,也就是鬼节,八月十五,十月一这四个日子,不得不到场应付一下。
  
      所以,等族中人都散去之后,吴淦只是与吴继宗等人喝了两三杯酒,简单说了几句话,便起身告辞,也回自己家去了。
  
      剩下的六人才是吴家堡吴家家族中的核心人物,所以一阵觥筹交错下来,无不微醺之后,吴友仁突然问吴立山:
  
      “上次说的事情办得怎样了?”
  
      吴立山看看坐在上位的吴继宗、吴继学,以及莫名其妙的吴立伟和吴春后,才回答说:
  
      “我去过了,的确是吴峥。”
  
      尽管心中也不愿意相信吴峥还活着,可是自从在水蛇湾塘底那处洞穴中,发现了死去的巨蛇,而且并未从巨蛇身上看出有吞噬吴峥的迹象,吴友仁还是产生了怀疑。
  
      “当真?!”
  
      吴继宗和吴继学,似乎早就听吴友仁说过,并没有表现出过于惊讶的神情。反倒是吴春和吴立伟二人都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千真万确,就是十二那天去响水湾拜节,回来的时候,我抽空去了趟后坡村村南,大北山背后,亲眼看到吴峥在那里放牛。因为家里忙,想着过两天就要见面,所以便没有马上告诉大叔。”
  
      只要不是处理族里的公事,或者当着外人的面,吴立山还是习惯叫吴友仁大叔。
  
      都知道吴立山十月就要结婚,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忙着翻修吴峥家被大火烧光的老屋,所以吴友仁并没有催促他。刚才只不过一时想了起来才随口一问,没想到吴立山会趁着去未婚妻家拜节,顺路去了一趟后坡村。
  
      听完吴立山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会。反倒是吴春突然从随身的口袋里摸出来一块小石片,摆到了吴继宗和吴继学身前的桌子上。
  
      “这是什么?”
  
      吴继宗一眼就看到石片上有字迹,等他拿起来,借着明亮的月光,隐约看到是一个“凌”字时,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还有吗?!”
  
      吴春又取出来两片,上面的字迹分别是一个“势”字,一个“光”字。
  
      “在哪里发现的?!”
  
      吴继宗一连两声急切的询问,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
  
      因为吴继宗向来是以沉着冷静著称的,不论在他人看来多么惊悚的事情,到他这里也总能淡然处之。如今晚这样失态的时候是极为少见的。
  
      “就是在祖坟,大石头陷落下去的坑里。”
  
      说着,还看了看一脸不解的吴友仁。
  
      “还有谁知道这事?”
  
      吴春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吴继宗问的是大石头陷落的事,还是坑里有带字迹石片的事。
  
      “我是指在坑里发现这些字迹的事。”
  
      “还有吴刚。”
  
      “快,我们马上去祖坟。”
  
      甚至都没有问吴春他和吴刚是如何发现的,吴继宗把手中的三块石片递给早已站起来的吴继学,转身就朝祠堂外走去。
  
      刚走了几步,又停下身子对吴立伟、吴立山吩咐道:
  
      “马上回家带上灯笼和工具,不得惊动任何人。”
  
      又看着吴春说:
  
      “去把吴刚也叫上,不许向其他人泄露只言片语,你们都记住了?”
  
      见三人纷纷点头,这才转身与吴继学、吴友仁大步流星朝吴家堡北面的祖坟方向走去。这时候的吴继宗,怎么看都不像是六十多岁,近七十岁的人,一改平日留给众人那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脚步变得极为稳健利索。
  
      吴继宗带着吴继学、吴友仁来到祖坟那处大石陷落的坑洞边,围着转了两圈,抬脚就跳了下去。由于立秋后接连下过几场大雨,所以坑洞内早已淤满了泥土。吴继宗甚至都等不及去取工具的吴立伟三人赶到,就用手扒拉起来。
  
      显然吴继学是明白何以吴继宗看到那三块石片上的字迹后会表现的如此失常,尽管知道吴友仁心中充满了疑惑,眼下也不是解释的时候,随着吴继宗跳下去,也用手清理起坑洞里的淤泥,还有碎石块等。
  
      吴友仁也不得不跳下去有样学样忙活着,很快吴立伟与吴立山提着灯笼,扛着铁锨镐头等工具就到了。随即,吴春也领着吴刚走了过来。
  
      不用吩咐,几个年轻人急忙跳下去,换下吴继宗、吴继学和吴友仁,用手里的工具清理坑洞中的淤泥和碎石块。
  
      “小心,只要是石头尽量不要再打碎,都集中到这边来。”
  
      吴继宗嘱咐了一句,便借着灯笼的亮光,仔细辨认起被四人清理出来的碎石块。只要发现有类似字迹笔画的,都统统集中到一起。
  
      就这样,吴春、吴立伟、吴立山在坑内,吴继宗、吴继学、吴友仁在坑外挑选,一干就是一宿。
  
      天亮后,吴继宗马上吩咐:
  
      “吴春回去带领族中身手好的弟子,前来值守,任何人不得靠近这处坑洞,即便是值守的弟子,也只能站在距离坑洞三丈范围之外。”
  
      待吴春答应一声离开后,吴继宗继而吩咐吴友仁:
  
      “回堡子组织一部分结过婚,又不识字的女人来清理坑洞。你和吴立伟负责看守,决不允许任何人偷走一块带字迹的石片。”
  
      最后才轮到吴立山:
  
      “吴立山带人把清理出来的,带有字迹的石片送到祠堂一侧的议事屋子里。不许偷看,更不许偷走。若如违反,不论是谁一律沉塘。”
  
      从未见吴继宗以如此严厉语气说话的吴立山,登时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